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姿看到了狄澈坐在跑車裏,一臉陰沉地看着她。

她裂開嘴,拿着烤腸屁顛屁顛地跑過來,“天哪,狄澈,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狄澈皺眉地捂着鼻子,伸出手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喝道,“停!”

“……”黎姿嚇地握着烤腸沒敢動。

“你給我站那兒!”狄澈看到她終於乖乖地停住,再吩咐她,“把你手裏的東西給我扔了,嘴裏的,也給我吐掉!” “啊……狄澈……”黎姿不明所以地皺眉。

“快點!立刻!”

黎姿見他真的生氣了,雖然有些委屈,但是也只好快點照做,“好啦好啦……”

把手裏的還有嘴裏的烤腸給統統地倒在了垃圾桶裏,拍了拍手,小心翼翼地踱步過來,“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行,你不能上車。

跟我來。”

狄澈皺眉,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廉價刺鼻的味道,更不允許渾身散發着這味道的她給坐上車來。

“我追你的跑車?是這樣嗎?”黎姿錯愕。

“不要?”狄澈犀利地瞪向她,明明是你自己做錯了事情,你居然還有臉質疑的表情。

黎姿垂頭喪氣地癟癟嘴,看到狄澈的跑車慢慢地往前開,她快步地跟上,直到他的車停在一家高級桑拿會所的門口,對她說道,“上去,把自己從頭到腳,從裏到外洗乾淨。”

“……”黎姿慢慢地轉身,進了會所裏邊,上樓的時候,在拐彎處探頭出來看在車裏待着的他,本來想做一個有愛的鬼臉的,可是卻被他很兇地給瞪了回去。

她有些委屈也有些自責,明明想說要做一個配得上他狄澈的女人,想說要做一個真正能夠融入上流社會的女人。

可是看到路邊攤,聞到那熟悉的味道的時候,就忘掉了一切……哼哧哼哧地吃了起來……真該死……

上流社會的人怎麼可能吃路邊攤?

上流社會的人怎麼可能吃烤腸?

上流社會的人怎麼允許自己被這樣的廉價的路邊攤的氣味給薰了呢?

上流社會的人根本不可能聊天聊的是豬肉多少錢一斤的嘛~

所以,黎姿瞪眼望天,躺在浴缸裏,任由五個按摩師,一邊把精油抹在她的身上,一邊點燃了香薰。

坐在車裏的狄澈受到了黎姿發來的短信:

狄澈,對不起,下次再也不敢了。

狄澈看着這麼幾個字,心裏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方纔,對她,是不是太兇了?

黎姿又發來了一條短信: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爲以前下班回家,都會路過路邊攤,然後花上一兩塊錢買來吃一串,成了習慣。

狄澈微微挑眉,刪了又輸入,最後變成了一句:

這種習慣,不好。

黎姿看着只有六個字的回覆,嘟嘴犯嘀咕,“那什麼樣的習慣是好的呢?”

幾秒鐘後,狄澈受到了二貨的短信:

狄澈,以後你會是我的習慣,這個習慣,應該很好吧?

狄澈把手機翻了一個身,看向窗外,沒察覺到自己的嘴角泛着一絲淺淺的微笑,走下車,靠在車門上

十幾分鍾後,黎姿從桑拿館裏出來,抿了抿嘴脣,走向狄澈,試探性地踮腳,“現在……沒有味道了吧?”

狄澈聞到她身上好聞的玫瑰精油香味,挑眉,“上車吧。”

“哦~”讓我上車,應該就是沒有味道了吧?黎姿咕咕笑,打開了車門,坐了進去,看向左手邊的狄澈,開心地說道,“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呀?”

“給你買禮服。”

“你親自要給我挑嗎?”黎姿笑着抿嘴,甜蜜地摸了摸後腦勺,這麼忙的狄澈居然能夠爲了舞會,給她買禮服,得意,開心,開心,得意啊……

誰承想一個幽幽的聲音響起,“我是怕你的品味會給我丟臉。”

“……”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shunxi了一下手指,“好吧~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開心,呵呵呵~”

某人的無敵笑容,讓狄澈受不了,別開頭,看向遠方,“你和張遠揚怎麼認識的。”

“張遠揚?”黎姿拍了拍手,“他就住我們家對面呢~是鄰居,我看到他的時候也很意外,沒想到糧食集團的下一代居然就住在我的對面~而且人很nice~”

“我是問你怎麼認識的。”

“就這樣……就認識了呀~”

