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19(未完待續) 焚茵在蘊之的栽培之下,從一個普通的少女,短短時間,已經修鍊到了鍊氣期十二層,馬上就要築基了。一種之上,遇到可以幫助的人或事,幾乎都是由焚茵出手,那標誌性的『假面』,讓這個漂亮面具下的女孩子找到了不一樣的人生。這種從一個被大家嘲笑譏諷的醜女,到被大家感謝景仰的角色轉變,也使得焚茵的心裡走出了陰暗,充滿了陽光!

蘊之在到黑狼谷還有一千里的距離時,停了下來,他問焚茵:「徒兒,你覺得自己最近的心情如何?」

焚茵說道:「這是我自從被燒傷之後,最開心的一段時間,能幫助到別人,被人愛戴,自己也覺得自己變得有價值了!」

蘊之微笑說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從痛苦之中走上修仙的道路,了解那些有需要的人,多麼希望能有奇迹,多麼希望能有那麼一點點的陽光擠進自己陰暗的世界。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在陽光之下,可能因為家世,環境,際遇,造成了不同的人生,有時候可能會性格變得扭曲、極端、任性,但是只有心中有『善』,一切就可以變好,我們要做的,就是給那些人希望,給他們陽光,然後讓他們再去解放別人心中的陰影!」

焚茵說道:「遵師命,我一定把自己心中的陽光,照亮那些有需要人的心中!」

蘊之說:「好!這裡就是築基的好地方,沒有人打擾,我為你護法,你就在這裡築基吧!」

說完了,蘊之拿出了一顆築基丹遞給了焚茵。

築基丹,讓蘊之想起當年,蘊之築基的時候,還是自己剛剛飛升到天雲殘界,新仙人府的小姐木萱為了種仙草解自己身上的詛咒,自己當花匠才拿到的,時光飛逝,轉眼自己都已經快要凝結金丹了,而天雲殘界,也變得不知道怎麼樣了。天雲宗還好嗎?矮人族還好嗎?彩兒在另一個界面,還好嗎?

焚茵的築基非常順利,只用了短短的兩天時間就成功了,在蘊之『蘊靈丹』的輔助下,境界也鞏固了。

焚茵築基完成後,還是給蘊之跪下磕了三個頭,表示弟子的感謝,築基修士,在這『丘』星,也已經算是可以了,除了一些隱藏起來的強者,明面上的人,多數都是築基期的修士。焚茵如果到任何一個門派,都可以混個外門長老了。

蘊之說道:「現在你和為師,我們去黑狼谷吧,讓我們看看黑狼谷的頭狼到底是誰?」

萬惡,在黑狼谷的深谷之中,養傷,自從上次在雙魚星宮分部的開業大典之上,被蘊之的鬼仆天行雲,以虎魂的形式咬了一口之後,他的神魂,就受到了很大的損傷,他心裡恨蘊之,怎麼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魂力這麼強。

一名執事,荒亂的跑到萬惡療傷的地方,說:「不好了,副谷主!外面有人打進來了!」

萬惡立即嚴肅起來,說道:「多少人,什麼修為?」

那名執事說道:「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都是築基期!「

萬惡罵了一句執事:」你跟我開玩笑呢?就兩個築基期,也闖我黑狼谷,你們都是透明的呀?「

那名執事說道:」那個男的戰力太強了,恐怕比副谷主您還強,您趕快去看看吧!「

萬惡又罵了一句,但也知道一定是遇到硬茬子了,否則這名執事也不敢打擾自己。

黑狼谷,在狼群的叫聲之中,顯得有些恐怖,可是在蘊之的眼裡,這就是一個小狗窩,完全沒有威脅,他領著焚茵一路打進來,一方面是要讓黑狼谷的大人物出來,省著費話,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焚茵一個鍛煉的機會,焚茵剛剛築基成功,雖說實力有了,可是這並不能代表戰力,只有實戰,才會讓一個人強大起來,而且像蘊之這種以『善』為道的思想,不可能隨便找人為自己的徒弟煉手,那麼這個黑狼谷這個惹過自己,同時又是公認的邪惡勢力,自然就成為了最好的選擇,這也是蘊之為什麼,一路不緊不慢的走,而是讓焚茵在一路修行到築基成功后,才來這裡的原因.

