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天賺錢系統里,現在還有一千五百萬的靈石靜靜的躺著呢。

昨天完成交易后,就再次收到了兩人的四百萬定金,黎天直接又加了兩百萬全買了酒。

然後又去購買了一堆獸皮布料和各種妖獸肉。

將所有東西放入幫派戒指,交給幾個工廠加工后,黎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將小李飛刀和烈火天罡劍訣等級提升到511級后,正好還剩一千五百萬靈石。

有了這些靈石,黎天感覺自己已經不用為靈石發愁了。

於是,在看過同樣和男神幫一起出名的神級天才幫后,黎天就走出房間,他今天要去學習丹方,進行挑戰。

想到那個『七千萬靈石買了一個笑話』的標題,黎天都有些忍俊不禁。

來到最近的傳送陣,黎天直接傳送到飛升學院中心圖書館丹藥區。

出示了門禁玉牌后,黎天才知道,這門禁玉牌竟然還是一個身份證,出視玉牌后,他就進入了圖書館。

只是他沒有發現,在他進入圖書館之後,一個人看著他的背影冷笑一聲,快速的向著傳送陣走去。

再說黎天,進入圖書館后,他才知道,自己的靈石根本不夠用。

他只是拿出了一本六重天丹方大全的書,就聽到了賺錢系統提示,可花費兩億中級靈石全部學會。

窮人黎天只能放棄,拿起一個五重天以下世界丹方,還好,這次只要五百萬。

沒什麼可想的,黎天直接花費五百萬中級靈石,將丹方學會,再次拿起那六重天丹方大全。

「我只學習修道者級別的丹方,需要多少靈石。」

「叮,修道者級別丹方稀少,只需要一百萬中級靈石,請問是否學習。」

這麼少,那為什麼一本書要兩億,於是他又問了一下修道士的丹方價格,他直接明白了。

八百萬靈石。

不過為了闖關升級,黎天也沒有心疼,九百萬靈石瞬間消失。

剛剛還以為自己已經是有錢人的黎天,再次變成了一個只有一百萬靈石的窮光蛋。

「錢是王八蛋,沒了我還能賺,剩下的不看了。」

黎天真怕再翻開一本書,需要幾千萬幾億靈石的,他這小心臟怕是受不了啊。

想到自己如果闖關,用自己現在這個樣子,萬一火了,那以後想做點什麼,豈不是就難了。

於是,黎天在衣服鞋子一起變了個樣子的同時,臉部和髮型也同時改變。

這樣還不行,離開圖書館沒問題,但是想要進入密境,還是需要有幫派令牌的。

「以為這樣就能難道我嗎?」

黎天直接拿出男神幫的令牌,和一個開啟異能聊天群獲得的紅包物品,複製異能源。

這本來是一個複製異能,不過黎天的身體根本融合不了,也可以說修行者都融合不了。

但是他有一個不用融合就能使用的方法,只要將它和想要複製的物品放在一起,他就能完全的複製該物品。

而且還能在複製的過程中,進行一定的改變。

所以,只是片刻,一塊和男神幫令牌差不多的令牌就出現了。

男神幫令牌,一面寫著男神幫,一面寫著葉秋。

而這塊新令牌,則是一面寫著長樂幫,一面寫著石破天。

「這樣就好了,就讓我長樂幫石破天,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煉丹師。」

唯一讓黎天有些可惜的,就是這異能源,在使用一次過後,就不能再用了。

不過,黎天也很滿足,一次就好嗎!

一切準備妥當,黎天便離開了圖書館,直接從傳送陣來到了一重密境區域。

這裡有幾千個密境,但是這古丹閣密境,還是其中最火的幾個之一。

黎天的到來,沒有引起任何的波瀾,只是在他進入密境后,一重密境區域,便因為一個人開始了混亂。

「明玉公子要挑戰古丹閣第一了,你們說他能不能成功。」

「這還用想嗎,明玉公子可是號稱六重天第一煉丹天才,這第一的名頭絕對是他的了。」

「我看也不一定,第一名可是前四屆飛升的那位天才少女荊紫衣,哪裡是那麼容易的。」

「荊紫衣都已經是修道師的修為,她已經沒有機會再進古丹閣密境,可是明玉公子還有機會啊。」

「哪裡還要什麼機會,我只要一次,就能成為第一,而且,只要我沒突破修道者的修為,我就永遠都是第一。」

正在眾人議論之時,那明玉公子開口了,然後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他就已經進入了古丹閣密境。

一時間,天才煉丹師明玉公子,挑戰古丹閣第一的消息不脛而走。 他牽住她的手:「走吧。」

周徐紡住七樓,沒有電梯,她爬上爬下,臉不紅、氣不喘。她家門是黑色的,那隻穿著兔頭粉裙子的灰貓就窩在她家門口,懶洋洋的,見人來了,喵了兩聲,然後繼續打盹。

周徐紡下去得急,門還沒關,她先進去,在鞋櫃里找了雙拖鞋出來,給江織:「你穿這個。」

藍色的拖鞋,看碼數,是男人的。

江織立馬生出危機感了:「這是誰的?」哪個野男人!