狄澈踩了一個急剎車,黎姿忘記系安全帶,額頭砰地撞在擋風玻璃上,哎呦出聲。

黎姿捂着吃疼的額頭,看着狄澈的清狄神情,忍不住癟了癟嘴,“狄澈,你幹嗎突然剎車啊……”

狄澈挑眉,“沒什麼,忽然踩錯了。”

“……”是真的嗎?黎姿努力地看着他的神情,想找出一點說謊的蛛絲馬跡。

車開到了一家老舊的裁縫店門口,黎姿聽到狄澈讓她下車。

黎姿怔怔地看着四周矮矮的老木屋拼成的一條老街,下車後,狄澈的跑車停在這條街上,看上去很突兀,很扎眼。

狄澈會來這樣的地方,也讓她覺得很意外。

黎姿看向走在前邊的狄澈,剛想喊他,就看到他心有靈犀地回過頭,“還不走?”

“哦……”黎姿三步並作兩步,跑上前,伸手拉過他的手臂,“這裏好像是老街呢~你怎麼會來這裏啊?”

狄澈看向她,“帶你來做禮服。”

“啊?”黎姿睜眼,“在這裏嗎?”

“怎麼了?”狄澈挑眉。

“不是……我以爲你會帶我去那種奢華不能再奢華的地方買的

。”

黎姿笑。

“帶你去看看真正奢華的地方。”

狄澈淡定地說道。

“真正奢華~”黎姿聽着狄澈的話,一愣一愣的。

狄澈帶她去的是老街盡頭的一間裁縫店,外邊來看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門口放着幾盆紫陽花,迎着日光,靜靜地開着。

狄澈推開木門,只聽久未失修的木門發出“吱呀”一聲響,裏邊是有些灰暗的。

黎姿看到裏邊很小,腳邁過去的地方全部都被各種各樣的布給填滿了,四下都是做好的禮服掛着,一個瘦小的老頭戴着老花眼鏡,拿着剪刀在對着桌上的布比劃,沒有擡頭看來的人是誰,就悠悠地說道,“澈,你來了。”

黎姿怔怔地看着這位老師傅,覺得他就是那種身上全部都披帶着故事的老人。

他沒有擡頭,就知道是狄澈進來,他……腦袋頂是有裝眼睛嗎?這裏就是狄澈說的真正奢華的地方嗎?這裏只是小小的幾平地方,但是看的出,已經經歷了多久多久的歲月,每根木頭上都是歲月碾過的痕跡,好像大聲地說話,就會掉落下幾片歲月的灰塵一樣……

狄澈微微一笑,聲音很恭敬,“徐師傅,恩,是我來了。”

“來做什麼?旗袍,還是禮服?”徐師傅緩緩地擡起頭,看到狄澈身後的黎姿,“是這位小姐嗎?”

黎姿舉起手,侷促地笑,“徐師傅,你好,你好~”

徐師傅推了推鼻張上的眼鏡,一雙長滿皺褶的眼眸,和狄澈一樣的犀利和深邃,他打量黎姿,輕輕地說道,“小姐好相貌。”

黎姿微微一怔,害羞地低頭,“徐師傅過獎了……”

狄澈見狀,用胳膊推了推容易陷入自戀中的黎姿,瞪她,然後擡起頭,看向徐師傅,“徐師傅,她要參加舞會,沒有禮服,想讓您量身做一套。”

徐師傅低下頭,重新拿起剪刀,對着步慢慢地剪裁,剪刀和布料發出的特殊聲響,穿越在空氣裏,寂靜地讓時光都慢了下來。

“你知道的,我這裏可是不能插隊的。”

“我知道。”

狄澈微微一笑,“我知道。”

黎姿看狄澈居然只是說知道,而沒有說“多少錢插隊都行”這樣的話來,眉宇裏全然是恭敬和順從,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議,她瞪大眼睛看向他。

這時,徐師傅又說道,“不過澈帶來的小姐,我可以破例一下。”

說着,徐師傅擡起頭,扶了扶老花眼鏡,笑了。

黎姿看到徐師傅意味深長的笑,一怔,除了侷促地陪笑,好奇狄澈和他的關係,一定不是普通的裁縫和客戶的關係,一定不是。

“謝謝徐師傅,呵呵呵呵呵……”

黎姿笑着看到狄澈也在笑,可是他卻瞪眼她,好像示意讓她不要笑的樣子……

從裁縫店裏出來,黎姿對狄澈說道,“好奇怪哦,徐師傅是裁縫,可是我看到他桌上卻沒有皮尺、尺子之類的東西,剛纔根本沒給我量,就往紙上寫下了尺寸……”

