還是失敗,葉凡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煩躁了,他幾乎將所有的可能都考慮進去了,但還是一次次的失敗,似乎這種嘗試完全就是徒勞。

自己還有什麼天賦能力沒有嘗試?

失敗太多次,一次都沒有成功,葉凡忽然意識到,這些天賦能力肯定不是關鍵,他完全找錯了方向。

正確的方向?

不知是不是下意識的,葉凡忽然盯著自己的褲襠,他的眼睛忍不住亮了。天賦能力有很多種,他先前嘗試的都是一般意義上的天賦能力,而他還有一種天賦能力沒有嘗試。

什麼天賦能力?

其實非常簡單,這就是葉凡的肉身天賦。

想到肉身天賦,葉凡自然不能忽視自己的神劍,這東西似乎能夠媲美中級神劍。

真是強的離譜啊!

葉凡在意識到自己神劍的鋒芒之後,不由異常震驚,最近似乎沒有跟女神們一同修鍊,他差不多已經忘了這一點。

一般的天賦能力可以被封印,但是肉身天賦能力絕對難以封印,尤其是像葉凡這種情況,他竟然將自己的神劍練得媲美中級神劍的地步。

這可是媲美中級神靈的神劍啊,葉凡想想都覺得不可能,可事實就是如此,他的家中其實還擁有最恐怖的大殺器。

讓葉凡驚喜萬分的就是他發現自己這件大殺器的級別並未受到影響。

這是好現象!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葉凡很是振奮,他明白個禁地雖然恐怖,但是所有禁制都是針對一般的天賦能力,而像這種肉身天賦的影響卻可以忽略不計。

既然肉身不受限制,葉凡的心情頓時為之一松,當然了,這種松並不是放鬆,而只是讓緊張的心情為之一松。現在的葉凡可是時間緊迫,他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做其他事情。

肉身算是最容易使用的一種能力,雖然神劍很是特殊,但是對於如何使用自己的神劍,葉凡還是非常有心得的。

因為神劍的特殊性,自然不可能用一種不同的方法修鍊,而現在的環境也非常同特殊,不可能讓他臨時去找解決的辦法。

要想提升,自然就是祭煉,這是修鍊這口無雙霸劍最佳的磨刀石,葉凡已經不止一次的證實這一點,如今他自然不會劍之

既然要祭煉,自然不是像一般的劍客練劍那一樣,揮舞著手中的劍一通亂砍,要祭煉自己的劍,其實非常的簡單,葉凡只需要找來足夠給力的女神,他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修鍊無上劍訣了。

禁制非常可怕,不過對於女神來說,這裡雖然危險,但是還不到威脅女神的地步,所以在禁制內協助葉凡祭煉劍法,對於女神來根本沒什麼壓力。

既然找到了方法,葉凡也沒工夫猶豫了,他直接將身邊的女神叫出來。如今隨著母巢的增多,葉凡身邊的女神越來越多,如今已有上百位女神,她們的實力都非常強大,其中中級神靈佔據了一大半,這讓他的實力達到非常可怕的程度,只要不是碰到高級神靈,他基本上可以橫著走。

不過非常可惜,在這片大陸上還存在著非常多的中級以上神靈,所以葉凡註定不可能橫著走,他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行。

修鍊神劍,需要不斷的祭煉神劍,這一點對於葉凡來說倒是容易,找准一個女神,直接撲上去,瘋一樣祭煉自己的神劍,所有能夠記起來的劍招都被他使出來,那種酣暢淋漓加你之難以言喻,讓他興奮的想要吶喊。

跟女神祭煉劍招感覺就是不一樣,所帶來的效率超乎想象,尤其當在上百位女神身上祭煉劍招的時候,葉凡發現這種效果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轟!」

不知何時,一聲轟隆巨響炸開,那一刻葉凡直覺自己的神魂都飛起來,似乎朝著不知名的虛空飛去。

這種感覺太美了,這是晉陞的徵兆,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的神劍開始重組,這是晉陞中級神器的變化,非常的強烈,非常的霸道,恐怖的劍氣那一刻爆開,直接就將葉凡身上的衣物震碎,下一刻劍意跟劍氣將禁制都撕裂了,他的神念也在那一瞬間第一次不再受到影響,讓他能夠自如探查整個禁制區域。

終於成功了!

