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力:25

攻擊力:25+30

防禦力:3+8

生命值:250

魔力值:150

……

漢森,LV.12(白銀級冒險者)

職業:盜賊

力量:21

敏捷:46

智力:21

精神:20

體力:20

攻擊力:17+23

防禦力:2+7

生命值:200

魔力值:200

陸昊蒼髮現,兩人的等級都提升了1級,應該是在礦洞中遇到不少魔物,擊殺之後獲得經驗值而提升的。

兩人身為高敏捷的職業,除了生命值不高,其他各項屬性比霍爾特優秀許多,而且正如漢森所說,在上次委託獲得了足夠的金錢后,更新了他們的裝備,兩人的攻擊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格雷斯目前已經達到了55。

如果讓霍爾特對上兩人,毫無勝算,會被兩人無限放風箏,最後耗盡生命值,俗稱「虐殺」。

陸昊蒼眼珠一轉,不緊不慢地從儲物箱中掏東西。

「啊哈!你們兩個完蛋了!準備受死吧!」看到陸昊蒼在掏東西,霍爾特瞬間來了精神,雙手叉腰,朝著漢森和格雷斯叫囂道,「阿古拉少爺馬上就要拿出傳說級的武器,你們睜大眼睛看好咯!」

「什麼!傳說級?」漢森和格雷斯大吃一驚,如果陸昊蒼真的有傳說級的武器,他們幾乎沒有勝算。

三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陸昊蒼掏出來的東西,想要看看是不是極其稀少的傳說級武器。

「嗯?好香!阿古拉少爺?」霍爾特鼻子一動,聞到了一股撲鼻的香味,看到陸昊蒼手中的東西,訝然道。

此時,陸昊蒼手中正端著兩盤菜,就是之前用豬頭人製作的兩道菜——特製紅燒肉以及爆炒豬尾巴,這兩道菜給霍爾特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一道給他帶了相當的震撼,從來沒有吃過那麼美味的食物;另外一道則是噩夢,那種爆辣的感覺很長時間緩步過勁來,舌頭和嘴唇都腫了半天。

「哈哈哈!這就是傳說級的武器?是想請我們吃東西嗎?吃『死』我們?」看清楚陸昊蒼手中的兩道菜后,漢森忍不住大笑出聲,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嘲諷道。

「咳咳!哼,對付你們,阿古拉少爺根本用不到傳說級的武器,你們太高看自己了!」霍爾特咳嗽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紅著臉開口道。

「那個啥,阿古拉少爺,你這是要?」霍爾特丟臉丟大了,對於陸昊蒼這個時候拿出兩道菜疑惑不解,開口詢問道。

「吃了它們,吃完了好上去干他們,萬一你不小心掛了,至少還是個飽死鬼。」陸昊蒼沒有理會霍爾特以及漢森、格雷斯的感受,淡然道。

其實陸昊蒼就是想要提升一下霍爾特的屬性,兩道菜封分別能夠提升50%的力量、體力以及關鍵的敏捷,在應對漢森和格雷斯時能夠毫不吃虧。

「咕嚕!」

霍爾特咽了咽口水,眼神中充滿了複雜,打著商量道:「那個啥,阿古拉少爺,我就吃這盤紅燒肉行不行?那個豬尾巴確實不是很合我的胃口。」

「少廢話,不想死就趕緊吃了它們,然後上去狠狠湊他們一頓!」陸昊蒼可不是在徵詢霍爾特的意見,直接拉過後者,一把將手中的兩道菜塞進他的嘴裡。

「啊!唔……好,好好吃!哇!好辣啊!」霍爾特嘴巴里塞滿了東西,含糊不清道,面部表情十分精彩,一會兒享受,一會兒痛苦,在美味和爆辣之間不斷徘徊。

同樣的,霍爾特在吃下紅燒肉和豬尾巴之後,屬性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霍爾特,LV.11(白銀級冒險者)←(在礦洞中升了一級)

職業:戰士

力量:42(28)

