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即便實力不弱於無奇,卻也因為小白與賀小天死的太快,同時受到了兩股吸力的威脅,被迫噴出一口精血,施展出了最強的保命神通,萬劍訣。

只見他手腕飛快的翻轉了一圈,手指快若閃電的在身前連點了數百下,整整一萬多道劍芒幾乎頃刻之間,就全部呼嘯而出,山呼海嘯般的撞擊在數之不盡的風刃之上。

萬劍訣,不愧是魏明最強的保命神通,這上萬道劍芒僅僅只是與風刃一接觸,就如同秋風掃落一般,把所有與之接觸的風刃統統碾碎,沒有半點的懸念。

與此同時,就在劍芒波及到那兩個專門對付他的北獸人之時,也沒有任何懸念,直接就在「噗噗」的悶響,洞穿了體型巨大化的北獸人,將這兩個實力可怕的強敵,斬殺當場。

可這樣一來,魏明付出的代價卻也是巨大的。

他因此耗盡了全部體力,被四周剩餘的北獸人群起而攻之,沒過片刻,身上就出現了數之不盡的傷口,每一道傷口,都深可見骨,觸目驚人,生命轉眼之間就危在旦夕,魏明的目光也因此變得黯淡無光,氣息更是虛弱無比,現在距離死亡,他已經只差一步之遙。(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請搜索飄天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訂閱,求推薦,對大家來說這點錢或許不值一提,但對我來說卻是幫助巨大的,能夠讓我更受鼓舞,更有信心,希望大家能多多訂閱,堅持訂閱,繼續支持我,我會以更精彩的後續故事回報大家的。(興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魏明生死危機的這一刻,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無奇眼果斷之色一閃而過,毫不猶豫就在心做出了一個決定,體內的氣息突然彷彿翻江倒海洶湧了起來,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瘋狂的運轉。

而就在這種氣息瘋狂運轉的情況下,無奇的雙眸開始了旋轉,雙眸的兩個陰陽瞳孔同時向著一個方向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難以捕捉,沒過片刻,就化成了一黑與一白互相交替的兩個八卦殘影,以漩渦的方式共存於無奇的眼窩之。

「陰為死氣,陽為生機,一陰一陽,就成乾坤。陰陽眼,開!」

而後,無奇開口,口念念有詞,說了一些如同咒語一般的話,隨著話音的響起,他身轟然一震,目光對著魏明的一掃,一股恐怖的吸力立刻呼嘯而出,如同狂風暴雨一般,順著瞳孔瘋狂的向著前方蔓延而去。

這是一種無形的力量,看不見摸不著,卻真實的存在,威力強的可怕,但凡是這股吸力所過之處,無論是像泥土,磚瓦,塵沙,雲霧這些沒有任何生機的死物,還是花草樹木。這些生機勃勃的活物,都成了犧牲品,在這股力量強行吸扯下,徹底死絕,枯萎,化為虛無。

其實,無奇與魏明之間的距離並不是很遠,可由於四周圍攻兩人的北獸雙翼族數量實在太多了,想要在第一時間趕到魏明身邊,幾乎就是一種妄想。而要在這種情況下。在魏明生死危機的關鍵時刻將其救下,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無奇卻做到了,因為他的陰陽眼一開。起到了震撼性的效果。就在雙目之釋放出恐怖吸力的時候。身前數百米的空間一瞬間就有十多名北獸一族身開始枯萎,如同直接被人抽幹了所有生機一般,連反應都沒來的反應。龐大的身軀就化成了一片劫灰。

而後,一團又一團白色的光芒一一出現,都以如電般的速度,飛快的向著無奇的雙眸凝聚而去,這些都是剛剛死去的北獸雙翼族體內的生機所化,被從無奇雙眸湧出的吸力強行吸扯之下,沒有任何抵抗,就沒入了無奇的體內。

這些過程說來複雜,但一切卻都只是片刻間發生的事,北獸雙翼族看到這一幕,儘管吃驚,卻沒有亂了手腳,都瞬間恢復了冷靜。而那已經把魏明擒住,將對魏明發動最後一擊的頭領,更是眼不屑之色一閃而過,對無奇的這一式神通,表現出了不加任何掩飾的輕視。

