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二月 2021

不過,王越能夠知道,他已經成爲了自己身體裏的一部分,而且讓自己得到了一部分能力。


王越說完後,看林詩柔已經沒什麼大礙,轉身離開了醫院。

如今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王越腦子裏也十分的亂,想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而就在這時,王越剛從醫院裏出來,就接到了彪子的電話。

“王總,給您打電話一直打不通。現在有消息了,方便嗎?”


“出了點事情,不過已經解決了,你說吧。”

王越想了想,看向了車窗外,車窗外正下着小雨,天氣有些陰沉。

好半天,彪子想了想說道。

“王總,根據我們的調查,你的妹妹王小雪當年確實生過孩子。而和他在一起的人,確實和我們之前所猜測的一樣,就是司馬炎。”

“京都這個地方臥虎藏龍,司馬家族是十大家族排行前三的大家族,一般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他現在的老婆叫慕容雪,是慕容家族的大小姐,這兩大家族從小就定下了娃娃親。一直以來,這慕容雪都和司馬炎在一起,兩個人已經結婚很久了,但是沒有生過孩子。”

“當初王小雪上學的時候,司馬炎曾經也正好來濱海市上學,由於兩個人發生了關係,所以讓慕容雪知道了。慕容雪好幾次都爲難王小雪,最嚴重的時候好像是司馬炎過生日邀請王小雪出席,慕容雪也趕來了濱海市。”

“慕容雪當時勃然大怒,和王小雪發生了衝突。那一次你妹妹傷的不輕,好像聽說渾身都是傷。這些事情都是我查出來的,很多似乎京都這個圈子裏的人都清楚。”

彪子的話,讓王越臉色越來越難看。

根據柳媚兒之前和自己說的,王小雪受傷回來後就有了孩子。

這和彪子調查的事情是一樣的,而且當晚,王小雪被慕容雪狠狠的揍了一頓。

這讓王越有些好奇,那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王越平靜地聽着對面的聲音,心裏面卻已經勃然大怒。

說實話,王越都不知道如今自己爲什麼如此的平靜,他現在想殺人。

他萬萬沒想到,王小雪竟然遭受了這麼多的痛苦。

“給我繼續查,我要知道更詳細的事情。”

王越說完後,直接把電話掛了,久久不能平靜。

看着天色已經漸漸漆黑,王越回到家裏面。

家裏面看起來一片狼藉,夏侯月已經不在了,估計他已經逃跑了,夏侯傑估計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是不會放過他的,這件事情也夠他頭痛一會兒了。

經歷過這一次事情後,王越第一次和京都的勢力開始正面對抗,他發現自己還差了很多。

如今想要去京都的話恐怕爲時過早,而且自己妹妹的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


他嘆了一口氣,找來一個保潔阿姨打掃別墅,而王越直接開車去了公司,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情。

處理完事情後,王越簡單的看了一下微博,看到微博上的熱搜十分的熱鬧。

因爲雲冰卿瑞封殺的事情,不少粉絲紛紛跳出來替雲冰卿說話,還有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讓自己幫幫雲冰卿。

看到這些消息後,王越面無表情,其實王越一直在等雲冰卿來找自己,然後跟自己道一個歉。

一胎五寶:爹地,媽咪要造反

而王越萬萬沒想到有一個人竟然給自己打電話了,正是孟偉。

“小王啊,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孟偉呵呵笑了一聲,然後在自家別墅裏面叼起一根雪茄煙,說道。

雲冰卿的事情被鬧得這麼大,王越這一邊竟然沒有來找自己,估計王越應該能夠知道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吧。

“有什麼事嗎?”

前妻不好惹 ,隨後問道。

他自然能夠知道這件事是孟偉做的。他不知道這個老狐狸到底找自己做什麼。

不過王越也懶得和他過於客套。

“上一次我們兩個分開後沒有好好聚聚,這不是想你了,想和你好好聊一聊。看你最近有什麼煩心事,哥哥我可以幫你解決一下。”

孟偉說完後,王越自然能夠知道這個老狐狸是什麼意思,無非是想讓自己主動去求他。

隨後王越笑了笑說道。

“孟哥,您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事情想找您。要不然明天我去你家吧,親自邀請您。”

“可以呀,不知道有什麼事嗎?”

