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只見這樣尷尬著都看著徐添明的反應事,徐添明卻是更陰冷點臉,嚴厲點表情,平淡的語氣對著徐夢道「別人還有事,你自己……去忙自己的吧!」

「我沒……」徐夢脫口而出,卻也立馬不說話了,眼巴巴看著徐添明像是某種祈求的模樣。

「嗯?」徐添明又是瞪眼。

徐夢知道徐添明態度的堅決,徐玉自然也明白,也就隨手做著請的手勢,尷尬而又結巴說著:「那……你……自己保重,下次……下次」看了眼徐添明,還好好像沒有別的意思便壯膽一般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吧,抖了兩下衣服,對著閔星辰把話說圓溜,順暢了「那……你先回去,代我們像你父母問個好,他人有機會,都不忙再聚,聊聊,聊聊!」

然後徐玉配上一個職業的微笑,簡單而大方著。

閔星辰見狀,只尷尬笑笑,徐夢也漸漸鬆了手,然後閔星辰轉身,只是身後聽得一抹柔情道:「下次……下次……早點來啊……我等……」

「你」字還沒說完,被徐添明點清咳下嗓子給收住了。

就這樣,閔星辰簡單告別下,就離開了,只是徐夢好像還沒緩過來一般,望著閔星辰走的方向,那已然關上的門和,桌子上閔星辰坐過的位置。

好像那裡有殘留的氣息一般。

徐玉看徐夢依舊還坐在那剛剛的位置,以及閔星辰旁邊點座位。

但那徐夢點兩眼卻直勾勾看著那碗茶水發獃,以為是覺得大家對閔星辰照顧不周,有些心裡不舒服,便道:「改天……不,等會我就下去買一次性杯子,碗什麼的回來,有些日子家裡沒來人了,用完了杯子也沒背著的!」

徐夢沒有搭理,感覺魂早跑了一般。

徐玉本準備咳兩下,但隨即看到徐添明不悅的臉,板著點臉落座在一邊點藤椅,默默看著電視。

於是徐玉便靈機一動開口道「那個……我們現在去看看那杯子吧,時間還早,還早!」

徐玉好像自顧自說話,邊說邊用手指拉扯好幾下徐夢的衣角,眨巴眼睛,口語誇張說著「走……走啊!」

徐玉的擠眉弄眼以及小動作,慢半拍的徐夢才反應過來「喔喔喔」連忙起身,好像宮裡見到大人物,平日遇到上級般的慌張反應。

徐玉有些無語扯來扯嘴角,抽動了一下卻沒說話。

「嗯……買杯子,被子!」徐夢起身拍拍身上,尷尬笑著,然後就在兩人好像計謀得逞轉身背後的壞笑時,徐添明忽然開口了。

徐玉和徐夢只得愣在原地,像唄抓住現行的小偷一般點手足無錯,相互看看,不知道如何是好。

「去哪?」徐添明簡單明了問著,人也站了起來。

「這……」徐夢不知道怎麼的咋舌了。

還是徐玉反應快「買杯子,杯子沒了去看看,看看!」側身對著徐添明微笑下。

「買個杯子兩個人去?一定要現在買,也不看看幾點了?」徐添明不改那嚴肅點表情。

「呃……」徐玉有些僵硬著轉過身,抬頭瞄了眼電視機旁點牆壁掛著的鐘,時間顯示已經晚上的21:25了。

徐玉知道平日里別說大半夜出去,就是白天出去都得唄盤問一二,才得放行一般。

不過徐玉很少白天出去,對半下班就回家的,日子簡單,就是上班,下班,看電視,看書,睡覺。

這樣的循環,徐玉也習慣了,好像某種自我限制一般了,所以即使之前有時怎麼的,徐夢回家自己歸家時間延遲些許,徐添明和趙曉慧便多少有微言微詞的。

而更別提晚上出去的呢,徐玉只能硬著頭皮說:「那個……不是我現在……家裡沒有杯子嘛?樓下不遠處就有超市買了立馬回,立馬!」徐玉有些保證般豎起了右手,發誓一般的模樣,表示著自己的虔誠和態度。

徐添明則有些淡漠答著「不用……在家歇著」說完,徐添明甩臉般的坐藤椅點,調著台又身子靠了藤椅起來。

「這個……」兩人,徐玉和徐夢相互誇張的唇語比畫著。

大意是說現在怎辦?怎說,是回去還是不回去?

徐添明猛的一轉頭,徐玉和徐夢立馬規矩站著,兩人四處張望,眼睛沒有落在某處,就那樣看著,飄著的眼神到處晃動著。

「你們……還杵著幹嘛……該幹嘛幹嘛!」

徐玉看著側身的徐添明嚴肅而認真點樣子,只得微側身誇張又唇語筆畫下,只是一手似無意放在了臉頰旁的,遮蓋住自己點嘴型動作。

然後很快,兩人散開,彼此不是主要從對方唇語比劃中明白什麼,而是從徐添明的眼神語氣知道出去無望,只能兩眼最後相互投以無可奈何的表情。

彼此都明了,這些小伎倆自然不能入徐添明的眼!