當葉凡睜開眼睛時,原本籠罩神咒的禁制完全消失,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遠遠看去,宛若一座籠罩在無盡黑暗中的用不怪獸,讓遠觀的他感到不寒而慄。

「嘻嘻!公子終於來了。」

葉凡剛剛進入,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凡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茵茵居然比他還先一步進入天賦魔殿,不過想到對方神靈的身份也就釋然了,但凡神靈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東西,尤其是妖獸,肉身上的天賦肯定很突出,能夠闖過來也不是不可以。

「你有什麼發現沒有?」

葉凡仔細打量著天賦魔殿,周遭完全陷入黑暗中,這種感覺並不像是白天黑夜的交替,這個地方似乎原本就是一片黑暗。

寒意無處不在,隨著不斷靠近魔殿,冷意有些刺骨了,葉凡不由吃驚的停下腳步。魔殿看上去跟天賦傳承沒有任何關係,這東西絕不是普通的魔殿,葉凡如今可是能夠媲美神靈的存在,加上他神陣師的能力,對於眼前的魔殿有著一種本能的窺探能力。

「我進來后就在這裡等候公子到來了,哪會知道這座魔殿內有什麼。」

茵茵微微含笑,她帶著香風出現在葉凡的身邊,一雙充滿誘惑的眼睛看著她,隱約間可以看到慾望的火花。

葉凡被茵茵看得心臟急跳,眼前的美女乃真正的獸神,暫時他還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妖獸晉陞為神的,如果太過嚇人,想想都會感覺可怕。當然了,葉凡對於妖獸倒也不是非常抗拒,他曾今就碰到過妖獸戀人,隨意只要這頭妖獸顏值過得去,如果實在是比不過去,他絕對會捏著鼻子認了。

「其他人了?」

葉凡沒有回應茵茵的期盼,暫時他可不想跟一頭妖獸戰鬥。

「其他人可就要等了,我感覺他們短時間內是無法穿越過來的。」

茵茵笑得很是誘惑,她身體中釋放出來的香味真的非常獨特,居然讓葉凡內心深處的慾望蠢蠢欲動。

對於茵茵這種香味,葉凡倒不覺得有多神奇,因為他曾今遇到過這種體香就能催.情的女人,眼前的妖獸還算是在正常範疇內。

等?

葉凡眉頭一皺,他自然非常清楚天賦禁制的可怕,這東西要想闖過來其實可以非常的容易,不過前提條件就是你必須擁有肉身天賦能力,如果不具備,很可能會被直接困死在禁制中。當然了,真正出不來不至於,禁制會直接將你彈出去,讓你無法進入天賦魔殿。葉凡不想在這裡等待其他人的到來,他最終決定跟茵茵一道先一步探索魔殿。

魔殿隔得遠看就很大,當葉凡跟茵茵來到近前時,頓時感覺這東西的大有些超乎想象,站在魔殿前,葉凡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似乎自己就是那站在龐大神靈面前的螻蟻,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魔殿的大門是合上的,這東西將所有進入這片區域的生靈阻隔住,看到這裡時已經完全可以想象,在這個世界非常遙遠的過去,一定誕生過異常恐怖的大人物。

「這東西可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

就在葉凡腦中閃過那樣的念頭時,一道聲音突兀的出現,讓他微微一愣。開口的乃是魔媚,神位魔巢,她對於魔的掌控自然不是誰都能夠比擬的。

「不是這個世界,那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

「這東西存在的時代可是非常久遠的,從它自己身蘊含的法規體系就能看出它跟著世界格格不入,顯然並不是從這個世界中誕生的。」

魔媚的話讓葉凡眼前一亮,他不由仔細打量魔殿,這東西的確非常古老,他從不少紋路上看出不少端倪。

「這座魔殿到底屬於哪一個神祇?」

「幽影族。」

「幽影族?」

葉凡吃了一驚,他自然了解幽影族,如果這座神殿真的屬於幽影族打造,他感覺一定非常驚人,就算乃神尊級別的恐怖存在留下也不是不可能。

「你知道這座神殿的等級嗎?」

「很難判斷,我的記憶有些混亂,對很多東西都模糊了。」

魔媚的回答自然不會讓葉凡滿意,不過知道眼前的魔殿跟幽影族有關,他心中的期待那是一點都不少。

說來葉凡身體中就流淌著幽影族的血脈,而且這個精純度還非常誇張,真要評定級別,或許他應當算是最神聖的血脈者。

當然了,葉凡能夠擁有如今的成就,這是日積月累的結果,如果這裡真是幽影族留給子孫後輩的東西,那他就有資格繼承。

怎麼進去?