孟偉愣了一下,以爲王越是有重要的事想求自己。

“孟哥,明天我在聚香樓請客,濱海市有頭有臉的人都會來,到時候您可得給我這個面子來一趟。”

王越想了想,隨後對着孟偉說道。

孟偉聽到後,立馬笑着說道。

我的祈禱能實現 放心吧,小王,到時候我一定會到的,我們一定要好好聊一聊。”

孟偉說完後,直接把電話掛了。

不過他十分的高興,能夠知道王越看來是有事情想要求自己。

求自己那就少不了給自己好處,看來自己這個電話沒白打。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孟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準備離開。

給自己開車的是他的直系親屬,所以他說話並沒有藏着掖着。

“小李,知道我今天去聚香樓是做什麼的嗎?”

“孟哥,肯定是有人請您吃飯啊。”

司機看了一下孟偉,然後小心翼翼地說道。

看到孟偉一臉揚眉吐氣的樣子,估計有什麼好事情。

“那你知道是誰請我吃飯嗎?”

孟偉一臉的得意,覺得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要知道王越現在可是濱海市的首富啊!

如果要是說出去他請自己吃飯,那麼自己別提多有面子了

“難道是濱海市首富王越嗎?”

司機聽到孟偉的話後愣了一下,有點好奇。

說實話,關於雲冰卿封殺的消息是他負責把文件交到宣傳部的,所以他隱約覺得或許是王越要請孟偉吃飯。

“小李,就是他這個小子,昨天給我打電話,我都懶得去搭理他。不過,他既然請我,那麼我就勉爲其難的答應了。之前他竟然敢得罪我,今天我一定得好好教訓一下他。”

孟偉冷笑了一聲,隨後對着司機說道。

“孟哥,自從上一次的事情,您可被調到了其他地方都是因爲這小子。不過,您說這一次是不是這小子設的鴻門宴,故意請您去,我覺得王越這小子可不像那麼容易服軟的人。”

“呵呵,量他也沒這個膽子,如果他要是敢對我做什麼的話,那麼下一步我這讓他公司倒閉,雲冰卿被封殺只是第一步,他現在只能和我妥協,不然的話,他可死定了。”

孟偉說完後,冷笑了一聲,直接一臉不屑的說道。

他覺得王越並不敢對自己做什麼,很快汽車就停在了宴會廳。

孟偉大大咧咧的下了車後,直接進了宴會廳,剛走沒幾步讓他愣了一下。

“今天這是什麼情況,怎麼聚香樓門口停的都是豪車。”

孟偉的話說完,司機也愣了一下,看了過去。

這些車不僅都是豪車,而且這些車牌可都不一般啊。

有8888,還有6666這些車牌可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而且最差的也是6688。


反而看到孟偉開的車牌號只是雜牌而已。

這讓孟偉皺皺眉頭,忍不住說道。

“估計是哪個大人物在這裏開會還是做什麼,不過能夠將濱海市大佬全部聚齊的也沒幾個人啊。”

孟偉說到這裏,其實他也有點不確定。

“肯定是大人物,不過他們肯定不是衝着王越來的,要知道王越可沒有這麼大的面子。”

司機想了想,然後在旁邊直接說道。

孟偉聽到後點點頭,也是十分的高興,然後大笑了一聲。

“你說的對,王越算個屁,他不就是有點錢嗎?”

孟偉說完後,直接向着會客廳裏走去。

他正在想等會兒見了王越,如何給王越一個下馬威。

這一次估計王越害怕了,所以想來找自己,求求自己放過他。

大廳兩側站的都是兩排美女,個個長相精緻,見到孟偉來了,對他們鞠了一躬,然後將他們迎接了進來。

“這王越倒是挺識相的,還知道挑地方。”

孟偉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會客廳裏十分的喧鬧,當孟偉擡起頭看去的時候,直接臉色大變。

因爲他看到會客廳裏坐的人都是濱海市的大佬,玉石界的許天,地產大亨,還有女首富杜小鳳,甚至是經常在財經雜誌上碰到的朱志勇。

這些人的財富加起來在濱海市幾乎佔了一大半。

孟偉直接傻眼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切,都不知道自己來這裏是做什麼的了。

旁邊的司機下意識的小聲說了一聲。

“孟總,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種地方可不是我們那來的。”

