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色衣襟無風自動,憑添了一股氣場。帶著隱忍的怒意的眸子盯著破冰的方向。

破冰大當家還在憤怒壯漢輸了比賽的事實,一聽這話,眼中傲氣一凜,便飛身上台。

「哼!我勸你還是提早認輸的好。我可不是那個廢物!」

即便是違心話,他也說的毫不客氣。

炎焱可沒興趣聽他廢話,他一心為三弟報仇,為火鳳報仇。

仇人在前,何必多說,戰!

剛剛還隱忍的憤怒,在動手的那一刻再也壓制不住,化作實質的戰鬥力,節節逼近。

破大當家一時抵擋不住,步步後退。

他不明白,明明實力差不多的兩人,為何他卻被壓得死死的。

被那雙盛怒的眼睛盯著,他竟從心裡生出了怯意。

他怎麼也不會明白,怒火也會激發人的鬥志和潛能。

炎焱也不用幻力,剛剛炎火經受了什麼,他便原原本本的還回去。

台下的眾人早已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沒想到穩重的火鳳團長也可以這麼彪悍。

看看那被壓制的不得動彈的人,真的是神氣的破冰大當家嗎?

眾人一個冷顫,看來以後,怎麼都不能惹上火鳳啊。

破大當家有苦難言,不是他不想還手,而是這炎焱根本不讓他有還手的機會。

臉上腫的一片,連緊貼在臉上的面具都被掀開了一角,露出裡面蒼老的皮膚。

身上也是破破爛爛,那樣子比方才的炎火還狼狽。

若不是後面還有比賽,炎焱真想直接把這人撕碎。

最後一腳,將那人狠狠踢飛。

現實與理想相差萬里,可憐的破大當家從開始到現在沒出一招就已經被踢下了台。

「咔嚓」「咔嚓」

他那一把老骨頭如何經得起這樣暴力的摧殘。

於是,氣急攻心,兩眼一黑,暈了。 他那一把老骨頭如何經得起這樣暴力的摧殘。

於是,氣急攻心,兩眼一黑,暈了。

林斐眼角不停地抽搐,今天這都是怎麼了?

先是炎火逆襲,接著是炎焱強勢壓倒性勝利。火鳳傭兵團今天給他的震撼比一年都多。

「第二局,火鳳勝!」震撼歸震撼,結果還是要公布的。

林斐鄭重地在小冊子上又畫下一筆,他有點期待火鳳接下來的表現了。

「半個時辰后,進行第三場賽事。」

林斐走下台,他要去和工會長老商量商量。

炎焱可不會去想在場的人是什麼想法,下了台,徑直走向炎火。

那個倔強的人一動不動躺在那裡,睡著了一般。

「夜姑娘,他怎麼樣了?」

炎焱的語氣有些沉重。這大概是三弟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

「已經沒事了。力量透支,暫時不會醒過來。」

好在是肉體力量的搏鬥,沒有傷害到根基。

聽到凰冰這樣說,炎焱才放下心來。

「後面三場是小輩的比試。炎火,你去把江楓,陸玄和宗磷叫來。」

前兩局他們贏了,破冰恐怕不會甘心,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片刻,炎火帶著兩個少年來到他的面前。

炎焱看著這兩人,皺著眉。

「江楓呢?」

「剛剛看他急急忙忙出去了,說是有些不舒服。」其中一個少年回答。

不舒服?算了。

炎焱看著眼前這兩個和他兒子同樣大年齡的少年。

「前兩局的狀況你們也看見了。後面的對手不會簡單,你們要代表整個團出戰,害怕嗎?」

若是怕了,現在就可以放棄,一旦上了演武台就只有戰了!

他直覺破冰一定還有陰謀在等著他們,他不想看著這幾個少年在演武台上出事。

為人父母,將心比心,若是他的風兒出了事,他也會難過。

兩個少年相互對望一眼,各自眼中都充滿著堅定。

「團長放心,我們不怕!」

他們是孤兒,是團長收留了他們,火鳳就是他們的家。

為家而戰,他們怎麼會怕?

