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天後,科威坦王都

王都的後方,緊靠最高建築大鐘塔的邊上,是一座灰黑色的岩石懸崖。

懸崖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大片綠色樹林,遠遠望去,如同覆蓋在崖頂上的大片青苔。

這些密集的樹林中間,一個清澈小湖邊上,正站著數名黑衣人影。

其中有老人,有小孩,還有兩名年輕女孩,和兩位青年男子。總共五個人。

金色的正午陽光從樹林上方投射下來,在湖面上反射出真正金色水光,微微有些晃眼。

這五人身穿整齊一致的黑色裙甲,帶著兜帽,看不清面孔,只是露出不同的身材和一點點皮膚。

「東西都帶上了吧?」老人低聲問。「這次要去的地方,是黑王子的必經之路。同時除開這個任務外,我們還有一個新到的任務,需要順道解決。九頭你來說。」

一名身材勻稱的青年男子點點頭,正是一臉柔和微笑的加隆。他長長的金髮從兜帽中露出一絲髮絲,面孔徹底影藏在兜帽的陰影下。和其他人一樣,每個人的面孔彷彿都有些模糊扭曲,似乎是衣甲自帶的特殊效果。

加隆清了清嗓子。

「昨天上面又傳來一個新消息,是副局長傳下來的。

在我們任務區域周圍,有一位上級貴族發出求救訊號,希望我們能夠前去救援,只要我們清除掉他周圍的怪物集群就可以。」


「又是上級貴族,真麻煩。」兩名女子中小貓無趣的撇撇嘴,「每次出任務都能遇到順帶救援,真當我們是免費勞力啊!」

「反正是順道,我們直達目的地,然後直接回來,不需要耽擱什麼時間。對方就兩個人而已。」

加隆笑了笑。

「我無所謂。」紅傘雙手抱胸,居然還在打著呵欠。

「我和紅傘哥哥一樣。」小孩從來都是跟著紅傘一致。

至於狐狸,一般不說話。

「那就這麼定了。」老者拿出地圖,展開。手指點在一個新標記的紅點上。「記住這裡,過去的時候順便清理一下那裡的怪物集群就好。這個就交給小孩吧。大家沒意見吧?」

「無所謂,小孩正需要任務點,給他也行。」小貓難得的好語氣一次。

其餘人也沒意見。

「那就謝謝哥哥姐姐們了。」小孩笑著道謝。

加隆好奇的看了小孩一眼。這個身高只有他一半的小傢伙,估計不過十三四歲的樣子,居然在隊伍里這麼有人緣。(未完待續。。。) 這些天一連在莊園里呆了數天,都沒有收到任何動靜。

