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看著這些憤怒的炎魔們,心中有些焦急起來。

自己現在雖然升了一級,但是要冰封這麼多的炎魔並接著斬殺,還真是有些難度,而且,自己現在還必須要確保小太歲不受一絲一毫的打擾。

張偉想了想,心中盤算道:「為今之計,就只有先把這些炎魔們的怒火都轉到我的頭上,如此方能保護好小太歲不被襲擊,為她的修鍊爭取寶貴的時間。我撐的時間越久,小太歲就越有可能早點突破奪命變進入破天變。而一旦她進入了破天變,就可以從深度修鍊中蘇醒過來,幫助我迎戰炎魔軍……對,就這麼辦!」 打定主意之後,張偉隨即點指著這四十個炎魔,嘲諷道:「哼,你們這些垃圾,戰鬥力都不足五毛的渣渣,也敢跟本爺爺我叫板?信不信我把你們打得哭爹喊娘!」

「嗯?這麼狂?」群炎魔們微微有點注意起張偉來,但是似乎還沒有完全放棄小太歲。

有些個炎魔還不時地拿眼神在小太歲身上瞟,有幾個炎魔甚至在往小太歲那邊走去。

……

「尼瑪,仇恨拉得不夠啊!」

張偉心道,於是加大嘲諷的力度,繼續拉仇恨道:「孫子們,爺爺我今天就饒你們一隻手怎麼樣啊?爺爺我就用另外一隻手跟你們打!」

這麼一說,那幾個走向小太歲的炎魔終於扭過臉來。

他們有點氣憤地看著張偉,撇了撇嘴,皺眉道:「這小子也太狂了吧?竟敢說此大話?」

但是說歸說,這些炎魔們並沒有氣憤到恨不得立刻衝上來手撕張偉的地步。

他們也僅限於停住了腳步,並看著張偉,說了上面那番話而已。

至於會不會全部都來進攻張偉,還說不準。

而且,看這種情況,他們隨時都有可能繼續把頭轉回去對付小太歲。

……

「好吧,現在是時候給這些王八孫子們下點猛料了!」

張偉心道,繼續發揮其三寸不爛之舌嘲諷這些傢伙。

當然,嚴格說來,現在的嘲諷已經不能稱之為「嘲諷」了,而應該稱為「辱罵」了。

只聽得張偉以粗鄙直白地語言辱罵道:「孫子們,有種就上來啊?看爺爺不打死你們這幫狗雜碎?媽的!一堆臭垃圾!一幫死蠢貨!一群大孬種!都他媽是廢物!窩囊廢!酒囊飯袋!……」

張偉幾乎是把自己肚子里罵人的詞全都掏了個遍……

罵得這些炎魔簡直是狗血噴頭!

一個個氣得肺都要炸了!

因為張偉罵得實在是太粗鄙、太難聽了!

現在,四十個炎魔們,每一個的注意力都被張偉成功地轉移到張偉一個人身上去了。

「尼瑪的,先殺了這個傢伙!」

「對,必須先殺這小子!」

「活剮了這個假炎魔!」

「我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我要把他砍成肉醬!」

「我要剁!剁!剁!剁碎了這混蛋!」

……

此時,四十個人,可謂是同仇敵愾,所有人眼中的怒火都在向張偉「噴射」著,所有人的腳步都在向張偉這邊走著,所有人都恨不得立刻殺了張偉。

至於,小太歲,暫時已經完全安全了,沒有一個炎魔關注她!

「終於把仇恨都拉到我身上來了!」

張偉喘了一口氣,在心中自語道。

但同時,雖然有所欣慰,可是對於接下來自己的日子,張偉知道那肯定不好過。

「得了,拼一拼吧!為了小太歲的安危!為了我身為哥哥的榮耀!」

張偉對自己說道,而後凝結身體真氣,開始源源不斷地輸送向黑龍臂。

黑龍臂之手速度賊快,比起左臂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張偉用這一個手臂就足夠了!

而且,事實上,用右手臂打出天罡烈火真氣,對付同樣能吐火的炎魔們,其實是無效的。

張偉說用一隻手,表面上是羞辱對方,實際上就是迫於無奈之下的選擇……

「殺!」

四十個炎魔們都開始衝上前來,叫囂著。

一瞬間的功夫,四十張面孔的臉色全都變成了豬肝色。

這不是氣的,這是「漲潮」了!

這些傢伙要開始吐火了!

他們要打算燒死張偉了!

「嗨!我凍死你們這幫畜生!」

張偉趕緊頻頻發力出掌,將體內的真氣都外放出來,用黑龍臂打出至陰至寒真氣,要凍住他們,然後自己好使出掌刀收割生命!

啪啪啪!啪啪啪!

張偉揮掌不停,兇猛而瘋狂地轟擊著。

內力真氣像是自家的土產似的,不要錢的盡情揮霍著。

片刻功夫,沖在最前面的倒霉蛋們一個個都被凍成了冰棒!

