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陸續續的有人來探望江南,包括趙雨橋、安家兄弟、萬里等等。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四方之外,江南的朋友。

從這一點就可以見得,江南的人緣有多好。

一晃就到了晚上,手術時間到了。本來很多人都想來陪著,但都被張北羽婉拒,只留下了萬里和鹿溪,還有莫一然、白骨和江母。

幾人站在走廊,目送著江南躺在病床上,被緩緩推進手術室。

當手術室的門關上,紅燈亮起的那一刻,江母情不自禁的抬手捂住了嘴巴。

張北羽回頭看了一眼,對他淡淡的笑了笑,抬手摟住她,「阿姨,相信我,江南一定沒事!」

……

這是一個美好的願景,每個人都有願景,就像王小闖現在執著復仇一樣。

就在江南被推進的手術室的同時,王小闖離完成自己的願景又近了一步,他接到了高尚的電話。

高尚告訴他,已經摸清了瘋克的行蹤。此時此刻,瘋克正在吃飯,吃完飯會一個人返回崗北家中,途中會經過一條僻靜到渺無人煙的小路,那是最佳的下手時機。

王小闖甚至都來不及說再見,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如龍,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兩個半小時后,柳濤癱在地上,憋屈地看著他:「大哥,到底誰是陪練?我可是在會員卡里充錢了。」

「咳,失誤,失誤。」何塵歉意輕咳,轉而道:「你看,你不已經掌握的很好了么?」

自己一時興起,將柳濤當沙包了,這可是自己老闆。

「要是我沒學會,我現在就投訴你了。」柳濤掙扎著爬了起來,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汗:「你練的是什麼武技,為什麼一點招式都看不出來,卻這般恐怖?」

「以後你就知道了。」何塵淡淡道。

「是不是還要錢,才能學?」柳濤撇嘴道。

「看你本事了,有些東西,有錢也不一定教。」何塵淡淡地道:「還不錯,第一次教人,提前半小時就學會了,若是沒事,不計較這剩下半小時,把賬結了,我先回去了。」

他現在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再和功夫雞來一波戰鬥了,這次,他有自信,就算是無法打敗功夫雞,也不可能敗。

「你有事可以先走,訓練館會將你錢打入你的賬上。」柳濤揮手道:「我也要去打敗石妖傀了,迫不及待啊。」

「再會了。」何塵打開房門,離開訓練館。

回到宅院,何塵鑽進小屋,鎖好門,那隻公雞還趴著,何凡沒有理會,直接進入功夫雞考驗之中。

操場之上,巨大的功夫雞出現,何塵再次變化成老鷹,飛撲而下,不顯絲毫氣息,體內肌肉,骨骼齊動,銅皮鐵骨,方寸殺同時施展。

咯咯咯

功夫雞叫喚一聲,雞翅膀猶如靈活的手,與老鷹交戰。

何塵再次與功夫雞交手,一點也不著急,鷹翅膀與雞翅膀再次打起了太極,不過,這次卻偶爾碰撞出鏗鏘之音。

「果然如猜測一樣,剛柔並濟,方寸殺真正的厲害之處,乃是以力藏力。」

何塵不敢有絲毫大意,今天柳濤一句話,倒是提醒了他。

方寸殺可以跳動身軀每一寸血肉,骨骼來增強力量,戰鬥,將每一分身軀,都化為戰鬥利器,而真正的剛柔並濟於一體,乃是外柔內剛,表現出柔和力量,卻藏著一部分剛猛肌肉力量。

這才是真正的方寸殺!