激動一陣,葉凡發現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眼前的魔殿門戶緊閉著,他居然無法將之推開。

什麼情況?

葉凡使出吃奶的勁來,只是非常可惜,魔殿仍然紋絲不動。

難道自己的判斷有誤?

作為媲美神靈的存在,葉凡的實力自然恐怖,不過他的實力也就普通神靈而已,如果魔殿的級別太高,他還真不一定能夠闖過去。

「這什麼情況?」

「天賦魔殿需要的乃天賦,主人必須祭出自己的天賦才行。」

「什麼天賦都行?」

「當然不是,這個天賦必須是親愛的突破極限時那個天賦,其他的可不行。」

突破極限時那個?

葉凡頓時懵逼,看著眼前巨大的門戶,他很難想象自己要用特殊神劍如何去撬門。

尼瑪!

葉凡很是鬱悶,他總不能持劍去戳眼前巨大的門戶,這也太那個傻啥了。

當然了,葉凡不會真傻到去用神劍戳門,這又不是真讓人這樣去做,一切都看自己的能力而定。

既然需要出劍,葉凡也不會藏著掖著,他閃電間抽劍出……好吧,他並沒有將劍抽出來,只不過是往前一頂,那一刻媲美中級神靈劍招的恐怖威力出現。

劍光異常的璀璨,閃電間轟中眼前巨大門戶。

劍光完全是由劍氣所化,轟中門戶時爆出驚天響聲,那感覺好像一口神劍出鞘,正釋放出最為恐怖的鋒芒,似能將世間的一切都斬殺。

這一劍絕對兇悍,如果面前站著的乃是一尊中級神靈,怕也要被這一劍轟殺。

「轟!」

劍光轟中門戶,巨大的門戶竟紋絲不動,那劍光已經爆炸,似乎在轟中門戶的瞬間就已解體。 禁制非常可怕,不過對於女神來說,這裡雖然危險,但是還不到威脅女神的地步,所以在禁制內協助葉凡祭煉劍法,對於女神來根本沒什麼壓力。

既然找到了方法,葉凡也沒工夫猶豫了,他直接將身邊的女神叫出來。如今隨著母巢的增多,葉凡身邊的女神越來越多,如今已有上百位女神,她們的實力都非常強大,其中中級神靈佔據了一大半,這讓他的實力達到非常可怕的程度,只要不是碰到高級神靈,他基本上可以橫著走。

不過非常可惜,在這片大陸上還存在著非常多的中級以上神靈,所以葉凡註定不可能橫著走,他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行。

修鍊神劍,需要不斷的祭煉神劍,這一點對於葉凡來說倒是容易,找准一個女神,直接撲上去,瘋一樣祭煉自己的神劍,所有能夠記起來的劍招都被他使出來,那種酣暢淋漓加你之難以言喻,讓他興奮的想要吶喊。

跟女神祭煉劍招感覺就是不一樣,所帶來的效率超乎想象,尤其當在上百位女神身上祭煉劍招的時候,葉凡發現這種效果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轟!」

不知何時,一聲轟隆巨響炸開,那一刻葉凡直覺自己的神魂都飛起來,似乎朝著不知名的虛空飛去。

這種感覺太美了,這是晉陞的徵兆,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的神劍開始重組,這是晉陞中級神器的變化,非常的強烈,非常的霸道,恐怖的劍氣那一刻爆開,直接就將葉凡身上的衣物震碎,下一刻劍意跟劍氣將禁制都撕裂了,他的神念也在那一瞬間第一次不再受到影響,讓他能夠自如探查整個禁制區域。

終於成功了!