也終於等到了出動任務的時候。

隱秘機關的赤色小組所有人,在老者的安排下,集合地點就定在王都的後方,緊靠最高建築大鐘塔。

這裡是一片懸崖石壁,上面的有著一片綠色樹林,以及一個小小的湖泊。

「好了,我們下去吧。」老者點點頭,帶頭走向樹林外邊。

其餘人分別跟上。

加隆不緊不慢的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四處打量周圍的情況。

樹林里全部是矮腳樹,一眼望過去,稀稀疏疏,陽光落在綠色植被上,透出瑩瑩的翠綠光澤。

五人前後走出小樹林,直接走上山崖邊緣。


老者帶頭,竟然腳步一拐,從山崖盡頭往下走下去,就像是直接跳崖了一般。嚇了加隆一跳。

而其他人緊跟其後,加隆走在最後面,直到走到懸崖盡頭前,他往下望了望。


懸崖下方的建築一個個像是精緻的黑盒子,還不到巴掌大小。

他這才發現,腳邊的崖壁上,竟然修了一條斜向下的石階。前邊老者已經走出老遠一截距離了。

石階緊貼崖壁,像是一條從黑崖壁上挖出來的凹槽,一直往下延伸。

加隆看了眼他前邊的狐狸,對方沒有絲毫驚訝,顯然是早就見識過這樣的陣仗。

他連忙跟著走下去,一步步的順著石階往右下方前進。

手抓住左邊的黑色石欄。一股冰冷觸感頓時從手掌傳過來,加隆順著陡峭的石階往下。

石階通道左側。大量的高處冷風吹進來,帶著兜帽不斷翻動,發出啪啪的聲響。

五人默不作聲,安靜的往下走著。

黑色的崖壁上,石階通道像是崖壁上的一道裂縫,從崖頂延伸到中間處。

五個人走在裡面,就像在石頭縫中爬行的黑螞蟻,無聲無息。毫不起眼。

走了約莫兩分鐘。

前邊豁然開朗,是一個球形的寬闊大廳。中央地面上赫然是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巨大鳥巢。

鳥巢由土黃色的枯枝樹榦編成,呈橢圓形,裡面趴著一隻體型龐大的黑色巨鳥。巨鳥外形像是放大版的烏鴉,通體漆黑無比,只有一對眼珠黃得驚人,在有些陰暗的洞穴中瑩瑩發亮。泛著黃光。

巨鳥身長七米多,安靜的趴在巢穴里,背上居然有著一個自然的凹陷處。

老者率先走過去,腳下黑色光陣一閃即逝。叮的一聲,他整個人輕輕跳躍起來,彷彿腳下加了根彈簧。飛上半空時,腳下黑色光陣再度一亮,推動他正好落入巨鳥背部凹陷處。

「大家每人一頭黑鴉,跟在我後面不要掉隊。」他大聲在高處喊。

頓時眾人紛紛走向洞穴洞壁四周,那裡赫然有連接其他洞穴的隧道。

加隆也挑了個走過去。沿著隧道走了一小會,就是另外一個巨大的黑鴉趴在鳥巢中。黑鴉看了他一眼。黃色的眼珠閃過一絲凶光,但馬上感覺到他身上的特殊氣息,頓時溫順下來。

加隆摸了摸手上的碎鑽戒指,這枚戒指由黑色金屬打造成,上邊鑲嵌了四顆黃色碎鑽排列成菱形。


「不愧是三大機關,好東西不少。」

加隆摸了摸戒指,腳下同樣閃過一道黑色光陣,如同圓盤彈簧,爆發出一股輕柔的彈力。

借著這股力量一躍而起,加隆在半空中再度腳一踩,黑色光陣圓盤再一閃,借力輕輕落入黑鴉背部凹陷。

凹陷里一片溫熱,站著腳下軟軟的,前邊大片羽毛可以供抓牢。

「九頭,準備好了沒?」

老者的聲音從腰包中傳出來。

加隆打開腰囊,從裡面取出一個圓形的黑色小盒子,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準備好了。」他低聲回答。

「你是第一次乘坐黑鴉,注意安全,隨時保持聯繫。」老者叮囑。

「管他做什麼,連這個都不會早點滾算了!」小貓不知道是哪點看加隆不順眼,總是看他不爽。

「快點吧,早點回來還能趕上今晚的晚餐。」紅傘還在打呵欠,聲音清晰的從黑盒子里傳出來。

「那就走。」老者應下。

加隆一拍手上的黃鑽戒指,腳下黑鴉頓時微微一震。

黑鴉從巢穴中站起身,往前急速奔跑起來。

啪啪啪!

連續數步,前邊豁然亮起一片白光。

呼!

黑鴉張開雙翅的聲音,十多米的巨大雙翼振翅撲出洞穴。

從不規則的圓形洞口飛出,往下壓出一道弧線,便直衝天空。

黑色崖壁上,五頭黑鴉接連從洞穴衝出來,振翅直衝天空。劃出五道圓潤的飛行弧線。

嗚~~~~!哈哈!!