焚茵的表現,讓蘊之非常滿意,這個經歷過痛苦的女孩子,有著一顆強大的內心,對於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她溫柔,耐心。對待黑狼谷的狼和惡人,她表現出自己敢於出頭打硬仗的一面,雖然有蘊之給她撐腰,可是一個從來沒有打過仗的人來說,心理上多數是有障礙的。

焚茵最開始對付的一條狼,相當於人類的鍊氣期十層的惡狼。焚茵被這隻狼上竄下跳的咬、抓,搞得手忙腳亂,可是在蘊之提醒她靜心守一,等待時機后。焚茵很快的進入了戰鬥模式,她畢竟是築基期的實力,對方的一舉一動,在她的眼中並沒有那麼快,而且她的力量,也不是對方能擋得了的。

瞧准了一個惡狼跳起的時機,一腳踢在惡狼的肚子上,被踢飛了出去。一擊得手之後,焚茵心理上的第一關就算是過了,接下來狼的攻擊,蘊之都控制著讓惡狼一點點的增多,過到焚茵那裡,焚茵也在戰鬥之中,越打,動作越快,七、八隻惡狼同時攻擊,都不會再有荒亂了。

這時蘊之試著,讓黑狼谷的一些小頭目過去,為焚茵煉手!

那些小頭目,開始看到只有兩個人找上門,根本沒當回事,隨便派一些惡狼上去,可是發現對方實力很強,就在焚茵幹掉第一隻惡狼后,已經有兩名築基期的小頭目和蘊之對上了,可是蘊之一拳一腳,就給打翻在地。又上來了一名築基後期的執事,被蘊之也是一招打倒,蘊之沒有下殺手,全部都只是打暈或者打到不能動。

看到蘊之這麼厲害,已經沒有人再過來,雖然黑狼谷里都是窮凶極惡之徒,殺人越貨,家長便飯,可是那是他們在實力強過對方很多的情況下,他們很兇,很惡。

遇到蘊之這樣的強者,他們同樣表現出人性之中脆弱的一面。一名執事去找萬惡,其他的人就與蘊之對峙,蘊之不打,他們也沒人動手。

所以場面上只有焚茵一人,開始與惡狼戰鬥,可是惡狼被焚茵打飛十幾隻后,惡狼也不再上了,狼也是有智慧的,打不過他們也不是瘋狗,他們也知道退下去。

這時蘊之向前一步,指著黑狼谷其中一名同樣剛剛築基初期的小頭目說道:」你去和我徒兒打,用點心!打得好,我放你走!」

那些與蘊之對峙的黑狼谷眾人,不是不想打,也不是不想退,只是他們被蘊之的氣勢鎖定在那裡,他們沒法動,這時被叫到的小頭目,一臉的哭傷說:「那我是贏了好,還是輸了好呢?」

蘊之說:「你自己看著辦?」

然後蘊之又叮囑了焚茵幾句,那名小頭目也不知道該贏還是該輸,就硬著頭皮和焚茵交手,開始焚茵的招式雖然很熟,但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和狼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有時候人的想法很突然。實戰之中,通常都是不能讓對方猜透自己下一招的落點。這就是智慧的較量。當然實力很重要,如果你一拳能打死對方,對方卻傷不了你。那麼也不需要什麼智慧,穩贏!

蘊之選的這個小頭目,和焚茵的境界一樣,但是實戰經驗要強很多,焚茵當然不是對手,可是那個小頭目不敢下殺手呀,所以兩個人就一直纏鬥,焚茵越來越熟悉與人的戰鬥,而對方則是從一開始的輕鬆,變得越來越認真,一柱香過去后,兩個人就已經打得勢均力敵了。

這時萬惡已經趕到了蘊之站著的地方,看到蘊之他的腦袋,嗡一下子就大了,這個人怎麼追到這裡了?而且看上去境界有所提高了,隱隱的有要凝結金丹的威壓。

萬惡也不管小頭目和焚茵的戰鬥,對著蘊之抱拳說道:「駐守者蘊之道友,怎麼有興趣到我黑狼谷來呀!」

蘊之說道:」抓你!「

也不等萬惡反應過來,蘊之就已經出手了,這一次蘊之沒有讓鬼仆出來,他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荒獸血脈的力量一下子噴涌而出,萬惡想走,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對拼一拳,可是來自血脈上的差距,雖然萬惡是金丹初期,可是面對蘊之依舊沒有半點機會。被蘊之一拳擊在丹田之上,震碎了金丹,廢了仙基。