這也能解釋,為何演示時,老鷹能夠輕易乾死功夫雞,換了自己,卻破不開防禦,因為功夫雞施展方寸殺,時刻調動全身力量,只要有所準備,無論攻擊哪裡,都是最強防禦,不可能破防。

「方寸殺的存在,完全彌補了銅皮鐵骨的罩門,除非以極強力量,強行破開防禦,或者,吸引功夫雞的注意,轉移力量,強行破開其餘部位。」

何塵思索著,運轉方寸殺,功夫雞若是一心防禦罩門,那罩門的防禦將會是最強的,反而其餘部位,只是普普通通的銅皮鐵骨。

明白了這些,何塵不再著急,身為合格的老陰比,耐心很重要。

「以柔卸力,以剛禦敵,以力藏力,剛柔並濟,是為方寸殺!」

鷹雞交鋒,時剛時柔,鏗鏘指引碰撞,柔和之力卸掉勁力,草地上的綠草,承受不住卸掉的力量,為之炸裂,化為碎片。

咯咯

功夫雞叫了兩聲,撲向何塵,腹部大開,雙翅如刀。

「耐不住性子了?」何塵心中一喜,鷹觜如劍,迸射寒光,撲向功夫雞腹部。

咯咯

功夫雞怪叫著,雙爪同樣泛起寒光,狠狠抓住鷹頭,卻是一股勁力爆發,一股劇痛傳來,整個身子再次失衡。

「恭喜你,又一次被功夫雞擊殺。」

「故意賣的破綻?」

重回天空,何塵看著下面的功夫雞,不得不說,這功夫雞又給他上了一課,這尼瑪絕逼是雞精。

他現在和功夫雞差不多,所欠缺的,只是戰鬥經驗,或者說,狡詐之心。

自己有些想當然了,老陰比隱藏的再好,可功夫雞賊精,知道賣破綻,等他上當。

「看來,我還不是合格的老陰,沒有破綻,可以製造破綻,我卻沒想到,被功夫雞玩了,再來。」

何塵再次與功夫雞交翅,兩對翅膀碰撞出鏗鏘之音,雙方力量,相差無幾,實力也是一樣,沒有失誤,難分勝負。

功夫雞爪子動彈,身子微微一頓,好似不小心失誤,跟不上何塵節奏一般。

何塵再次撲了上去,氣勢兇悍。

功夫雞目光一凝,好似找到了機會,力量爆發,啄向老鷹脖子。

「就等你了。」何塵冷笑一聲,兇悍的氣勢內斂,身子消散,扶搖數丈,猶如炮彈一般,俯衝而下。



雙爪如刀,鋒利的刺入功夫雞後背,龐大的力量強行衝散銅皮鐵骨,撕裂功夫雞身軀。

「恭喜你,完成考驗,是否接收戰利品?」

「接收。」

何塵化身為功夫雞,感受著功夫雞的一切,身軀的掌控這些不提,主要是功夫雞對於方寸殺的掌握,圓滿級!

接受完所有信息,何塵退出了考驗空間。

回到房間,喘著氣,喝了一杯水,將大公雞抱了起來,一邊培養大公雞,一邊回憶著之前的戰鬥。

大公雞愜意享受著,何塵的按摩,讓它很舒服,直到癱軟下去。

叮咚

「錢到賬了?」何塵拿起手機,自己的錢已經到賬了,三千二百四十五。

何塵放下手機,繼續培養大公雞。



房間門被人一腳踹開,楊紫玧提著東西走了進來,俏麗的臉蛋上瞬間浮現一絲驚色:「小何塵,你發情期這麼嚴重?」

何塵:「……」

我就是培養下大公雞,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污?