孟偉聽到後咳嗽了一聲,他也有點害怕。

要知道在這裏來的人可個個都是大佬,自己可得罪不起啊,儘管他心裏面有點心虛,但還是小聲說道。

“應該就是這裏了,沒錯的,我們進去吧。”

孟偉剛進去,所有的大佬直接將目光看向了他。

隨後看到孟偉只是個普通人後,便不再注意他了。


這時,門口傳來一個聲音,顯得有些憤怒。


蘇海從外面走了進來,大踏步走到魯達宇跟前,氣勢十足。

跟魯達宇以前印象當中的蘇海完全判若兩人。

蘇海兩隻眼睛緊緊盯着魯達宇,看的魯達宇不由得有些心慌。

蘇海堅定的說道,“凌羽楓是我的女婿,就是我的家人。你算什麼?你纔是外人吧!”

魯達宇萬萬沒想到蘇海現在變得如此強勢,一臉尷尬的笑了笑說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沒有那麼想。”

魯達宇以爲,蘇海肯定是誤會他剛纔的話,是看不起他們家,其實並不是,他現在根本不敢看不起蘇家。

他只是覺得,蘇氏公司的事情還輪不到一個上門女婿來指指點點。

蘇海哼了一聲,問道,“誤會?那你告訴我,誰是外人?”

現場的氣氛,突然變得緊張。

這些人都沒有見過蘇海發火。

在他們的印象中,蘇海一直都是一個很軟弱的人,見人都老客氣了,哪裏敢說重話。

什麼時候蘇海竟然像換了一個人?

魯達宇尷尬着笑道,“我是說,蘇氏公司現在畢竟是東海市第一大集團,公司的事情肯定是需要領導來決定的,當然是你和蘇妲己了。”

魯達宇準備求他們讓自己兒子進蘇氏公司上班,說話都不敢大聲。

看到蘇海不說話,魯達宇又說道,“凌羽楓剛纔說他也沒有在蘇氏公司上班,蘇氏公司的事,肯定跟他沒關係了。”

隨後轉過頭,看着凌羽楓說道:“凌羽楓,姨夫剛纔也是沒有多想,就說出了那樣的話,你千萬不要多心。”

凌羽楓笑了笑,並沒有迴應。

魯達宇剛纔說的那麼明確,是個人都能夠看出來,魯達宇臉上的不屑。

但凌羽楓對這種人物根本不會放在眼裏。

蘇海瞪着魯達宇說道:“魯達宇,記住我的話,凌羽楓是我家的人,我不允許任何人說他。”

魯達宇趕緊點着頭,笑着說道,“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那麼說了。”

魯達宇心中卻以爲,蘇海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有了錢,當然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可。

他只不過是剛好撞到槍口上,讓蘇海有機會裝腔作勢,把以前丟掉的面子,找回來。

這樣一來,不僅找回了面子,還讓凌羽楓對他很感激。

果然,做了大生意,手段都不一樣了。

魯達宇是在單位上班,單位裏各種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他已經見怪不怪。

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蘇海也想象成是那樣的人。

老太太這時候說道,“都不要吵啦,一家人有什麼好吵的。”

蘇海此時的表情才變得緩和了一點,對老太太說道:“媽,對不起,我剛纔有些衝動了。”

然後給了凌羽楓一個顏色,希望他還不要在意這些。

凌羽楓微微點了點頭,他纔不會在意這些呢。

李文淑眼珠子轉了轉。

人都已經到齊了,正好話題也說到了招聘上,此時如果不提讓兒子進蘇氏公司,更待何時?

李文淑笑着說道,“蘇海,你是蘇氏集團的董事長,很多事情都是由你做主吧?”

蘇海看了李文淑一眼,他對李文淑一向都沒好感,沒有說話。 李文淑繼續問道:“不知道蘇氏公司招聘這一方面,是不是也由你來管?”

蘇海說道,“我只管董事會,招聘工作,屬於人事部門。”

蘇海這時候跟李文傑夫妻打招呼,李文淑一直在問,蘇海顯得都有些不耐煩了。

李文淑此時一陣激動,蘇海可是管董事會的。

他兒子到蘇氏公司做經理,說不定也能進董事會。

看來這事要指望在蘇海身上了。

“妹夫,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李文淑之前還直呼蘇海的名字,現在直接換個稱呼,一臉笑意的說道,“我兒子魯小元是你看着長大的。小元,發什麼呆呢?見到姨父,還不問好?”