在他看來,無奇的這式神通的確威力非凡,而且,突然性極強,一般人很難來得及反應,要不是這樣,也就不會此神通一施展而出,就會有連死數十人的情況出現了。

但自己的族人這麼多,無奇一式神通威力就算再強,真正波及到自己之時,也絕對不可能還會有多少威力剩餘,所以,他根本就沒擔心過自己。

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不。

就在這名北獸雙翼族頭領對無奇的神通表示不屑與輕視的時候,他那比燈籠都要大上好幾倍的瞳孔猛地一縮,巨大的身軀驀然間一震,僅僅只是瞬間,一切不屑與輕視都不見了,就像是突然遇到了狂風的雲霧一般,被狠狠的一吹,轉眼間煙消雲散,瓦解的乾乾淨淨。

最後,留在這名頭領眼的,只有一種目光,不是別的,正是每一個生靈在生命受到最大的威脅之時,都會流露出的恐懼之色,而這種恐懼之色就是北獸雙翼族頭領此刻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因為,在這一刻,他看到了一幕讓人無法置信的畫面,只見無奇雙目狠狠的對著前方一掃,以相同的手段,又吸取了數十個同族之人的生機過後,竟然吸力不是變得越來越弱,反而越來越強,吸取生機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難以阻止。

比如距離無奇一千米距離的雙翼族北獸人,這些族人瞳孔猛地一縮,儘管都已然第一時間出手,把手長度與寬度足以與參天古樹相比的兵器速如閃電的拋向無奇,可這些巨大無邊的兵器,卻僅僅只是飛行了幾米,就土崩瓦解了,化成一團白光,被無奇吸收。

看到這一幕,這些對無奇攻擊的北獸雙翼一族,全都瞳孔驟然間一縮,劇烈的拍打翅膀,開始不停發出密集如雨的風刃轟擊無奇,然而,結果卻是讓所有人都心頭一涼。

風刃不僅密密麻麻,數量又多又快,而且,威力極強,劃破長空帶起的風聲已經有了隱約間能撕裂虛空,留下空間裂縫的趨勢,而且,更為可怕的是,這風刃覆蓋的範圍極大,幾乎到了鋪天蓋地,讓人無處可躲的地步。

可是,就是這幾乎勢不可擋,看上去極為可怕的風刃,在無奇陰陽眼神通的面前,卻是不堪一擊,幾乎剛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逼近無奇,就在剎那間「轟轟」炸開,化成無數透明的碎片,就此消散無蹤。

無論風刃數量有多少,威力有多強,結果都是同樣的,在崩潰的同時,化成一團團白色的光芒,以飛一般的速度不停的向著無奇的雙眼凝聚。這一幕,同樣只是發生在片刻之間,不過,這一幕帶給北獸雙翼族的衝擊,卻明顯大過前一刻,但相比后一刻,卻又遠遠不如。

因為,當所有風刃在無奇陰陽眼釋放而出的恐怖吸力下。寸寸瓦解,化成一團又一團濃濃的生機,統統被無奇吸收了之後,這股吸力的範圍居然繼續擴大,以比風刃來時快上數十倍的速度,瘋狂的向外蔓延。

「啊!!!」

距離較近的北獸雙翼族感受到恐怖吸力的靠近,全都一個個嚇得面色蒼白,轉身想逃,可吸力擴散的速度遠遠快過他們飛行的速度,在感受到有吸力逼近的時候。就已經逃不了了。僅僅片刻,就又有數十名雙翼族被強行抽干所有生機,身枯萎,靈魂崩潰。最終化成虛無。

「這……這……這到底是什麼神通!啊……」

距離此處比較遠的一些北獸雙翼族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呆住了。一個個心膽皆寒,不由自主的失聲自語,可同樣的。他們的命運也沒有比那些先一步死去的同類好到哪去,。

這些人才剛意識到危險臨近準備逃遁,從無奇陰陽眼釋放出的吸力就已經速度又提升了數十倍,一下把這些北獸人全部覆蓋在內,使得整整上百個北獸雙翼族都因為反應慢了半拍,直接慘死在原地,連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直到這個時候,那些還活著的北獸雙翼族才終於醒悟,這道神通有多麼的恐怖,根本就不是他們能敵的絕招,恐怕就這一招現在的威力,就算族長親自前來,也要在這股恐怖的吸力之下,形神俱滅。

意識到這一點,終於有一些人產生了退卻的念頭,二話不說,掉頭就走,即便被頭領發現,也毫不猶豫,甚至,為了能確保性命無憂,有些人還不惜下狠手,大手突然一抓之下,把還沒產生逃跑念頭的同類強行拉到自己背後,當成肉盾,拖延吸力的蔓延進度。