當葉凡睜開眼睛時,原本籠罩神咒的禁制完全消失,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遠遠看去,宛若一座籠罩在無盡黑暗中的用不怪獸,讓遠觀的他感到不寒而慄。

「嘻嘻!公子終於來了。」

葉凡剛剛進入,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凡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茵茵居然比他還先一步進入天賦魔殿,不過想到對方神靈的身份也就釋然了,但凡神靈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東西,尤其是妖獸,肉身上的天賦肯定很突出,能夠闖過來也不是不可以。

「你有什麼發現沒有?」

葉凡仔細打量著天賦魔殿,周遭完全陷入黑暗中,這種感覺並不像是白天黑夜的交替,這個地方似乎原本就是一片黑暗。

寒意無處不在,隨著不斷靠近魔殿,冷意有些刺骨了,葉凡不由吃驚的停下腳步。魔殿看上去跟天賦傳承沒有任何關係,這東西絕不是普通的魔殿,葉凡如今可是能夠媲美神靈的存在,加上他神陣師的能力,對於眼前的魔殿有著一種本能的窺探能力。

「我進來后就在這裡等候公子到來了,哪會知道這座魔殿內有什麼。」

茵茵微微含笑,她帶著香風出現在葉凡的身邊,一雙充滿誘惑的眼睛看著她,隱約間可以看到慾望的火花。

葉凡被茵茵看得心臟急跳,眼前的美女乃真正的獸神,暫時他還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妖獸晉陞為神的,如果太過嚇人,想想都會感覺可怕。當然了,葉凡對於妖獸倒也不是非常抗拒,他曾今就碰到過妖獸戀人,隨意只要這頭妖獸顏值過得去,如果實在是比不過去,他絕對會捏著鼻子認了。

「其他人了?」

葉凡沒有回應茵茵的期盼,暫時他可不想跟一頭妖獸戰鬥。

「其他人可就要等了,我感覺他們短時間內是無法穿越過來的。」

茵茵笑得很是誘惑,她身體中釋放出來的香味真的非常獨特,居然讓葉凡內心深處的慾望蠢蠢欲動。

對於茵茵這種香味,葉凡倒不覺得有多神奇,因為他曾今遇到過這種體香就能催.情的女人,眼前的妖獸還算是在正常範疇內。

等?

葉凡眉頭一皺,他自然非常清楚天賦禁制的可怕,這東西要想闖過來其實可以非常的容易,不過前提條件就是你必須擁有肉身天賦能力,如果不具備,很可能會被直接困死在禁制中。當然了,真正出不來不至於,禁制會直接將你彈出去,讓你無法進入天賦魔殿。葉凡不想在這裡等待其他人的到來,他最終決定跟茵茵一道先一步探索魔殿。

魔殿隔得遠看就很大,當葉凡跟茵茵來到近前時,頓時感覺這東西的大有些超乎想象,站在魔殿前,葉凡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似乎自己就是那站在龐大神靈面前的螻蟻,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魔殿的大門是合上的,這東西將所有進入這片區域的生靈阻隔住,看到這裡時已經完全可以想象,在這個世界非常遙遠的過去,一定誕生過異常恐怖的大人物。

「這東西可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

就在葉凡腦中閃過那樣的念頭時,一道聲音突兀的出現,讓他微微一愣。開口的乃是魔媚,神位魔巢,她對於魔的掌控自然不是誰都能夠比擬的。

「不是這個世界,那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

「這東西存在的時代可是非常久遠的,從它自己身蘊含的法規體系就能看出它跟著世界格格不入,顯然並不是從這個世界中誕生的。」

魔媚的話讓葉凡眼前一亮,他不由仔細打量魔殿,這東西的確非常古老,他從不少紋路上看出不少端倪。

「這座魔殿到底屬於哪一個神祇?」

「幽影族。」

「幽影族?」

葉凡吃了一驚,他自然了解幽影族,如果這座神殿真的屬於幽影族打造,他感覺一定非常驚人,就算乃神尊級別的恐怖存在留下也不是不可能。

「你知道這座神殿的等級嗎?」

「很難判斷,我的記憶有些混亂,對很多東西都模糊了。」

魔媚的回答自然不會讓葉凡滿意,不過知道眼前的魔殿跟幽影族有關,他心中的期待那是一點都不少。

說來葉凡身體中就流淌著幽影族的血脈,而且這個精純度還非常誇張,真要評定級別,或許他應當算是最神聖的血脈者。

當然了,葉凡能夠擁有如今的成就,這是日積月累的結果,如果這裡真是幽影族留給子孫後輩的東西,那他就有資格繼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