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輸,為了活著,為了族印,為了父親,為了家族,我不能輸!"

方昊天深知自已從站到台上開始就沒有了退路。明知對方跟他有兩重修為的差距,但他絕不退縮,絕不妥協,眼中漸漸流露出瘋狂的神色。

看著方昊天的眼神,方威沒來由的感到些許的寒顫。

"他低我兩重的修為竟然將我打傷,我真不能大意。若讓他再成長下去,以後方家根本就沒有我的立足之地,我不能輸。"

方威更是輸不起。猛一抹嘴,半邊臉一下子變成血紅,讓他看上去更加猙獰可怖。暴沖中他雙拳一震,不再是碎星拳,而是一種比碎星拳強大的拳招打出。

"低我兩重修為竟然能逼到我動用師傅傳我的拳技,方昊天,你足可自傲了。所以我讓你驕傲的死在鐵馬伏魔拳之下!"

"砰砰砰砰砰!"

拳影如鐵馬奔騰,又快又重,瞬間五道拳影籠罩。拳頭未及身,凜冽的拳風已經颳得方昊天的衣服呼呼拂響。

"好可怕的拳招。"

"如此拳招再加上修為上的優勢,方昊天危險了!"

"方昊天能接得下嗎?"

目睹方威可怕的拳勢,台下人人動容。

方敬山渾身氣息波動,身體微弓,第一時間就要衝上去,但馬上被方雲浩拉住。

方敬山不解。

方雲浩盯著方昊天,嘴裡說道:"如果他打不過他就沒有資格接掌族印。他要的,他自已拿!"

"你……"

方敬山大急。

"他這是想找死么?"

突然有人叫起。

"他怎麼一動不動,被嚇傻了?"

"不會是想自殺吧?"

"他要幹什麼?"

"他這是放棄了嗎?"

"孬種!打不過就等死,連努力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了么……

"還算他有自知自明,明知道再努力也是徒勞,還不如站著被威哥打死算了。"

……面對方威如此瘋狂強大的攻擊,方昊天竟然一動不動,沒有半點要還手的意思,台下的人感到不可思議。

"他的修為比我高,拳法比我高明,我要贏只有兵行險著……"

方昊天當然不會自殺,更不會是被嚇傻,如果有人看他的眼睛定能看出其中的瘋狂與堅決。

方昊天一動不動,台上嘩然一片。

"大哥,住手!"

一道脆響聲突然刺耳。

一些人順聲望去,感到奇怪。

方靈月不是恨極了方昊天么,怎麼她會替方昊天求情?

方武先是一怔,隨後怒喝:"靈月,你瘋了。"

方靈月突然跪倒,陶然大哭:"大哥,住手,別殺他,畢竟是一家人啊!"

"畢竟是一家人啊!"

這話出口,全場不少人突然內心顫動,包括方威的一些擁躉。

是啊,畢竟是一家人啊!

回想這些年來,大家想方昊天死,可是方昊天跟大家並沒有深仇大恨啊!

一切只是希望方威得到族印,方昊天只不過是一個阻礙而已。

現在這個阻礙已經沒有多少阻力,為何不能饒他一命?

"轟!"

方靈月的哭喊並沒有讓方威有半點的遲疑,拳勢相反更加強大。

方威獰笑道:"再見了,我的好堂弟,下輩子別當我的堂弟……

"唉!"

一些人不忍再看了,輕嘆中閉上眼睛。

方昊天既然放棄,方威如此強大的拳勁估計能將他轟得全身骨碎,變成肉堆。

其實這一切幾乎都是在電光石火中進行。

方威砸出的五道拳影全部落在方昊天的身上。

砰砰砰砰砰……

聽似五聲大響,但大響之下又有無數的細響。

看似五拳,實際上已經有很多拳。

具體有多少拳,也許只有方威知道,或是只有被打中的方昊天才知道。

噗噗…………

強大的拳頭,狂暴的力量,方昊天的身體不斷顫動。幾乎每顫一下他的嘴裡就有一口血噴出。身上的衣服炸開,一塊塊蘊含著爆發力量的肌肉顯露出來,身軀完美至極。

突然發生這樣的狀況,台下的人幾乎都站了起來。

結束了嗎?

方玄青的臉上浮現得意的獰笑。如此重拳轟身,豈有不死之理?