萬惡吐出了一口鮮血道:」你好狠!「

蘊之說道:」對待惡人,我從不手軟!何況你是萬惡。「

黑狼谷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傻了,這也太強了。副谷主有多兇殘,多強大,別人不知道他們是知道的,可是就一招就被打殘了。

那些人想跑,可是蘊之說了一句話,他們都沒有動。:」誰跑我就廢了誰!「

就在這時和焚茵對打的小頭目,看到萬惡被打到吐血,一個分心,被焚茵抓到機會,一腳踢飛。

蘊之很滿意的對那個小頭目說道:」你可以走了,但是不可以再以作惡了,如果被我發現,就是你的死期!「

那個小頭目以修道之心發誓,將來決不再作惡,就連滾帶爬的跑了。

那些站著沒動的黑狼谷眾人,都在等蘊之的意思。

蘊之看到黑狼谷足足有三百多人,每一個都有築基期的實力,還有幾名執事是築基後期,難怪黑狼谷有底氣明目張胆的作惡,沒人敢管,這實力很強呀!

蘊之說道:」黑狼谷,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了,我給你們選擇的機會,你們可以跟著我,也可以離開我,離開這裡,需要你們排隊,我徒弟每天和你們之中一位實力差不多的人對煉,得到我徒弟的認可,就可以發誓走了。這要求不過份吧!「

那些黑狼谷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說:」這也太強了,這是什麼人,找我們整個黑狼谷的人給徒弟煉手,這要是傳出去,絕對讓我們沒臉見人了!「

還有的說:」你沒聽見那人說了嗎?人家只要我們發誓,然後好好陪煉后就可以走了,這還不滿意呀,當年我們到別人地盤上,可沒這麼好說話過!「

蘊之隨手扔出了一個法陣,將黑狼谷方圓百里封閉起來,說:」今天開始,黑狼谷就封山了,每天最多陪煉一人,可以出山。你們都把自己的實力排好,由低到高!「

蘊之叫出其中一位看上去實力最強的人說:」你今天開始就是這裡的副谷主了,怎麼安排與我徒弟陪煉的人,由你做主。如果你表現的好,在你和我徒弟煉完之後,我可以送你一顆極品晶石!現在帶我去,你們黑狼谷的庫房吧!「

這名叫做百達的黑狼谷築基顛峰的強者,就成了蘊之在黑狼谷的助手。

2016-6-19(未完待續) 什麼叫囂張?

囂張就是走到哪裡,就是那裡的老大,沒有人敢『支愣毛』(某地區的方言,就是說不服!)!

雙魚星宮在『丘』星的地位,原本就應該是受萬人仰望,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的變成了平等的地位,再後來,竟然有肖小之輩敢收雙魚星宮駐守者的保護費。一個七品宗門的分宮駐守者,傳到星宿天河,不讓別人笑話死!

可是這種局面,竟然持續了有一段時間。

要不是這『丘』星上,資源真的少得可憐,連駐守者都需要星宮支持修鍊晶石,沒有任何油水可撈,那輪得著這些小小二品宗門的修士,反了天!

一切也都是機緣,如果不是蘊之實力太差,雙魚星宮的人不重視,也不會把蘊之發配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當一個駐守者,說穿了,就是一個『更夫!』,『打京的!看門的!別整顆星球都被人佔領自己還不知道,就是這麼一個角色!

可是這也給了蘊之自由成長的機會,蘊之的修仙之路,本來就與大多數的世家子弟不一樣,從來他都沒有安部就班的修鍊過,都是在被各種事情推著他在修仙的路上前進。在『丘』星這種實力普便偏低,比較接近與自己的那個凡人界的地方,蘊之更能夠推廣他的『善』法。

有時候蘊之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所謂的『善』,不過是強者對於弱者的施捨……。只不過這種施捨,不是那種居高臨下,而是讓得到幫助的人,感覺到舒服一點的平等。

試想一下,你沒有愛,你憑什麼去關愛他人?

