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羽從第七層得到的藍色冰晶非常的有限,也就那麼幾顆。

不過此時器魂非常虛弱,吞噬一顆藍色冰晶也要耗費一定的時間。

這幾顆藍色冰晶下去,絕對不是一下子的。

鹿羽將後背朝著段、凌他們兩人,專心的餵養著器魂,他們走過去,將長劍捅入到鹿羽的後背,鹿羽怕是都反應不過來。

段天滄和凌熙辰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他們兩人就像是幽靈一般,朝著鹿羽那邊靠近過去。

幾乎沒有任何的動靜。

他們控制著自己的氣息,屏住著自己的呼吸。

本來以他們兩個大成人王的威勢,要殺鹿羽也不用費什麼功夫。只要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置身在這大光明塔中,鹿羽又能跑的了哪裡去。

但是他們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也不想有任何的變數,所以這個時候還是小心為上。

很快靠近了過去。

以現在的距離,他們只要一抬手,就能將手中的長劍,捅入到鹿羽的後背。

就在這時,忽然聽得鹿羽淡淡的說道:「你們來了,專程來給我送來藍色冰晶,真是辛苦了。」

鹿羽頭也不回,卻似乎一切都看在眼裡!

段天滄和凌熙辰渾身一震,一時間還真是有些手足無措。

畢竟是打算突然從後背捅鹿羽的,但是現在被鹿羽一說,這場行動似乎變得毫無意義了。

「鹿羽,你做夢吧,我們還給你送藍色冰晶?你還是想想自己的小命吧!你現在要是跪下來,給我們磕頭三下,我們或許可以留你一條全屍!」

凌熙辰的話語說出來,冷冰冰的,就像是來自地獄的呼叫。

他們雖是突襲被識破,但是此時鹿羽已在他們的鎖定之中,有如是瓮中之鱉,性命已是把握在他們的手中。

他們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勢,來審視著鹿羽。

但是鹿羽仍舊是頭也不回,一點也不擔心兩人的攻擊,反而是輕蔑的說道:「等下不要怪我沒有提醒過你們,不快點交出藍色冰晶,當痛苦來臨的時候,你們哭都哭不出來。」

「混賬!我現在就讓你哭都哭不出來!」

凌熙辰一劍揮舞,便要去斬斷鹿羽的一隻手臂。

鹿羽的話,總能讓他的內心難以平靜,憤怒不已。

他覺得直接殺了鹿羽,都是太便宜鹿羽了。

必須要讓鹿羽一次次痛苦的死去!

但不等他的劍砍下來,只聽得第九層中傳來「蓬」的一聲巨響。

嘩!

有幽紫的光芒瞬間炸開,成一道光暈,有如是魔神的吟唱,瞬間就將周圍整個空間都給籠罩起來。

不僅是第九層,第八層也受到了力量的作用。

「啊!我的衣服!」

段天滄和凌熙辰都是瞬間驚慌,因為他們之前換好的一身衣服,忽然就點燃了業火。

業火何等的恐怖,他們的衣服寸寸破碎。

而他們的肌膚,也在遭受著火焰的入侵。

之前他們第一次闖大光明塔的時候,也讓業火給侵蝕了一次。那個時候還是在外面,情況還比較安全。

但現在可是在大光明塔內部,他們避無可避。而且第九層那裡持續的衝出著力量,助長著業火。

「叮」的一聲,凌熙辰本來要砍鹿羽的一劍,直接就掉落在了地上。

此時凌熙辰忙著撲滅自身的業火,哪裡還能對付鹿羽。 全場都在遭受第九層中的詭異力量的衝擊,唯有大光明塔器魂周圍小小的空間,是個例外。

從器魂那裡,方圓半丈,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光罩,抵禦著第九層的力量衝擊。同時也將鹿羽給保護在內。

段天滄和凌熙辰被折騰得要死要活,但是鹿羽卻可以不受任何影響。

這就是差距。

「看吧,三味魔火開始被第八層的動靜驚醒了。」

鹿羽抬起頭,淡淡的看了第九層一眼。

既然逼近到了第八層,那第九層的三味魔火,肯定會從沉睡中醒來的。

好在他剛才給大光明塔的器魂吞噬了幾顆藍色冰晶,這總算是讓器魂恢復了一些能量。

不然的話,這小小的光罩,都凝結不出來。

「啊!我的身體!」

段天滄和凌熙辰陷入到越來越緊急的狀態,因為他們的手臂上開始蔓延上業火。

他們雖是全身激發出了超級金身,居然也抵擋不了這些業火。

因為第九層那裡傳來源源不斷的能量。

「這是三味魔火的攻擊!」

段天滄和凌熙辰駭然變色,到了如今這個時候,他們才深切的體會到了鹿羽所言的正確。

三味魔火真的太兇猛了!

想他們一開始居然抱著拯救三味魔火的心態,進入到大光明塔。這簡直就是一個諷刺。

三味魔火不是太弱,而是太強。

鹿羽深深的說道:「目前三味魔火已蘇醒,並且察覺到人的逼近。目前就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再沒有任何的退路。要麼是將三味魔火重新鎮壓,要麼就讓三味魔火吞噬的連渣滓都不剩。你們不要看自己是大成人王,在三味魔火面前,你們連個屁都算不上。」

鹿羽指責著段天滄和凌熙辰,仍舊是那麼一副看不起兩人的神色。

但是這個時候段天滄和凌熙辰卻沒有任何的脾氣。

「該如何才能鎮壓三味魔火!」

段天滄和凌熙辰激烈的叫道。

這個時候他們的元神都受到了強烈的威脅,身體上的業火越撲反而越大。要是再耗點時間,他們的手臂都要被燒毀了!