可是,都失敗了,因為,這股吸力蔓延的速度太快了。

從它自無奇那雙陰陽眼釋放而出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不停的加快,到了現在,已經速度攀升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程度,再加上這股吸力的覆蓋範圍一直在不停的擴大。

所以,即便是有雙翼北獸一族的個體意識到了大事不妙,並且,也的確在最快的時間內作出反應,要逃,但都最終被無奇釋放出的這股吸力無情覆蓋,強行吸扯之下,抽幹了全部生機,慘死當場。

「頭領大人!快走!!!」

原本,北獸雙翼族出現之後,他們在人數佔據著壓倒性的優勢,然而現在,卻僅僅因為無奇的一式神通就銳減了七成,而且,死傷的數字還在不停的擴大,眼看著再不走,所有前來對付無奇的同類都要陣亡,頭領身邊的幾名衷心部下,終於第一時間做出了決定。

沒有任何言語,也沒有任何事先的交流與商量,僅僅只是彼此的一個眼神,他們就同時出手,以自身強大的身體力量,狠狠地對著頭領一拍,瞬間打出最強的一擊,以重傷自我的代價,在電光火石間,把還頭領送出了數萬里的距離。

可這樣一來,他們自己就慘了,就在他們打出這一擊的時候,從無奇眼釋放而出的吸力波及到了這裡,強行對著他們一吸,這些龐大的身軀瞬間全部枯萎,生機絕滅的同時,靈魂也就此消散在了空氣之。

不過,在他們生機絕滅的那一刻,他們的臉上卻是掛著笑意的,並不是和之前那些同類一樣,面露恐懼之色。因為,他們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完全了心愿,終於靠自己的努力保住了頭領的性命。

但他們真的保住了嗎?沒有。

就在這時,無奇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冷哼,手腕一翻,二話不說就嘴唇蠕動,念出一串晦澀難懂的咒語,對著北獸雙翼族頭領離開的位置狠狠的一抓。

「隔空取物術!」

這一抓之力,驚天動地,天地色變,風雲倒卷,儘管相比無奇眼釋放出的吸力威力弱的多,卻效果神奇而又精妙,看的北獸雙翼族的頭領目瞪口呆,心神巨震之下,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只見一團莫名的黑霧突然就從他逃遁的前方憑空凝聚而出,而後,一隻驚天巨手居然莫名的出現,對著自己快若奔雷的一抓,根本不給自己任何反應的時間,就強行把自己拉扯進了黑霧之。

下一刻,黑霧消失不見,無奇的前方卻出現了一團黑霧,他右手猛地向回一拽,眼前的黑霧剎那間崩潰,膨脹了數百倍的大手,北獸雙翼族頭領龐大的身卻是驀然間顯現。

不過,北獸雙翼族的頭領反應極快,一發現被自己強行拽了回來,就眼露出了殺機,想明白了一切,抬起大手,毫不猶豫就對著自己,狠狠的擊出了驚天動地的一拳。

這一拳,速度太快了,威力強的可怕,足以破開虛空,留下大片的空間裂縫,無奇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能下意識的抬手抵擋,他的大手直接就在「砰!」的一聲巨響崩潰了,化成一團碎裂的血肉,消散在了半空之。

與此同時,無奇噴出一口鮮血,「噗!」自身的戰力一下就下降了一大截,受了不小的傷。但,幾乎也就在自己右手爆開的這一刻,他的目光卻是落在了北獸雙翼族頭領的身上。

而就是這簡簡單單的一眼,那股讓北獸雙翼族頭領心驚肉跳的恐怖吸力竟然又驀然間湧現,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一衝之下,就在對方眼才剛剛露出恐懼之色的時候,成功將其吞沒,而後,毫無懸念的抽幹了全部的生機,一瞬間解決了戰鬥。(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訂閱,求推薦,對大家來說這點錢或許不值一提,但對我來說卻是幫助巨大的,能夠讓我更受鼓舞,更有信心,希望大家能多多訂閱,堅持訂閱,繼續支持我,我會以更精彩的後續故事回報大家的。(興漢)高品質更新就在

「終於結束了!」


巔峰弃少 ,身不穩,不堪重負之下,從飛劍上跌落,他趕緊身影一晃,催動腳下的飛劍一衝而出,接住了魏明。

而後,無奇毫不猶豫,直接將陰陽眼神通逆行施展,恐怖的吸力瞬息間消失不見,一股濃郁的無法形容的生機立刻瀰漫而出,不停的從無奇雙眼釋放,化成白霧的形態向著四周覆蓋。

白霧第一時間籠罩的對象是魏明,魏明此刻的雙眸已經閉上,因為身虛弱過度,體力嚴重透支,傷勢又太重,生機已經只剩下了最後一絲,靈魂也在掙扎之,變得薄弱無比,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無奇送出的生機及時出現,由於數量非常多,而且,又源源不斷的關係,所以,僅僅片刻,就把魏明的身填滿了。