「快給我放下!」楊紫玧尖聲叫道:「玩雞也就罷了,你還玩公雞,姐又不是沒錢,拿去,玩真的。」

「楊紫玧!」何塵臉色發青,將大公雞放下,氣道:「你再這樣,以後肯定嫁不出去,我只是想培養一隻妖獸出來。」

他才不信,楊紫玧真會給他錢去玩,他敢開這個口,下一刻就會被教做人,身為男人,必須要有求生欲。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楊紫玧將手中的東西放在桌上,從裡面出去一隻燒雞,一隻燒鴨:「你說的,男人吃雞,女人吃鴨。」

「我什麼時候說過了?」何塵揉著眉心,頭疼地道:「楊紫玧,你能不能不要動不動就開車,你是個女孩子啊。」

「切。」楊紫玧撇撇嘴,指著燒雞道:「快點吃吧你,你想將一隻普通雞培養成妖獸,實在太困難,等以後,姐去了異界,給你抓一隻厲害的。」

「我喜歡自己培養的。」何塵拒絕了她的好意,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答應,楊紫玧肯定會上心,去抓妖獸。

「哦,原來喜歡養成啊,這我就放心了。」楊紫玧鬆了口氣。

「你放心什麼?」何塵迷惑地看著她。

「沒什麼。」楊紫玧面上淡定,目光亂瞄,一個雞腿塞進何塵嘴裡:「對了,天黑別出門,以後我不在的時候,就在家待著。」

「天黑出什麼門,我又沒錢出去瀟洒。」何塵啃著雞腿,咀嚼著,聲音有些含糊:「待會我給你轉筆錢,以後就別亂買東西了,留著你去異界用。」

「你自己留著,我走後不久,你也有去異界的一天,我不需要錢。」楊紫玧擺手拒絕:「姐姐我很厲害,放心啦。」

「給你你就拿著,你這麼厲害,就當我投資了,等我去異界那天,八抬大轎迎接我,不拿著,我只能按照你說的,出去玩了。」

「你敢!」

「呵,女人……」 如龍接到王小闖的電話的時候正在家中,坐在桌前。藍馨因為要複習功課,一直住在宿舍沒有回來。大長腿滿心歡喜的收拾行李,準備去馬爾地夫開啟蜜月之旅。

把手機放在桌上之後,如龍微微皺起眉毛,有點走神。

「親愛的,誰打來的?」大長腿從後面走來,雙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如龍扭頭看了一眼,拉住她的手,輕笑道:「沒什麼事,外面的兄弟。」

「嗯嗯好。」大長腿笑了笑,轉身拿起一件比基尼放在身前,「親愛的,你說我帶這件去好不好?」

如龍轉過身看了一眼,滿意的點點頭,「嗯好啊,很不錯。對了,我出去一趟。」

聽到這句話,大長腿的笑容立刻消失,滿臉的不樂意,放下手中的比基尼,嬌哼道:「你不是說這兩天不出去了么!我們後天一大早就走了,你不能在家裡休息休息么!再說了,你的東西都沒整理呢。」

「哎呀!」如龍笑嘻嘻的站起來,一把將她抱在懷裡,「有我老婆幫我整理不就行了么。我就出去處理點事,很快就回來,我保證!兩個小時之內肯定回來!」

「不行!」大長腿嘟著嘴喊了一聲,在如龍的懷裡扭來扭去的撒嬌,「你答應過我的,這兩天不理外面的事了,專心在家陪我兩天。」

如龍輕輕鬆開她,雙手抓著她的肩膀,沉聲道:「晨晨,我答應過你不假。但是你要知道,我…不僅僅屬於你一個人,我還屬於四方,這一點你應該能夠理解。況且,我們就是吃這碗飯,混這條路的,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拒絕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並不是說說而已。

