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皇戟跟宇宙盾,統統修改屬性,把屬性變得更強。

聖魔道種用途廣泛,剛好可以用來當做凝聚本命星辰的核心,類似於一種藥引子,范浪吸收了許多個,凝聚出了幾顆相應的本命星辰,其中誕生出了特殊的聖魔力。

這種聖魔力不同於普通的魔力,不受佛力的剋制,又具有魔力的破壞性,是一種讓人夢寐以求的力量。

接著要動刀修改的就是重頭戲了,分別是隨機神力強化禮包,以及隨機能力強化禮包,一個比一個好。

前者能夠提高神力,後者能夠提高特殊能力。

相比之下,第二種禮包要更加珍貴,范浪都捨不得全都用光,打算留一部分,等到以後獲得了更為強大的新能力再用。

范浪先修改了神力強化禮包,統統修改成為了滿值99999!

一個強化禮包就夠給力了,更何況他手上有四十幾個之多,用掉之後還能配合九倍作弊,簡直是爆炸性的增長!

「這不是99999,而是66666啊!簡直太溜了!」

范浪心花怒放,美出了鼻涕泡。 把神力強化禮包一個個用掉,范浪明顯感覺到體內的神力在節節攀升,如同山呼海嘯。

神力強化禮包用完之後,接著就該用能力強化禮包了。

從玄武者到武神,基本上每個境界都能獲得一種特殊能力,比如靈眼、霸骨、生死輪等等。

每個能力各有用處,無論哪個能力強化到極致,都可以縱橫宇宙。

強化這些特殊能力並非易事,需要漫長的時間來修鍊,還要配合相應的功法,以及各種珍貴材料。

這就凸顯出了能力強化禮包的價值,用這東西可以直接提高某種能力的數值。

范浪思來想去,覺得每種能力都很有用,選擇了全面發展,每一種能力用一個禮包。

把所有能力都強化一遍,最後還剩下三十個禮包。

范浪把這些禮包留了下來,打算等到以後覺醒了更為強大的能力再去使用。

比如洞虛境的「神翼」,就是一種很值得強化的能力。

在范浪做這些事情的同時,體內一直在凝聚本命星辰,數量不斷增加,現在已經超過了兩百個之多。

史上最強王妃 普通的星河境武神,能有一百顆本命星辰就算很好了,范浪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數字。

以他的神軀,還能夠承載更多的本命星辰,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算起來,他已經忙活了一天之久,在此期間整個空之界內風起雲湧,掀起了許多的波瀾,更有暗流涌動。

是時候出去剷除一些勢力了!

「出去開工!」

范浪破關而出,飛到了外面。

再看周圍的皇宮,已經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破碎的建築物也重新翻修了,大體上恢復了以往的金碧輝煌。

這些事情都是護國大法師安排人去做的,他倒是盡職盡責。

只可惜,他所效力的國家註定只是曇花一現。

「參見陛下!龍帝萬歲,萬歲,萬萬歲!」

范浪才剛剛現身,就有千千萬萬的人施禮參拜,聲潮一浪蓋過一浪。

他沒有理會這些人,直接飛向了處理政務的大殿,幾個呼吸就到了地方。

這處大殿規模雄偉,氣勢非凡,光是門前的石柱就有五人合抱之粗。

在大殿的上方,懸挂著一盞「魂燈」,燈中裝著一個靈魂,通過燃燒靈魂來發光。

用靈魂來取火,時時刻刻受到焚燒,對於靈魂本身而言,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魂燈當中關著的是一名老者的靈魂,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在火焰中扭曲掙扎。

范浪知道這個魂燈的來歷。

魂燈當中老者靈魂,其實是斷空派的掌門!

