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戰看著這一幕。脊背都是有些發涼,若不是慕風及時將他拉住,恐怕他現在已經被那空間波動給絞殺了。

慕風和龍凌相視一眼,手掌一揮,便是將三道通行令牌擲向了戰天神殿,只是那三道通行令牌剛靠近戰天神殿十丈處,便是被一種無形力量反彈回來,重新落入了兩人手中。

「這戰天神殿周圍,有著一道護殿大陣,而這通行令牌,也不能夠通過大陣。」慕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聞言,眾人都是面面相覷,他們從那種可怕的空間波動,也是察覺到這道護殿大陣並不簡單。

「不如我們一起出手,看看能否破了這道護殿大陣?」龍戰嗡聲嗡氣說道。

慕風搖了搖頭,說道:「別費力氣了,就算是再多一倍的人手,也無法轟破這道護殿大陣。」

眾人都是沉默下來,他們也知道慕風所說為真,戰天神殿的護殿大陣,即使隨著歲月而削弱了不少,也不是他們所能夠轟破的。

「那怎麼辦?我們不進去了?」龍凌道。

「進去是要進去,不過不能用蠻力。」慕風緩緩說道。

「你有辦法,慕大煉陣師?」一旁的慕蛟笑了笑,道。

「我可以試試。」慕風道。

不過他卻也並沒有多少底氣,只是不想這樣輕易放棄,畢竟他們好不容易進入到這戰天門,可不想被一道護殿大陣攔住。

「你還是一名煉陣師?」

聞言,龍凌等人看著慕風,眼神當中涌動著一抹驚訝之色,愈是接觸得久,龍凌等人愈是看不透慕風,他們都是很好奇,這個瘦削的人類青年體內,到底隱含著多少不為人知的能力和秘密。

「略懂略懂。」慕風淡淡一笑,道。

慕風轉過頭,目光望向戰天神殿,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雙眼微閉,魂眼開啟,靈魂感知席捲而開,然後緩緩的靠近戰天神殿。

慕風不敢大意,戰天神殿的護殿大陣,豈是兒戲,想要破除,難度不小。

見到慕風一臉凝重的模樣,一旁的慕蛟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打擾到慕風。

時間緩緩流逝,正在龍戰等人等的焦急之時,慕風微閉的雙眼,方才緩緩睜開。

「怎麼樣?能不能破除?」慕蛟問道。

慕風搖了搖頭,說道:「若是想要破除這道護殿大陣,僅憑我的實力,是無法做到的。」

聽得慕風的話語,眾人臉上都是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這樣說來,他們辛辛苦苦的這一段時間,到頭來卻是被一道護陣大殿所阻擋,那豈不是白忙一場?

看到眾人臉上失望的表情,慕風笑了笑,道:「你們也別著急啊,我還沒說完呢,雖然無法破除這道護殿大陣,不過我應該能暫時打通一條空間通道,不過維持的時間比較短,因此你們進入的動作一定要快一些。」

「你現在也喜歡賣關子了。」慕蛟輕輕捶了慕風肩膀一拳,笑道。

慕風笑了笑,臉色變得嚴肅起來,說道:「好,我現在開始,只要空間通道一旦成型,你們趕緊進去,記住,只有五息的時間。」

眾人點了點頭,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未完待續。。) 戰殿神殿前方,慕風凌空而立,雙眼微閉,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一道道魂印,如同雪花一樣飄落而下,然後融入到空氣之中,消失不見。↑,

慕風通過魂眼,已經大概了解了戰天神殿周圍那道護殿大陣的結構,雖然憑他現在的實力,不能夠破除這道護殿大陣,但是想要在大陣之上開闢一條空間通道,倒還是勉強能夠辦到的。

一道道魂印飄落而出,融入空氣之中,頓時凝聚出一個小小的陣法,然後朝著護殿大陣緩緩靠近,最後竟是融入到護殿大陣之中。

慕風所施展的這道陣法,並不是什麼攻擊陣法,也不是什麼防禦陣法,而是一道空間陣法,雖然威力不大,但頗為巧妙,布置出來的難度並不小。

如今慕風靈魂力修鍊達到三星魂尊,在煉陣之上,有著不低的造詣,所以布置這道空間陣法,倒也並不是不可能。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那道護殿大陣的表面,泛起一道道如同水紋一般的空間漣漪,而在那空間漣漪的中心,有著一道空間通道,緩緩成型。

「快進去。」慕風喝道。

「咻咻咻!」

早有準備的慕蛟等人,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道流光,掠進空間通道,而慕風則是最後一個進入到空間通道之中,在通過空間通道之時,他們都能夠聽見,空間通道受到護殿大陣的擠壓,發出陣陣「嘎吱」之聲。

「砰!」

當慕風剛剛通過空間通道,那空間通道。終於承受不住護殿大陣的擠壓,砰的一聲。炸裂開來,那種可怕的空間波動。讓得慕風等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

特別是慕風,若是他的動作再晚上那麼一步,恐怕便得被護殿大陣絞得粉碎。

眾人鬆了口氣,目光都是望向眼前的戰天神殿,眼神當中涌動著一抹興奮和熾熱之色。

經歷了太多的波折,終於是來到了這座傳說當中的戰天神殿,不容易啊!

