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炎離開了,但是卻依舊還是兩個人,只是騰炎換成了南震。此刻騰炎老爺子靜靜的坐在那太師椅上,南震則是靜靜的站在騰老爺子的身邊,那雙眼直直的盯著騰老爺子手中的物件。

一塊紫色的令牌。

刷……

下一秒,騰老爺子將手中的令牌還有一封信推到了南震的面前「阿南,這封信還有這塊令牌讓人馬上送去天玄宗,一定要交到天玄宗宗主手中。」下一秒,騰老爺子那嚴肅的聲音響起。

嗡!!

南震身體不由一震。

「老爺,這令牌是?」下一秒,男震那迷茫的聲音忍不住響起。

「這些年雖然我們隱藏了很多,但是對於天玄宗我們還是不了解,如果一戰,勝負也是未知之數。這塊令牌,只要有它在,哪怕是天玄宗毀了整個騰家,毀了整個紫雲帝國,他們也不敢動風兒和炎兒分毫,這是他們最後的保命符。」下一秒,騰老爺子那凝重的聲音響起。

轟!!

聞言,男震身體不由一震。

刷……

他那驚駭的眼神瞬間落在那紫色令牌之上,簡簡單單的令牌,似乎是用一種未知的金屬打造,令牌只有半隻手掌那麼大,通體紫色,而在令牌的正面卻只有那簡簡單單的一個「炎」字。

炎?

紫色令牌?

這究竟是什麼?

男震的心中如驚濤駭浪一般,一塊簡簡單單的令牌竟然能夠讓天玄宗都不敢下死手。

太不可思議了。

「老爺,我明白了。」隨即,南震拿過信件和令牌,那堅定的聲音響起。

「嗯,這件事情你儘快去辦,越快越好,現在炎兒抓了風少羽,天玄宗那邊應該很快會有行動了,我必須要儘快入宮。另外,把在外的騰家軍全部召回,早作防備,還有……炎衛。」下一秒,騰老爺子那凝重的聲音再次響起。

轟!!

南震又是一愣。

刷……

他那驚駭的眼神落在了騰老爺子身上。

炎衛?

看來騰老爺子這一次是要動真格的了。

呵……

下一秒,南震臉上又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一抹憧憬。這一天,整個紫雲帝國已經整整準備了二十年,終於要來臨了。他殺神南震似乎也在那一瞬間找回了那種當初的感覺。

提劍殺人,血染蒼生。

刷……

隨即,南震眉頭一皺。

「老爺,既然要動手了,那二爺……」隨即,南叔那遲疑的聲音再次響起。

嗯?

騰老爺子眉頭不由一皺「不管也不理,我們的對手是天玄宗,這些小魚小蝦的不用去理會,而且我們現在需要時間準備,如果這個時候動了他們,反而會讓天玄宗警覺。還有你認為炎兒會放過他們嗎?」隨即,騰老爺子又是一問。

額?

南叔一愣,隨即又是淡然一笑。

是啊。

騰炎會放過他們?


南叔離開了,整個書房之中只剩下了騰老爺子一人,他那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神色「一年,這小子究竟去了哪裡,幹了什麼,為什麼我感覺他不同了,雖然不是武者,卻……」隨即,騰老爺子那呢喃的聲音響起。

「騰家軍,他又是從哪裡知道的?」最後,騰老爺子忍不住自問了一句,便轉身離開了書房。

他,再入皇宮。

然而騰炎卻不知道,騰家手中掌握的並不只有騰家軍。

炎衛。

這才是騰老爺子最後的底牌!!! 騰家書房之中,此刻就只有兩人。

氣氛一陣詭異。

騰老爺子站在騰炎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騰炎,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之前那種憤怒已經消散的無影無蹤,這讓騰炎心中無限的忐忑又無限的緊張「說,這一年都去了哪裡,幹了什麼?」下一秒,騰老爺子那平靜的聲音響起。

嗯?

