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名!冰寒閣,林沐雪,得分,八十五分!”

話音落下,在場的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這滅霸!竟然真的挺到前三了!堂堂的林沐雪,被譽爲冰寒閣年青一代最有天賦的弟子,竟然被擠到了第四!

江北這才擡了擡眼皮,看了過去,嗯,挺漂亮的。

那啥挺大的,穿着肚兜……很白。

算了,冷冰冰的,沒他女朋友好看。

此時,林沐雪也是一臉的吃驚,本來她也是以爲那煉製還靈丹的滅霸該到時候了,但是竟然進入了前三!

而她竟然成了第四!

不過, 行在寬處 ,也只能作罷。

只是不經意間朝着江北這邊看了一眼,不知道這是在吸着什麼東西,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哼!”林沐雪輕哼一聲,神色冰冷。

江北不解了,這女娃是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

信不信老夫找個機會把對我女朋友的那些招式都在你身上用一遍!

不行不行,這麼想太羞恥了……

“現在!將宣讀前三名丹師的得分,請大家肅靜!”

江北瞬間就把那些不懷好意的念頭給拋掉了,很緊張,這是關乎到能拿到多少獎金的時刻了!

而那呂陽卻是一臉的淡然,彷彿已經是內定第一了。

至於另外一個,更是一臉的淡定,這是他和紫雲宗的呂陽一爭高下的時刻了!

誰拿到了第一,誰就是年輕一代最有天賦的強者!


歐陽雄風默不作聲的看了一眼這暗中針鋒相對的倆人,腦袋真是有病。

看看人家滅霸,明顯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知道了自己能拿冠軍了,才那麼興奮,你倆還在這淡定個毛呢? 此時。

呂陽和不遠處的那個年輕人秦墨白都很焦急,雖然表面上還算是冷靜。

但是心中已經是各種媽賣批了,這次誰成了第一,誰就是年青一代最猛的!

沒有之一!

無論是他倆任何一個,都不能允許被對方壓一頭!

呂陽所處的紫雲宗,和這秦墨白所處的造化門更是表面看起來很融洽但是暗地裏都要爭個高下。

兩個在連山脈中最強大的宗門,兩個最強大的弟子,此次丹賽進行到這,第一名究竟花落誰家!

已經到了揭曉的時刻了!

“第三名!造化門秦墨白!得分!八十九分!”

“譁!”

瞬間,場面就淡定不了了!這秦墨白失去了第一也就算了,但是此時竟然連第二也丟了!

就連那個繃的一臉嚴肅,嚴肅了半天的呂陽也瞬間面露喜色!

不由得當下轉過頭去,雖然臉上的表情依舊是淡然的成分居多,但是那一抹喜色也是被秦墨白髮現了。


也不怪他發現……就現在秦墨白這個難受的跟吃了屎一樣的表情,看誰都不爽。

但是面對呂陽,他倒是真不敢怎麼樣。

不說二人宗門實力差距不大,就是他倆自身的差距也不大。

伯仲之間。

而此次,雖說敗給了他,但是這個分數也足以自傲了,八十九分!

要知道,能過六十分的,可就代表着足夠在丹會拿到一階丹師的資格了!

場面一時間開始暴動起來,滿場都在高呼着呂陽的名字。

沒辦法,在外表上呂陽要比這秦墨白帥了不少,二人的氣質完全可以倒轉過來。

秦墨白雖然這名字文縐縐的,但是明眼一看,就是個威猛大漢。

而這呂陽,則是俊秀不已,氣質不賴。

這也是江北爲啥這麼討厭他的原因,感覺自己沒他帥……

摸了摸下巴,很刺激啊!

又往上進了一位!又多一千塊靈石!刺激得很!

“第二名!”

臺上的歐陽雄風完全就沒有顧及下面選手的心情,也沒有管那些觀衆,淡淡的開口了。

場面瞬間安靜!

第二名,第二名了!所料不錯,正是這滅霸了!

就連那呂陽也轉過頭來,看向江北這邊,嘴角的笑意更甚,眼中那淡漠的表情彷彿是在說,你們都是我的墊腳石。

確實,實力強大的說出來這句話那是很正常,但是實力不強的……

“第二名!紫雲宗呂陽,得分! 熊貓大佬 !”