你沒有錢,你怎麼去捐款?

你缺少的東西,就從不會給予任何?就算是給了別人,你也是需要很多的糾結,最後痛苦的做出一個決定!

所以蘊之想要推行自己的『善法』!必須要有這麼一個環境,那就是蘊之自己是這個環境中的最強者。『丘』星就給了蘊之這個可以一展自己理想抱負的土壤。

」除惡,即為行善!「

這也是對於善的另一種理解!因為總有那麼多的惡人,喜歡欺負別人,霸佔別人的土地,強搶別人的媳婦,很多人的不幸,不是自己搞得,而是因為正巧趕上自己身邊就有這麼個惡人,你想躲也躲不掉,最後就不斷的被蹂踏。要想解決這些人的不幸,去做一些善事,幫助有困難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那個讓他們痛苦的惡人給幹掉!

或者驅逐,或者收押!當然如果這個惡人的實力很強,或者在明面上有著顯赫的地位,如果誰也動不了,那麼就只能起役了,推翻他的政權。換一下統治者,其實改朝換代,也就是這麼點事兒。

所以有人說』行善,不殺生!「

可是如果留下這個惡人,這個惡人再去殘害無數的無辜百姓,那個這個惡人,你殺還是不殺,不殺這一個惡人,你就等於殺了無數的好人!

所以蘊之在對待黑狼谷的這些專門搶劫散修財物的惡人時,並沒有一昧的愚善,該殺的時候不手軟,但同樣也是能不殺就不殺。

並且還不能浪費這些無形的『陪煉』資源。(現在不論學什麼找個陪煉,多貴呀)

黑狼谷萬惡被蘊之關了起來,然後由百達負責安排人,為焚茵陪煉。開始的時候,有一些人還會有些不滿的情緒,畢竟從心情上來說,自己這些堂堂的惡霸,讓一個正派的人給嚇住了,心裡上的坎有些說不過去,還有幾個就想寧可死,也不屈服。

可是在蘊之的強硬手段,直接將這幾個不怕死的人,徒手捏爆后,其他人,再看蘊之的眼神,就是深深的恐懼了,徒手就把築基期的修士捏爆,這說明擁有的根本就不是同階修士中,『人』的力量。那得是非常強大的『荒獸』才擁有的力量。

在打了一棒子后,蘊之又給剩下的人吃了一顆甜棗。

蘊之要講道,傳播道法!

道法,這種東西,從來都是『法不輕傳』!每一個門派的修鍊功法,都是絕對保密的,只有別人不會,自己的才叫『絕學』。所以修仙者,往往都把自己的功法,不傳給別人,就算是傳給弟子,也要讓弟子發下誓言,不能傳給他人。所以任何一門功法,都是無價的!

雖然蘊之講得是道法,但是這個道法里,也蘊藏著修鍊的一些經驗,所以這等於是『免費培訓!』

黑狼谷的人,自然都感覺自己佔便宜了,所以大家,都安心下來,不再因為百達,把誰排在前邊陪煉,而心有怨言。

在蘊之講法之後,漸漸的有人在輪到與焚茵陪煉過後,明明只要發下不再作惡的誓言,就可以自由下山的人,竟然主動要求繼續留在黑狼谷,一方面要再聽蘊之講道,另外一方面,他覺得知道除了會做惡人以外,其他的什麼都不會,如果不能作惡,離開黑狼谷,他會找不到自己的位子,所以在說明這些原因后,自願成為蘊之的門人和跟隨者。

蘊之的『善法』在黑狼谷的眾人之中,一點一滴的滲透進每一個人的心田,種下了一顆善良的種子,蘊之有時間還會指點一下自願當追隨者的門徒,使得這些人也經常與焚茵切磋。

焚茵在一年之中,不斷的進步,進步的速度,讓那些陪煉者,都感覺到了恐怖。焚茵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有修鍊的天賦。特別是戰鬥力方面表現出來的。

蘊之告訴焚茵,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焚茵從小因為一直在別人的嘲笑之中生活,所以她總是希望自己做事情做到最好,別人就不會在意她的長相了,所以她就在無形之中養成了這種習慣。在蘊之收下焚茵做弟子后,焚茵也同樣希望自己可以得到老師的認可,所以她更加倍的努力,這份努力對於焚茵來說,不覺得怎麼樣,因為再怎麼努力的辛苦,也比被別人嘲笑的那種心裡壓力輕鬆了太多。所以焚茵對自己的訓練,簡直就像是對待自己的仇人一樣,在這種魔鬼般的訓練之下,再加上蘊之提供的丹藥和對於修鍊上的指導,焚茵的進步,也是一份辛苦一份收穫!

