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四月 2021

高飛在船上站起,一躍而起飛到吳玉道長的船上,默然不做聲。


「後會有期。」吳玉道長道。


「老道長,如今雲天大陸各自為戰,混戰不斷,勞民傷財,你是不是出面統一一下旗幟,一致對外,以確保我雲天大陸不被瓜分掠奪。」古晨道。

「一開始老衲也是這樣想的,無奈雲天大陸人心不齊,各懷鬼胎,使得其他勢力趁機而入,現在天界又增派五萬天兵即將到來,說是要剿滅雲天大陸上的其他勢力,你還是回去想辦法自保去吧。」吳玉道長道,「就算天界統治了雲天大陸,也是需要我們管理維持秩序的,所以,眼下保存自己勢力最重要。」

說完,吳玉道長帶著大家乘船離開。

古晨望著他們遠去,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陽光有些刺眼。

「距離天界的蟠桃盛會還有半個月了,正好趁機休整幾天,想辦法將滋生湯送進蟠桃盛會中是眼下最重要的。」

這樣想著,古晨乘船慢慢折回四怪島。

古晨決定前去一趟飛天宮,與苗老怪商量給蟠桃盛會如何送進滋生湯一事。


這滋生湯乃是苗老怪告訴他的,可以喚醒化星卵,促進其生長而不被發覺。


竹馬總裁:青梅不好當 。只是放入蟠桃盛會是最大的難題。

本來想最後兩個月尋找合適的辦法,卻沒想到雲天大陸突發如此大的動蕩變故,才使得一直耽誤到了最後關鍵的時刻。

古晨讓大家在四怪島穩定下來,先不要主動出擊,觀察一下再做進一步行動,他自己直接回了飛天宮。

本來古晨不願意這個時候見悲傷的苗老怪,但事情緊急又沒有辦法。

苗老怪得知天界派了大量的人去雲天大陸,便知道天界不可能放過雲天大陸這豐富的修鍊資源。對古晨道:「現在時間已經來不及,找信得過的人也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運轉天地之力,將滋生湯化作天雨,灑落到蟠桃之上,直接進入蟠桃之中。」

「天界也下雨嗎?」古晨問道。

「不錯,天界下的自然是天雨,不然那些蟠桃樹也不可能活那麼久。」苗老怪道,「現在配置那些滋生湯的原料早就找信任的人備齊了,現在只需要找個可以進入天界的人,將滋生湯化作天雨灑向蟠桃樹就可以了。」

「可是,誰能進入天界而不被發現呢?」古晨有些犯愁了。

「你不是古天官嗎?」苗老怪道,「正好可以借這個身份前去,尋得機會,才有成功的可能。旁人根本就沒機會跟天界接觸。」

被苗老怪一提醒,古晨才記起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古天官。

這一段時間,只顧大戰了,早沒度化人飛升天界和飛天宮了。差點讓古晨忘記了他還有這麼一個強大的身份。

「如此最好了。」古晨道,「我準備一下,明天就動身前去,師傅還有什麼囑咐的嗎?」

苗老怪有些不好意思:「沒了,一切小心。師傅我老了,都幫不上你什麼忙了,不然我可以以師爺的身份跟你一起去的。」

… 古晨忙道:「師傅,我一個人前去就可以了,人越少越容易成事。」

苗老怪點點頭,微微站起身子將古晨送走,古晨就覺得苗老怪蒼老了很多,似乎精神也不是太好,想必是失去孫女心裡難受吧。

「師傅,你好好休息,等我消息。」古晨道。

苗老怪點點頭,一直看著古晨遠去,才又慢悠悠走回了暗室內。

次日一早,古晨將滋生湯煉製完畢之後,濃縮到黑暗之門內,辭別苗老怪和王聖手等人,穿著仙衣飛升而上,前去天界與其他勢力常年戰鬥的地方。

古晨先找到了前線指揮的王督戰官,通過王督戰官又找到了總天官杜尚。

「總天官,聽說今年蟠桃盛會比以往更加盛大,不知道我們這些人有沒有份呢?」古晨問道。

總天官杜尚見是古晨,道:「好久不見你了,鑒於你為前線培訓了很多將士,又輸送了那麼多的修真者,也算有點功勞,不瞞你說,今年上邊給我五個名額,我正不知道該帶誰去呢。」

「那自然要有我一個了。」古晨笑道。

杜尚似乎在思索,片刻后道:「現在這些勢力隱隱有了其他的動向,前線正缺少人才,你要多加努力,而且我聽說雲天大陸近來很亂,有很多勢力介入,是嗎?」

古晨道:「不錯,越是這樣我覺得上邊更應該多給這些一線的戰士一些參加蟠桃盛會的人選,算是慰問也好,鼓勵也好,可以壯壯軍心,讓大家戰鬥起來更加有動力。」


杜尚看向古晨,道:「天界這次也是這個意思,所以,除了我本人外,這不今年又給我五個名額。」

「還請總天官給我留一個名額啊。」古晨懇求道。

「也好,看你兢兢業業,我就先給你一個名額吧。」總天官今天好像心情不錯,很快就答應了古晨的請求。

古晨拿到進入蟠桃盛會的令牌之後,十分高興,若天雨不成功,到時還有最後的機會,若成功,到時也得混進入看大家到底用沒用蟠桃,自己也得帶一個出來,先要看看效果怎麼樣才好說。