於是,就在這種情況之下,魏明氣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補充,傷痕纍纍的肉身終於開始也在大量生機瀰漫下,傷口癒合的速度越來越快。

與此同時,魏明那已然暗淡無光的雙眸也驀然間一亮,幾乎頃刻之間。精神狀態就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從無奇出手為魏明報仇,到他以一式神通滅殺數量遠勝於自己的北獸雙翼一族,再到他現在第二次出手,以陰陽眼神通逆行施展的方式,替魏明療傷,所有的事都是在一瞬間發生的。


無奇對此沒有任何猶豫,在救活魏明的同時,他的第二個目標就是小白和賀小天。在救小白與賀小天的時候。無奇也同樣出手如電。行事果斷,毫不拖泥帶水。

儘管這樣一來,代價會有些巨大, 一念青未了 。分別是一次正常施展與一次逆行施展。這兩次神通之術施展后。 寵婚101式:厲少,鮮妻要翻天 。高品質更新將非常危險,再也沒有了任何護身的本事,但他絲毫也沒有後悔。反而還覺得非常有價值。

因為,不了解他的外人,永遠都不會明白「朋友」這兩個字,對於無奇的意義有多麼的重要。

為了朋友,無奇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所以,這能保命的陰陽眼,對別人來說,或許珍貴的難以想象,就算是犧牲了朋友的生命,也可能會捨不得施展,但在無奇眼,就僅僅只是一式神通而已,能救朋友與親人的性命才有價值,不能救,就什麼也不是。

小白不是什麼聰明之人,看不懂無奇的心思,也猜不透,從死亡狀態蘇醒后,只是單純的發出興奮的呼喊,就像是一頭重獲新生的野獸一般,張開大口,咆哮聲不斷,一雙凶光無限的虎目之,沒有別的目光,僅僅只有對於生命能夠繼續而顯露出的興奮與激動之色。

「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我小白竟然又活過來了!太好了!太好了啊!」

同一時間,賀小天幾乎也在意識恢復,察覺到自己重獲新生的剎那間,發出了與小白一樣的歡呼。

「哇!!!我沒死!我沒死!!我真的沒死耶!!!太好了!活著的感覺真是太好了!我賀小天還活著!還能繼續修鍊,還能繼續進步,我……我還可以繼續跟隨師父一同闖蕩天下!」

在這三人,魏明同樣不是聰明之人,可是,他與小白,賀小天都不同,他親眼見證了無奇是如何以陰陽眼拯救自己的,更是親眼目睹了無奇如何以逆行運轉陰陽眼的方式復活小白與賀小天,所以,在看到無奇收功的時候,魏明的眼充滿著無法掩飾的敬佩與讚賞。

一個人能對朋友做到像無奇這樣,才真的能稱得上重情重義。

可要做到這一點,在普通人的世界都不是很容易,更何況是比普通人世界更殘酷的修鍊界,所以,無奇能做到這一點,而且,復活小白與賀小天,包括救自己的時候,還如此的毫不猶豫,不顧自身可能會面臨的危險,真的太不容易了,絕非等閑能比。

不過,就在魏明更加欣賞無奇的同時,他的目光卻也出現了一絲變化,慢慢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擔憂之色。高品質更新就在因為,他的心漸漸升起了一絲隱憂。


你的陰陽眼數日之內,只能施展一次,就算您逆行施展,也最多加起來算是兩次,而這兩次,前一次你為了救我,滅了北獸族的大軍,第二次,卻同樣為了救人,用掉了,如此一來,接下來你自己可就沒什麼保命神通了。該怎麼辦?

我們才剛剛來到黃金國的都城,這裡還僅僅只是都城的上空,下面一定還有更多的危險在等著我們,你一會要是遇到了更大的危險,又怎麼辦?

這些正是魏明擔心的地方,但考慮到賀小天與小白現在的心情,他並沒有全部說出來,而是以傳音的方式,告訴了無奇。

無奇聽到心神慢慢回蕩而起的話音,知道是魏明,他微微一笑,迴音道:前輩,不還有你在嗎?我相信,以你的實力,必定能幫我脫險的,就像剛才我幫你的時候一樣。對嗎?