「進去嗎?」慕蛟轉過頭,問道。

眾人的目光,都望向慕風。不知不覺,慕風已經成為他們的核心。

「進去吧,小心一點。」

慕風靈魂感知散發而出,並未察覺到危險,方才點了點頭,率先走向戰天神殿。

「嘎吱!」

殿門緩緩打開,頓時,一種古老的氣息迎面而來,一股壓抑的感覺瀰漫而開。使得眾人體內的玄力運轉,仿若都受到了壓制一般。

感受到這種古老的威壓,眾人都是心中一凜,戰天妖聖不愧為聖玄大陸的頂尖強者。數千年的時間,殘留的餘威,竟然還這麼強烈。

慕風等人緩步踏入戰天神殿。環視著四周,眼神當中涌動著濃濃的震撼之色。這座大殿,極為遼闊。仿若廣場一般,一眼竟是難以窮盡其盡頭。

「這裡怎麼如此空曠?」

不過很快,眾人便是發現了戰天神殿的怪異之處,雖然大殿極為遼闊,不過卻是異常空曠,整個大殿,空無一物,空空蕩蕩,而且連一絲打鬥的痕迹都未發現。

「莫非這裡並不是戰天神殿?」龍戰眉頭微微一皺,道。

「往前走走看。」

慕風環視了一下四周,靈魂感知擴散而開,並未察覺到有危險靠近,輕聲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隨著慕風一同朝著大殿深處,小心翼翼的緩步走去。

「你們看。」行走了半個時辰之後,龍彥突然驚呼道。

眾人抬頭,望向前方,便是見到,在大殿的盡頭上空,竟是懸浮著一道青色光團,隱約間,能夠從青色光團之上,察覺到一種奇異的波動。

「那是什麼?」望著那道青色光團,龍戰驚訝道。

「好像是一枚青色符印?」

眾人靠近青色光團,方才發現,這青色光團之中,似乎是一道巴掌大小的青色符印,符印之上,有著奇異波動散發而出。

「取下來看看。」

龍戰手掌一揮,雄渾玄力湧出,化為一道玄力大手,朝著那道青色光團抓去。

不過當龍戰的那道玄力大手靠近青色光團之際,有著一道道詭異青光從青色光團當中激射而出,而觸碰到這些詭異青光之後,那道玄力大手,竟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消散而去。

看到這一幕,眾人一臉駭然,這戰天神殿,處處透著詭異之處。

「難道這道青色光團周圍,也有陣法么?」龍戰問道。


慕風眉頭微微一皺,他並沒有察覺到,這青色光團周圍有陣法波動。

盯著這道青色光團看了一會,慕風的腦海當中閃過一道信息,失聲說道:「這是……五行妖印當中的木妖印?」

「五行妖印?木妖印?」聞言,眾人都是滿臉驚奇的望著慕風。

「五行妖印,指的是金妖印、木妖印、水妖印、火妖印和土妖印,傳說是妖帝贈給五位妖聖的統領符印,憑藉著妖印,能夠調動五大天妖軍。」慕風緩緩說道。

「嘶?」聽得慕風的話語,眾人都是吸了口冷氣。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五行妖印,卻是對天妖軍略有耳聞,傳說妖帝手下有一支極為強悍的軍隊,被稱之為天妖軍,而天妖軍按照五行劃分為金妖軍、木妖軍、水妖軍、火妖軍和土妖軍。

「五行妖印,五位妖聖各持一枚,並且它們自身也是一件天階靈寶,所以對外界的力量有所排斥。」慕風搜索了一下皇甫勛所給予的信息,補充說道。

「天階靈寶?那種靈性波動,是不是太弱了?」龍凌質疑道。他們雖然察覺到了木妖印散發出的奇異波動,不過這種波動,似乎與天階靈寶並不匹配。

「或許是因為在那場天地大戰受到重創的緣故吧。」慕風猜測道,不過心情倒是好了不少,這裡竟然出現了木妖印,想必是戰天神殿無疑了。

「我就不相信,連一枚受到重創的符印都奈何不了?」

話音落下,龍戰再度凝聚出一道玄力大手,朝著青色光團抓去,只是眾人仍然看見,那木妖印,散發出一道道詭異青光,將龍戰的玄力大手,生生消蝕而去。

「這?」


看著這一幕,眾人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古怪起來。(未完待續。。) 「這?」

眾人的臉上,露出古怪之色,龍戰乃是貨真價實的八階三重頂峰強者,他的一道玄力大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下來,而這木妖印,卻能夠輕易將其化為無形,也太厲害了吧。∽↗書∽↗書∽↗網,

龍凌、龍宇及慕蛟等人都紛紛嘗試了一下,結果都無法收取這枚木妖印,甚至都無法靠近。

一時之間,大殿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靜,眾人的目光,都是望向還未出過手的慕風。