大長腿早就身在這個圈子裡,她當然能夠理解。有些時候,她陪著如龍在外面應酬,也是這個道理。

不得不說,大長腿是個懂事的姑娘,聽過之後微微低下頭嘆了一聲,「好吧,那你快點回來。」

如龍笑了笑,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嗯,我辦完事馬上就回來。」

說完,便走進自己的房間拿起外套。其實現在外面天氣正好,用不著穿外套,但進房間的主要目的是從床墊下面拿出那把二手的九五式手槍。

大長腿並沒有發現,她進來的時候,如龍已經穿好外套,把手槍別在了腰后。

走到客廳,如龍抓起自己的頭盔,拿上鑰匙,帶上了黑刀。

大長腿一直把他送到了門口,眼巴巴的看著他彎腰穿鞋,穿好之後直起身,把黑刀掛在身後。不知怎麼,看到這一幕,她心裡突然感到非常難受。

「怎麼親愛的。」如龍看見大長腿的表情有點不對勁,一臉的委屈,像是要哭了一樣。

大長腿撅著嘴,張開雙臂撲進他懷裡,「沒什麼,我就是…就是…不想你走。」

「呵呵,傻丫頭。」如龍溫柔的說著,抬手默默她的頭,「我能走去哪,我馬上就回來。這樣吧,你等著我,等我回來一起睡覺。」

大長腿抬起頭,眨眨大眼睛,「你…小心哦,我等你回來。」

如龍向後退了一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輕聲說了一句:「我老婆真美!」說完,伸出一隻手拖著大長腿的臉頰,對著她的嘴唇輕輕一吻。

「好了,等我回來吧。」說完,如龍轉身走出家門。

就在這一刻,大長腿突然感到一陣心悸,那種感覺好像是心臟縮成了一團,這種強烈的同感持續了不到一秒就消失。接著,她馬上也跑了出去,望著如龍的背影在自己視線中越來越遠,然後走進了電梯…

……

烏雲遮月,夜風吹過。斑駁月光照著渤原路上的一道鮮紅身影飛速穿梭,那輛通體紅火杜卡迪街霸是渤原路掌門的標誌。

如龍戴著頭盔,劍眉緊鎖,目視前方,不斷擰緊油門。馬達的轟鳴能夠帶給他無盡的快感。

曾幾何時,自己還是那個渤原路上追逐疾風的少年。如今,年齡雖未增長太多,卻已經成家立業。

以前的如龍,飆到兩百碼都無所畏懼,但現在他不敢了。因為很害怕因為太快而出事,以前出事沒問題,但現在自己不但要照顧妹妹,還有了老婆。

老婆這兩個字不單單是一個稱呼,更是一種責任。

腦子裡想著跟大長腿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不知不覺間,如龍已經到了崗北的指定地點。這個地方還真是渺無人煙,有點像國道那種感覺,但比國道還要荒涼,只要兩車道,旁邊都是雜草叢生。

他把車子停在了路邊,摘下頭盔,看了一眼時間。按照王小闖所說,克己應該還有十五分鐘左右就會經過這條路。

左右看了看,旁邊有一撮雜草已經長了一人多高,他推著車躲在了雜草後面,靠在車上點起了一支煙,安靜的等待。

……

不得不說,王小闖這次的消息十分準確,或者說是高尚的消息。

差不多過了十二三分鐘之後,如龍突然聽到遠傳傳來一陣很輕的腳步聲,他扒開雜草向遠處望了一眼。

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年輕人,戴著鴨舌帽,穿著衛衣,雙手插在上衣口袋裡,駝背低頭,的往這邊走。如龍一眼就能認出,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瘋克。

在這期間,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一輛車經過。

如龍並沒有動,仍然靜靜的等著,聽著克己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的腳步聲很輕,速度很快,從這兩點中就能判斷出來,他是個下盤非常穩的人。

因為克己一直低著頭,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直接越過了如龍,繼續往前走。

當他離自己有一兩百米的時候,如龍才開始動。他伸手摸了摸別在身後的槍,但是,並沒有打算一照面就把槍亮出來。

理由很簡單,如龍也是年輕人,何況是渤原路掌門,他也有爭強好勝的心。所以,他想試試,光憑自己的本事到底能不能戰勝瘋克。退一步講,就算是不能,也不至於被碾壓,那麼,自己就有絕對的把握可以掏槍打死瘋克。

「哈…」如龍低著頭呼了口氣之後,戴上頭盔,抬腿跨上摩托車,擰足了油門開了出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