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是蕭陽嗎?快接快接!"

胡可立刻按下接聽鍵,然後輕聲聽著電話那頭說了幾句話,柔聲回了幾句,然後才掛掉電話。

"怎麼樣?蕭陽怎麼樣了?"

"他說在樓下等著我了!我要馬上下去!"胡可輕笑道,臉上洋溢著快樂的微笑。

"呼!我就說嘛,這傢伙絕對沒事,可可,我告訴你,蕭陽的背景絕對不會簡單,啊?他在樓下了?那你趕緊下去吧,這次我就不去當電燈泡了,不然還不得被被你埋怨死!"

雯雯絮絮叨叨的站起來邊說邊將胡可給推了出去,還不忘對胡可露出一個曖昧的表情。

"可可,千萬要抓住機會哦,蕭陽這個人不錯,好好把握!"

胡可稀里糊塗的被雯雯給直接推了出去,站在門口苦笑一聲,整理了一下衣裙,然後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在宿舍樓下,果然見到了蕭陽,看到對方沒有任何傷勢,胡可懸著的一顆心才逐漸的放下來。

雯雯等到將胡可推出房間之後才回到房間中,鎮定了一下情緒,這才走到一旁的床邊坐下,掏出手機找到一個及其隱秘的電話號碼按了出去。

電話響了三聲,然後立刻被人接通,電話那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我說過,若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要給我打電話,容易暴露你的目標!"

"胡可已經出去了,宿舍中只有我一個人,很安全!"

雯雯的聲音突然變得冰冷,眼神冷酷,整個人的氣勢大變,和之前樂觀嘻嘻哈哈的那個雯雯簡直是判若兩人。

"說吧,這次找我什麼事情。"

電話那頭的聲音稍緩,但是依然低沉冷酷,讓人感覺彷彿是在同一個冰冷的機器人講話。

"星期五,這個任務我不想做了,你把我召回去吧,也可以找別人來做!" 雯雯沉默了幾秒鐘才突然開口道,彷彿說出這句話一下子用掉了全身的力氣。

電話那頭明顯一愣,很快終於傳來那個男人急促而又惱怒的聲音。

"星期三,你是不是瘋了?竟然敢公然反抗組織的命令,你知不知道公然違抗組織的命令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你不想活了?"

雯雯臉色一變,一想道違抗組織命令所受到的懲罰,雯雯整個人狠狠一顫,那種懲罰光是想想就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過一想到胡可那純真的笑容,雯雯的臉上就露出一抹掙扎的神色,彷彿正在經歷一個十分痛苦的抉擇。

"胡可是無辜的,她根本和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牽連,甚至她連蕭陽的底細都不清楚,為什麼我們要對一個無辜的人動手?對這樣一個純潔的女人動手,我……做不到!"

"哈哈哈,星期三,我沒有聽錯吧,你竟然心軟了,你……堂堂的冷血蝴蝶刀竟然心軟了,。星期三,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真是傳媒大學的大學生嗎?不要忘記當年你為了生存將你手中的蝴蝶刀親自刺入你妹妹的胸口的事情,你現在來告訴我你心軟了? 高冷陸少,難招架 這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吧?"

雯雯的臉色突然大變,像是被人一下子點中了穴道,臉色冰冷蒼白,聲音寒冷的開口道,"這是我個人的決定,總之這個任務我決定不做了,若是組織對我有懲罰,我一個人接下來便是!"

這一次,電話那頭經過了很長時間的沉默,然後男人的聲音才再次幽幽的傳了過來。

"星期三,你真的決定了嗎?這話若是傳到星期天的耳朵中,恐怕他會直接殺了你的。"

雯雯這次考慮了一下,才出聲回答道,"我……"

"你先別急著回答我,你要想清楚,組織培養我們這些年,就是讓我們來殺人的,你在組織中呆了這麼多年,恐怕組織中的規矩你比我都懂,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難道就是因為一個女人你就決定違抗組織的命令?"

