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聲尖叫打破了清晨的寧靜。

「啊!」

這聲音是從二夫人栗梅的房間里傳出來的,是小蔡的聲音。

———-

「小主子!」小豆從外面沖了進來,把房間里的柳染錦給吵醒了。

柳染錦不由得皺眉,只好起身「相公下朝回來了?」

「不是!是二夫人死了!」小豆一語驚醒了柳染錦的思維。

「你說什麼!二夫人死了!」柳染錦吃驚的站了起來。

「剛剛小蔡進去叫二夫人起床,就看見二夫人死了,說是死的很慘!」小豆說著有些害怕。

柳染錦不由得皺眉,眸子冷冽,昨日栗梅不是好好的嗎?怎麼今日就死了?

「快,給我梳頭髮,我立刻去瞧瞧。」柳染錦立刻坐在黃花鏡前,快速的梳妝打扮。

小豆還愣住,還沒有反應過來。

「快點啊。」柳染錦皺眉叫道。

「哦。」小豆反應過來,立刻過來幫忙。 外面的陽光看起來十分的燦爛,燦爛的有些慘烈了些。

二夫人的房間里,小蔡站在一邊跪在地上哭著,柳染錦剛剛走到門口,身後,大夫人曼珠,趙雪姬,三夫人栗青碧也跟著來了。

所有人站在房間里,看著床上栗梅的樣子,還是嚇住了。

那一張床上全都是刺眼的血色,栗梅還睜著眼睛,死不瞑目,床上的被褥十分的亂,似乎在死之前十分的痛苦。

我必將加冕為王 趙雪姬慢慢的走過去,探了一下栗梅的鼻息,立刻就嚇得縮回了手,栗梅是真的沒有氣息了!

栗青碧站在柳染錦的旁邊,滿臉的震驚!

怎麼可能!

柳染錦的目光很是深沉,帶著隱隱的猜測。

這會是誰幹的?

這時,外面傳來急切的腳步聲,柳染錦轉頭看去,是趙晨揚趕回來了。

趙雪姬立刻看著趙晨揚,眸子里是難過的,痛苦地,複雜的。

趙晨揚站在床邊皺眉看著床上的栗梅,還是有些驚訝,但也僅僅是一瞬間。

趙晨揚看了看栗梅的身子,確定了出血的地方是下面,心裡不禁有些瞭然,卻也有些不解。

柳染錦一直注視著趙晨揚的每個舉動,每個眼神,暗暗地猜測著。

最後,趙晨揚伸手輕輕的讓栗梅閉上了眼睛,才轉身叫道「青武。」

青武是老管家的兒子,也是趙晨揚十分信任的手下,青武對趙晨揚也十分的忠心。

「大人。」青武走了進來,恭敬地低頭。

「你立刻去叫驗屍官過來。」趙晨揚吩咐道。

「是,大人。」青武立刻跑了出去。

趙晨揚目光尖銳的看了曼珠,栗青碧,柳染錦,最後定格在跪在地上哭泣的小蔡。

「小蔡,我問你,昨夜栗梅可有吃什麼東西?」趙晨揚問,十分的平靜。

「有,大人,其實二夫人早就懷孕了,因為夜晚餓極了,習慣了要點夜宵,奴婢深夜就去廚房做了銀耳粥。然後端給二夫人吃了,可奴婢早晨過來叫二夫人的時候,就看見二夫人這個樣子了。」小蔡哭著說道。

「你說二夫人早就懷孕了?」趙晨揚皺眉道。

「是,二夫人已經懷孕三月有餘了。」小蔡哭著回答。

「那為何不告訴我?」

「二夫人怕大人不喜歡孩子,所以就沒告訴。」

趙晨揚沉默了一下,說道「若是懷孕了,我怎會不喜歡。」

小蔡沒有說話,跪在地上,安靜的哭著。

「那這懷孕的事情,可還有誰知道?」趙晨揚繼續問。

小蔡立刻抬起頭,看著柳染錦,帶著恨意的指著柳染錦「她知道!昨日還跟二夫人拌嘴了。殺二夫人的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懷恨在心,報復二夫人!」

