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甲巨蜥龐大的身軀擋在了燕蓉面前,尾巴來回抽動,凌空暴擊,反覆捶打,將大地砸出一個又一個深坑。

逼得那名黑衣刺客倉皇後退,不然的話,早就變成肉醬,他不甘心失敗,又重施故技,揚手又是千百字元,在空中幻化成不計其數的尖嘴大鳥,黑壓壓如同烏雲般降下,將黑甲巨蜥安全籠罩,反覆啄擊起來。

頓時間,金石交擊聲大作。

黑甲巨蜥夷然無懼,它身上覆蓋的黑甲之堅硬,根本不是尖嘴大鳥所能戳穿,反而它大口一吞,尾巴一甩,爪子一撲,那些尖嘴大鳥就紛紛爆碎成紙片,漫天飛舞起來。

燕蓉趁機將另外幾名古劍府弟子全都召集到身邊,由黑甲巨蜥保護起來。

那名刺客顯然是揚名道高手,但是奈何不了黑甲巨蜥,也就擊殺不了古劍府弟子,只能夠徵召同伴過來圍攻。

燕蓉卻也不敢讓黑甲巨蜥去追擊敵人,以免被對方趁機擊敗。

雙方陷入短暫的僵持中。

而在另一邊,陳林則與那名持刀的刺客高手交戰,激斗正酣。

才交手沒多久,陳林就發現對方的真氣十分雄渾,每一刀都異常強橫,有力劈山河之勢。

陳林連連施展出幾門精妙劍法,也無法徹底壓倒對手,佔據上風,逐漸也要陷入僵持中的時候。

「霸山刀!」

突然,這名持刀的刺客狂吼一聲,翻轉刀背,狂猛斬來。

刀未到,重重壓力已經兇猛降臨,身軀幾乎就要被碾爆,給陳林的感覺,哪怕就是一座山巒,也要被劈成兩半,擋不住,無法擋!

陳林不信邪,揮劍就迎了上去。

然而就在這時,他莫名的感到心悸,想也不想的逆轉劍勢,斜斜的衝天而起,眼角的餘光就注意到,一截劍尖,穿過了他剛才所站立的位置。

又一名刺客!

陳林心中頓時警鐘長鳴,落地之後,反手就是劍鋒犀利刺出,他的速度太快了,使劍影不斷重疊,幾乎將那方空間完全充滿。

看似擊在了空處,實際上卻準確無誤的將一枚枚塗成黑色的銀針,給撞飛出去。

叮叮咚咚,十分清脆悅耳。

但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其中隱藏的殺機,是如何的熾熱。


陳林不驚反喜,不退反進,加速衝進銀針襲來的方向,揮手就是一劍抹去。

黑夜之中,有道血線立即迸濺而起,十分醒目。

同時飛起來的還有一顆腦袋,臉上充滿驚愕之色,正是那名刺客的腦袋。

陳林劍不停手,隱藏在古劍氣當中的,是點星劍術,是殺劍術,長風不絕劍,這些古元大陸有數的強大劍術!

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施展起來完全不能夠得心應手,但用在這裡,卻已經勉強足夠。

唰唰唰!

每一劍出,都必有一名刺客倒下,血濺當場。

轉眼間,就有四名刺客被陳林擊殺當場。

唯有那名持刀高手,著實太強,乃是道師級別的存在,足以抵擋陳林手中的劍,卻也無法阻止同夥被殺。

「你該死,竟敢反抗,不肯乖乖束手就擒!當誅!」

「刀起風卷!」

這名黑衣持刀刺客,一刀捲動狂風,接天連地,徑直卷向陳林,可以清楚看到,那裡面旋轉的不是風,而是刀,暴烈的刀,肆意的刀,恐怖的刀。

呼啦一聲,大地就被刮出了千百道刀痕,縱橫交錯,恐怖至極。

陳林倏然神情微變:「風卷氣功?揚名道的地級二品功法……」

他飛速倒退,不得不退,蓋因剛才手中劍已經連發三大劍招,斬進刀風當中,都好像泥牛入海一般被吞沒,連半點波瀾都沒有驚起來。


果然不愧是地級二品功法,有其狂霸之勢。

傳說,那揚名道擁有三門地級二品功法,甚至還有地級一品功法,所以才能夠越來越強大,這《風卷氣功》顯然就是其中之一。

而古劍府現在,甚至只剩下地級三品功法,曾經也有的更強大的功法,已是在漫長時間裡,慢慢失傳了,此消彼長,才會衰落,越來越被揚名道壓服。

「不錯,你的見識也算不凡!可惜,投錯了宗派,註定今天隕落!」

黑衣持刀者有著絕對的自信,神情冷傲,就彷彿諸神,判決陳林的生死,說話間,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也不慢,鼓動狂刀,令刀芒席捲,暴風肆虐,兇狠追殺過去。