"這個任務根本就是多餘的,胡可和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關聯,她只是一個單純的女孩,為什麼要將她牽扯進來,星期五,我們這一路是怎麼過來的,你應該清楚,我們還是人,並不是沒有思想的殺戮機器……"

雯雯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悲傷,沉默了幾秒鐘之後才幽幽的開口道,"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我死去的妹妹的影子!所以我請求組織將我召回去,為此我願意接受組織的懲罰。"

這一次電話那頭沉默的時間更長,好久之後電話那頭才再次傳來一道聲音。

"也許你是對的,這一次我就破例為你違反一次規矩吧,你的任務變成了接近胡可,不再需要殺了她,但是你要通過胡可伺機接近蕭陽,必要的時候一定要殺了他!"

雯雯一愣,似乎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改變了自己的任務,臉上閃過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

"星期五,你……"

"你說的很對,我們也是有感情的人,而不是一味只懂得殺戮的機器,你放心執行新的任務吧,星期天那邊,我會替你解釋的!"

雯雯心中一動,聲音稍微放緩了一些,"謝謝你!"

……

"什麼?何凱被警察帶走了?"

胡可有些詫異的臉色一變,沒有想到自己和雯雯走了之後(ps:本書3g書城首發,請有條件的書友支持正版閱讀,你的支持是老妖繼續堅持的動力。事情竟然突然來了一個大逆轉,聽蕭陽的解釋就是後面酒店的老闆突然出現,並且喊來了警方的人,然後何凱那些人被以公然在公共場所非法集會和攜帶管制刀具而刑拘了。

"這就是惡有惡報,這一下那個小子有苦頭吃了!"

蕭陽無所謂的坐在胡可的對面,兩人此刻就坐在胡可學校裡面的一家奶茶店中,雖然蕭陽對這個並不感冒,但是貌似女孩子都喜歡喝奶茶。

感覺到周圍傳來的一道道嫉妒和不善的目光,蕭陽這才領會到胡可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不過蕭陽向來臉皮厚,立刻裝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然後對一個個嫉妒的視線視而不見,一副老子就是癩蛤蟆吃天鵝肉了有本事你咬我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前狠狠地揍他一頓。

胡可自然也是發現了蕭陽的這點小心思,不過卻並未揭穿,反正現在自己已經不是老師了,也是一個在校的大學生,所以對這種類似於戀人的感覺,胡可感覺有種一樣的體驗,好像兩人真的在談戀愛一樣。

"姐,在學校還有誰敢追你,全部讓他們站出來,我好好的教育教育這些小子,媽的,好好的學不上,整天不學無術,凈想著怎麼泡妞了!"蕭陽一臉臭屁的表情,就連一旁的胡可都有些忍俊不禁,恨不得直接將手中的奶茶杯子直接塞到這傢伙的嘴裡。

"你還好意思說別人,你自己不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壞學生嗎?不知道是誰大學都沒念完就直接被學校給開除了!"

胡可沒好氣等的說道,還不忘翻個白眼球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陽。頃刻間嫵1媚無限。

蕭陽心臟狠狠一顫,差點被胡可那一瞪眼將小心肝給勾走。

"姐,你這話就錯啦,我可是自己因為覺得在學校中學不到什麼東西才主動提出輟學的,可不是被學校開除的!"蕭陽連忙解釋道,貌似自己的大學總共還沒到三個月吧,就這樣夭折了。

唉,別了我的師妹師姐師娘……我會懷念你們的!

胡可也懶得揭穿他,而是安靜的吸著手中的奶茶,蕭陽則是坐在一旁,因為擔心影響胡可,所以蕭陽並未吸煙,只是安靜的坐在這裡看著胡可喝奶茶。

胡可喝奶茶的樣子很性1感,因為她是一隻手拿著吸管,小嘴則是輕輕地含1著吸管的一頭,輕輕地吸著,小嘴一嘬一嘬的,然後喉嚨咕嘟咕嘟的咽下去。

尤其是性1感的粉紅小嘴,輕輕地嘬1著吸管,看在蕭陽的眼中,好吧,蕭陽承認自己邪惡了。

沒辦法,島國的小電影看的太多了,這動作總是讓蕭陽想到某些限制1級兒童不宜的畫面。

當然這一切蕭陽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不然的話胡可恐怕會直接一巴掌把自己拍到牆上去,揭都揭不下來。

強忍著將自己腦海中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面甩掉,不敢再去看胡可性1感的紅唇,免得自己再次陷入到某種場景中。

"蕭陽,你什麼時候回去?"