狄澈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道,“他做禮服和旗袍已經做了八十年了,那些東西他根本就不需要,只要一雙眼睛,就可以知道你的尺碼

。”

“天哪……這麼厲害!八十年!八十年唉~”黎姿激動地握過狄澈的肩膀,“人生有幾個八十年啊……有一個就很不錯了……而且,只要一雙眼睛就……”

狄澈抓過黎姿激動的手,狄不丁地猛地湊近他的臉,看向她,“不要激動的那麼誇張。”

重生之攻追攻異能 黎姿被嚇到,打了一個嗝,“哦,知道了。”

狄澈這才放開她的手,剛一放開,就聽到她不知死活地湊近問道,“原來這就是你說的最徹底的奢華嗎?我好期待做出來的禮服哦~”

“再好的禮服,也要有好的淑女來穿的。”

校園喋血記 狄澈慢悠悠地說道。

“……”黎姿摸了摸鼻子,雙手安靜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把安全帶繫上,“我是淑女,一枚很好的淑女。”

狄澈餘光打量瞬間就變安靜的黎姿,忍不住歪了歪腦袋,這個奇葩,果然無時無刻不散發着奇葩本色。

徐老師傅的八十年登峯造極的手藝,讓黎姿久久地陷入震撼裏,回到別墅後,還是無法回過神來,狄澈一個響指打在她的面前,她從沙發上站起來,看到他盯着自己,“你在發什麼呆?”

“我在想你啊……”黎姿嬉笑。

狄澈已經習慣了她這樣突然一下地奇葩本色,淡定地看着她,“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的想,從何說起?”

黎姿語塞,她沒想到某人會這麼認真地回答她的搞怪花癡,只好以不變應萬變地摸了摸後腦勺,拿過他的外套,“累了吧?上樓洗澡吧。”

狄澈聞到她身上還沒有完全散去的香味,伸出長臂環過她。

黎姿一怔,渾身像觸電一樣地僵硬了。

雖然說已經被狄澈放倒在房間的大牀上親過了,可是這樣自動的擁抱,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原來~所有的第一次真的是那麼讓人怦然心動的。

黎姿伸手抱住了狄澈,聽到他在耳邊輕輕地說道,“以後身上都要保持這麼香,我不想再聞到你那些廉價刺鼻的味道,聽到了嗎?”

黎姿用力地shunxi了一下他身上好聞的香味,用力地點點頭,“我知道了,我記住了。”

狄澈滿意地放開她,握過她的手,“好了,上樓吧。”

黎姿遲疑地看向他,“又要洗澡嗎?”

“你可以看着我洗。”

狄澈狄狄地看向她。

“啊……不要吧……害羞……”黎姿聽他這麼一說,低下了頭

“少廢話。”

狄澈皺眉,不耐煩地回身將她抱起,像是抱小雞仔那麼輕鬆。

踩着玻璃樓梯,狄澈比自己一個人走的時候,稍微小心翼翼了一點點。

黎姿靠在他的胸膛上,聽到他鏗鏘有力的心跳聲,忍不住伸手摸過他的臉頰,嘆氣道,“狄澈,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很長時間了。”

“你知不知道你說這句話的後果是什麼?”狄澈挑眉看向她。

“不知道。”

黎姿抿嘴笑。

他威脅地壓眉,輕輕地說道,“我會要了你。”

“我願意……”黎姿抿了抿嘴脣,“但是……我怕疼……”

狄澈啞然失笑,“每個女人都會疼一回的,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

“恩,我喜歡你,我喜歡的第一個男人就是你……”黎姿懇切地點頭,生怕狄澈對她的話持懷疑的態度,“雖然你以前對我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狄澈把她扔在牀上,推門進了衛生間。

黎姿激動地來回滾了滾牀單,難道說……今天狄澈就要和她……感覺房間裏的氧氣已經不夠用了,她跑到窗臺邊,把窗戶打開,用力地shunxi外邊的空氣,這時看到了對面的張遠揚也站在窗邊,正好對上了她的眸光,就好像是做什麼事情被別人看到了一樣地,黎姿趕緊把窗戶關上,把窗簾拉起來。

會疼的話……喝一點酒會不會好一點呢?

黎姿瞄到牀臺邊的一瓶紅酒,用開瓶器打開,給自己猛灌了一口,深呼吸了一口氣。

便聽到衛生間的門開了,狄澈看向她,“你在做什麼?”

黎姿猛地站起身,屆時酒精有些上頭,她搖晃了一下腦袋,“沒有什麼啊。

就是,那個。”

狄澈懶得聽她廢話,聽到衛生間裏的手機響了,進去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