所到之處,無論是火焰,還是馬車,或者士兵,只要被卷進去,都會在瞬息之間被絞成齏粉。

陳林一退再退,但很快退無可退。

在他的身後,是被黑甲巨蜥護住的燕蓉等人,他們要是被卷進這狂亂刀幕中的話,只怕也無法善了。

「啊,不好,快退!」

「陳林師兄,你要堅持住,不然的話,我們就全都完了!」

陳林無法再退,驟然怒喝道:「唯有如此了!」

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他猛地運轉深藏在眉心深處的無敵劍胎,劍氣狂涌,從眉心,到胸膛,再到手心,順著鐵木劍瘋狂飈射而出。

一道劍氣,自他催動的古劍氣中,激射出十數丈,顏色絢麗,如同一座彩虹之橋,憑空架設在天地間,霸道而又強硬的撞進刀風當中。

劍氣生,虹橋現!

整個夜空,都被照破了。

沒人知道陳林施展的是什麼劍術,但已充滿驚嘆。

… 蔚然奇觀,而又威力強絕。

這就是陳林這一劍的真實寫照。

燕蓉動容了,躲在黑甲巨蜥身後,依然能夠清楚感應到這一劍的凜冽氣勢,身體控制不住的瑟瑟顫抖。

開始她還覺得有些丟臉,等到看清其他的古劍府弟子更加不堪,甚至就連黑甲巨蜥,這頭兇猛殘暴的妖,都在匍匐倒退的時候,就完全釋然。

她更想不明白的是,陳林到底施展的是什麼劍術?

他又到底會多少門劍術?

「蓉師妹,你看陳林的這招劍術,是不是和我們古劍府的劍法很是相似,卻更加神妙!」有名古劍府弟子戰戰兢兢的說道。

燕蓉仔細看了下,確實如此,越發想不明白了。

他們自然不可能清楚,古劍府曾經也是有著地級二品,乃至地級一品功法,更是有著煉製多種法劍、靈劍,乃至於寶劍的法門。

只是,在漫長的歲月中,早已遺失許多。

僅存的最強功法,只有地級三品的《古劍氣訣》,而府中劍修的劍,最強大的也只有靈劍,並且連上品靈劍,也極難煉製出來。

因此古劍府的有志之士,都在盡心儘力的尋找,收集這些失落的功法。

可惜許多年過去,收穫寥寥無幾。

很多人因此灰心喪氣,無奈放棄,幾乎不再抱多少希望。

這時候,唯有陳林知道,遺失的那些功法,遲早能夠找回。

而在他的記憶之中,前世的時候,便是成功找回了古劍府祖師傳承的那些功法,寶典。

像他現在施展的這門《破殺古劍道》,正是古劍府早已失傳的地級一品劍術!

連同其他一起被找回的功法,全都被前世的陳林學習得到,記載在腦海當中。

此時一劍殺出,劍氣所向,恍惚虹橋撞進狂暴無比的刀風當中,立即生出一輪又一輪的空氣漩渦,在刀風中來回激蕩,絞殺撕裂,肆意破壞嘶!

眨眼之間,風碎,氣炸。

氣浪狂襲,劇烈擴張起來,將方圓十數丈全都波及,無論是人,還是物,全都絞成齏粉。

「你這是什麼劍術?」那名黑衣持刀者臉色鐵青,卻不敢怠慢,忙不迭的揮刀,斬破氣流,才沒有波及。

燕蓉等古劍府弟子,更是嚇得緊緊躲在黑甲巨蜥身後,憑藉這頭凶物的皮粗肉厚,才算是逃過一劫。

其他人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潛伏在暗處,妄圖刺殺陳林的兩名刺殺者,直接就被氣浪卷殺,身軀化成肉糜。