幾人立刻把目光定格在柳染錦的身上,目光里是探究,猜測的。

趙晨揚以為柳染錦被指認,一定會慌張,可柳染錦只是眉毛一挑,微帶著冷笑說道:「你有何證據?胡亂指認是不成立事實的。」

「不是你還有誰!二夫人懷孕的事情只有你知道!」小蔡厲聲道,帶著哭腔的恨意。

—–

就兩個字!收藏! 「小蔡,你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丫鬟,可是這二夫人懷孕的事情,你怎麼知道只有我一人知道呢?」柳染錦的黑色眸子,若有所指一般,當然她也只是推測。

「你少在哪裡狡辯!我姐姐只有跟你最不合!」這時,栗青碧突然站出來,指著柳染錦大聲道,可她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眼眶裡有些濕濕的淚水。

趙晨揚微微轉眸看著栗青碧,眼神複雜。

柳染錦突然眼神冷冽的看著栗青碧,栗青碧顫抖著,收回了自己的手,柳染錦冷聲道「跟二夫人吵架最多的應該是你吧!」

「就算我跟我姐姐吵架最多,可是那是我親姐姐!難道我連自己的親姐姐都要殺害嗎?」栗青碧掩面哭泣著。

柳染錦冷哼一聲「這可不一定!」

「大人,驗屍官來了。」青武跑了進來,滿頭的汗水。

驗屍官手裡拎著一個箱子,擦著汗水走了進來,恭敬道「趙大人。」

「你們都出去吧,讓驗屍官驗屍。」趙晨揚說道,然後就帶頭走了出去。

所以人都走了出去,站在外面的走廊上,陽光炙熱的讓人心底發慌。

驗屍官在房間里驗屍,青武在門口守著。

柳染錦看了看趙晨揚,然後看著曼珠,曼珠一臉皺眉,有些驚嚇一般。

然後在看看趙雪姬,趙雪姬在擦著濕濕的眼淚。

柳染錦最後定格在栗青碧的身上,栗青碧雖然也在流淚,但整個人都微微顫抖的模樣,手緊緊地捏在一起,十分的忐忑。

柳染錦最後還是將目光定格在趙晨揚的身上,而趙晨揚也正好轉眸看著柳染錦,眉頭一直緊皺著。

倆人四目相對,似乎都在打量著對方的心思,暗暗地猜測著,現在誰都有作案的嫌疑!

趙晨揚的眉頭越皺越緊,只是因為柳染錦無所畏懼的眼神和探究自己的摸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柳染錦變了,變的與以前不同了,叫人看不到內心,不在是懦弱的摸樣。、