「古天官啊,你若是沒什麼事,先別著急離開這裡,後天需要我報送前去參加蟠桃盛會的名單,到時你隨我一起去看看。」杜尚道。

「啊,真是太好了,我從未見過蟠桃盛會是什麼樣子呢。真是太感謝總天官了,太感謝了。」古晨故作大喜,受寵若驚的樣子。

杜尚道:「我要你去也是因為有事需要你做,不然我一個人前去就可以了。」

「什麼事?」

「有人為了做出戰績,想要我講講現在雲天大陸現在的情況,我想你常年在雲天大陸比我了解的多的多,到時報送名單完畢后,你就跟我去負責雲天大陸戰鬥的總指揮楊文廣楊戰官那裡去看看,到時他問什麼你就答什麼,不要多說話,知道不知道?」

古晨趕緊點點頭,道:「明白,到時一切聽你的。」

想不到這次來的如此是時候,古晨心中十分高興。暗暗做足了一切準備,就等著後天跟隨杜尚前去了。

還有一天的空閑時間,古晨特別到戰場的前線看了看王督戰官,又趁著沒人,借口去探查軍情,前去對方剿天團與剿天團的前線總指揮黃龍玉還有那個手下邊將軍見面,了解到現在雙方看似在大戰,實則跟友好演習差不多,剿天團的將士一致覺得古天官的辦法十分受用。

經過這些年的戰鬥,一個個練出了實戰的本領,也沒有什麼人員傷亡,而且因為沒有打敗天界,剿天團這些將領也不會兔死狗烹,因此,上下都十分高興和滿意。

古晨單獨與黃龍玉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古晨問:「你們準備什麼時候真正開戰?」

黃龍玉道:「現在聽說三界要發生大亂,聽說雲天大陸被好幾個勢力爭奪,若是機會合適,我們隨時可能直奔天庭。」

古晨道:「若是打敗天庭,你們打算怎麼做呢?」

黃龍玉有些迷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負責帶人打仗,至於將來真戰勝了天庭,到時自然有我們剿天團的首領說了算了。」

古晨點點頭,又道:「你們是只對天庭有仇恨,還是?」

「我們若是稱霸了,不服者全部殺死,覺不可能再犯天庭的錯誤,讓我們有崛起並報仇的機會。」黃龍玉道,「凡是有反抗者,祖孫三代一個不能留。」

古晨心中一冷,本意還想跟他們合作,看來他們也跟魔鬼差不多,所以,古晨就暗暗打消了合作的念頭,這剿天團只能充當其中一個棋子用用而已了。

「這樣吧,我預計大戰很快就要到來,你們先別輕舉妄動,若是有合適的機會,我派人通知你,你們到時候全力出擊,必然可以在混戰中取得戰機。」古晨道。

「古天官,你對我們這般,需要我們做什麼?你又是什麼目的呢?」黃龍玉道。

古晨一笑:「不瞞你說,我們也是被天庭抓來服役,專門對付像你們這樣的敵對勢力的,你想,若是天庭不滅亡,我們以及我們的後代不都需要生生世世被天庭抓來這裡送死。」

「你不是天官嗎?」黃龍玉問道。

「天官也只是天庭為了召集可以為他們作戰的人員找出來的,並不是真正的天庭之人,都是各地的人。讓自己人找自己人,天庭根本不需要出一人。」古晨道。

「原來如此,我說你怎麼好好的天官不做,非要來做叛逆之人呢。」黃龍玉道。

「有好日子誰不想過,只是我看著我的親人朋友一個個來到這戰場之中,卻無能為力,我都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可我若是不把他們帶上來,完不成任務,若天庭派人下去抓人,就會傷害到更多的無辜的人。」古晨道。

黃龍玉似乎明白過來,道:「那你們選擇跟我們合作,我們來個裡應外合,一舉消滅掉共同的敵人,到時大家都自由了。」

古晨道:「我也有此打算。」

黃龍玉顯得十分高興:「如此一來,勝算又多了一分,將來大事成功之後,我可以替你說幾句好話,到時安排給你個新的職務。」

「好,那你等我消息。」古晨道,「我不能在這裡待久了,現在我就先回去,若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我會派人給你報信的。」

黃龍玉送走古晨,暗暗派了幾個人想辦法潛入到前方陣營去探明真假虛實。

古晨說的基本算是事實,前方這些為天庭賣命的都是從不同地方度化而來的修真者。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天庭之人肯來第一線作戰。