敏捷:33(22)

智力:13

精神:13

體力:69(46)

攻擊力:34+16

防禦力:7+10

生命值:690

魔力值:130

這個屬性的霍爾特,根本不虛漢森和格雷斯中的任何一人,有了33點敏捷作為支撐,至少能夠追上格雷斯的速度,讓其無法輕鬆出箭,加上那高達690點的生命值,還真能夠跟兩人糾纏很長一段時間。

「嘿,臨死前的最後一頓飯嗎?」漢森看到霍爾特吃下紅燒肉和豬尾巴,顯得不以為意,在他的認知當中,可沒有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50%屬性的食物存在。

他是徹徹底底在小看霍爾特。

…… 「上吧,不用客氣,相信自己。」陸昊蒼拍了一下霍爾特的後背,讓他勇敢地上前對上漢森或者格雷斯。

「吼的!呃苦辣(阿古拉)消炎(少爺)!」霍爾特吃了紅燒肉之後,感到渾身有勁,氣勢也提升了一個檔次。

大吼一聲,霍爾特提著長劍就沖了上去,他要好好跟小看他的漢森和格雷斯過過招。

面對氣勢洶洶的霍爾特,漢森沒有絲毫地慌張,冷笑著看著前者,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小心!」陸昊蒼看出問題,連忙出聲提醒霍爾特,因為在饋贈之眼的顯示下,漢森有一個技能——陷阱設置,身為一名盜賊,這是基本功課。

「!」得到提醒的霍爾特,剛好腳下踩到了一個陷阱,反應迅速,立刻朝旁邊一個打滾。

「嘭!」

被猜的地方發生了小爆炸,一團紫色的煙霧升起,這應該是一個猛毒陷阱,還好有陸昊蒼的提醒,不然霍爾特還真的不小心著了道。

「嘖!你的運氣還真不錯!」漢森看到霍爾特看看躲過了自己的猛毒陷阱,撇撇嘴,顯得有些不高興。

「不好意思,我的運氣一向很好!」霍爾特翻身站起,雙眼盯著漢森道,有了這次經歷,他顯得更加謹慎,在洞口附近,對方可能還布下了諸多陷阱,必須要注意腳下。

陸昊蒼並不擔心霍爾特,現在這傢伙屬於血牛級別的存在,漢森和格雷斯想要秒掉他很難,若是真的到了危急時刻,再出手也不遲。

斜了一眼穩穩噹噹站在遠處的陸昊蒼,格雷斯輕聲對漢森道:「你先摸過去解決阿古拉,這個傢伙我來牽制。」

兩人制定了一個作戰計劃,讓格雷斯牽制住霍爾特,然後憑藉漢森的速度優勢靠近陸昊蒼,先將其擊殺,然後再合圍霍爾特,慢慢磨死。

漢森露出陰冷的笑容,覺得格雷斯的想法很合自己的胃口,他早就看陸昊蒼不爽了,今天終於有這個機會好好「虐殺」對方,何樂而不為呢?

做好了決定,漢森毫不猶豫地朝陸昊蒼殺去,盜賊的高敏捷體現無疑,眨眼就越過洞口,迅速逼近陸昊蒼。

「阿古拉少爺!小心!」看到漢森朝陸昊蒼而去,霍爾特大吃一驚,想要過去支援陸昊蒼。

「嗖!」

「!」霍爾特剛跨出一步,側面傳來破空聲,危險的警報響起,連忙止住去勢,微微側身,一支利箭急射而過,劃破了霍爾特的衣服,插進遠處的地面之中。

「你的對手是我。」射出一箭的格雷斯冷冷地盯著霍爾特,寒聲道。

「該死!」霍爾特微微蹙眉,想起旁邊還有一個麻煩的弓箭手,如果放任他在遠距離進行輸出,他們將會很難受,陷入被動挨打,必須要接近格雷斯,迫使他無法肆無忌憚地射箭。

「踏!」

打定主意,霍爾特足下一點,提著長劍就朝格雷斯殺去,並且做好了防禦準備,嚴防後者射來的冷箭。

「找死……嗯?什麼!」格雷斯看到霍爾特朝自己衝來,露出一抹冷笑,他同樣小看了霍爾特,認為對方身為一名戰士,敏捷上肯定遜色自己不少,有足夠的時間搭弓射箭,然後採用放風箏的方式進行牽制,甚至慢慢磨死霍爾特。