周徐紡把包裝袋拆了,又把標籤扯掉,蹲下放在江織腳邊:「給你買的,還沒來得及送。」

玉階怨:清宮良妃傳 她之前送了江織一雙粉色的,薛寶怡先生去醫院探病的時候,看見江織穿了,就取笑他說娘氣,所以,她就又買了一雙藍色的,上面不是兔頭,是蘑菇。

江織摸摸她的,誇她:「眼光不錯。」

周徐紡笑得靦腆:「你在這坐,我去刷牙。」

他把她亂糟糟的頭髮揉得更亂:「去吧。」

周徐紡就去浴室刷牙了。

江織趿著拖鞋,在屋裡走,邊打量著她的屋子。怪不得先前不讓她進來,光是那幾台電腦和更衣室,就看得出異常了。兩間套房打通,沒什麼傢具,一眼能望到頭,不是灰就是黑,那麼喜歡粉色的女孩子,屋子裡卻沒有一點暖色。

哦,除了兩盞吊燈。

周徐紡從浴室出來。

江織問:「那兩個燈,為什麼放在床頭?」

都是他送的,一盞是他家裡的,一盞是粥店的。

周徐紡解釋說:「因為是你送的。」本來裝屋頂上了,可她很喜歡這兩個燈,總想摸摸,就放床頭了。

血族詭探 江織看看燈,看看她。

這姑娘啊,隨便說說,都能戳他心窩子。

「過來,先吃早飯。」

「哦。」

周徐紡坐沙發上去,剛拿起筷子,發現有未讀,是江織給她發的微信,時間是早上五點。

她疑惑地看著江織:「你為什麼給我轉賬?」

江織把打包帶過來水晶包和蝦餃拿出來,正要跟她說,她就先問了:「我被你包養了嗎?」

「……」

她的腦迴路,一直都很清奇。

她表情獃頭獃腦,江織在她臉上戳了一下:「什麼包養,誰教你的詞?」凈不教好的。

周徐紡說:「電視上。」

江織給她盛了粥,問:「哪個電視?叫什麼名字?」

她一五一十地回答:「顧總,你的小嬌妻又帶球跑了。」

江織:「……」

這種的,也能過審?

周徐紡最近有點太沉迷電視劇了,之前她在醫院給他當看護的時候,一有時間就捧著平板看劇。

天王巨星從簽到開始 林晚晚那個腦殘,還向她推薦各種肥皂劇。

都是被林晚晚帶壞的!

「喜歡看電視劇?」

周徐紡忙點頭:「嗯。」以前看得少,最近才發現電視劇特別好看。

江織就說:「不要看一些亂七八糟的,等電影殺青了,我拍電視劇給你看。」周徐紡封閉太久,跟張白紙似的,他得看緊點,不能讓一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把她帶歪了。

周徐紡:「好。」

江織給她餵了個餃子:「那你喜歡什麼樣的電視劇?」

周徐紡認真想了想:「顧總,你的小嬌妻又帶球跑了,那樣的。」

江織:「……」

這是得了林晚晚的真傳。

這一筆,他記下了,回頭找林晚晚算。

周徐紡往嘴裡塞了一個水晶包:「你還沒說為什麼給我轉賬。」

「南楚給的,見面禮。」

周徐紡點開,看了一下金額:「好多錢,可以收嗎?」

「收著,等他有女朋友了,我再送回去。」

她放下筷子:「那我轉給你。」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是給你的。」江織把她手機抽走,「吃飯。」

「哦。」

周徐紡又夾了一個水晶包,真好吃。

她把剩下的都推到江織面前,分給他吃。

吃到一半,江織接了個電話,是喬南楚打過來的。

「肖麟書那個經紀人來自首了,說開車撞你的人是她。」

周徐紡鼓著腮幫子,豎起耳朵聽。

江織夾了兩個水晶包放到她碗里:「她開肖麟書的車?」

喬南楚嗯了一聲:「她是這麼說的。」

「有證據嗎?」

「有行車記錄儀。」

還真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江織又問了幾句,掛了電話。

周徐紡正看著他:「你要去警局嗎?」她喝了一口粥,把筷子放下,「行車記錄儀造假的話,很容易被查出來,林雙的自首證據應該是真的。」

她想了一下:「肖麟書是主犯、從犯,或者不知情,要看林雙的證詞。」

她情商低,但很聰明。

江織往後靠,腿伸直,兩隻藍色的蘑菇拖鞋從茶几下面露出來:「都聽到了?」

「嗯。」她說,「我聽力好。」

江織也不追問有多好。

「你待會兒去警局嗎?」她問。

他又給她盛了一小碗粥:「嗯。」

「我也去。」

「先吃飯。」

「哦。」

她繼續喝粥:「你怎麼不吃?」

「我吃過了。」

好吧。

她就把美味的水晶包都吃了。

吃完早飯後,周徐紡拿了衣服去浴室換,江織在外面等她,靠著門,看對面的衣帽間,裡頭什麼衣服都有。

「徐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