斷空派是這片天地最初的創造者,後來因故被無天大帝所滅。

無天大帝心狠手辣,光是殺人泄憤還不滿足,動用一些邪道手段,將許多敵人的靈魂封入魂燈當中懸挂起來,讓這些人的靈魂時時刻刻受苦,死後都不得安息。

這些靈魂受苦的同時,還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門派被無天大帝改造的面目全非,從正道門派轉變成為了一個罪惡之地。

這些靈魂飽受折磨,一個個的魂飛魄散,最後只有老掌門的靈魂堅持了下來,一直到今天還在魂燈當中受苦。

邪不勝正只是一種奢望,邪道擊敗正道的悲劇比比皆是,斷空派與無天大帝之間的糾葛就是個例子。

范浪抬頭看著魂燈中的老者靈魂,難免心生感慨。

「哼,這盞燈也太丑了,真是礙眼!」

范浪冷哼一聲,當眾說了句口不對心的話,然後伸出右手,凌空一抓,將魂燈抓到了手上。

他生生捏爆了魂燈,釋放出了其中的老者靈魂,接著一掌拍向前方,製造出一團混沌漩渦,將老者靈魂塞進了漩渦當中。

這一幕,給人的感覺就是老者靈魂被直接毀滅了。

而實際上並非如此。

漩渦裡面別有洞天,有著一個旋轉著的六道金輪,范浪不是要毀滅老者靈魂,而是要幫助對方解脫。

范浪的善惡本就模糊,殺人救人都在一念之間。他殺的人很多,救的人也不少。

六道金輪大放金光,接引老者靈魂,與佛門的涅槃往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老者靈魂被折磨多年,身上怨念深重,尤其是對無天大帝的怨念最為強烈,早就已經變成了一個怨靈惡鬼。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被放出來了?」老者靈魂驚訝道。

「是我放你出來的,你不需要問我是誰,也不需要問我為什麼放走你,只要你乖乖進入輪迴即可。你身上怨氣太重,我會幫你化解掉,好讓你能夠解脫,早點轉世輪迴。要是帶著一身怨氣下地獄,你可能會永世沉淪,再也沒有出頭之日。」范浪的聲音從六道金輪中響徹而起。

「我聽人說無天大帝死了,他死後一定會下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我要到地獄裡面找他報仇雪恨!他滅了斷空派,把我囚禁在魂燈當中,這個血海深仇我一定要報!我要地獄里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我這個人向來有仇必報,也支持別人去報仇,但你這種玉石俱焚的報仇方法就算了吧。」

范浪說話間運轉六道金輪,用柔和的金光包裹住老者靈魂,化解他身上的怨氣。

老者靈魂被仇恨蒙蔽了內心,口口聲聲都是要去報仇,怨氣非常深重。

范浪不得不全力催動輪迴聖典,化作了一道金色光束,打在了老者靈魂的額頭之上,將其身上的怨氣強行打散。

老者靈魂慘叫一聲,身上的怨氣猶如黑煙,瘋狂的涌動著,化作一張張扭曲的人臉。

在金光的照耀之下,黑煙逐漸減少。

老者靈魂擺脫了怨氣的影響,漸漸恢復了理智,不再像剛才那麼瘋狂了。

「唉……唉……唉……」老者長嘆三聲,感慨萬千,「真沒想到,我竟然落到如此下場,門派被滅了,還被裝在魂燈裡面飽受折磨。那些與我一同裝在魂燈裡面的同門,一個個魂飛魄散,只有我自己熬了過來。要不是承蒙閣下解救,再過上幾年,我也有可能魂飛魄散,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你的經歷實在悲慘,我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說了也無濟於事,現在能做的,就是幫你解脫。你的一生已經結束了,將迎來一個新的開始。願你來世能夠不再重蹈覆轍。」范浪道。 「唉,我這一生無愧於心,有這樣的下場,並不是咎由自取,而是被壞人所害。想當初,無天大帝作惡多端,與我們斷空派發生衝突,斷空派中有門人行俠仗義,破壞了兩次無天大帝的惡行,雙方就此結下矛盾。後來矛盾不斷加深,無天大帝設下陰謀詭計,與本門的叛徒裡應外合,將本門一舉擊潰……」

老者靈魂心有不甘,絮絮叨叨的說起了往事。

「你讓我不要重蹈覆轍,可世上有些劫難是根本躲不開的。」老者後來感嘆道。

「躲不開,那就提升實力,只要足夠強大,就能碾壓一切劫難。斷空派會被滅掉,歸根結底還是不夠強。」范浪淡淡道。

「你說的對,這不是善與惡的問題,也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強與弱的問題。希望我來生能夠重走武道,變得比這一世更強!」