不過當發現霍爾特轉瞬來到自己面前時,格雷斯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格雷斯嚴重錯估了霍爾特的速度,沒想到後者那麼快就來到自己面前,甚至還來不及抽出第二支利箭。

「MD!」格雷斯反應還算迅速,在知道這個距離下無法射箭的情況下,立刻放棄射箭,後退一步,試圖拉開與霍爾特的距離。

「小賊,哪裡跑!」霍爾特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眨眼間便追上了格雷斯,也管不了那麼多,舉起手中的長劍,指著後者大聲喊道。

「呼!」

格雷斯剛拉開一點距離,霍爾特立刻發動野蠻衝擊,再次拉近兩者的距離,長劍揮動,直取格雷斯的脖頸要害。

「哼!」寒芒襲來,格雷斯連忙抽取腰間的短劍進行格擋,作為遠程輸出職業,身上還是要準備一把近戰武器,不然被敵人近身之後就真的毫無辦法了。

「鐺!」

刀刃碰撞在一起,格雷斯虎口酥麻,差點拿捏不住短劍,目光一凝,釋放了一個技能。

「迅身!」

一道綠色的小旋風出現在格雷斯的雙腳上,隨後蔓延到全身,腳下一動,身體已經快速脫離霍爾特的攻擊範圍,拉開了足夠的距離。

霍爾特沒想到格雷斯突然速度飆升,在自己正打算砍出第二次攻擊的時候,早已退到遠端。

「嘣!」「嘣!」「嘣!」

趁著霍爾特愣神的功夫,格雷斯用超乎常人的速度連續射出三箭,三道寒芒瞬息而至,分別奔著霍爾特的腦袋、胸口以及腹部三個要害部位而去,呈必殺之勢。

霍爾特大腦飛速運轉,在眼角餘光瞥到三支利箭的同時,想到了一個應對措施,迅速舉起手中的長劍,猛然砸向地面。

「嘭!」

地面受到猛烈的敲擊,濺起高高的塵土,阻擋在三支利箭面前。

「小聰明!」格雷斯對自己的箭技非常自信,已經瞄準了霍爾特的三處要害部位,就算後者竭力格擋,最後只能攔下其中兩支,肯定會有一支利箭命中要害。

只要第一箭命中,接下來格雷斯就能夠在迅身技能的加持下,慢慢進入自己的節奏,開始放風箏。

「嗯?」當利箭穿過塵土時,格雷斯自信的表情逐漸凝重起來,因為他沒有聽到利箭插入肉體的聲音,沒有霍爾特發出的慘叫聲,唯一的解釋就是後者躲過了自己必殺的三連射。

「抱歉,我可不打算讓你射中!」塵土後面,傳來霍爾特的聲音。

格雷斯定睛看去,瞬間瞪大了眼睛,眼前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怎麼也想不到霍爾特竟然還有這種辦法來應對自己的攻擊。

…… 霍爾特一臉猥瑣的笑容,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塊圓形盾牌,三支利箭全部插在上面,沒相對霍爾特造成絲毫傷害。

「嘿嘿,幸好有這塊盾牌,不然剛才那一下夠嗆!」霍爾特移開擋在自己面前的盾牌,笑著對格雷斯嘲諷道,一副「有本事你射我啊!」 嫡妃狠張狂 的表情。

「這是什麼盾牌?」格雷斯盯著那塊突然出現在霍爾特面前的盾牌,疑惑不解,因為之前根本沒有發現後者身上有盾牌的影子。

這塊圓形盾牌造型簡單,盾面不是很大,通體銀白色,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成的,堅固的同時,十分輕便。