蘊之,也沒有閑著,在吸收了六顆極品晶石的靈力之後,蘊之的人類基石有了凝結成丹的跡象。蘊之給東方無情傳音,說萬惡已經抓到后,東方無情,來到了黑狼谷,在見到蘊之以陪練的方式,訓練焚茵時,不由得贊了一句:「名師高徒!」

萬惡被東方無情接走時,東方無情把帶著的除了《論語,學而》的另外三枚《論語》玉簡借給了蘊之觀摩了三天。這三天,對於蘊之的凝結金丹,有了一份接引,彷彿帶著蘊之找到了一個方向一樣。

東方無情走後,一個月,蘊之宣布閉關,凝結金丹,黑狼谷的眾人,也都按部就班的陪煉。

2016-6-21(未完待續) 蘊之在黑狼谷的後山選了一塊幽靜之地,設下陣法,又放出了鬼仆天行云為其護法。然後把一些材料和丹藥拿了出來,放在了自己的近手之處。

蘊之對凝結金丹的理解,已經非常深刻,他在築基後期顛峰已經停留了很久,一直以來都在等一個契機,在讀了東方無情送來的三枚《論語》的玉簡之後,感覺自己血脈中的某種力量似乎要以某種特定的方式運轉,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形成了一個越轉轉快的氣漩,吸引著體內的靈力,不斷的匯聚。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星球原本只是一堆宇宙的灰塵可是在不斷旋轉的過程之中,吸收著周圍的其它宇宙物質進來,越來越大,轉得越來越快,吸引力也越來越強,把更遠的東西,吸收過來,直到達到了某一個『節點』。吸引力達到了極限時,原本的那一團宇宙灰塵在吸引力的作用下,不斷的匯聚凝實,各種物質在擠壓的過程之中,發光發熱,把一些不需要的雜誌排出,留下精華的部分,構築一個最為合理的造形,在達到極限時,形成了一『星辰的實體』。這時原本的狀態發生了改變,形成了星辰。

金丹的形成,就是這樣的一種過程,只不過這種過程是發生在修士的體內,而所謂的宇宙灰塵,就是在修士築基之後形成的靈力漩渦。

凝結金丹需要大量的靈力能量,蘊之把自己剩下的極品晶石全都拿了出來,開始了自己修仙之旅的一個重要過程『結丹』!

蘊之盤膝坐在晶石之上,能量不斷的被他吸入到體內,丹田的靈力旋渦不斷的加速旋轉,蘊之把一些丹藥吞入口中,充足的力量,提供了靈力旋渦起動的動力,在蘊之的意念之下,越轉越快。看似一動不動的蘊之,實則控制體內的靈力也是如履薄冰,非常的小心。

結丹雖然在星宿天河不算什麼,但是在這個缺乏資源的『丘』星之上,卻並不多見。黑狼谷上空開始出現雲層的凝聚,方圓千里的雲層以蘊之丹田靈力旋渦的運行方向,開始在天空之上流轉。其中心就是黑狼谷蘊之所在的閉關之地。

這種景象,自然被一些有心的修士看在眼裡,這麼大的天地異象,開始有人猜測,要麼是有寶物出世,要麼是有人要突破結丹。可是這要是結丹,這動靜未免也太大了吧。之前出現的結丹修士,通常都是山門之中方圓百里,最多的也就是三百里的範圍會產生雲層的匯聚。

這一千里的匯聚,要是結成了金丹,絕對是同級別中無敵的存在。因為越是吸引的天地元氣越多,就證明這位修實的實力越強,好比一個人吃一碗飯,力量就不會太大,可是一個人要是吃十碗飯,就算是個胖子,也應該會有力氣。