陳林正要乘勝追擊,卻突然悶哼一聲,募然止步。

燕蓉偷眼看見,心知不妙,叫道:「陳林,我這裡有幾枚丹藥,你快點服下。」

「不用!」

陳林一手伸入懷中,從藏虛囊中,直接取出兩枚古元,乾脆塞進口中含住,即刻開始煉化其中的元氣精華,彌補自己的損耗。

很快,他的雙目就湛湛生輝。

到這時,氣浪才逐漸平息。

那名黑衣持刀者,看了眼剛剛慘死的兩名同伴,身上的殺意越發濃烈,簡直是沖霄直上,卻並不急著再次出手,冷冷說道:「不錯,你的實力超乎我的想象,難怪敢做出那麼膽大狂妄的事情。」


「但你既然連古元都用了出來,想必已經到達極限了?而我,卻還遠遠沒有發揮全力。」

黑衣持刀者也在趁機恢復真氣,言語間充滿了自信,妄圖打擊陳林的信心。

就好像燕蓉等人聽見,都是心中一沉。

確實,陳林再厲害也只是九階劍士,對手卻是一名道師,誰也不知道他的底細,又到底有多麼強大?

而剛才的那一劍,顯然就是陳林現階段所能夠施展的最強劍招!

看陳林的樣子,就知道差點被掏空,不得不取出珍貴無比的古元補充。

唰唰唰!

這時,更加糟糕的事情發生。

又有十數名黑衣人趕了過來,面戴黑罩,護衛在那名黑衣持刀者身後,瓮聲瓮氣的說道:「沒用的,無論你們怎麼掙扎,今天都要死!」

陳林臉色平靜的站在那裡,冷笑道:「你們想要打擊我的自信心,簡直痴人做夢!再來戰吧!我先殺了你們,要不了多久,我將再殺入揚名道,殺入上揚王城!」

「愚昧的傢伙,我會讓你明白,你我之間的境界差距之大,已經不可彌補!何況殺入揚名道這種鬼話!」黑衣持刀者長呼一口氣后,腳步抬起,緩步走到陳林面前,不足十步的時候,突然化作霹靂,再次出手,揮刀直斬。

剎那之後,陳林就發覺自己被無盡的刀光覆蓋,一重又一重,不斷疊加,比蜘蛛網還有密集,難以掙脫。

除了刀光,再也看不到其它。

外面的燕蓉等人,也看不到刀光中的陳林,駭然色變。

如果說剛才黑衣持刀者的那招「刀起風卷」,是一往無前,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硬功夫。

那他現在的刀法,就變成了綿里藏針的軟功夫。

扯不清,斬不斷,一旦深陷其中,就只有被斬殺的命運。


「八面刀光!」

黑衣持刀者沒有說謊,他的實力,確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


從這一招風格大變的刀法當中,不止陳林看出厲害,就連燕蓉等人,也都清楚感受到了,心神劇震。

燕蓉突然緊咬貝齒,陷入了猶豫中。

在她的手中,實際上還暗藏著一張底牌,十分珍貴,而且只能夠激發一次,不到最危險時刻,不敢輕動。

現在,她判斷不出是不是到了最危險時刻,因此猶豫不決。

那邊,陳林卻已經再次和黑衣持刀者大戰成一團,古劍氣不斷吞吐,時大時小,時長時短,與從四面八方斬來的刀光不斷碰撞,糾纏,最終兩兩消弭於無形。

黑衣持刀者的刀法大變,陳林的劍法,也跟著大變,變得靈動如蛇,往往能夠在不可思議的地方,施展出不可思議的妙招,破解掉敵人的攻擊。

這樣的戰鬥,雖然消耗的真氣遠遠比不上剛才暴烈的攻擊,但是消耗的心神,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看得所有人目不轉睛,完全說不出話來。

「強!這兩個傢伙都實在太強了,什麼時候我要是能夠達到他們的境界,就是死了也值得!」

「原來那招還可以如此施展,難怪我一直沒能修鍊成功,原來是走入了誤區。」

「果然,還是要多多的與高手過招,才能夠開闊自己的眼界,或許還能夠觸類旁通,得到什麼領悟。」

「你們說,他們兩個誰更厲害一些?能夠勝出?」

……

「破!」

劍網當中,陳林突然變守為攻,平靜而又冷漠的聲音發出,不帶一絲感情波動,就好像天地律令,揮劍斬出一道無比狂霸的劍氣,直接撕裂數重刀光。

腳下大地都在頃刻間坍塌崩裂,炸出一條深溝,恐怖蔓延,激起無數碎石,如同隕石般亂砸,恐怖至極。

黑衣持刀者退,臉色沉凝,雖然對陳林的實力評價,已經提升很多,此時再看,卻依然是小窺了。

不過,他依然信心十足,手中長刀在手,再次疾攻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