「哎,對了,我還是要使出右手。」張偉忽然想道:「不出天罡烈火真氣,可以出普通真氣,化掌為刀,割了這些王八羔子的腦袋,將他們這些冰棒斬斷!就跟斬斷之前那些大樹樹榦是一樣一樣的。」

啪啪啪!啪啪啪!

張偉右掌又是一通猛揮!

無數掌刀滿天飛舞,刀弧密密麻麻,把那些冰棒們嚇得呀——

都能把尿從冰棒之軀中滋出來!

咔咔咔……

眨眼之間,就有十個炎魔的冰凍腦袋從冰凍之軀上滾落下來,身首分家,立斃當場。

其他的炎魔冰棒們得了短暫的喘息機會,當即暴吼一聲,吐出烈火,燒融了寒冰,恢復了他們柔軟的通紅的身子。

「哇呀呀呀呀……我燒死你!」

他們一朝冰消,立刻對張偉發起了恨之入骨的烈火球攻擊!

呼呼呼……

三十個大火球像流星雨一樣,像炮彈一樣,拖著長長的烈火尾巴,往張偉身上轟來。

「我的天吶!這個世界太可怕了!」

張偉天生就有密集恐懼症,看著這麼多的大火球飛射而來,渾身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當即撒開了腳丫子,在儘是斷樹榦中穿來跑去,躲避飛火流星。

砰!

砰!

砰!

……

大火球一個個砸落在地,瞬間就燃爆了這裡的樹林。

斷樹都嗶嗶啵啵地爆燃起來,火勢兇猛,炙烤著在樹林里穿插遊走的張偉。

「要不要這麼玩命啊?」

張偉一邊跑著一邊納悶道,同時,又不斷地轟擊著那剩餘的三十個炎魔。

此時,這些炎魔們有過前車之鑒的教訓了,對於張偉的故技重施,他們早已經有所防備了,全都集中精神,恰如其分地精準地吐出火球,懟化掉張偉的至寒真氣。

而那些沒被張偉打到的炎魔們,依舊在歇斯底里地噴吐著他們的炎魔烈火球!

沒辦法,張偉只能繼續不斷地奔跑跳躍,四處躲閃。

黃髮炎魔見狀,氣得鋼牙緊咬,目眥盡裂,怒道:「草,這傢伙是在挑釁我們嗎?居然不逃跑,還在這裡刺激我們!」

說完,他繼續號召那剩下的三十炎魔道:「兄弟們,大家的火球不要停!不要停!都刷起來!刷起來!」 其實張偉很想說:尼瑪,孫子才願意在這裡跑來跑去呢?

我這不是想挑釁你們,我是沒辦法啊!

老子想走,可是不能走啊!

為了小太歲的安危!

為了做哥哥的榮耀!

我,不能走!

今天就是烤熟了身子,跑斷了腿,老子也不能走!

老子必須要撐到小太歲從深度修鍊中清醒出來!

「小太歲啊小太歲,你快點醒過來吧!這幫炎魔們瘋了!你知道嗎?他們的火球現在都刷瘋了!全都在不停地在那噴啊,吐啊,一個個把臉憋得紅到發紫發黑的地步了!你再不蘇醒,你哥哥今天可就真的成了烤乳豬了……」

張偉一邊在林中閃躲,一邊在心中祈禱道。

眼下,只能祈禱上蒼能夠給自己多點運氣,讓小太歲儘快醒來。

只要她一醒,那定然是達到了破天變,兩人聯手合擊,這幫炎魔軍們還不死翹翹?

……

砰砰砰……

火球仍舊在瘋炸!

嗖嗖嗖……

張偉仍舊在瘋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眼看著半個小時都過完了,可是小太歲還沒蘇醒,而這些炎魔依舊在發瘋地刷火球!

這群瘋子們啊,肚子里真是不知道有多少烈火球!

多得讓人不可思議!

多到讓人難以置信!

他們從頭到尾,幾乎始終都在用火球狂砸著。

「媽蛋,你們這些瘋子的火氣究竟有多大啊?還有完沒完?!」

躲避中的張偉鬱悶地罵道。

此刻的張偉,已經跑得兩條腿都快直了,感覺都不是自己的腿了,就這麼機械地跑著,避讓著,一刻也不得停歇。

在這半個小時之中,自己也被擊中過幾次,好在不是致命點,不至於喪命,都是四肢各處。但即便如此,張偉現在的傷勢也著實不輕,渾身浴血,臉色漆黑,大汗淋漓,衣衫襤褸。

照這個情形下去,張偉估計自己撐不過後半個小時。

肯定會中途倒地,累到趴下。

然後,下場就是被砸死!

或者被燒死!

反正都里離不開一個死字。

「哈哈哈哈哈哈……這傢伙快撐不住了!大家齊心協力,繼續刷火球啊!」那黃髮炎魔感覺到張偉已經快到油盡燈枯之境了,興奮地鼓舞其他炎魔們道。

「咳咳!」

「咳咳!」

「咳咳!」

……

不料,有十個炎魔同時都乾咳了起來。

「哎喲我去,這小子內功也太媽深厚了吧?老子把黃膽都拿出來當火燒了,他怎麼還不死呢?」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