「恩,希望如此。你身上的怨氣已經快要化解完了,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吧。我馬上就要把你送入輪迴了。」

「你殺了無天大帝,幫斷空派報了仇,還把我從魂燈解救出來,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只可惜我現在一無所有,沒有東西能夠報答你,最多也只是說聲謝謝而已,實在是心中有愧。」

「無所謂,我本來就不指望你的報答。 搜索大師 更何況,我得到了整個空之界,這是你們斷空派創造的寶物,我算是得到了你們的遺物。這樣算起來,你們也不欠我什麼。」

老者靈魂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些什麼,說道:「你殺了無天大帝,得到空之界,肯定會順便得到一些斷空派的武學秘籍。有一種武學,是我在晚年創造出來的,並沒有記錄下來,還不等我加以完善,就被無天大帝給殺了。不如這樣好了,我將這門從未傳世的武學送給你,算是臨走之前的一份心意,哪怕能幫到你一點點忙,我就心滿意足了,走的也能安心一點。」

想當年,老者靈魂也是斷空派的一派掌門,有著上位神的修為,創造出來的武學肯定不會太差。

范浪對此倒是有了幾分興趣,說道:「可以,你就將這份武學的功法傳授給我吧。以後有時間,我會參詳一二,或許還會幫你發揚光大。」

「好,時間不多,我直接將功法轉化為武道傳承給你,希望它能幫到你。斷空派鑽研空間之道,我本人更是此道的專家,這門武學便是以空間之道為核心所創造,因為尚未完善,所以連正式的名字都還沒有。以後你自己為它取個名字吧。」

老者靈魂說完,閉上了雙眼,消耗自己的靈魂意念,凝聚出了一份武道傳承,將那種無名功法記錄其中。

片刻之後,老者靈魂做好了武道傳承,將其奉獻了出來,化作了一團光球。

范浪收走了這份傳承,道了聲謝,然後與老者靈魂告別,對方到了該走的時候。

妃有一劫 老者靈魂經歷了漫長的人生,帶著無盡的感慨,飛向了前方的六道金輪,身影在金光之中迅速淡化,直到徹底消失。

對方的經歷,讓范浪引以為鑒。

成王敗寇,這就是輸掉的下場。

他輸不起!

「看看這門無名功法如何,希望能有點用處。」

范浪吸收武道傳承,大致看了下裡面的內容,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有點意思,裡面有很多關於空間運用的奇思妙想,很有借鑒價值。當年那位老掌門遭遇橫禍,沒能把這門功法研究下去,要是再給他一些時間,或許能創造出一門空間之道的絕世神功出來。」

范浪看出了其中的價值所在,引起了他的重視,當即動用了系統的學習功能,開始學習這門功法。

這是個半成品,學完了還是個半成品,想要徹底完善,就只能靠他自己慢慢琢磨了,有些忙系統也幫不了。

算算時間,范浪在大殿之前已經耽擱了一段時間,他揮手弄沒了漩渦,大步流星的進入了大殿。

范浪的化身就坐在殿內。

殿內還有文武群臣,范浪的幾位心腹同夥,以及各方勢力派來的使者。

之前范浪就已經放出話,讓各方勢力前來進貢,如若不來,或者辦事不利,後果自負。

已經有許多勢力派了代表過來,帶上了各自的貢品。

化身跟本尊畢竟是有區別的,范浪本人出現之後,整間大殿的氣氛都為之一凝,許多人心中惴惴,忐忑不安。

護國大法師急忙上前參拜,然後呈上一份報表,上面記錄了各方勢力送來的貢品。

范浪醉翁之意不在酒,公開索要貢品,只是為了師出有名而已,凡是被他盯住的勢力,送來的貢品再好也是無用。

他只是隨便看了看,就重重的拍了下龍椅的扶手,身後升起一頭邪龍法相,散發出憤怒的龍威。

「哼,這些勢力依附在朕的領土上,如同一隻只蛀蟲,讓他們進貢以表忠心,卻只送來了這麼點東西,難道是在打發要飯的?還有人遲遲不來,更是罪該萬死!大法師,下令給我點齊十萬兵馬,我要親自率兵出征!」范浪怒沖沖道。