最後,還是趙晨揚轉眸看向了二夫人的門口,看見驗屍官走出來了。

趙晨揚立刻走了過去,問道「如何?」

「趙大人,您的二夫人應該是流產致死。」驗屍官恭敬地低頭說道。

「怎麼說?」

「就是服用了過多的打胎葯,流血過多而亡。」驗屍官回答。

趙晨揚微微皺眉,小蔡頂著紅紅的眼眶,說道「大人,一定是某人給二夫人的銀耳粥下打胎葯!」

「你不是一直守著銀耳粥嗎?怎麼會有人下藥?」趙晨揚問。

「奴婢在熬銀耳粥的期間里,去了一趟茅廁,定是有人藉機下藥。」小蔡帶著恨意的眸子,略有所指的看了柳染錦一眼。

「這麼說來,定是有人藉機下藥,只是這人是誰,得查清楚。」趙晨揚說道,略有些悲傷道「現在還是給栗梅舉行一個風風光光的葬禮,畢竟我跟她也有多年的夫妻情誼。」

柳染錦挑眉,然後微微皺眉。

「相公,這事情就交給我辦吧。」曼珠站出來說道。

「那也好,辦的風光一些。」趙晨揚叮囑著。 「那也好,辦的風光一些。」趙晨揚叮囑著。

「相公放心,栗梅也算是我的妹妹,自然是得風風光光的走。」曼珠的眸子有些悲傷,認真的說道。

趙晨揚這才點點頭。

於是,曼珠便吩咐下人去訂做了棺材,把栗梅安防在了棺材里,第二天就舉行了葬禮。

葬禮風風光光的從京城的大街上走過,百姓們都圍觀,為其嘆息。也有人準備看熱鬧。

這趙晨揚趙大人是一個為百姓做好事的判官,這二夫人被人下藥流產致死,這個案子才是熱鬧非凡。

這作案的人都流傳著是柳染錦,但前些日子柳染錦勇斗採花大盜,也應該是一個好人,這麼說來,就有的爭議了。

「我覺得這二夫人的死不是柳染錦乾的,前些日子不是還勇鬥了採花大盜,被皇上召見了,怎麼可能幹那種事情?」

「這可不一定,說不定就是因為被皇上召見了,這小妾自然就不安於繼續做小妾了,就膽大妄為了,看不慣誰,就謀害了誰。」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柳染錦穿著白色衣服,跟著葬禮的隊伍繼續走著,那些話清晰地落在耳朵里。

旁邊跟著是小豆,聽見這話,甚是不滿的低聲說道「他們是誰啊!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柳染錦只是淡然一笑:「我沒做的事情,何必在意別人的看法,總是可以查的水落石出的。」

小豆笑了起來「大人本來就是斷案的奇才,肯定不會冤枉好人的。」

「這可不一定,雖然事情不是我做的,可有可能有人會栽贓於我,我還是得小心一些。」柳染錦低聲說道。

小豆皺眉,想了想,點點頭,卻又不解道「小主子,大人是斷案的奇才,怎會讓真正地兇手栽贓於你?」

柳染錦冷笑:「如果兇手是他呢。」

小豆一愣,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呢?二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大人的啊……」小豆很是不能相信。

「萬事皆有可能。」柳染錦打斷小豆的話,眸子里別提多冷冽。、

小豆看著柳染錦,只好不在說話。

隨行的葬禮隊伍,走到了京城郊外的一塊風聲水寶地,就停了下來。

這是一片不大的樹林,陽光明媚的照亮了這個樹林,微風習習,十分的美好。

栗梅就葬在這裡,永遠的葬在這裡。

把栗梅的棺材埋好了以後,豎起了墓碑,上面寫的是:愛妻栗梅之墓,趙晨揚所立。

趙晨揚站在墓碑前,目光里是滿滿的悲傷,一隻手輕輕份撫摸著墓碑,輕聲說道「來世,對你更好。」

趙晨揚的話,在安靜的空氣里,靜靜的漂浮著。

然後趙晨揚才轉身離開,背影是略帶憂傷的。

趙雪姬,曼珠,栗青碧,柳染錦都對著墓碑鞠躬后,就轉身離去。

一群人也浩浩蕩蕩的回家去。

而柳染錦和小豆走在最後面,直到倆人慢了很多的步伐。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小主子,還是走快些吧。」小豆在旁邊說道。

「我想問你一個事。」柳染錦認真的說道。 「小主子,什麼事?」小豆看著柳染錦。

「在二夫人還沒有出事之前,相公去過誰的房裡最多?」柳染錦問。

「是三夫人的房裡。」小豆想了想到。

「那二夫人出事的那一晚,相公是在誰的房裡?」柳染錦繼續問道。

「是在大夫人的房裡。」小豆回答。

「那相公可曾去過二夫人房中?」柳染錦對這個問題很認真。。

小豆皺眉「好像在一個月前,大人就沒有去過二夫人房中了,二夫人因為懷孕也不會叫大人去她的房中。」

柳染錦勾起笑意點點頭,繼續問道「那二夫人出事後,相公去了誰的房裡。」

「這兩日大人是睡在書房的,肯定是為了二夫人所以忌葷忌色。」小豆回答。

柳染錦點點,若有所思。

「小主子,難道你平日里都不關心這些嗎?」小豆皺眉問。

「我為什麼要關心?」柳染錦朝前面走去。

小豆跟上柳染錦的步伐,小聲的說道「以前你可關心著呢。」

柳染錦不由得皺眉,看著小豆「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以前是以前。」

小豆癟癟嘴,不說話了。

於是倆人又疾步的跟上了前面那群人的步伐,回到了趙府。

柳染錦和小豆直接回到了小別院,柳染錦坐在房間里,倒了兩杯水,一杯放在對面,說道「坐下吧。」

小豆有些受寵若驚,還是慢慢的坐下來,看了看眼前的這杯水,卻沒喝。

「喝水啊。」柳染錦喝完一杯水,看著小豆。

小豆還是笑了起來,端起水喝了一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