到底幹嘛還得謀划以及多思量,都心急了些……

然後,兩人也沒意思去洗涑。

徐添明催促下,兩人便有些遲緩著洗涑著。

徐玉慢,主要是性子雖有些急,屬於急躁的那種,但是動作卻慢,不是比較效率的那種人,做事有些蠻,不過也是勤快之人。

而徐夢的慢,主要是心思早已飄遠,自然沒有心思洗涑。

自然徐玉先於徐夢弄完。

可弄罷,徐玉正準備開門去副卧休息。

那邊傳來了徐添明的聲音,徐玉準備開門動作的手愣住了。

「呃?……你們搞完,坐*床*上,我有事和你們聊聊。」

「聊聊,說得好聽,很明主一般,其實多半只是聊聊這類的好聽的言論,其實是很多想法已經決定了!」

徐玉苦笑下,略微搖頭覺得這話聽著彆扭。

這如同開會怎麼的,嚷大家隨意發表意見怎麼的,隨便說說,但是有幾人趕湊熱鬧般有問必答么?

很快,兩人都坐床*上了,一副等候發落的樣子。

只是徐夢心中有些不甘也有些失望交雜的情緒。

徐添明望著徐夢,淡淡問著「他有發信息你嗎?到現在!」

徐夢忽然有些激動,立馬翻找自己的手機,很快表情點笑意淡去,取代的是那失落點樣子「沒有,沒有!」

聽著徐夢喃喃的話,徐玉覺得不對勁,道「會不會信號不好,那網估計早關了的!找找QQ看看!」

意思沒有手機電話,簡訊,但是QQ可能有信息,留言呢。

徐玉說著安撫般拍了拍徐夢的肩膀。示意她別緊張,別緊張……

其實徐玉心裡卻亂作一團,徐添明剛剛閔星辰來的態度,以及這樣子后的結果怎麼的徐玉擔心著,但是還是顯得淡定從容。

徐玉在工作中好,一年的銷售工作早已練得些許的假面言笑了!

()

搜狗 不等徐夢趕緊準備登著QQ,徐添明卻是一副瞭然於xiong的樣子,道「不必看了,想太多!」

「為什麼,我感覺他不可能……」徐玉的話還沒落完,看著徐夢那忽變死氣的臉,徐玉也咋舌了。

徐添明好笑般起身背著身子,嘆口氣,然後冷冷點從身後甩出一句「你們之後等我安排就是,不要搭話,特別是你……」

徐添明轉身看著徐夢,那言下之意很明顯。

徐夢剛剛才從那簡訊事回過頭,有些愣神轉頭看著徐添明「為什麼……因為你是爸嗎?今天,剛剛你怎麼那樣趕他走,好不容易來,好不容易……」

徐夢話還沒說完聲音已經有些帶著啜泣的那種嘶啞和混濁的音調色了。

「因為什麼?」徐添明有些生氣的樣子不想理會,又有些氣惱著憑空錘了一拳在副卧門旁的牆壁上。

這下都安靜了,徐夢點哭聲也一下子停止了,望著徐添明,此時徐夢只剩下些許的抽噎的聲音。

徐添明可能還是氣不過,然後轉身,怒吼著「你剛剛做的什麼……你這麼恬不知恥,是沒看過男人,要如此哈男人么?那眼神,那動作……」

徐添明好似說不下去,又甩了下手,平復下自己的情緒道「你就不能安分點,什麼事一定要掛在臉上,想什麼,要做什麼,恨不得寫臉上!」

徐夢有些委屈,又看了兩下徐玉,此刻嚎啕大哭起來。

「哭什麼哭,遇事就知道哭,哭能解決嗎?哭他就會過來還是怎麼的?」

徐添明點話讓徐玉本準備安撫點手,一下顫*動了。

「爸,怎麼的,好好說就是,怎麼這樣子……」徐玉也覺得說得有點過重了「怎麼現在也是有孕的人,別人聽到多不好啊,夢她才剛好點,而且身上也有傷,她……」

「她,她,她……那又怎樣,在家哭得昏天黑地,別人就來,還是來娶她不成,真是,一個個不知道腦袋瓜子想什麼,我要是你們,當初早玩得團團轉,還用現在這般著急,還把自己陷下去……真是!」

徐添明又是一甩手,順腳踢了兩下副卧的門。

「都一個個都想什麼,教豬都會了,真是……跟你們說不清,反正按我的意思來……」徐添明冷冷說著,一****狠狠一落坐在藤椅傷,惹得藤椅嘎吱一聲響。

「你的意思……」徐玉有點疑惑。

按之前他說的不會是要流掉怎麼的吧,可是這是小生命,還有……

「爸,你,你……真的幫我,孩子……」徐夢想著又些激動又眼淚奪眶而出。

「我的事我清楚,反正為你們好,就這樣,你們睡吧!」

這話音剛落,徐玉和徐夢兩人互相看看對方,也沒搭話,但是眼神都是疑惑。

這情況叫她們怎麼放心入睡!