「真是兩個蠢貨。」

鹿羽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說道:「一開始不就是和你們說了嗎,將藍色冰晶提供給器魂,器魂得到了能源補充,自然能重新恢復強大的力量,到時候自然能對付三味魔火。」

「藍色冰晶!」

段天滄和凌熙辰渾身一震。

之前他們在第八層中得到了很多的藍色冰晶,還在為之而興奮。

他們堅信,大光明塔中的寶貝,定能讓他們受益巨大。

後面他們找個時間好好吸收便是了。

這些辛苦搜集來的藍色冰晶,已被他們視作了自己寶貴的珍藏。

但是現在鹿羽卻要他們交出來,這讓他們的內心感到非常的失落。

不過再失落也不行,此時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馬上拿出來!」

當下,段天滄和凌熙辰從身上掏出著藍色冰晶。

一大把一大把的拋向著器魂。

器魂感應到了藍色冰晶,身體徒然大亮。它從光罩中自開一個口子,將藍色冰晶都給吸入進去。

蓬!蓬!

每一個藍色冰晶的吞噬,都讓器魂像是火焰一般,騰升起來一簇。

正如鹿羽所言的那樣,這些藍色冰晶就是器魂的能源,在得到能源的補充之後,器魂真正的復甦起來。

嘩!

以器魂為中心,那光罩的力量漸漸形成一片光暈,就像是一片片白色的觸角,朝著周圍延伸開來。

第八層中的空間氛圍因此而變化,本來是三味魔火的力量佔據主導,但這個時候,三味魔火的力量正遭受著器魂力量的有利反擊。

雖然說現在三味魔火的力量還佔據在第八層,但是段天滄和凌熙辰明顯感覺到自身的業火有衰弱的跡象。

「真的有用!」

段天滄和凌熙辰當真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他們繼續掏出著藍色冰晶。

鹿羽不耐煩的說道:「摳摳搜搜的做什麼,和個娘們似的,將所有的藍色冰都給扔出來,趕緊的!等下你們出問題了,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們。」

鹿羽又是這麼一句「提醒」,卻是讓段天滄和凌熙辰一個激靈。

他們現在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就是信服鹿羽的「提醒」。

當下,沒有任何的猶豫,將自身在第七層奪取到的藍色冰晶,給一股腦兒拿了出來,統統都扔進到器魂中。

嘩!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器魂這下吃了個飽。那如火焰一般的身體,猛地騰升了數倍。

如果說一開始虛弱的器魂,就像是小孩子一般,此時的器魂已是成長為了一個壯漢。

簇擁在鹿羽的身邊,身形和鹿羽不相上下。

整個氛圍都不一樣了,大光明塔被籠罩在一片輝煌的大能量中。

偉力騰升,蓋世威嚴。

大光明塔巔峰時候的能量又回來了!

時隔這麼多年,大光明塔徹底復甦!

以器魂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大光罩,將整個第八層都給囊括進來。

段天滄和凌熙辰身上的火焰自動的熄滅,他們兩人的性命終於是保住了。

三味魔火的能量退居到第九層。

一切又平靜下來。

「好險……」

段天滄和凌熙辰對視看了一眼,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僥倖之意。

這一次真像是從鬼門關中走了一圈回來,他們想起來還有一陣后怕。

在三味魔火、大光明塔這種高層面的力量面前,他們大成人王的威嚴實在是不濟。

鹿羽淡淡的說道:「你們幫我從第七層搬運來能源晶體,說起來也是辛苦了。」

「該死的……」

段天滄和凌熙辰被鹿羽一句話說的,簡直是要吐血了。

說起來他們也真是悲哀,辛辛苦苦的從第八層奪來藍色冰晶,最後來,全部乖乖的上交。

他們是一顆藍色冰晶也沒撈到,什麼好處也沒佔到。

可以說是辛辛苦苦白忙活一場。

關鍵的是,一早人家鹿羽就好心的提醒過他們,和他們說了實話。現在想來,那真叫一個語重心長,苦口婆心。

偏偏他們沒有去聽! 「鹿羽!你怎麼這麼清楚大光明塔的事情!」

段天滄和凌熙辰雖然讓鹿羽救了一命,但是沒有任何感激之情。

他們心中反而是想要殺了鹿羽。

因為鹿羽剛才見證了他們兩人狼狽的一面。

要是這裡發生的事情,公布到外界的話,那他們可要顏面無存,甚至淪為別人的笑柄。

不過只是一個轉念的功夫,卻見得鹿羽已是緩步走上了樓梯,前往第九層了。

說來也是神奇,大光明塔的器魂,居然也跟著鹿羽一起上去。

而且看器魂那樣子,怎麼看怎麼覺得,像是鹿羽的隨從和僕人似的。

強大的器魂,對鹿羽顯得非常的恭敬和順從!

雖然說器魂還不會說話,但是那模樣中透露出來的恭敬,卻是非常明顯的。

這真是奇怪了!

「鹿羽,你要去做什麼?」

段天滄喝道,非常的嚴厲。

鹿羽深深的說道:「很多年沒見了,我要看一看那個老傢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