「陛下,各方勢力的大小不同,有些小勢力送來的貢品難免單薄。就算殺了他們,他們也拿不出能讓陛下滿足的貢品。」護國大法師諫言道。

「休要多言,朕做事,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只要照做便是。」范浪一揚手道。

「是,臣這就去辦。」

護國大法師不敢頂撞,躬身退出大殿,很快就籌備好了十萬兵馬。

無天大帝留下來的家底還是很厚實的,就算折損了很多,還是能湊上百萬雄師,從中抽調出十萬兵馬不是難事。

范浪親自出征,帶著臨時拼湊出來的軍隊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要是用正常的行軍方式,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抵達目的地,到時候黃瓜菜都涼了。

范浪催動空之界,直接在地上做出一座空間之橋,寬度足夠上百輛馬車並駕齊驅。

在空間之橋的盡頭,冒出了一團漩渦,直接通往了另外一處地方。

「全軍隨我來!我帶你們去打秋風!」

范浪變出一匹「龍駒」,翻身騎了上去,走在了全軍的最前方。 所謂的龍駒,是一種混合了龍血的駿馬,身上處處都有著龍族的特徵,奔跑起來快如閃電,是一種珍貴的坐騎。

龍駒也有高低之分,全看體內混合了什麼種類的龍血,龍血越是高貴,龍駒就越是強大。

混合龍血風險極大,馬匹若是承受不住,就會爆體而亡,能活下來的十不存一,所以更顯珍貴。

范浪胯下這匹龍駒是從系統兌換而來,絕對是龍駒當中的極品,體內混合的是燭龍的血,身上各處都顯現出燭龍的特徵。

整個龍駒通體赤紅,身上遍布紅色的鱗片,光芒一照紅光閃閃,馬尾如同蛇尾,隨著奔騰而起伏。馬的雙眼蘊含著不同的符文,一個是太陽符文,一個是太陰符文。

在它奔跑之時,鼻孔噴吐龍息,導致周圍產生氣溫變化,時而溫暖如夏,時而寒冷如冬。

范浪騎著龍駒當空馳騁,率領十萬大軍進入傳送陣,直接傳送到了另外一處地方。

此地距離皇宮並不算遠,就在同一層大地之上,周圍山巒起伏,群山之中屹立著一座比山更高的城池,這座城的外形就像是一顆骷髏頭,散發著黑霧般的陰氣。有陰風呼嘯而過,風中隱約可見影影綽綽的鬼魂。在城邊周圍,散落著許許多多的骸骨,其中有人的骨頭,有妖獸的骨頭,也有魔族的骨頭。

這座城叫做骷髏城,被一群邪門歪道所佔據,專門修鍊一些有關死人的邪道秘術,比如把屍體變成殭屍,製造骷髏大軍之類的。

修鍊這種秘術,被世人所不容,所以他們只能躲在無法之國這種地方。

以前的無天大帝對這類人雙手歡迎,很樂意為他們提供棲身之所,但現在情況不同了。

范浪率領大軍出現在半空中,騎馬在空間之橋上馳騁,跑到半路勒馬停了下來。他騎在一丈高的高頭大馬上,冷眼看著下方的骷髏城。

「下面的人聽著!朕新皇登基,創立了六合龍國,下令讓各方勢力進貢,你們距離皇宮如此之近,卻遲遲沒有進貢,分明是不把朕放在眼裡。此等滔天大罪,朕焉能留你們在世上!」

范浪一番怒斥,隨後悍然出手,根本不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骷髏城裡這群邪門歪道專門研究死人,經常會用靈魂來做為研究的材料,讓靈魂不得安生,甚至把靈魂搞得魂飛魄散。

人死了,至少還能輪迴轉世,換來一個新的開始。

靈魂破滅了,就徹底消失了,比死亡更加絕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