魯小元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

出於禮貌,蘇海點了點頭。

李文淑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也知道,現在好工作實在是太難找了,小元一直都有能力和才華,但是沒有一個好工作襯托,他都展示不出來。”

說到這裏,李文淑看了老太太一眼,繼續說道,“妹夫,蘇氏公司應該會有適合小元的職位吧?”

李文鳳終於說出了她的目的。

蘇海聽到這話,一陣冷笑,看了凌羽楓一眼,這才明白,魯達宇爲什麼剛纔會那麼說凌羽楓?

原來,他們家的伏筆埋在這裏,是要給他們兒子介紹工作。

凌羽楓一臉淡定,嘴角微微揚起。

李文鳳的目的,凌羽楓早就猜到了,他不擔心李文鳳能夠得逞。

尤其是在蘇海面前,蘇海絕對不會答應李文鳳的。

此前凌羽楓又跟李文淑說了公司的事情,算是打了預防針,李文淑也不會用裙帶關係。

蘇海看着李文鳳說道,“以小元的能力,你覺得什麼職位適合他?”

李文鳳夫妻一聽這話,滿臉堆笑。


蘇海這話的意思,難道不僅答應了,還可以自己挑職位嗎?

這也太順利了吧。

魯小元在一旁不由得嚥了口水。


蘇氏公司那可是東海第一大公司,全市待遇最好的公司,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經理,年薪也可以上百萬。

魯小元怎能不激動?

李文鳳興奮的說道,“咱們都是自家人,我又是文淑的姐姐,妲己做了蘇氏公司的總經理,我覺得以魯小元的能力,做個部門經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是不是,妹夫?”

李文傑在一旁一臉吃驚,直到這時,他纔想明白,李文鳳爲什麼一直慫恿老太太來參觀李文淑新家,原來這纔是她真正的目的。

而李文鳳竟然恬不知恥,開口就要部門經理,她怎麼能說得出來?

不過,就算李文傑心裏不爽,蘇海還沒有發話,他也不好說什麼。

蘇海皺了皺眉頭說道,“部門經理是不是太屈才了?”

李文鳳一聽這話,更加興奮,難道真的打算讓魯小元進入董事會嗎?

沒想到蘇海現在變成有錢人了,還是像以前那麼好說話。

魯達宇不由得問道,“蘇氏公司經理之上的位置是什麼?”

蘇海淡淡的說道,“經理之上就是董事長,你看這樣好不好?這個董事長的位置就讓你們兒子來做。正好我最近也累了,想退休了。”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李文鳳是猶如一道驚雷劈到了腦袋上,心中開心得不得了。

想到她兒子要坐到蘇氏公司董事長的位置,那可真是光宗耀祖啊。

不過很快她就疑惑的說道,“妹夫啊,你說的是真的嗎?沒有跟我開玩笑吧?”

蘇海輕哼一聲說道,“如果你不跟我開玩笑的話,我也不會跟你開玩笑的。”

李文鳳連她兒子有多大本事,都不知道嗎?

以她兒子的能力,根本連蘇氏公司的門檻都進不去。

還想要當經理,蘇氏公司是他們家開的?

可笑之極!

李文鳳一臉尷尬,才明白她高興的太早了,皺着眉頭說道,“蘇海,你看你這話說的,小元再怎麼說也是自家人,你不幫自家人,難道還想幫着外人嗎?再說了,小元確實能力很強,如果能在蘇氏公司上班,那是蘇氏公司的一大幸事。”

蘇海忍不住笑了起來,李文鳳哪來的自信說出這樣的話?

凌羽楓感到一陣無語,他覺得李文鳳這個人已經毫無底線了。

李文傑夫妻瞪大了眼睛,就像是第一次看到李文鳳一樣,他們萬萬沒想到李文鳳竟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當年李文淑家處在低谷的時候,李文鳳不僅不幫襯,還總是說李文淑的壞話,當然把蘇海也連帶上了。

現在倒好,有事要求蘇海,馬上嘴上說是一家人,當年怎麼不說是一家人呢?