蕭陽沒有聽到胡可的問題,好半天才突然反應過來,連忙尷尬的回答道,"那個……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就回去了!"

胡可臉色突然有些羞紅,然後低著頭輕聲道,"那個……今天謝謝你來燕京看我,我……很開心!"

"姐,你可別這樣講,我來看你不是應該的嗎?再說了,姐你長得這麼漂亮,每天總是有數不清的男人虎視眈眈,那些小兔崽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我自然不能夠讓她打擾到你的生活,必須要狠狠地教訓一頓這些傢伙!姐,以後還有人敢煩你,你就告訴我,我還來繼續替你教訓他們!"

胡可一愣,突然幽幽的嘆息了一口氣,"蕭陽,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呢?我……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這一次蕭陽反應的的確夠快,幾乎是脫口而出,"你……是我的優樂美啊!"

蕭陽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對胡可是一種什麼感情,幸好兩個人在一起全都十分不約而同的規避了這個問題。

兩人的話題全都圍繞在在南陽市的日子,蕭陽的風趣幽默總是能夠逗得胡可發笑,事實上這也是胡可這段時間一來最幸福的一天了。

等到從奶茶店出來的時候天色早已經快要逐漸昏暗了,因為胡可晚上要去聽一場關於環球攝影的專題報告,蕭陽則是提出要去見幾個老朋友,胡可是知道蕭陽的老家就在燕京的,所以也並未挽留蕭陽。

一路聊天穿過校園,走在有些昏黃的路燈下,胡可的身體緊挨著蕭陽,兩個人的身影被路燈拉出一段長長的身影。

這種感覺讓胡可有種再次回到了當年的校園,初嘗戀愛的青澀,那種感覺令人有種砰然心動的衝動。

偷偷的抬頭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側的蕭陽,從自己這個傢伙剛號可以看到蕭陽稜角分明的側臉,以及長長的碎發下遮擋的的明亮有神的雙眼,整個人的嘴角總是帶著一抹痞痞的壞笑,讓女孩子一眼看上去彷彿就要沉醉其中。

胡可突然感到自己有些呼吸急促,連忙低下頭,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的走在蕭陽的一側。

某一刻胡可又開始緩緩地伸出手掌,然後從後面假裝靠近蕭陽,不過兩人被路燈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此刻則是胡可伸出手挽著蕭陽的胳膊,就像是一對幸福的情侶。

小心思得逞之後,胡可立刻露出一絲興奮的得意笑容,伸出舌頭俏皮一笑,此刻俏皮可愛的模樣十分嫵媚,可惜走在前面的某人根本沒有機會看到。

"好了,到了!" 某一刻,走在前面的蕭陽突然轉身,結果剛好看到了胡可站在自己身後,一隻手還尷尬的愣在空中,做出一個挽胳膊的手勢。

這一刻,胡可的臉色頓時羞紅,滿臉嬌羞的低下頭,再也不敢和蕭陽對視,一抹紅暈從臉上直接紅到了耳根,十分嫵媚。

"咳咳,那個……我們到了……"

蕭陽有些尷尬的指了指身旁的宿舍樓,對於剛才的事情就裝作沒看見,只是令蕭陽有些意外的是看似成熟嫵媚的御姐胡可老師竟然也有如此頑皮的一面。

看來每一個女孩心中都有兩面性!在外面面前是一面,和你熟悉了之後便成了另外一面。

"嘻嘻,好甜蜜的一幕啊,有男朋友專門送到宿舍樓,俊男靚女,恐怕要羨慕死不少人了!"

正當胡可有些尷尬的不知所措的時候,一旁突然傳來一道嬌笑聲,只見雯雯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一旁的女生宿舍門口一臉笑吟吟的看著兩人。

被好閨蜜碰到自己的糗事,胡可再次臉色一紅,連忙跑過去輕輕地拉住雯雯的胳膊,輕聲嗔怪道,"雯雯你又亂說話,小心我以後不理你了!"