此言一出,魏明的心神一震,無奇的這番話,讓他不禁有些感動,回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你救我多次,你一旦遇到危險,我救你是一定的。可是小,我說的情況是。你萬一遇到危險的時候,我正好又被敵人拖住了,一時間無法分身,你該怎麼辦?

無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輕鬆的同樣以傳音,回道:那就到時再說吧。總之,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危險還沒出現,我們想那麼多也是無用的,不如把心情放鬆下來。先抓緊時間尋找我的家人。

魏明聽完。不禁莞爾,這話倒的確有幾分道理,雖然無奇這話顯然有些敷衍,而且。從這句話他就已經能聽得出來。無奇其實現在心裡也沒底。但最終,魏明還是接受了,即便心對無奇的隱憂再深。也不打算再多過問了。

既然連當事人,都能如此樂觀看待未來,自己又為什麼不能呢?

一念及此,魏明苦笑著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后,把自己對於無奇的擔憂全都埋藏到了心底最深處,不再拿出來細說,但這不是表示他不擔心無奇了,而是換了一種方式。

從這一刻起,魏明直接把注意力提升到最佳的狀態,並釋放出自己的氣息,以時刻警惕四周的實際行動來表示自己的心意。

無奇不是傻,只是一感受到自己的身周突然出現了一股魏明的氣息,就知道魏明要幹什麼了,心一暖,不由得有些感動,想發出傳音,好好的謝謝對方。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為什麼,他的心頭卻是驀然間一寒,沒有任何預兆,突兀的生出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為什麼我會突然這麼不安?

一念及此,無奇的目光下意識的掃了一下四周。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他頓時大吃一驚,只見自己的身下,竟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已經在城頭之上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這些人個個都是身披甲胄,武裝到牙齒的精英士兵,實力儘管比自己遠遠不如,卻數量太多了,足有上萬人。

而這卻還不是最讓自己吃驚之事,最讓自己吃驚的是,在這些士兵的最前面,站著幾個人。

第一個是一名全身都隱藏在陰影的人,看不清具體相貌,卻身姿挺拔,氣勢不凡,如同一尊魔神一般,給人一種異常神秘而又詭異的感覺,身周始終都有一團濃郁的黑氣繚繞。在這人的身邊,同樣站著一個看不清相貌的人,卻不是隱藏在黑氣之,而是斗篷。

這身穿斗篷之人的身材相比前面那人,就要瘦小多了,低了黑氣繚繞之人整整一個頭,一眼看去,甚至還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卻絕對不是什麼等閑之輩。

這一點,從此人身後一大群恭恭敬敬的精英士兵就能看得出來,此人的身份與地位僅次於前者,至於實力,那自然也必定不低,絕非表面上那麼弱。

這兩個人是城頭上最顯眼的兩人,在這兩人的身後,就是密密麻麻的普通人。

換做任何一個人,第一眼看到這幅畫面,目光都不會從這兩個特別顯然之人的身上移開,然而,無奇卻不是這樣,他看這兩人的時間反而是只有一瞬間,瞬間過後,目光停留在那些普通人身上的時間反而要更久。

因為,就在他目光掃過最顯然的這兩人,順著直線的方向,看到這二人身後第三人的時候,一個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忘記的人出現在了視線之。

那是一個孩,論年紀十歲左右,臉上稚氣未脫,皮膚顯得有些嬌嫩,兩腮還帶著一點可愛的嬰兒肥,看上去,非常的討人喜歡,卻滿臉恐懼之色,眼珠都因為驚嚇過度瞪得快從眼窩裡掉出來了。

小小的身始終在不停的發抖,就如同寒夜之被寒風吹得東倒西歪的小樹一變,小腿的抖動幅度非常的劇烈,臉色也特別的蒼白,嘴唇更是都因為過於驚恐,失去了血色,變得和白雪一樣的白。

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正是自己無數次在夢都會呼喚的名字,與自己血脈相連的親生兒,沃爾斯。

在沃爾斯的身邊,此刻正有一頭體型不是很大,渾身上下卻長滿了濃密黑毛的黑豬陪伴,這隻豬的相貌極其醜陋,由於還會無時不刻的散發惡臭,四周很多士兵都有些忍受不住,捂著鼻厭惡的驅趕,甚至,還有惱怒之人無情的拔出長劍,要當場宰了這頭黑豬。