徐玉弱弱著,孱弱的聲音問道:「爸,你準備怎麼做?即使這不說,那……那那男的,姓閔的還來嗎?他會……」

徐玉看著徐夢的樣子問著她想問的話。

徐添明冷臉微側身看著徐玉一眼,又瞟了下徐夢一下,說了句似答非答的話:「你們自己……」又嘆息聲「有緣就緣,就這,你們好自為之,要是壞事,自己……哼,你們自己多思量,凡事做什麼之前多思量,思量!」

這模稜兩可的話,徐玉和徐夢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那你的納悶,不懂其意。

但是之後問了些許話,徐添明不怎麼搭話,最後兩人洗漱著只得躺著入睡的。

夜裡,兩人都難以入眠,應該說除了趙曉慧,其他人都難眠。

趙曉慧在閔星辰來時叨幾句,后不允許叨,之後沒見出來,大抵睡著了,她參與對話與否都沒啥意義,此時誰的正酣。

此時,徐玉翻來覆去睡不著,想事,不由打開手機看看時間「1:45」了,凌晨啊!

不由坐起身子,自己居然這久還沒入睡,想事越想越興奮一般。

徐玉有擔心自己的工作,還有徐夢點事,也有自己的以後,亂想一通。

工作的事,目前雖然前段時間業績好了丁點,但是稍一落後,店長李如花的調店威脅的話,徐玉有些心亂,沒有些許心思弄業績,業績這兩天自然下滑了些許,徐玉自己都不敢看一起的工作同事業績排名的。

同時,很快又要發工資,然後二十多號估計又盤點,唉,一檔檔的事,壓著徐玉心好累,好累。

而徐夢的事,自然徐玉是擔心的。

唉……以後自己的未來怎麼的,徐玉也莫名的擔憂著。

原來日子不是自己想過成怎樣,努力就可以的,如同那上學的成績一般,再怎麼努力大抵抵不過那,哪怕上覺睡覺的同學,考試卻行行第一。

有些事,徐玉感覺悟性與能力真的重要,就如同業績上的邢喃現在爬到了前頭,哪怕自己入行久點,不過她之前聽說也是做了幾個營業員工作幾年的,但是她是越做越起勁,徐玉卻有些頹廢和沮喪的。

未來,大抵是以後的婚事或者以後工作等,亂糟糟的想,擔憂。

忽然,徐玉感覺自己的身子被推動了一下,這才注意到一邊的徐夢。

她也爬了起來,「怎麼了?你也睡不著?」

「呃!」徐玉輕聲應著。

「不早了,好像……」徐夢問著。

徐玉指了指手機上的鐘點顯示,只是勉強微笑下「反正明天晚班,晚點睡也還好!」

然後兩人隨意聊了下,然後又繼續躺著等著睡意。

就這樣,翌日,太陽還未冉起,只是有些亮點,徐添明就爬起來了。

然後買了早餐,吃罷。

這樣簡單過了一天。

一切如常。

只是徐添明的電話偶爾響起,徐添明出去接的電話,徐玉知道大抵跟閔星辰有關吧!

第二天,也就是6.12號,徐玉早班。

下班卻如同前天又接到徐添明點電話,買菜怎麼的囑咐。

徐玉聽著電話那頭的爽朗點笑容,相比是閔星辰家人吧!

問了,的確是的。

只是莫名擔心,但是沒有戳破,然後等待著買完之後的回家。

當徐玉忐忑到家時,卻看見徐添明在家,坐著看電視?

「人呢?不會……」

不會又變卦了吧?

徐玉沒敢說完,張望著家裡的角落。

()

搜狗 正在徐玉一臉懵逼的神情,徐添明卻是很隨意的樣子,坐在桌邊的凳子上,喝著茶葉水。

徐玉有點莫名想說又不知道繼續說啥,望著徐添明。

不過徐玉明顯感覺到徐添明看著什麼都不在意,沉靜如水的樣子,還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小心!」

徐玉趕緊上前,放穩了徐添明又喝了口茶葉放桌邊點動作,明顯有些隨心。

「這杯子買了多少了,也不知道再買就是鐵的……」趙曉慧叨起來。

徐添明直接吼了道「什麼『再』,我跟你說,我打牌總不贏就是你總在那咒我,總是還沒去打牌就說我去輸錢,有這樣當一女人的樣子……」然後徐添明一抿嘴,懶得再說的樣子,甩手道「你安分點!」

「什麼啊!本來就是搞個鐵的就好,不行膠的(塑料)的,總摔,(吃飯打牌怎麼的外出)帶出去的杯子,在家用的杯子,摔了多少個,還不長記性,總摔,還好意思說我,看我一個杯子都不用,多省錢!」

趙曉慧總喜歡張揚她認為的「省錢」或者「功績」,覺得自己很偉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