方雲浩和方敬山的臉龐都變得蒼白。

但方敬山要衝上台救方昊天時卻被方雲浩拉住,同時他的手大力按著在他肩上暴戾而嘶的小白。

方敬山盯著方雲浩看,迷惑不解。

方雲浩盯著嘴裡不斷噴血,感覺內髒的碎塊都噴出來卻一步不退的方昊天,死死盯著。直等方昊天閉著的雙眼猛然睜開隱有精芒閃逝時他才說道:"他若想掌族印,他自已拿。拿不到,只能怪他沒本事,沒這個命……當然,我對他有信心,他一定贏。"

方敬山怒吼:"狗屁的信心,狗屁的族印……"

然而就在這當下,方昊天笑了。笑得很嘲諷,很兇猛,很冷傲,很殘忍,很不屈,很兇戾。

這樣的笑容讓方威的內心突然感到恐懼。

轟隆!

方昊天身上的氣息徹底爆發。

"碎星摧蒼!"

方昊天出拳了!

在方威的拳勢打盡的一剎那出拳。

全力出拳。

乾坤九玄功毫無保留,四重修為毫無保留,丹田裡的玄力瞬間抽空。

出拳!

方昊天豁出去了!

勝敗在此一舉!

方昊天長發飛揚,滿嘴噴血,全身皮肉鼓動,氣息狂暴凶戾,宛如瘋子,形同凶人。

轟隆!

還是碎星拳的終極拳招。

帝女曦和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還有力量出拳,他怎麼還能有這麼大的力量,不……不!"

方威恐懼的吼叫。

他感覺到方昊天如同一隻受傷的上古凶獸突然爆發,又如一個沉醒的上古凶獸突然方醒。

他感覺到了危險,嗅到了死亡的危險。但方昊天時機掐得太准了,方威已經來不及變招,連招架的時間都沒有。

砰!

方昊天的拳頭狠狠的砸在方威的胸口上。

"砰!"

"卡察!

方威發出慘叫,全場的人卻覺得骨碎聲更加刺耳。

"叭嗒!"

方威倒飛而摔,高高的砸落到台上。落下后趴著不動,好像他沒落地之前已經被方昊天生生打死了。

"呼呼!"

方昊天雙手支撐著雙膝,大口喘著氣盯著一動不動的方威。

"怎麼會這樣?"

全場沒有幾個人不呆在當場。

"威兒!"

"大哥!"

陡然兩人悲呼響徹。

方靈月哭喊著向方威撲去,但其父方玄青更快。

厲少,夫人喊你回家哄娃 嗖!

方玄青速度奇快,身軀"嗖"的一下飛掠上擂台,落到方威的身邊,雙手按在方威的胸口大量的玄力涌了進去。

"大哥,大哥。"

方靈月衝到。看著臉色慘白如紙,嘴裡不斷有血噴出的大哥,她哭趴在方威的身上。

"方昊天,你這個小畜生,他是你堂哥,他是你堂哥。"方玄青突然間站起,對著台上的方昊天怒吼:"他是你堂哥,你竟然下此毒手,將他的丹田打碎,你還是人嗎?"

聽到方玄青的話,全場嘩然。 方威廢了?

不少人紛紛指責方昊天殘忍。

面對方玄青的指責,面對那些指責他的人,方昊天臉色漠然,聲音平靜道:"方威一拳又一拳打在我的身上要將我打死時,為什麼你們就不覺得他是畜生,為什麼就沒有人指責他?都是方家的人,我死了是活該,他丹田廢了你們就心痛?"

"你……我殺了你!"

方玄青怒不可遏,突然朝方昊天撲去。

"給我去死!"

方玄青一拳打出。

方玄青可是比方威強大多了。

此時含怒向方昊天出手,威力強大無匹。

方玄青竟然不顧身份向方昊天出手,大出所有人的意料,頓時發出陣陣驚呼。

任誰都看出方昊天雖然打敗方威,贏得了今天的比武。但從他嘴裡還在吐血的情況看出他是強弩之末,已經沒有多少的戰力。

面對方玄青如此可怕的一擊,方昊天必死無疑。

"方玄青,你敢!"

方雲浩大驚。他陡然怒吼,鬚髮張狂,怒吼聲中瘋了似的上台要救自已的兒子。

方敬山也在全力飛撲,小白也是。

但都來不及了。

方玄青的殺招已經將方昊天籠罩。

"怎麼辦?我剛剛丹田玄力安全抽空,現在都還沒有恢復千分之一,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多少,怎麼擋……咦?"

方昊天這一瞬間危險到極點,頭髮發麻,內心焦急。 冷麪BOSS的獨家寶貝 但突然間他感覺一股玄力能量湧進他已經變得空蕩蕩的丹田,玄力一下子變得飽滿!

"怎麼回事……是那片玄力海。 囂張狂少 太好了,這麼說以後我不用擔心玄力消耗問題,只要我的玄力一耗盡玄力海就會自動幫我補充……"

方昊天丹田瞬間玄力飽滿,精神大震。

"老畜生!"

猛然一聲怒吼,方昊天全力打出碎星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