小貓的歡叫聲從左側傳來。

加隆雙眼適應了突如其來的刺目陽光,迎著狂風,眯眼看向周圍。

他感覺自己正處於傾斜向上的狀態,強勁的冷風打在臉上,不斷的往鼻孔脖子里灌。

四周的一切都是歪斜的,不斷搖晃著。

他緊緊抓著黑色羽毛,向黑鴉傳遞過去跟上前邊黑鴉的命令,便不再多管。

呼的一下,狐狸的黑鴉從右側擦過,速度極快的衝到最前面。然後又被小貓趕上,兩人你追我趕,幾下便只剩下兩個小小黑點。

「你們兩個別掉隊!」老者的聲音從黑盒子里傳來。

加隆回頭往下望。

下方的王都已經只是一個巴掌大小了。

整個王都深陷在崇山峻岭之間,四周孤零零的。彷彿建立在山脈頂部的都市。顯得神秘而古老。

王都越來越小,越來越遠。加隆的兜帽再也遮不住,被狂風扯開下來,金色的長發隨風狂舞起來。

「小心點,馬上進入雲層上方了。」老者的聲音從黑盒子里傳來。

加隆將黑盒子別在衣領上,剛好盒子可以別在金色鳶尾花的位置,牢牢掛住。

聲音未落。

加隆還沒來得及回答,就感覺迎面撲來大片的白色雲霧,**。冰涼涼,就像有人在迎面對著他噴水霧。


周圍直接成了白茫茫一片。

嘎!!

前面黑鴉發出叫聲。

嘎!嘎!!

座下黑鴉也發出一聲怪叫。

黑鴉們似乎在以此作為相互定位的信號。

呼呼的隆隆聲在耳朵邊迴響,足足持續了半分鐘。

終於,眼前嘩的一下,瞬間穿出雲層。

金色的太陽靜靜懸挂在遠處深藍高空,下方是白茫茫的大片雲海。

有的雲海凹陷下去,可以看到雲層下面細如沙盤的大地山脈。

有的雲朵凸起來。像是一根根奇形怪狀的柱子。還有的雲朵只是一團棉球,獨立漂浮著。

廣闊無邊的雲層上方,五頭巨大黑鴉如同五個芝麻點,毫不起眼的振翅飛翔著。

「我們需要持續飛行兩個小時,地方有點遠。注意自己的腰包,別被吹走了啊。」老者毫不厭煩的叮囑。

加隆回頭沖著自己來處望去。頓時微微一驚。

王都上空。遠遠望去,整個王都高空都充斥著一股灰黑色的光暈。

這種光暈如同霧氣一樣,漂浮縈繞在整個王都正上方,同時還隱隱探出大量黑色觸手,在四周空中飄蕩。

「看到了吧?九頭。」老者的聲音再度傳來。「那就是王都的最強防禦術式陣。沒有允許,任何飛禽生物都無法經過王都高空。」

「很壯觀。」加隆讚歎。

黑鴉平行往前飛翔著。排成一個人字形。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著,很快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大家小心,前邊馬上就要出西農法防線了,可能會出現高空怪物襲擊。」這次居然是紅傘的聲音,這個青年男子難得的沒有打呵欠。

加隆也微微打起精神,提高警惕。

剛剛提醒沒多久,前邊雲海下方頓時直衝上來兩頭怪鳥。

哇!哇!!

小孩哭聲一樣的怪叫從前邊傳來。

怪鳥渾身紫黑色,像是禿鷲一般,長著蛇一樣的脖子,頭頂竟然長著四隻紅眼睛。

兩頭怪鳥的體型都有七八米的樣子,剛一衝上來,看到五頭十多米長的巨型黑鴉,頓時驚慌失措,轉身又撲下雲層,消失不見。

「是四目鳥,怪物中少有的能飛上七八千米高空的鳥類。可以比擬二型圖騰中比較強悍的存在。不過很遺憾,我們坐的是更強悍的巨黑鴉。一個死亡凝視下去,就能秒殺這兩個小傢伙。」老者心情輕鬆的笑道,更多的像是在給加隆解釋。

「本來還想試試四目鳥的肉質怎麼樣,每次都跑得這麼快!」小貓無趣的聲音傳出來。

「前面是低空區了,那個變態怪物的領空,大家注意跟著我放低高度。」老者大聲道。

「知道。」「老規矩,紅傘哥還是最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