"嘻嘻,我們的大美女竟然臉紅了,真是難得啊!"雯雯輕笑著調笑了胡可一聲。

此刻的雯雯無疑重新煥然一新,一身十分艷麗的深藍色禮服長裙,裙擺一直到膝蓋位置,不過卻在一側留下了一道類似於旗袍的縫口,身體搖曳之間,可以看到大片雪白的大腿,看的一旁的蕭陽一陣眩暈。

路總搶親成功了沒 重要的是雯雯的身材極好,這身漂亮的禮服完美的襯托出了雯雯曼妙的身姿,挺拔高挑,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一對豐滿,將晚禮服給徹底的支撐了起來,從脖頸一路往下形成了一道令人眩暈的完美弧度。

媽的,妖精!

心中怒罵一聲,蕭陽連忙將視線收回來,胡可可是還在這裡呢,可不能夠讓胡可感覺自己是個輕浮的男人。

作為一個有氣質,有深度,有品位,有長度,有(額,不能夠再講了)……

的男人,蕭陽一直以精品男人的路線要求自己,怎麼能夠隨便被一個小妖精隨便一勾引咱就上鉤呢,那絕對不是蕭陽的為人。

再說了,雯雯雖然嫵媚妖精,但是一旁的胡可更是一個一等一的大美女,蕭陽肯不能夠撿了芝麻丟了西瓜。這種腦殘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做的。

胡可此刻也發現了閨蜜一身打扮,臉上還畫著很漂亮的妝容,身上的撒的香水十分好聞,是一種估計上十分出名的奢侈品,那麼一小瓶,動輒就是好幾萬。

香水的氣味在伴隨著女人身上成熟的味道,足以對任何男人造成絕殺了,更何況雯雯這個女孩還十分清楚如何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這樣的女人,無疑是所有男人追逐的焦點。

"雯雯,你這是……"

"嘻嘻,今晚上有重要約會,可可總不能夠帥哥總是讓你給吸引走了吧,怎麼說我雯雯大小姐也是一個一等一的大美女!"

蕭陽盯著對方鼓脹的胸部看了一眼,心中深表贊同,嗯,的確很大!

"啊……那今晚上的報告會……"

"哎呀可可,不是我說你啊,現在是什麼年代了,拜託,我們現在可是大學生啊,誰還每天按部就班的認真去上課啊,也就只有你這樣的乖乖女才會這麼聽話了!"

"我若是你的話,我就會和蕭陽出去開個房間……嘻嘻,小別勝新婚啊!"

雯雯大小姐說出來的還依舊是如此強悍,讓臉皮厚如蕭陽這樣的傢伙多有些無法招架。

不過雯雯對此卻毫無在意,說完后反而還故意用嫵媚的視線掃了一眼蕭陽,那風騷的眼神,蕭陽恨不得立刻衝上去直接將這個女人壓倒在身下,日到日出江花紅似火!

"我……我和蕭陽不是你想象的關係……"胡可無奈的一跺腳,反正解釋是越描越黑,倒是一旁的蕭陽一臉笑吟吟的站在一旁,也不解釋。

"哎呀,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們不是那種關係行了吧!"雯雯笑著在胡可的臉上吻了一下,然後嬌笑道,"我們家胡可就是臉皮薄,這樣吧,反正蕭陽也要出去,可可,我讓蕭陽開車順路載我一成,你不會介意吧?"

聽到好友的話,胡可自然是不會阻攔,只是臉色有些羞紅的看向一旁的蕭陽,這一舉動無疑是在詢問蕭陽方不方便。

一旁的雯雯頓時也看向蕭陽,臉上帶著笑吟吟的笑容,"怎麼樣大帥哥,讓你免費載一個大美女便宜你了!"