魯達宇似乎有些不滿的說道,“蘇海,文鳳說的對,她是文淑的親姐姐,小元更加是你的親外甥,你這個做舅舅的,難道就不幫自己外甥嗎?魯小元的能力我們都看在眼裏,他做蘇氏公司的經理,絕對綽綽有餘。”

蘇海一臉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好了,這個事情別跟我說,想到蘇氏公司上班就按照正常的流程來,投簡歷,然後面試,如果他的能力真的可以,我想公司會招聘他的,想要進公司就只有這一個方法。走後門的事,你們別想了。”


李文鳳一聽這話,馬上着急了,瞪着蘇海說:“蘇海,你太過分了,你就這麼對自家人嗎?”

李文鳳知道,如果真的按照正常的流程去走,魯小元是絕對不可能被蘇氏公司錄取上的。

如果魯小元能夠靠自己的能力進入蘇氏公司,她也不需要費盡周折的慫恿老太太來參觀李文淑新家了。

一想到這裏,李文鳳馬上來到老太太跟前,說道:“媽,你看看他是什麼樣子,也不幫自家人,又不是什麼重大的事情,蘇氏公司本來就是他們的,讓自己的外甥進去做一個經理。還不是他們一句話的事。連這個忙都不幫,他們根本沒有把媽放在眼裏啊。”

蘇海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本來就看不慣李文鳳,可他沒想到李文鳳會無恥到這種地步,臉皮都不要了。 老太太沒有辦法,只好看着蘇海說:“蘇海,公司現在不缺人嗎?如果缺人的話,你就把你外甥安排進去。”

蘇海堅定的說道:“媽,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公司一直都有規章制度的,如果走後門行得通的話,蘇氏公司也不會成爲東海市第一大公司。”

李文鳳急了眼說:“蘇海,你太過分了,這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這麼小氣,行啦,這事我跟文淑說。”

李文淑剛好炒完了菜,從廚房裏面出來。

看到現場大家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對勁,而蘇海更是在生氣,李文淑的心不由得抖了一下。

他就知道,李文鳳一來,準沒好事。

“文淑,我跟你說,小元可是你從小看着長大的,以前天天跟到你後面喊你二姨,你看看他,現在也這麼大了,一直沒有找到好的工作,正好蘇海不是蘇氏公司的董事長嗎?我就跟他說把小元安排進去,他竟然翻臉了,我可是你親姐姐啊,小元可是你親外甥,你們不能這麼無情吧?”

說到這裏李文鳳似乎顯得很委屈,“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很照顧你,你心裏也很清楚,現在你們家有出息了,就要過河拆橋,忘恩負義嗎?”

蘇海臉色一沉說道,“請你注意你的用詞,忘恩負義這個詞,你怎麼好意思說出來?”


緊著老者把逍遙皓天代入一間房間,掏出一塊玉石,玉石上雕龍刻鳳,做工十分的精細。


「好了。」老者遞上玉石。

「謝謝長老。」逍遙皓天恭敬行了一禮,隨後問道:「長老,不知我現在可不可以去功德殿接任務?」

「當然可以。」老者回答一聲,淡淡一笑,道:「你才武帝八階的實力,內門功德殿的任務不比外門,都是十分危險,我勸你還是去領取一些丹藥,去住所好好修鍊,突破武帝九階再去做任務也不遲。」