浩然宗密室之中的李浩玄,聽到了黑狼谷之中有人千里元氣結丹,他有些坐不住了,自己算是頂尖的天才,當年的結丹天地元氣的匯聚,也不過二百七十里左右。難道是那個雙魚星宮的駐守者?他心裡開始有了猜測。

不能讓他結丹成功,自己已經得罪了他,如果他結丹成功一定不會放過自己,黑狼谷的萬惡被蘊之交給東方無情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了,可是他還沒有想好,應該怎麼辦,就出現了這件事。他要趕在時間的前邊,讓這個雙魚星宮的駐守者結丹不成。

下定了決心,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從浩然宗的密室之中不見了,李浩玄以最快速度,飛往黑狼谷,一般的修士築基需要兩天到三天,結丹當年的李浩玄用了二十七天,以每天吸收十里的元氣進行的,這次千里的元氣,按李浩玄的推測,至少要三個月的時間,這個人才能結丹成功。

蘊之還是有些小瞧自己結丹的動靜了,結丹,一但開始,就不是自己能停下來的了,如果強行停下來,恐怕會毀了自己的築基,從此以後實力再也不能進步了。

蘊之雖然做了很多的準備,可是還是遠遠的不夠,那幾顆極品晶石,短短的三天,就已經被吸幹了,自己準備的靈藥也只維持了七天,這還是蘊之有著大量的蘊靈丹,以備不時之需,否則光靠他為結丹準備的丹藥,也只能堅持五天,可是這天空之中的天地元氣還足足有九百里的範圍,如果不能以自身的靈力強行吸收,天地靈氣不斷匯聚就會擠爆蘊之的身體。

蘊之的身體在發抖,為蘊之護法的天行雲,心裡也是著急,他已經把自己留下的幾顆三品妖獸內丹也都給蘊之服下了,可是這隻支持了兩天而矣。

鬼仆天行雲,不斷的嘆氣,心裡想:「這是要死的節奏呀!」

蘊之一動不動的等著天地靈氣一點點的注入。他也沒有辦法阻止,蘊之的這種狀態最多再撐三天,肯定是要爆體身亡的。

體內的荒獸血脈,突然開了閘門,蘊之本來只想讓人類血脈結丹,因為他的荒獸血脈,剛剛達到築基中期,可是這時已經沒有辦法再考慮,是不是能夠成功了,只要能把天地靈氣接下來,不撐爆身體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荒獸血脈的開啟,就像一個貪婪的黑洞,天空之中的天地元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這實在是不可想像的,那些這十幾天聚集而來的修士,不約而同的感覺到彼此眼中的恐怖,都在心想:這是人類修士能有的吸收速度嗎?

荒獸血脈開啟三天之後,方圓千里的天地靈氣,只剩下了不到三百里,這簡直就是創下了有始以來吸收天地元氣的紀錄。

李浩玄也終於趕到了黑狼谷,看到了這天地元氣,不由得皺著眉頭。

他不管那麼多修士的注視,直接一頭闖進了黑狼谷,蘊之設下的陣法,只是一陣波動,就被李浩玄擊穿了,那些看熱鬧的修士,頓時來了興趣,這絕對是死敵,在別人突破的時候,出手干擾。這仇,就沒解。

有的修士只看到一道黑影,有的眼力好的卻看到來的人的模樣,李浩玄一百多年就已經隱退了,知道的人很多,見過的人卻很少。

黑狼谷中焚茵,也同樣看到有人撞進了黑狼谷,可以她的實力根本都沒有看清,李浩玄就來到了蘊之的閉關之地。

李浩玄打的主意,就是不管是什麼人,都要破壞掉這次結丹,那怕這個人不是自己猜測的雙魚星宮駐守者,因為他有一點點的預感,自己好像將有一個大劫,就在不遠的時間,而這個劫數就和這個結丹的人有關!