至於霍爾特是從哪裡拿出這塊盾牌的,其實一直在他的左手小臂上,這是一面可伸縮的盾牌,平時看起來就是一副手鐲,當需要的時候,注入魔力后自動變成盾牌的模樣。

這是霍爾特在礦洞研究室中找到的好東西,告訴陸昊蒼之後,後者吩咐其不要聲張,作為一個秘密武器使用,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魔力擴張盾(大師級)——

防禦力+(5+注入魔力值*0.1)

魔法防禦力+(5+注入魔力值*0.1)

耐久度:0/0

特性:根據注入魔力值的多少,絕對該盾牌的耐久度、堅固度以及大小,盾面越大,堅固度越低。

利用某先進魔法技術研製的特殊盾牌,通過魔力輸入增加盾牌的防禦力和耐久度,而且具有可伸縮性,製作工藝屬於核心機密,外人難以盜取。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霍爾特伸手拔掉插在盾牌上面的箭矢,隨後重新注入魔力,上面的三個孔洞就慢慢修復,耐久度重新補滿,朝著一臉震驚的格雷斯得意道。

「該死!不就是有了一塊奇怪的盾牌,看我射穿它!」受到霍爾特的挑釁,格雷斯怒氣上涌,被其他強者挑釁倒無所謂,但霍爾特可是賽蘭鎮有名的廢材,這讓他沒法忍。

趁著現在還有迅身技能加持,格雷斯必須儘快解決戰鬥,否則一旦失去了移動速度、攻擊速度,再次被霍爾特貼身就麻煩了。

「嗖!」「嗖!」

不再猶豫,格雷斯搭弓射箭,一邊奔跑,一邊從不同的角度射出利箭,順便用上了一些弓箭類的技能,比如多重射擊、穿心箭、狙擊等。

但是結果讓格雷斯絕望無比,霍爾特就站在原地,舉著那塊盾牌,憑藉增幅后的敏捷,完美抵擋住一波又一波的利箭襲擊。

在這個過程中,為了維持盾牌的耐久度,霍爾特不停注入魔力,一邊喝著藍葯,一邊發動了自己的固有技能——嘲諷之語言攻擊:

「哎,兄dei!射準點,我沒在盾牌上畫紅點呢,幹嘛老射在中間呢?」

「那個啥,你累了不,口渴不?要不坐下喝瓶藍葯唄,大不了我請客!」

「要不你去請『盧姥佛祖』?我不介意你開『科技』的,你屏息都射不中我,不如試試不屏息?沒準就沒後座了!」

「你的呼吸,怎麼亂了?大~俠~!」

不斷遭受霍爾特嘲諷攻擊的格雷斯,這時候心態真的崩了呀,利箭全部被擋下不說,還一直被BB,是個人就忍不了,好幾次想拿著短劍直接衝上去跟霍爾特拚命,不過尚存的理智告訴自己,他是一名弓箭手,與戰士近身簡直是找死行為。

「混蛋!去死,去死啊!」格雷斯心亂了,射出來的利箭失去了應有的準頭,原本還能射在霍爾特身體附近,現在都偏離差不多有1米距離。

「呼,呼!」格雷斯在一通亂射之後,忍不住大口喘氣,雙眼快要噴出火來,死死地盯著在遠處悠然自得,甚至已經側躺在地上的霍爾特。

「別客氣,請繼續,我還受得住!」霍爾特舉著盾牌,嘴裡叼著一瓶藍葯,朝著格雷斯「友好」地揮手道。

「該死啊! 灰塔的黎明 我要殺了你!」格雷斯發出憤怒的低吼,伸手摸向自己的箭囊,發誓要把霍爾特變成馬蜂窩。

「嗯?糟了!」格雷斯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他驚恐地回頭看向自己的箭囊,發現裡面已經沒有一支利箭,在剛才胡亂的射擊中浪費了太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