靜,死一般的靜,呂陽那剛剛還紅潤的臉瞬間蒼白無比。

什麼玩意,他是第二?他沒聽錯吧?

“噗嗤,哈哈哈哈哈!”

片刻之後,終於有一道放肆的大笑聲打破了這沉寂的場面。

但是沒人敢接,嘲笑呂陽,和嘲笑那些無名無姓的被淘汰的炸爐參賽者可不一樣!

這可是一言不合就能給人幹翻的大神!

“呂陽,哈哈哈!呂陽啊呂陽,真是想不到啊,第二名,哈哈哈!”

那笑聲的主人彷彿是聽到了什麼驚天的大笑話一般,還在繼續着。

狀若癲狂,除了剛剛獲得第三名的秦墨白,還能有誰!

本以爲第三名是他的奇恥大辱,但是現在,真正被侮辱的卻是這呂陽!

呂陽很委屈,別說是他的這輪九十一分了,就連秦墨白的八十九分了,放在以前都有可能爭第一啊!


呂陽的臉色又由白轉紅,迅速的漲成了豬肝色。

目不轉睛的盯着江北,一個區區天境的菜雞,憑什麼拿第一!

區區的一爐還靈丹,憑什麼拿第一!他不服啊!

江北自然也知道呂陽在看着他,但是,他哪有閒工夫跟他對視了。

點上一根紅塔山,冷靜,先冷靜冷靜!不能慌!

先考慮考慮這三千塊靈石該怎麼花!

嗯,按照現在的物價來看,住一宿旅店,最豪華天字的房間才一塊靈石。

放在以前,五星級酒店的超豪華套房總統套房啥的,住一宿咋地也得……先按一萬來算!

那就是一比一萬啊!

一塊靈石就代表着一萬塊錢的購買力!那他這三千錢……

臥槽!發家了啊!

饒是一直在聽着的江萬貫也心中各種激動,雖然他是明白人,知道他這小兒子八成是穩了。

但是當這個消息傳到耳中的時候,他還是覺得很興奮,又很欣慰。

不對,還沒傳到耳中呢,現在也就是鎖定勝局了,穩穩的鎖定了!

“咳咳!最後!本次丹賽的第一名!散修,滅霸!得分!九十八分!”

……

沒有什麼浮誇的表現技巧,也沒有什麼山呼海嘯的喊聲,只有比之前還要寂靜的氛圍。

數十萬的人,彷彿是連雜亂的呼吸聲都能聽到,只有微風偶爾出來搗亂。

江北正沉醉於怎麼花這筆財富,完全就沒有注意到這些,知道自己是第一就行了。

突然!場面突然爆發了嘈雜。

一聲聲倒吸冷氣的聲音傳出,還有數萬道驚疑,彷彿是沒聽清歐陽雄風的話一般。

片刻之後,這份嘈雜愈演愈烈。

“憑什麼這滅霸能憑藉區區還靈丹拿到第一,拿到九十八分的高分!這是內定的吧!”

不知是誰的一句話,徹底點燃了在場觀衆的不滿。

他們自然聽到過這呂陽的名頭,根本就是一時無兩的存在,就連秦墨白也是隱隱被他壓過一些。

但是不管如何,不過他們心中有多羨慕嫉妒,這也是紫雲派的人啊!

歸根到底,這是自己的人!

可是這滅霸是哪來的!區區一個散修!

甚至不少人已經打定了主意,賽後要殺了他去奪寶,更有甚者已經悄悄離開,在門外蹲守了。

而真正精明的,還在三五成羣的勾結,因爲他們明白,這滅霸的頭上還有個叫滅門的!

那纔是真正的強者,強到讓二階丹師都親自迎接的存在。

但是,這並不能阻礙他們勾結在一起殺人奪寶!

三千塊靈石,加上一顆合谷丹,還有一個顆太乙生靈丹,這根本就無法用靈石來衡量了!

他們中間有多少人,甚至根本就沒聽說過這種丹藥的價值有多高!

“不服!我們不服!憑什麼他能第一而不是呂陽!”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