2016-6-23(未完待續) 黑狼谷,因為蘊之的千里結丹,已經成為了整個『丘』星之上的焦點,很多修仙者,都想見證一位強者的誕生,當然也有想看笑話的,誰都知道天地元氣的範圍越大,想要結丹成功的機率就越小。

蘊之的荒獸血脈,已經從築基中期迅速的突破到了築基後期,還有三百里的天地元氣,很難讓蘊之的荒獸血脈與人類血脈一起完成結丹。如果不能同時完成結丹,那麼之前荒獸血脈吸收的那些天地元氣,就會被浪費了。蘊之正在思考該怎麼才能讓自己的荒獸血脈有足夠的能量一舉突破。

蘊之雖然不能動,但是他的感知籠罩在方圓的千里範圍之內,從李浩玄出現的那一刻,蘊之就知道他是誰了。當李浩玄來到了蘊之閉關的陣法前。

鬼仆天行雲,變身為淡金色的鬼王骷髏,向李浩玄張開了大嘴,李浩玄當初從萬惡嘴裡已經知道雙魚星宮的駐守者蘊之善長靈魂攻擊,所以他早早的把就一件降魔傘放在了手裡。這件降魔傘不是凡品,是他在很久以前在一個神秘之地得到的,他雖然不知道品級,但是他一直覺得這可能是六品、七品宗門的鎮山之寶,因為無論他怎麼樣的攻擊,這把降魔傘都不會有任何損壞。他只能用降魔傘之中的一小部分功能,最有效的就是只要站在這降魔傘下,就能阻擋任何形式的靈魂攻擊。

所以鬼仆天行雲,在發動攻擊時,看到了這黑衣人手中的降魔傘,就知道不妙,連忙躲得遠遠的,天行雲發現,只要接近這把降魔傘三尺範圍,就有一種無形的吸力,在撕扯他進入降魔傘內。

李浩玄,哈哈大笑說道:「小小鬼仆,也敢造次,待我毀了此人的結丹,就收了你!」

李浩玄降魔傘在手,絲毫不怕天行雲的偷襲。

蘊之布下的陣法,對他也沒有絲毫阻擋,當他看到蘊之身前無數的極品晶石,無數的丹藥,都被吸幹了能量,化為了灰粉,他就心痛,這麼多的好東西,都讓這個年輕人浪費了。如果給自己,自己可能會突破了結丹中期。

看到蘊之小心控制吸收著天地元氣,他不僅又有一絲快感,無論怎麼樣的天才,死在修仙路上了,就不會成為真正的強者。

李浩玄不再多想,直接一拳擊在蘊之丹田之處,他很有經驗,但凡結丹者,只要天地元氣沒有吸收完,就沒法動彈半步,而且明明知道有人要對自己不利,也只能任由對方施為,結丹的重點就是在丹田之上,如果被人擊毀了丹田,那麼天地元氣就會因為無法控制,而直接爆體。

蘊之也明白,只是他沒有辦法阻止,如果李浩玄沒有降魔傘,在這個『丘』星之上,應該沒有人會是鬼仆天行雲的對手,所以蘊之才敢這麼大膽的在黑狼谷結丹。

可是沒有想到李浩玄竟然有如此寶貝。蘊之只有等著金丹被毀爆體身亡的份了。

可是就在李浩玄的拳頭,擊在蘊之的丹田之上時,一種從來沒有舒服感覺瞬間充滿了蘊之的身體。那種大力的衝擊,正好把荒獸血脈和人族血脈的交匯處擊塌。

2016-6-25(未完待續) 蘊之在李浩玄一拳擊在丹田之後,整個築基的道台全部塌陷,天空中還有三百里的靈氣,被蘊之自身丹田中的靈氣漩渦直接以極快的吸力,如長鯨吸水一樣,進入了蘊之的體內。

李浩玄的拳頭彷彿粘在了蘊之的丹田之上一樣,根本動彈不了,這還不是讓李浩玄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那隻拳頭,像一根中空的導管一樣,把蘊之體內一時之間承受不了的天地靈氣,全部導入了李浩玄的身體之中,而李浩玄體內的金丹,只能猛勁兒的轉,把天空中的天地靈氣轉化成自身可以控制的靈力,但是這些經過轉化了的靈力又通過李浩玄的拳頭上的經脈,重新注入到蘊之已經塌陷的丹田靈力漩渦之中。

李浩玄成了蘊之吸收這最後三百里天地靈氣的天然緩衝帶。而吸入的天地靈氣經過李浩玄的金丹轉化,變得更加的精凝,還帶著李浩玄多年對於天地之間的感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