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家的一眾長老都沉默了,他們自然是知道這些,的確,龍影雲才算是正統。

繼而,龍林生那眼淚流下,他神色漠然,繼續道:「知道嗎?直到遇到他們之前,我都還抱有期望,你希望他繼承家族,堵住眾人悠悠之口,我沒有意見。你們希望看看他的優秀,所以我選擇頹廢,這夠嗎?」

「哈哈……這不夠,你們這些人,還是巴不得我死。對,我是一個侍女生出來的。但是,龍傲雲,你這個不負責的父親告訴我,當初究竟是誰的錯?如果不是你,我娘會進入龍府?」

「是你,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傢伙霸佔了她,生下了我,你一點都不喜歡我。這是誰的錯?我和艷茹的事情又是誰的錯?她是平民又怎麼了?侮辱了你龍家的地位?」龍林生一個箭步,從到了龍傲雲的前面,厲聲的喝道,眼眸中血絲瀰漫。

兩父子針鋒相對,所有人都用一種十分異樣的眼神看著龍傲雲,他們何曾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事情搞出來?

龍林生凄慘一笑,看著無語的龍傲雲道:「知道嗎?你對我們母子造成的傷害太多了,你養我這二十幾年,我覺得真的沒有什麼好還給你了。今日,我龍林生與你們龍家一刀兩道。不過……」 說道這裡,所有原本支持龍林生的那些族人,頓時大急起來。

不過,這其餘的龍家人,卻是心中暗喜,甚至是心中拍手叫好。

「這仇,我會一筆筆的從你們身上討回來的。當初,我娘是怎麼死的。我想你是清楚對嗎?」龍林生目光灼灼的看著龍傲雲,最後轉向了龍影雲。

那被擒住的龍影雲感受到了一股絕強的殺機迸發出來,而龍傲雲等一眾龍家的高手徹底的臉色大變了。

「畜生,你想幹什麼?」龍家中長老喝道。

「我要幹什麼?好笑,難道答案還不夠明確嗎?」龍林生笑了笑,笑的很是坦然道:「你們也不會好過,我說過,今日我龍林生既然是已經和你們龍家恩斷義絕,那麼以後龍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仇敵。包括你,龍傲雲。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娘的墳墓前,徹底的懺悔。」

「放肆。」龍家長老徹底的怒了,一掌對著龍林生拍來。

「滾。」龍林生眼神中殺機四射,直接的一拳打出,恐怖的武念力連帶氣勢爆發,迎上了這一擊。

那站在一旁的於繼雲幾人都微微的心驚,想不到這龍林生縱然是頹廢,如今修為都依舊是在武尊三段的地步,這當真是有些厲害了。

從凌天賜幾人的描述,和之前所見到的一切可以判定,這龍林生之前一直都是逃避的,甚至是極為懶散的。

這傢伙能夠在二十多歲的時候,達到這種程度,不可謂不是一個奇迹。

強橫的武念力,瞬間席捲出來,這個長老臉色一片漲紅,這強盛的力量席捲出來,頓時使得他身軀直接的倒滑出去。

相反,這龍林生卻是像什麼事情都沒有一樣,淡然的站在那裡。

周圍的圍觀者不由得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嘆,龍家不愧為這裡最為強大的家族之一,這龍林生一向是洒脫,這都是被人們所知道的。

想不到如此洒脫懶散之人,還是有著這樣恐怖的修為。

龍傲雲看著這個已經徹底變得有些讓自己不認識的兒子,心中複雜萬分,但此刻他更多震怒。

縱然是他有錯,但他是一個父親,更是一個族長,自己的兒子沒有權利可以挑釁自己。

龍林生看著龍傲雲那逐漸變得陰寒的眼神,不由得冷冷一笑道:「怎麼?這就是龍家長老的實力?不過如此啊。既然你們都來了,事情我也說清楚了,那麼各位請回吧。」

「你……」這一眾長老臉色漲紅,他們有的人此刻雖然是極為的憤怒,龍林生就是激怒他們,然後出手。

可是,一般的長老能夠在短時間中將龍林生拿下?若是更高的修為出手,也不一定能夠在極短的時間中拿下。最為重要的是,誰都不願意在這裡翻船。

「龍林生,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龍傲雲前跨一步,他現在必須出馬了,這個兒子必須帶回去。

「哼,我做什麼?」龍林生目光毫不畏懼的對上自己的父親,然後指著後面的龍影雲道:「今日,我就廢了他。」

「你敢!」龍影雲徹底的怒了,他還是太低估這龍林生的心境的。

好孩子和壞孩子總是在一念之間,而他龍傲雲正是逼迫龍林生由善變惡的源頭。

「你道我敢是不敢?」龍林生怒吼道,與龍傲雲針鋒相對,腳步一撮,急速的沖向了那龍影雲。

「父親。」龍影雲看著這一切,臉色劇變,心如死灰,撕心裂肺的吼叫道。

「畜生,饒你不得。」龍傲雲徹底的怒了,就算這個人是他的兒子,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的讓他顏面掃地,留不得。

滔天的威勢,在瞬間降落,這龍林生在行動的一瞬間,龍傲雲也是怒不可遏的動了,一掌直接的對著龍林生的背心拍來,這是要徹底置龍林生於死地啊!