老者的關心,逍遙皓天心中暗暗感動,恭敬一聲,道:「謝謝長老,弟子明白。」

「去吧!」老者揮了揮手,心中卻是把逍遙皓天的心思看個通透,搖頭苦笑一聲,「或許下次就見不到他咯。」

內門功德殿。

光是發布任務的地方就分為兩層。

第一層是普通任務,難度係數相對較低一點,可相對與外門任務來說,卻是高出幾個層次。

第二層是一些特殊任務,危險係數較高,這些任務除了獎勵獎勵點外,還會有些物質上的獎勵,或是靈器,或是丹藥。

特殊任務,危險極高。

逍遙皓天走進功德殿內,周圍人頭攢動,個個實力精湛,修為高深,隨便一個都是武帝九階巔峰,武氣極為深厚。

逍遙皓天,出現在功德殿中,立即吸引不少人的眼球。

「武帝八階?」

眾人議論紛紛,對逍遙皓天的現在有著不解,不屑,嘲諷意味。

「逍遙皓天?」

人群中一道聲音傳來,不少人朝他望去,張寶。

「張兄。」逍遙皓天略有吃驚,輕輕一笑走了上去。

「他就是逍遙皓天?」

「逍遙皓天!!!」

忽然,一道沉厚的聲音暴然響起,渾厚的聲音帶著爆炸性的力量,武氣修為極其高深,聲音傳出,讓人心神巨震。

眾人齊刷刷的朝他望去。

王法,武尊三階,深得正氣門少主愛戴,修鍊至陰神功, 公訴先鋒 ,不敢接近半分。

張寶的一句『逍遙皓天』對王法來說如同炸雷,頓時怒火油然而生,陰邪之氣洶湧而出,整個功德殿內溫度急降,不少弟子臉色蒼白,冷汗直冒。

殺氣,濃烈的殺氣襲上心頭。

逍遙皓天眉色一皺,體內鎮壓一切邪惡之氣的逍遙訣悄然運起,看著王法,心中一怔,依然明白,小心戒備起來。

真要動手,恐怕十個他也不是王法的對手。

「王法,你想幹什麼?這裡可是功德殿,難道你想動手不成?」張寶一步踏出,走到逍遙皓天身邊,望著王法大喝一聲。

此時,他的內心也是巨震無比。

張寶不過是武帝九階,豈會是王法的對手?武尊神力的精神威壓令他極其難受。

周圍不少人都是如此。

逍遙皓天臉色微微蒼白,體內逍遙決不斷加持固守心神,卻還是無法抵抗王法的精神威壓,極其討厭的感覺。

臉上的肌肉輕輕抽動,逍遙皓天怒火萬丈。

丹田內,磅礴的武氣不斷運起,除了護住心神外,逍遙皓天根本無法騰出多餘的力量。

武尊三階,對他來說太強大了。

淳厚的怒喝聲,猛然響起,「放肆!」

『放肆』二字天威碾壓一般,瞬間把王法逼退數步。

勁風吹過,一名長袍青衫,臉色鐵青的中年漢子出現在功德殿內,雙目怒睜,精光四射,逍遙皓天猛然一怔,他居然感應不到。

這是第二次,上一次是聖女。

他的修為究竟高到什麼程度,還是他根本就是神化化身?

逍遙皓天心中一沉,立刻退到一邊,靜觀其變。

王法臉色一變,怒火未減,不過武尊神力威壓卻悄然收起,淡淡道:「杜長老,正氣門的事情你最好別插手。」

一字一句,氣息濃烈,面對功德殿的大長老杜威,王法語氣帶著威脅,氣勢十分霸道。

杜威臉色一沉,兩眼一緊,滂湃力量咆哮而出,瞬間把王法壓倒在地,「敢在功德殿動手,信不信老夫一招滅了你。」

武尊巔峰人物,強悍無比。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04章步步危機!!

王法在他面前根本沒有反手的餘地,逍遙皓天心中悸動萬分,對強大力量再次無比的渴望。

王法被壓倒在地,氣勢不減,大呼一聲,「有種你就把老子殺了,武尊的巔峰而已,老子不出百年定能超過你,到時候看我怎麼弄死你。」

「豈有此理。」杜威大怒一聲,雙手猛然一控,武尊神力衝天而起,瞬間形成巨大的武尊神力之海,磅礴的氣息捲起巨大波紋,滔天氣勢直接碾壓而下。

「轟隆隆……」

功德殿內,王法冷笑的看著杜威,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甚是得意。

在他身前,多出一人,應該是一道虛影。

虛影眉目清秀,俊朗無比,看起來不過二十齣頭,卻帶著一股君臨天下的王者氣息,看著杜威,淡淡道:「杜長老,看著我面子上,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此時,杜威臉色極其蒼白,臉上冷汗直冒,剛剛那擊完全沒虛影吞噬掉,那種力量超乎想象的強大。


「是,,,是,,,少主。」吐出這幾個字,杜威拼盡全力,心頭的壓迫超越一切,彷彿要是敢說半個『不』字,真身就要碾碎一般。

武鬼境界,他已經踏入武鬼境界了。

虛影淡淡一笑,冷冷的一眼瞥過逍遙皓天。

猛然之間,逍遙皓天差點跪了下來,意念直襲他的心神深處,強大的意念斬殺他體內一切武氣,此時,逍遙皓天心中顫抖起來。

「哼,你根本不配讓我出手。」

虛影冷冷一喝,那種藐視一切的眼神,逍遙皓天在他眼裡連螻蟻都算不上,那種不屑,藐視,讓逍遙皓天內心深處歇斯底里的吶喊,心中的恨意襲上心頭。


一念間,虛影一晃,消失在功德殿。

「正氣門少主!」

「哈哈……少主已經踏入武鬼境了。」

「老子記住你了,等著吧……」逍遙皓天臉上露出一抹邪惡的冷笑,心底濃濃的恨意令他突然冷靜下來!