可都被沃爾斯阻止了,沃爾斯居然非但不介意黑豬體內散發出的惡臭,還用自己小小的身軀一次又一次的抱住黑豬,擋住了來自於四面八方的利劍攻擊。

雖然這麼做的代價是,他被利劍划傷,背上的傷勢已然如同被無數鞭狠狠的抽打過一般,越來越多,傷口越來越深,可他不在乎,每一次的挺身而出,都顯得是那麼的堅定,就如同本能一般,毫不猶豫。

「不要傷害我媽媽!!!你們這群壞蛋!不許傷害我媽媽!!!」


與此同時,幾乎每一次挺身而出,沃爾斯都會說上這樣一段話,引得四周對他出手的士兵全都一個個哈哈大笑,臉上的嘲笑之色越來越濃,也越來越讓人厭惡。

「大家聽聽,這個小鬼剛才說了什麼?他居然說,這頭又臟又臭的豬,是他的媽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個小鬼的腦我看是嚇傻了吧?

居然把一頭豬當成是自己的媽媽,這個小鬼是不是孤兒阿?我看是想媽媽想瘋了吧?不過,就算想瘋了,也不能這樣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趣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訂閱,求推薦,對大家來說這點錢或許不值一提,但對我來說卻是幫助巨大的,能夠讓我更受鼓舞,更有信心,希望大家能多多訂閱,堅持訂閱,繼續支持我,我會以更精彩的後續故事回報大家的。(興漢)

真的有趣嗎?一點都不。

此刻,無奇在天空已然看的目眥欲裂,對於自己兒和妻現在的遭遇,他無法忍受,目光幾乎剛一發現這兩人,就再也移不開了。

與此同時,他也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指甲都因為用力過度,深深的嵌入了肉,刺破皮肉,流出一道又一道的鮮血,一種刺痛的感覺立刻強烈的傳遞到腦海之,使得無奇身軀微微一震,再也無法平靜,心的怒火滔天而起,沒有任何前兆,就直接爆發。

只見一道濃郁無比的殺機猛的出現在無奇的雙目之,無奇右手狠狠的對著地面一按,正常大小的手掌剎那之間就膨脹了起來,彷彿一隻不斷充氣的氣球,越變越大,越變越厚,片刻的時間,就擴大到了足以把蒼天都要遮蓋的程度。

下一刻,眼看著無奇這一掌勢不可擋的壓蓋而下,就要直取正在折磨沃爾斯與小蝶的那群士兵性命,但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卻突然出現。

只見那兩個隱藏相貌之人猛地抬起右手,對著天空一指,竟然頃刻之間就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凝聚出了一面光盾。護在了所有人的頭頂。

而就在這面光盾出現的剎那間,無奇的絕招傾力一擊轟擊而至,與光盾結結實實撞擊在了一起,劇烈一震之下,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轟隆隆」間,就彷彿電閃雷鳴一般,回聲久久都無法平息。

「砰!」

而後,光盾碎裂了,從心位置開始。向著四周崩潰。無奇的傾力一擊威力最終還是強過了光盾的防禦力,可是,也就在這面光盾碎裂的時候,竟然又出現了一面新的光盾。

就在這時。只見光盾下方的那兩人再次抬手對著無奇的大手一指。兩人指尖竟然又憑空凝聚出了一團如出一轍的光。在光盾碎裂的剎那間,迅速融合為一,化成一面新的光盾。擋在了崩潰之盾的下方,新舊兩面光盾的間距只有極限的一厘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砰!」

不過,即便是新的光盾,也仍舊無法擋住無奇怒火爆發后的全力一擊,在無奇殺意滔天的一按之下,新的光盾僅僅只是維持了片刻,就轟然崩潰,與第一面光盾一樣,瞬間炸開,化成無數顆粒狀的透明光點,最終消散於半空之。

「盾再多,我也不會讓你們繼續這樣折磨我妻和兒,給我破!破!!破!!!」

無奇眼噴火,雙目如電,死死的盯著下方正在凝聚光盾,抵擋自己的那兩人,聲音尖銳的發出咆哮,手上的動作更快,傾力一擊蘊含的威力也被他無限的增強。

可是,如此兇猛的攻勢,居然還是無法直接攻擊到那些正在折磨妻兒的士兵,那第二面光盾崩潰之後,自己的攻擊竟然又被第三面光盾給擋了下來。

「可惡!!!」

看到這一幕,無奇恨得咬牙切齒,手上力道又再次瘋狂的灌入,他已經不管其他了,直接就把體內全部的能量都送入了右臂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