在一旁早就是戒備的於繼雲、趙香兒和趙龍幾乎是在同時的跨出,三人的氣勢不可謂不強盛。

勁風頓時席捲開來,於繼雲周身劍氣升騰,幾乎是可以切割著人皮膚的劍氣,直接的對著龍傲雲斬去。

趙龍直接的一個躍起,揮動著自己的拳頭,帶著一股宛如蠻牛般的橫力,就砸向了龍傲雲。

而趙香兒則是足尖輕點地面,手中迸發出一道紅色的劍氣,對著龍傲雲的胸口而去。

這一擊,要麼龍傲雲不顧一切,殺死自己的兒子,要麼他就退開,讓他另外一個兒子死!

「轟隆隆!」

但是,結果往往是出人意料的,龍林生感受到身後那必然的殺機,幾乎是心都已經徹底的涼了。眼神中唯一的一絲期盼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手中的掌力卻是猛然的一收,這一個停頓,頓時就使得後面的龍傲雲有了機會。而他周身已經布置了極為強橫的防禦。

「噗!」

龍林生的身影直接的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染成了一片血紅。

那口中鮮血如泉涌,身軀急速墜落。

「龍大哥。」凌天賜他們不是沒有準備,而是這一切都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太詭異了。

誰都想不到,這龍林生竟然會先收手。

因為這剛才的局勢,怎麼都不會是他受傷的。

龍影雲傻了,看著那近在咫尺的身影,臉色一片蒼白,口中的鮮血不斷的冒出來。

他心中不知道有多麼的複雜。唯一的念頭就是,他沒有殺我……

不只是龍影雲傻了,那些龍家的長老傻了,龍傲雲更是傻了。

嚴群等人臉色極為難看的盯著龍家的一眾高手,實在是無法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哇。」龍林生又噴出了一口帶著些許內髒的鮮血,身軀都開始變得有些冰冷起來。趙龍等人的攻擊全部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他一點都不好受。

「你……」龍傲雲傻了眼,他想不到,這一切竟然會是如此的結局。

幾乎是所有圍觀者,都清楚的看到了這一幕,現在龍林生無力的躺在地上,再也沒有一絲感情,不在看龍傲雲任何一眼。

這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是一般人都無法體會的。

「我……欠你……的,今日……全部……還給……你了。」龍林生凄然慘笑,讓人想不到的是,他的頭髮竟然是在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了。

「啊……」袁倩舞幾人大吃一驚,連忙的催促凌天賜幫助治療,可是現在的龍林生拒絕了治療,這讓凌天賜也沒有辦法。

一瞬間白了頭,這是心死了。

縱然是這周圍的都是白痴,現在也不禁是被龍林生所做的一切感動了。

相反,這龍家的一切,包括這位族長在內,搞出的事情就像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驟然的暴露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想不到,這龍家家主竟然是如此惡毒之人。」

「真是沒有想到的,如此道貌岸然。」

「啊哈哈……都說虎毒不食子,這傢伙……」

「龍林生這一掌是要還龍傲雲的養育之恩。而他所謂的殺死自己的弟弟,不過是一個借口。」

「龍家……陰險萬分啊。我算是看清楚了。」

一道道的聲音,想就是討伐一般,徹底的讓龍家的眾位高手臉色難看。

龍影雲剛才真的是心都死了,他明明是看到了龍林生眼神中的殺機,不過最後卻沒有想到龍林生竟然會收手。

龍傲雲臉色難看,最後驟然一變,道:「龍林生,好,我的好兒子啊。你這一招不可謂不毒,竟然是拿自己的性命來設計。」

「龍傲雲,你個老混蛋,你給我閉嘴。」凌天賜驟然的臉色大變,猛然的喝道:「你算是什麼東西?他現在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若是再敢在這裡唧唧歪歪,現在你的另外一個兒子,我也送上路。」

「你威脅老夫?」龍傲雲的臉色鐵青,想不到今日不斷的被人拂去面子,一家族長的面子,算是徹底的丟盡了。

「威脅?」凌天賜突然覺得自己的脾氣還是太好了,不由得冷笑一聲道:「既然你認為我是威脅,那麼,我就威脅給你看看。」

「嗤!」

「啊……」

眾人一片啞然,剛才如此氛圍,突然地爆發出一聲慘叫,能不讓人吃驚?

