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入地穴,在黑暗中的隧道里拐來拐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他面前出現了一個洞穴的盡頭石壁。

加隆示意身後兩個白羽暫停下來,自己一個人往前走去。

輕輕一撞。石壁頓時如同幻影一樣自動淡化,加隆一下子穿梭進了另外一個深黑色的古老殿堂中。

殿堂里瀰漫著淡淡的幻覺一樣的霧氣,你不注意的時候。感覺周圍霧氣瀰漫,但當你仔細去看這些霧氣,卻又發現它們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光線的扭曲折射而已。

殿堂內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影。

看到加隆進來,幾個人影都紛紛轉過頭來。

「統領你急著召集我們有什麼事?」一個人影聲音乾澀道。

「大事臨近,現在正是緊要關頭,我們能少會面就少會面。免得橫生波折。」另一人小聲道。

「我來這裡,正是有一件很麻煩的事需要諸位協助。」加隆正色道。

他面前的這個團體是名為謊言之證的小群體,屬於地下組織類型。裡面的這幾位成員最差的都是十二級的存在,其中有個甚至隱隱透著半神氣息。

半神啊!那可是和報復女士的真身一樣強大的存在,在萬淵平原也能擔任一個堡壘的堡壘主了!

這樣的存在在這麼一個小小的團體中居然出現了,這也是加隆對待這個群體萬分鄭重的關鍵。

要不是他背後有著安這面大旗。估計他也根本沒有和這些存在平起平坐談話的資格。

雖然謊言之證對他還算尊重,但是並不是他的下屬,聽到需要協助。頓時幾人都不出聲了。

「這件事,甚至能夠為臨近的大事得到更多的靈魂和準備。」加隆微微一笑。「幾位不是一直還在煩惱關於頂級靈魂的來源么?」

「哦?你有途徑?」謊言之證的領袖,那個疑似半神的存在開口道。

加隆微笑起來。

「途徑或許沒有。但是,現成的靈魂倒是有兩個…..」

「謊言魔主的祭品如果能夠多出兩個巔峰靈魂,或許能夠更快的增加這位大人的恢復力量速度吧?」

「可能引發的動亂呢?」謊言之證領袖皺眉道。「每一個十五級頂峰強者都是有根有底,達到這個層次,就算是死,他們的靈魂也會被所信奉的神祗收回,一旦掠奪到靈魂,我們的麻煩會無窮無盡。」

「我都不怕麻煩。」加隆面色一沉,「況且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不就是為了製造麻煩的?」

他現在卡在瓶頸上了,一身實力有希望突破十二級的,只有兩個地方,一是神性研究,但需要法師塔隔絕神靈感應。

二是他新發現的途徑,利用九面體和虛空原典的進化。

在這短短接近一年的時間裡,他親眼看到有虛空生物利用九面體,在短短數月的時間裡大肆殺戮,從八級不到,迅速提升到十三級,速度之快讓加隆也瞠目結舌。

衝到十三級后,這幾個虛空生物才消停下來,似乎遇到瓶頸。但這樣的提升速度也遠遠超過了加隆當初的速度。


據他暗自觀察,那幾個虛空生物似乎也是中位魔王級別的靈魂,和他一樣,也有著各式各樣的特殊能力,手段繁多,生存力奇強。

要不是和安的這層關係在,加隆早就坐不穩副統領的位置了。

和謊言之證的人談好聯繫方式。

加隆這才離開謊言大廳,帶著兩個什麼也不知道,只負責保護他的護衛回到堡壘內。

血戰馬上又要開始了。正好這也是個機會….

加隆的法師塔也最後缺少一個塔靈,這個問題很好解決,對於其他任何生物靈魂作為塔靈他都不放心,加隆決定直接不要塔靈,將法師塔和自己的意識力腦連接在一起,由自己的能械師計算核心來直接控制法師塔。