炎焱臉上浮現一抹欣慰的笑,他火鳳的人就是要傲骨錚錚,不懼無畏。

「保護自己。」

再多的話說出來都沒有什麼意義,什麼輸與贏都沒有自己重要。他想看到的不是他們為了一場勝負拼盡性命。

半個時辰馬上就過去了,林斐再一次走上演武台。

「后三局均為小輩之間的比試,第三局,開始。」

破冰那邊,有神使的治療,大當家早就醒過來了。

聽了林斐的宣布,他眼中劃過深色,向身旁的人吩咐了幾句。

接著,一個青年走出來站在演武台上。

「團長,讓我去吧!」

宗陵看著台上的人,眼中洶湧著戰意。

炎焱點點頭,少年氣盛,這就算是他的一次鍛煉。

宗陵在演武台上站定,兩個火氣相當的少年在台上相遇,註定要翻起一陣熱浪。

「哼!亮出你的幻力吧,我不和廢物打!」

綠色的幻力光團閃動著,和少年的高傲和自大相呼應。

十幾歲的年齡能夠修習到綠階,雖然不能和學院宗門世家子弟相比,但在傭兵團中,那也是不錯的,少年確實也有自傲的資本。

宗陵也是十幾歲的少年,火氣正旺,哪裡能容得下對方的挑釁。

不服輸一般,張開同樣是綠色的幻力。

自大狂,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一言不合就開戰!

兩個少年,同樣的年紀,同樣的實力,在這千人注目的演武台上誓要分出個勝負來。

破大當家盯著台上打的難捨難分的兩個人,眼中劃過一絲陰霾。

廢物!這麼久了,還沒有結束。

經過上一局被炎焱狠狠地打了臉,他現在只想快點結束。而他們只能是贏得那一方,這樣,才能徹底毀掉火鳳報仇。

按照台上兩人的打法,估計明天都不會結束了。

破大當家眼中劃過一抹厲色。

既然分不開,就讓我來幫幫你們好了。

手中悄悄凝聚起一絲紫色,那種紫色和一般人修習的幻力不同,很詭異。

演武台上的兩人還相互糾纏在一起。少年都有些不服輸的傲氣,誰都不願意落後一步。

「碰!」

兩股幻力再一次在空中相遇,碰撞,湮滅。

宗陵喘著氣,看著對面的人。

還真是遇到了對手,這麼久了,他用了全部的力量,兩人還只能打個平手。

一股瘙癢酥麻的感覺出現在身上,轉瞬即逝。

宗陵並沒有注意到,準備提起全部力氣,再來一擊。

嗯?怎麼回事?

少年的臉上出現一抹慌張,他,他竟然提不起幻力了!彷彿力量在一瞬間都憑空消失了。

心急地一試再試,結果,還是空空如也。

這是怎麼回事?

少年心亂如麻,一瞬間,額頭上冒出了一層汗珠。

然而,對方卻不會等待他找回力量。

綠色的光團直擊而來,落在少年眼中變得莫名驚恐。

他沒辦法抵抗啊!

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對幻力的依賴太大,一旦失去這道保護屏,就自亂了陣腳。

「碰!」

塵霧飛散,第三局已成定局。

林斐剛毅的眉毛緊緊皺在一起,他剛剛看到……

「第三局,破冰勝!」

低下頭刷刷在小冊子上再記下一筆。

炎焱一直在觀察著比賽,明明是宗陵佔了上風,可結局確實一瞬間反轉。

若是沒錯,剛剛那一縷紫色……

「大哥,這,怎麼會輸呢?」

炎炎本來修為不高,性子也急,沒有發現異樣也是正常的。

炎焱並不打算告訴他,眼下還有一件事。

「江楓還沒回來?」

炎炎愣了一下。

「沒有。」

奇怪了,那小子出去了那麼久,早就該回來了。

炎焱還準備說什麼,就見一個人影衝出去,下一刻,人已經出現在了高高的演武台上。

「第四局,我來和你們比!」陸玄的眼中噴薄著怒火。

炎焱來不及阻止,破冰已經派出了人出戰。

「你帶人去找江楓!」他信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重。

眼下江楓還不知蹤跡,陸玄就已經上了演武台,這些孩子,還是太衝動了。

但願江楓那孩子沒事才好。 眼下江楓還不知蹤跡,陸玄就已經上了演武台,這些孩子,還是太衝動了。

但願江楓那孩子沒事才好。

演武台上兩人紛紛亮出自己的實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