龍影雲痛苦的哀嚎,一隻腿上,鮮血湧出,直接的半跪在了地上,而方向正是臉色越來越蒼白的龍林生身上。

而所有人都沒有發現的是,這龍林生眼神中的寒冷,已經徹底的取代了最後一絲柔情。

他整個人徹底的變得陰冷,甚至是連凌天賜都沒有發現,此刻的龍林生眼神中,有著的是一種極為嗜血的殘酷與兇狠。

「救我。」極為冰寒的兩個字從龍林生的口中吐出來,凌天賜一愣,他感覺到了一股極為不安的感覺。

此刻的龍林生給他們的感覺太陌生了,龍林生那不帶任何感情的眸子看著凌天賜道:「幫我。」

沒有多餘的一個字,他只是用那種極為冷凍的眼神看著凌天賜。

凌天賜無奈的嘆息一聲,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一步,徹底的將這龍林生逼上了另外的一條路。

那龍家的高手,包括嚴群等人都發現了這龍林生的變化。

此刻的龍林生就像是一個充滿了邪性的人,眼神中有的只是冷漠與無情。

龍影雲他看到了龍林生的變化,距離這麼近,他感受到了那種極為恐怖的窒息感。

凌天賜不惜花下了巨大的代價,這才穩住了龍林生的傷勢。

而龍林生則是推開了其餘的人,眼神無比淡漠的注視著龍傲雲,那極為冰冷而且不帶一絲感情的眼神盯著後者。

「咱們之間的恩怨,以後再算,今日,我龍林生改姓。他日,龍家準備好償還債務。」龍林生那極為淡然的語氣,卻是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一股決心。

一步一個踉蹌,龍林生道:「天賜,借你的地方住幾天。」

沒有任何的廢話,龍林生留給眾人的只是一個充滿了殺氣的背影,他註定是要和龍家做出一個了斷。

龍傲雲此刻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想不到自己的兒子現在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會變得如此的可怕。

凌天賜的眼神中,淡漠之色越來越重,一腳直接的踩在了龍影雲的傷口上,使得龍影雲發出了極為凄慘的叫聲。

「放開他。」龍傲雲眼神中殺氣畢露,前跨一步,所有的龍家高手都爆發出滾滾的武念力,這是要徹底的撕破臉的徵兆了。

「哼……哈哈。」凌天賜笑了,笑的很是邪然道:「龍傲雲,不得不佩服,你居然是這樣的一個父親。我凌天賜算是第一次領教了。不過,你說了放了他,我就要放啊,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你想怎樣?」龍傲雲的忍耐已經達到了極致。

凌天賜臉色漸漸的變冷道:「我不想幹嘛,你的兒子,今日註定是不能完整的回去了。而且,我現在也送你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希望你龍家還能夠繼續昌盛下去,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龍家徹底的玩死的。」

「嘩!」

眾人一片驚呼,一片嘩然。

他們是不認識凌天賜的本人,但是凌天賜這個名字他們不熟悉嗎?不清楚嗎?

現在整個雲羅帝國只怕是沒有不清楚的,更為重要的是,這傢伙似乎來歷不是一般的強大。

龍傲雲等一種高手的臉色都徹底的變了,凌天賜是誰?誰不清楚,年少出名,四年前,更是引動了整個大陸的高手來截殺。

他如今依舊好好的存活,這能耐是有多強?當今的皇室都極力拉攏的對象。

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更為可怕的是,這傢伙現在似乎修為越來越強了。

「恕不遠送。」凌天賜下了逐客令了,這龍影雲是絕對不會放的。

「你確定要和我做對?」龍傲雲的耐心已經沒有了,眼神只能夠殺機畢露,既然事情都鬧到了這種地步,殺了又何妨?

感受到這龍傲雲眼神中的殺機,凌天賜卻是絲毫沒有擔心道:「怎麼?想動手?你確定你能殺死我?我真為龍大哥感到不值,如此一個淡漠之人,怎麼配做父親?」 唐雨荷看了他一眼,咧了一下嘴,他本來就不討人喜歡嘛,又老又矮,滿臉的絡腮鬍子,說話又冷又硬,還老是板著一張臭臉,沒有一點兒溫度,沒事總喜歡用刁鑽古怪的數學題來為難人,還不講衛生,喜歡把粉筆灰抹在屁股上……

整個就一糟老頭。

不過,這會兒這個糟老頭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可愛的。

唐雨荷忍不住,就笑起來,大家也跟著「哄——」的笑了。

「還笑,我丟臉可丟大了。」

「是,老師,下次一定考個不讓您丟臉的分數。」

這回易老頭高興了,居然嘻嘻的笑出聲來。

「我就等你這句話了,唐雨荷,你說話算話。」



五月中旬和六月初,學校又進行了兩次模擬考試,唐雨荷的成績保持得好好的,一直是穩中有升,特別是數學成績,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原來一直以為自己欠的就是數學基因,這會兒也徹底的打破了結界,收不住腳了。

唐雨荷答應過易老頭的事情終於是做到,數學成績提了上去,沒有再給他丟臉。易老頭每每見到唐雨荷,黑黑的臉上就擠出了花兒,咧開了的大嘴笑得甚是滑稽又可愛。

黑板上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每分每秒都在發生著變化,往日聽起來無比悅耳的聲音,現在怎麼聽都覺得像是令人喪氣的催命符,似乎在提醒著他們,上戰場決戰的時刻在一分一秒的靠近。

一種無形的焦慮與不安在空氣中漫延,連帶著炎熱夏季的到來,更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討厭的知了每日不停歇的聒噪著,它們是否也和他們一樣煩燥而不安呢?

而燕子卻不知愁苦,在校園裡大片的果樹林間低飛徘徊,那矯健的身姿時而掠過花圃,時而飛向空中,自由而愜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