蕭陽有些無語,不過他已經基本上適應了這個女人的講話方式,不然的話還真的有點吃不消。

"好吧,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送美女赴約樂意至極!"蕭陽無所謂的甩甩手。

再次和胡可說了幾句話之後,約好了自己明天離開的時候給胡可打電話,然後蕭陽和雯雯便告便胡可朝著學校女生宿舍樓不遠處的車庫走去。

蕭陽不是來約見炮友的,自然不會做將自己那輛寶馬車子直接開到女生宿舍那麼拉風的事情。

事實上在自己剛剛進入學校等胡可的時候,就已經有不下三個女孩子主動上前搭訕了,這種情況在整個華夏國國內所有大學幾乎十分普遍,更何況這裡還是傳媒大學,是整個華夏國美女集中營。

自然總少不了那些想要直接傍上一個富二代然後傍上一個長期飯票。

畢竟美女是用錢堆出來的,昂貴的化妝品,奢侈品包包,衣服,鞋子,這些哪一樣不需要錢,並不是所有的美女一出手就是含著金鑰匙的白富美,所以有些女孩想要過上好點的生活自然會施展各種辦法,自力更生,豐衣足食。

當然,在蕭陽看來,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並不會因此瞧不起這些人,畢竟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選擇的,人家那些女孩子憑藉勞動自己賺錢,沒什麼不對的,只是她們的勞動是在床上。

雯雯一上車便主動直接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原本還修長的長裙經過對方這一坐下,頓時往上褪了一大塊,露出一截雪白的大長腿,兩腿間和淡藍色的晚禮服形成了一道十分微妙的三角弧度。

透過兩腿一側的肌膚和這個小小的黑洞一路探尋進去,恐怕這是每個男人都想要做的事情吧。

更要命的是,雯雯這個女人穿的這件禮服上身是那種v領的開口,胸前一片雪白,兩個大白饅頭幾乎全都露在外面,看上去十分誘人。

咕嘟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蕭陽連忙轉移視線安心開車,否則的話他真怕自己一分心出現什麼車毀人亡的事件。

雯雯桑自然是發現了蕭陽在打量自己,不過這個女人實在是夠妖孽,反正這一刻車上只有他們兩個人,雯雯索性身子一側,身體幾乎朝著蕭陽傾斜了過來。

蕭陽甚至明顯的發現對方胸前的那對飽滿,就好像是注滿了水的氣球一樣突然下墜,透過v領的領口,可以看道裡面兩個氣球晃晃悠悠。

"好看么?"

雯雯突然嘴角帶笑,雙眼迷離的出聲問答,聲音猶如帶著磁性,瞬間傳入蕭陽的耳朵中,讓對方狠狠地打了一個哆嗦,這妖精!

"好看!"

在這一點上蕭陽倒是沒有撒謊,雯雯的確有自傲的本錢,在自己所認識的女人裡面,恐怕只有媛媛的規模才能夠和雯雯一比,不過雯雯卻勝在夠嫵媚風騷。

這樣的女人猶如是水蜜桃一樣,往往一個姿勢,一個眼神,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讓男人不小心著了她的道。

"那和胡可比起來,誰更漂亮!"

雯雯彷彿就是要故意調戲一下蕭陽,身體幾乎靠到蕭陽的身上了,聲音輕柔的開口問道。還不忘挺了挺飽滿的胸部,讓自己的規模看上去更加的蔚為壯觀。

"胡可! 顧總說的我愛你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蕭陽立刻就回答了,聽的一旁的雯雯立刻氣的咬牙切齒,伸出小粉拳朝著蕭陽的腦袋揮了揮,但是想到對方是在開車,若是敲死這個傢伙的話可就是兩條人命,最後雯雯只能夠無奈的一下子坐回副駕駛的位置。

"去哪?"蕭陽邊開車邊隨口問道。

"明月會所!"雯雯氣呼呼的的說道,看樣子還在對蕭陽剛才的話生氣,沒辦法,女人生氣總是沒有道理。

倒是蕭陽,聽到這個地址之後頓時一愣,"那可是個好地方啊,一般人都進不去的,看來和你約會的這個人能量不小啊!"

雯雯頓時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神情,"哼,怎麼樣,怎麼著我也算是一個大美女,找一個有錢的男朋友還不是小事情!只要我勾勾手指,不知道多少男人排著隊等待我雯雯大小姐寵幸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