正氣門少主實力很強。

超乎想象的強大, 異域農場

逍遙皓天對他來說,讓他出手的資格都沒有,赤裸裸的藐視。

壓力如巍峨大山,逍遙皓天內心沉寂下來,仇恨四起,兩眼格外有神,凝望著虛影消失的方向,拳頭緊握,冷冷道:「正氣門少主?等著老子,不把你乾死,老子名字倒著寫。」

「逍遙兄,你怎麼惹上他了?」張寶臉色也是蒼白,全身虛脫一般,剛剛王法的精神威壓對他造成的傷害著實不輕。

逍遙皓天苦笑一聲,沒有答話。

「逍遙皓天,暫且讓你多活幾日,你的命遲早是我的。」王法冷冷一笑,陰邪的笑意帶著濃烈的殺機。


逍遙皓天望著他,心中沒有任何懼怕,相反冷靜無比,波瀾不驚,不經意間,臉上出現一抹詭異的笑意。

王法心中一怔,眼神眯起。

隨後袖子一揮,化作一團黑影消失在功德殿內。

正氣門少主踏入武鬼境,他心中早已振奮無比,逍遙皓天遲早會死在他手上,也比急於一時,何況在功德殿殺人,執法堂追究起來,的確不好,雖然不怕,但卻沒必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半年之後就是內門弟子百強排名戰。

所有內門弟子都必須參加,那個時候殺了逍遙皓天,沒人有話可說。


王法離開后,功德殿恢復往常的喧囂,不少人都在議論逍遙皓天還能活幾天,得罪正氣門,在內門幾乎才寸步難行,現在正氣門少主歷寒踏入武鬼境,實力大增,正氣門的勢力必定跟著大漲。

武帝八階的逍遙皓天能活幾日,真不好說。

步步危機。

逍遙皓天心中卻是冷笑起來,看了一眼任務,隨後踏上二樓。

「逍遙皓天,二樓的任務極其危險,就算是武尊的高手也完成不了,要不要找些簡單的任務?」張寶立即跟了上去,解釋道,心中卻是暗暗焦急,逍遙皓天不會是傻了吧?

「武帝八階就想接二樓發布的任務,他是被嚇傻了嗎?」

「太不自量力了。」

「反正遲早是個死,乾脆接個危險點的任務,死在外面也好,哈哈……」

……

冷嘲熱諷, 一回眸 ,修鍊道途,步步危機,逆天而行,豈能整天懼怕危險?

如此之人,何來突破?

三千大道,道道通神,那條不是危機四伏,以命在博?

「張兄,我的修鍊與別人不一樣,一樓的任務對我修鍊沒任何幫助。」逍遙皓天說了句模稜兩可的話,卻也不與張寶道明。

張寶也沒多想,心中一沉,突然豪放一笑,「居然逍遙兄想要挑戰,我又何懼?修鍊道路本來就是險中求突破,我在武帝九階已經十多年了,無法突破必定是機緣未到,與其墨守成規的修鍊,不如險中求富貴,博一把。」

能說出這樣一番話,逍遙皓天心中卻是一驚,立即道:「好!」

功德殿二樓弟子要比一樓少的多,但實力都在武尊。

看著逍遙皓天二人踏進來,不少人臉色一驚,卻沒多說什麼。

武尊的人與武帝境的弟子心境完全是兩個樣子。

逍遙皓天默默的看著任務,看了一陣,隨後鎖定『北海異域』任務。

隨後走到接任務的地方,道:「北海異域。」

聲音不大,周圍不少人卻是大驚,『北海異域』任務的兇險程度能排進前三,極為兇險,九死一生。

『北海異域』任務是天工殿主沈莉發布,她是天機宗內唯一煉器宗師,傳言她要藉助『北海異域』煉出絕世神劍,能劃開天地之力的神器。

北海,海中凶獸,魔獸不計其數,遠比級北之地要險上數倍,而且人煙罕跡,萬里之內都難見一人,完全是凶獸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