反正意識力腦的計算力極其恐怖。控制一座區區法師塔不在話下。

終於,法師塔在解決塔靈的問題后。也迎來了最後的竣工。

*****************

高大白色的修長法師塔緩緩轉動起來。

周圍環繞飛行著一座座懸浮建設浮台,這些灰色的浮台上乘坐著一個個負責檢視的法師和惡魔。

周圍負責建造的法師團體也在邊上。嚴密監控這各種數據和變化。

一塊顯示著反覆彩色線條的巨大水晶石漂浮在法師塔側面,隨時顯示著其中的各種元素均衡變化。

足足數百個六級以上的法師和施法生物圍繞在周圍,加隆被人簇擁著,站在距離法師塔不足兩百米的位置,仰頭望著這座從堡壘內直衝雲霄的高大塔身。

周圍區域很多人員都被暫時清理了,以免出現事故造成傷亡。

但就算如此,也還是有很多圍觀者前來觀望看熱鬧,他們有的是惡魔,有的是其他位面的旅行者。也有虛空生物,都是隔得遠遠的望著這邊。

整個法師塔位於堡壘的左下角,緊挨著原本城牆的位置,不過因為加隆將堡壘擴建擴大了一大塊區域,將這裡形成一個碩大的橢圓形,這也將法師塔的位置變成了這塊橢圓形的中心。

「最後的神力屏障固化。」負責建造的高級法師拍拍手。

一位年老體衰的九級頂峰法師緩緩上前去,漂浮起來。

神力屏障只是個公式固定了的經典法術,屬於九級,所以任何九級法師都可以釋放。只不過固化這個法術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一般固化同級別法術,施法者的施法等級會從頂峰瞬間下降到剛剛進入這一級的程度,這是整整一級的代價,同時作為九級法術。固化這個層次的法術還需要消耗固化者的壽命。

老法師以這次固化為代價,換取加隆對他的兒子,一個五級法師的照顧。

而這麼巨大的法師塔。需要消耗的壽命和精神力也是驚人的。

固化這次后,他的僅存的十幾年壽命也將消耗殆盡。徹底隕落。雖然在深淵中強者如雲,但一位九級法師能夠做的事依舊很多。還是屬於中高級強者階層。

僅僅這麼因為固化法術而隕落,對於任何勢力都是一次損失。

看著老法師上前的背影,加隆微微低頭表示對對方付出的尊敬。

他低頭,其餘所有強者們也紛紛低頭,表示尊重。

老法師一身有些破爛的法袍,伸出枯瘦的手臂,他緩緩指向巨大的法師塔。

一團潔白的光環從他手臂上綻放開來。

光環一圈接著一圈,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的在老者手上形成一個潔白的圓盤。

盤上布滿了無數的細密圓紋,仿若實質。

老者專註的看著手上的圓盤,他的臉色在迅速枯敗下去,身上本就瘦弱的肌肉也在迅速乾癟,原本有點血色的臉色逐漸蒼白。彷彿全身的生命都匯聚到了手上的白色光碟上。

他低聲開始吟唱起小聲的咒文,光碟上也開始遊動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細小蝌蚪符文。

隨著他吟唱的符文越來越快,越來越多,光碟上的符文也越發增多。

猛然間,他手臂一揮。

光碟轟然爆射出去,狠狠砸想前方的法師塔。

嗡!!!

如同一塊石子砸入水中,法師塔表面浮現無數的透明空間波紋。

天空一下子黯淡下來,一道潔白的光從天而降,落在法師塔身上,就連深淵血紅色的太陽也無法掩蓋。

這是十年的壽命加上全部的生命力才換取的一瞬間燦爛。

老法師身體緩緩化為光點消散。

加隆隱隱聽到了青年人的哭泣聲,微微嘆了口氣。

「寒冬之塔,從今日起,正式竣工!」

他的聲音被法術效果直接震蕩擴散到周圍所有生物耳中。


兩個白龍山的古龍老頭在遠處也聽到了聲音,將視線遙遙投向這邊。(未完待續。。) 寒冬之塔成立,也標記了加隆正式可以提升自己的奧術能力,這中間花費了多少時間才達成這一步。∮

不管引起了其他多少存在的注意。

一個十二級存在建造法師塔,並不算什麼大事,只是唯一讓他們注意的是,這座法師塔的規模有點太大了點。

不過考慮到加隆的身份,也都不在理會了。

竣工過後,法師塔周身覆蓋了一圈白色電光,塔頂懸浮著的白色冰球緩緩浮現著一圈彩色光暈,那是各大元素池正在從虛空次元中吸收大量元素產生的暈輪效應。

加隆讓設計者法師前來,當眾燒掉了整個法師塔所有的設計圖紙,同時轉交進入許可的鑰匙和口令。

加隆這才緩緩獨自進入塔的入口。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他念出進入口令。

「真知即為一切。」

唰。

法師塔的大門緩緩開啟。

加隆走進去,大門又重新合上。

一切又恢復到原本靜悄悄的狀態,所有圍觀者和建造者都在凝神屏息的注視著法師塔的動靜。

約莫半個小時后。

嗡!!