「那我試試吧。」被眾人的目光盯著,慕風都是有些不自然,上前一步,說道。

慕風雙眼微閉,一道神識附在靈魂力之上,然後緩緩的靠近懸浮在半空之上的木妖印。

既然木妖印是天階靈寶,必定具有靈智,所以才會對他們產生抗拒,不過對於收伏高階靈寶,慕風倒也是有一些經驗。

在紫靈界,慕風便是通過溝通鼎靈,成功收取赤龍鼎,而那時候,他的身邊還有楚若心。

想到這,慕風的腦海當中,不禁浮現出那道美麗的紅裙身影,細細數來,兩人已經分開近六年的時間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去找你的。」慕風在心中喃喃說道。

如今自己已經達到了武尊之境,也算是達到了當初楚若心臨別時所說的條件,不管如何,慕風已經決定,在此次天魔亂域一行結束之後,便準備前往中極洲,去楚氏宗族尋她。

不過當務之急,是收取這枚木妖印!

慕風微微搖了搖頭。穩定了一下心神,神識便是隨著靈魂力緩緩靠近木妖印。

在距離木妖印還有著三尺遠的距離之後。慕風便是察覺到一種排斥之力,不過慕風並沒有理會。靈魂力仍然緩緩靠近。

「嗤嗤嗤!」

在慕風的那道靈魂力,靠近木妖印三尺之內時,便是爆發出一道道詭異的青色光芒,直接將靈魂力消蝕而去。

慕風身形一個踉蹌,退後了數步,望向木妖印,臉色變得愈發的凝重起來。

慕蛟等人剛想說話,卻是被慕風擺手制止,後者的雙眼再度閉上。


「靠你了。」

慕風在心中喃喃說道。一道心神便是傳入到武帝印之中。

「嗡!」

慕風右掌之上的武帝印,猛的顫動了一下,一道他人無法察覺的白芒激射而出,沒入那青色光團之中,而慕風能夠察覺到,那木妖印見到那道白芒,竟是有著一種喜悅之意散發而出。

藉助著武帝印,慕風的心神,也是毫無阻礙的穿透青色光團。然後被木妖印接收吸納……

眾人望著半天沒有動靜的慕風和木妖印,正等得有些焦急之時,便是見到,那木妖印猛然顫動。一道道青光綻放而出,充斥著整個大殿。

「成功了?」

望著這種動靜,眾人都是有些驚訝。望向慕風的目光,更是充滿著驚奇和敬佩。眼前的這個人類小子,讓人越來越看不懂了。

這種怪異的景象。持續了半個時辰,只見得那道青色光團猛然炸裂開來,木妖印激射而出,落入慕風掌心之中。與此同時,大量的信息,湧入慕風腦海之中,使得慕風的腦袋,仿若都要爆炸一般。

半晌過後,慕風方才緩緩睜開雙眼,嘴角掀起一抹喜悅的弧度。

「成功了?」慕蛟臉上露出驚喜之色,問道。

慕風點了點頭,說道:「嗯。」

眾人都是圍了上去,打量著慕風掌心之中的木妖印,只見其只有巴掌大小,模樣甚是奇特,紋路複雜,散發一種強大而奇異的波動。

「它真的受到了重創?」

龍戰等人臉上都是露出驚訝之色,這木妖印受到了重創,仍然有著如此強悍的氣息波動,那在巔峰時期,這枚木妖印的強大,更加難以想象。

「五行妖印,便是開啟妖帝傳承的關鍵。」慕風緩緩說道。

「真的?」慕蛟等人抬起頭,看向慕風,道。

慕風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僅憑一枚木妖印,是無法開啟妖帝傳承,只有將五枚五行妖印集齊,方才能夠開啟妖帝傳承。」

「五枚?」慕蛟眉頭微微一皺,道。

「那難度,可不小啊。」龍凌道。

「不是難度不小,是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其它四位妖聖的遺迹,已經有人發現,說不定其它四枚五行妖印,已經落入其他人手中了。」慕風道。

「這麼說來,妖帝傳承開啟,必須與其它人合作了?」慕蛟微微沉吟,道。

「不過誰持有五行妖印,便掌控著主動權,畢竟只有五枚五行妖印聚齊,方才能夠開啟妖帝傳承,缺一不可,所以在此之前,我們倒不用擔心妖帝傳承落入他人之手了。」慕風微微一笑,道。


「只不過我們的實力,恐怕無法和其它人爭奪妖帝傳承啊。」慕蛟面色逐漸變得凝重,道。

不說其它人,單是鳳寒空和龍蒼,兩人的實力達到了八階五重頂峰,這種實力,就算放眼整個妖域年輕一輩,也是少有人能與兩人爭鋒。

「所以我們才要趁著這段時間,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慕風頓了頓,環視了一下眾人,道:「龍凌兄之前便是提及過,戰天門當中有著一個極大的聚玄陣,若是能夠進入其中修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們便去那裡修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