騰炎不由一愣。

「這個……要了一年的飯,爺爺信不?」騰炎撓著頭弱弱的說道。

騰炎老爺子聞言的苦笑了一聲。

「不想說?」

「說什麼?」

「跟爺爺也保密?」

「爺爺你不也有秘密嗎?」

「哦?」

「騰家軍。」

「額……」

站在騰炎的面前,騰老爺子的身體微微一愣,那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震驚,隨後臉上便浮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滿意的笑容。騰家軍的事情到目前為止也就只有三個人知道,騰老爺子沒有想到騰炎竟然也會知道。


下一秒,騰老爺子神色又是一變。

凝重。

肅穆。

刷……

他的蒼勁的眼神落在了騰炎的身上「你,準備好了?」沉重的聲音隨之而來。

嗯?

騰炎不由一愣。

「爺爺,什麼準備好了?」騰炎故作茫然。

「十六年鋒芒盡藏,十六年欺瞞天下,我的寶貝孫子,你還要跟爺爺裝嗎?如果你沒有準備好,那為什麼要對風少羽動手?別告訴爺爺你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下一秒,看著騰炎,騰老爺子微笑的說道,那深邃的眼眸也是緊緊的盯著騰炎。

嗡!!

聞言,騰炎身體猛的一顫。

刷……

他那驚駭的眼神落在了騰老爺子身上。

十六年鋒芒盡藏?

十六年欺瞞天下?

這……

爺爺早就知道這一切?

騰炎的心中不由一顫。


如驚濤駭浪。

呵……

隨即,騰炎心中又是忍不住苦笑了一聲。

一直以來自己裝的挺好,挺像的,但是卻沒有想到……秦緋月也就算了,那是一個妖孽,連嬰兒時候的記憶都還記得,但是騰老爺子不同,可是騰炎很快有釋然了,是啊,爺爺是什麼人?說難聽點這就是一隻狡猾狡猾的老狐狸,自己從小生活在騰家之中,他又怎麼可能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

故作聰明。

卻是小看了天下人。

呵呵。

隨即,騰炎又是淡然一笑,心底更是一絲感動。

自己裝了十六年。

爺爺卻陪自己演了十六年。

這份情無與倫比。

啪啪!!

突然,騰老爺子那一雙蒼勁的手拍落在騰炎身上,那慈愛的眼神也是看著騰炎,隨即那平靜的聲音也隨之響起「爺爺老了,但是爺爺現在還能動,爺爺只想跟你說一句話。」

嗡!!

騰炎的身體不由一顫。

刷……

那複雜的眼神望著騰老爺子。

什麼話?

「這片天地太小,困不住你,也容不下你,你早晚要離開,早晚要回到屬於你的世界。但是記住,這裡是你的家,在這世俗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這天,爺爺給你撐著;這地,騰家給你護著,你不是一個人,你背後有爺爺,有騰家,有整個紫雲帝國,想幹什麼就放心大膽的去干,去做,雄鷹早晚要展翅,巨龍遲早要駕雲。」下一秒,騰老爺子那肅穆的聲音響起。

轟!!

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顫。

這天,爺爺給你撐著。

這地,騰家給你護著。

騰老爺子的一段話不斷的回蕩在騰炎的腦海之中,讓騰炎心中無限感動,同時又是熱血沸騰。

等等?

突然騰炎又是一愣。

爺爺,騰家?

這都可以理解。

紫雲帝國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騰家還能代表整個紫雲帝國?

難道爺爺還能代表整個紫雲帝國?

這……

騰炎心中如驚濤駭浪一般。

「不要問為什麼,你有你的人生,我們也有我們的理想,去,放心大膽的去做。敗了,我們陪你東山再起;勝了,我們陪你君臨天下。還有你父親你不用擔心,天玄宗哪怕是毀了整個紫雲帝國他們也不敢傷他分毫,除非他能一夜之間滅絕世俗億萬生靈。」下一秒,騰老爺子那銳利的聲音響起。

擲地有聲!!

轟!!

聞言,騰炎身體卻是猛的一震,還驚駭的眼神忍不住落在騰老爺子身上。


什麼?

爺爺說什麼?

他早就知道自己父親被天玄宗關押的事情?

不。

但這不是重點。

一夜之間滅絕世俗億萬生靈,不然天玄宗不敢傷自己父親分毫?

這……

震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