整個塔身一下大亮起來,塔基四周的加隆龍軀雕像緩緩覆蓋上一層銀色的薄膜流光。

「成功了!」主持的高級法師狠狠鬆了口氣。

所有參與建造的法師惡魔們也都鬆了口氣,這代表加隆完全的掌握了這座高塔,同時也代表著整個高塔的運作沒有任何異常。

寒冬之塔。正式在整個堡壘,乃至萬淵平原的大地上真正聳立起來。

雖然現在它還只是一座很小的高塔。和那些動輒數千上萬年的頂級法師塔無法比較,但加隆相信。總有一天它會真正成長成為一個無比龐大巨大的力量代表。

**********************


寒冬之塔的成立,讓加隆的奧術等級終於有了突破的可能。

他一頭扎進法師塔的元素池乾脆不出來了,地水風火光暗六大元素池中間會自然的形成一個元素均衡力場,加隆就呆在這裡,感受到了不同的實質般的各種元素流動原理。

法師等級一下子得到了提升。

僅僅是幾天時間,他就突破了原本的五級,進入六級層次。

成功進入六級后,加隆開始建造生化池和試驗台的同時,也在進行脫離魔網施法的實驗研究。意識力腦的計算力非常巨大。控制法師塔運作的同時,可以同時進行兩個高難度任務。而且因為有了元素池的供應能量,這樣等級的任務解析原本加隆需要花費起碼數年時間,現在只需要幾個月。

效率遠不是一般時候能夠比擬。

而普通法師更是起碼要花數十年時間才能脫離魔網施法。

不過這一切的重要性,都排在了即將到來的大事之後。

來自虛空的謊言魔主,真靈級別的恐怖存在,終於即將降臨了。

***************

血紅色的月亮灑下粘稠的紅光,讓萬淵平原幾乎和白天相差不大,白晝和黑夜在這裡只是光亮度略為有點區別。

兩頭古龍被加隆好吃好喝好玩的招待著。幾乎有點樂不思蜀了,他們的空間裝備里這些日子都被各種資源和寶物塞得滿滿的,原本是專程過來讓加隆回歸總族的,現在他們卻是巴不得加隆越晚前往總族越好。他們好在這裡多玩多撈一段時間。

奎托斯不知道是來這裡做什麼的,一直陪著兩個老傢伙吃喝玩樂,當然這些開銷是他自己掏腰包。加隆自然不會給他付賬。

月光下的報復堡壘呈現出一種淡淡的安寧之色。

堡壘頂端一直衝天而起的紅色符文煙柱似乎也稍微黯淡了一些。報復女士前往其他堡壘去了,除開血戰。其餘時間常年不在,整個堡壘內就完全由加隆和另外一個副統領管理。

「能量波動好像有些不對。」奎托斯摟著一個蜥蜴人美女皺眉道。他小心謹慎慣了,現在既然到了加隆對頭的地盤上,由不得他不小心謹慎。

「不對?有什麼不對的?這裡是堡壘內部,就算有什麼魔鬼攻城,沒看到外面那麼多惡魔巡邏么?加隆的巡邏守衛和駐守法師不是當擺設的。發生什麼事第一時間他們也會發出警報。」

一個老龍正拿著放大鏡一樣的魔法道具檢查這面前的一樣寶物,臉上帶著濃濃的興奮之色。

「沒想到這次過來又找到一個好東西,哈哈哈這趟來真是來對了!」

另一邊另外一頭古龍則是小口小口的抿著一杯濃稠的淡綠色酒水,滿面陶醉之色。

兩個傢伙剛開始還有點警惕心,現在則是徹底陷入享受狀態了。

幾個衣著性感的各族美女在大廳中間表演著**的誘惑舞蹈,音樂聲瀰漫在大廳中,還有小惡魔專門釋放迷幻的彩色煙霧閃光,作為裝飾。

「說起來,我們來這裡也這麼多天了,怎麼加隆一點表示也沒有?總是推有事有事,一直不和兩位前往總族報道,我看,他很可能是有什麼其他心思。」奎托斯小聲說道。

「其他心思?嘿嘿,有我們兩個在這裡,他敢有什麼心思?在深淵,除開深淵魔龍之外,就是我們白龍山是最強大龍族,他身為白龍再怎麼樣也不大可能敢徹底得罪總族。」拿著放大鏡的古龍隨意道。

「但是防範之心不能沒有啊。」奎托斯勸說道。

「這點用不著你來提醒。」喝酒的古龍不悅道。

「唉….」奎托斯總感覺可能要發生點什麼事情。

嗡!

一圈細微的能量波動忽然從遠處傳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