黃龍玉派去的人不管是打聽還是偷聽,都可以了解到這些最真實的消息,所以,對古晨的話,自然會更加信任幾分。

次日一早,古晨早早跟隨杜尚前去報名蟠桃盛會,杜尚手中拿著一份名單,古晨就看見有自己的名字,還有天外系的一個叫霍天官的人,還有王督戰官,還有兩個古晨不認識,也沒仔細看。

古晨跟著杜尚一路而行,身邊不時有仙女走過,飄飄然,一副好風景,不時還有各路神仙三三兩兩從身邊而過,不是提著酒壺就是拿著棋盤。

古晨暗道:「天界的這些人果真過著歌舞昇平的日子,可這些日子的背後,卻是人類無數血淚供養的啊。」

想起在閻王殿看見的血池,想起化為血池內嬰兒的那些魂魄,想起被蟠桃樹根吸納的嬰兒,古晨頓時覺得這些神仙美麗乾淨的外表下,卻是猙獰兇惡,甚至慘絕人寰的極其惡毒的黑心。

杜尚一邊對那些神仙低頭哈腰,一邊帶著古晨急急朝前走去。

過了一會,古晨就被杜尚帶到了一處果園的外圍,一陣陣水果香氣撲面而來,古晨頓覺心曠神怡,仔細朝前方看去,就看見前方無數果樹排列成行,上邊一個個大大鮮紅的桃子十分饞人。

「這便是蟠桃盛會上即將享用的蟠桃。」杜尚見古晨驚奇的模樣,道,「過幾日便有專門的仙子前來採摘拿到蟠桃盛會上,到時吃一口可頂修鍊幾十年,若是吃一個,便可以長生不老。」

古晨仔細端詳那些桃子,一個個個大肉肥,白里透著紅,無論如何跟地府看見的血腥場面根本無法聯繫在一起。

「是我弄錯了嗎?」古晨心中開始懷疑自己。

杜尚道:「你在這裡等著,千萬不要隨處走動,等我進去交了報名表,審核通過後,我們再去負責雲天大陸戰鬥的總指揮楊文廣楊戰官那。」

古晨點點頭。

等杜尚走了,古晨四下看去,看不見一個人,心中大喜,暗暗叫好。

古晨將滋生湯從黑暗之門中取出,正想要引來雷電大雨將滋生湯混雜其中一起灑向那些蟠桃,卻聽園子內一個老者咳嗽了幾聲。

驚得古晨慌忙收手,就見一個老者白髮蒼蒼,拄著拐杖從院子里慢慢出現,抬頭看了看天空,道:「雨神說今天要降最後一場天雨洗去蟠桃的塵埃為蟠桃盛會做最後的準備,怎麼現在還沒來?」

… 古晨聞聽,也不知道那雨神是什麼來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若是一會杜尚出來,大好的機會就浪費了。

想到這裡,古晨突然對著裡面老者喊道:「雨神來也。」

說著,古晨飄然落在老者面前。

「怎麼換人了?」老者並沒大驚小怪,只是淡淡問道。

「今天雨神有事,特命我前來降雨說是為蟠桃清洗各種污垢。」

古晨按照剛剛聽見老者的話,說道。

「哦,我覺得這個點也該來了,那你快開始吧。」老者並沒過多懷疑什麼。

這裡並非一般人可以進來,而且古晨說的跟老者知道的信息又一致,因此,老者也並沒多想。

古晨便將滋生湯大模大樣拿出來,對著天空一灑,化作點點甘露,飛向那些蟠桃。

看似古晨手中滋生湯就那麼一點點,卻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老者在旁邊看了一會,道:「這次的天雨與往年不同,這是什麼?」

說著,老者突然順手伸出一個手指,就從古晨手中滋生湯中蘸了蘸,還拿在口中品嘗了一下。

古晨並不為之所驚,這滋生湯乃是配製的養生一般的滋補湯,味道稍微有些苦澀,但先苦后甜,入口甘甜,其實算是上等的滋補營養品。只是若是跟化星卵接觸,便會促進蟲卵的生長發育。


這也是古晨曾經還有一個想法就是將滋生湯送進蟠桃盛會讓眾多神仙品嘗的重要原因,若是毒藥,怎麼可能安全得送入蟠桃盛會呢?

古晨對老者一笑,道:「怎麼樣,味道還可以吧?」

老者微微點頭,一股清爽頓時傳遍全身。

「好東西,好東西啊。」老者忍不住又蘸了蘸,放到嘴裡,道,「天界好東西吃多了,吃什麼都不香,想不到雨神還有這一手,這種出乎意外的驚喜肯定要在蟠桃盛會被表揚了。」

「雨神也是覺得年年一個樣太單調,尤其今年戰亂很多,雨神也想藉此慰勞一下那些作戰的天兵天將,他們為天界的安危付出了很多很多。」古晨道。

「哎呀呀,難得一個雨神也有這份心思,真是難得。」老者眉開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