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舟上,石柱只感覺周圍有許多白雲飄過,速度極快!

不一會功夫,就已經出了白憐峰範圍,快速朝著寧龍臣所在的一處戰場飛去。

飛舟飛了大概兩個多時辰,然後就停在了半空中。

「到了?」飛舟上,石柱見飛舟停下來了,朝一旁宋真子問道。

「如果沒有走錯地方的話,應該是到了。」宋真子點頭道。

「回峰主,真的已經到了,下方寧元帥正在與對方大戰!」蘇善從飛舟上看了一眼之後,對石柱說道。

「那行,咱們就下去看看吧!」石柱說道。

「好。」

然後宋真子將飛舟收起來,眾人一起從天上駕雲而下,停在遠處一座高山之上。

前面,兩軍對陣,雙方旌旗飄飄,所擁兵馬超過百萬。

寧龍臣這邊,有百萬大軍在前方,後面有三十三萬大軍坐鎮。

對面一群會盟的諸侯中,兵力超過三百萬。

只不過從雙方大戰情況,人少的一方居然佔據了上風。

後方帥台上,寧龍臣看著遠處大軍的戰鬥,臉上露出一股不滿。

「大帥,可是有哪裡不對?」

旁邊,孟叔侯見寧龍臣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將士們氣血已經凝聚足夠,只不過想要凝聚出我想要的軍魂,卻還是差了點什麼!」寧龍臣皺眉說道。

差點什麼?大帥這話是什麼意思?

孟叔侯等人都是不懂。

就如此場面,百萬大軍能夠打得對方三百多萬敗退,這份戰績已經夠可以了。

只不過大家都知道寧元帥對於軍隊的要求有多嚴格,所以並沒有多說什麼。

就在此時,對面諸侯盟軍之中,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龍吟之聲。

然後,眾人腳下大地就是一陣晃動!

大地上忽然間離開一道道長長的細縫,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快要從地底下鑽出來一樣。

「怎麼回事?無緣無故,為何會出現地震?」

寧龍臣帶領的百萬大軍中,忽然有不少人出現騷動,軍心因為腳下大地的劇烈晃動而受到影響。

「大將軍有令,大軍停止喧嘩,有違此令者斬!」

「斬、斬、斬!」

很快,就有通天境實力的傳令將官在軍中大叫,勒令將士們禁止喧嘩!

大軍中的騷動,很快就因為軍令而禁止。

那有些散亂的陣型,也很快恢復正常。

對面三百萬大軍也是一樣,只不過他們的將軍好像事先得到了情報一樣,很快就將身後大軍帶走。

於是石柱等人就看見,三百多萬大軍開始快速向兩邊散開,讓出一條長長的通道出來。

轟!

轟轟轟!

嘩啦啦~~~~~~~~~~~~

讓開的大地上,忽然裂出一條長長的溝壑,猶如天譴一般將大地分裂開來。

「昂~~~~~~~~~~~~」

龍吟之聲再度響起!

滾滾金光從裂開的溝壑中衝出來,猶如太陽一般刺眼。

對面百萬大軍中,前方許多將士都蒙上了眼睛。

「這聲音,是大地龍脈!想不到對方居然找到了一條龍脈!」

「哈哈哈哈~~~」

大笑中,寧龍臣從帥台之中飛了出去。

「大帥、大帥!」



孟叔侯等人看著寧龍臣忽然飛向大地龍脈處,臉上都露出了一股焦急。

「怎麼辦啊孟將軍?」

「大帥會不會有危險?」



旁邊,孟叔侯帶來的許多諸侯,此時都穿上了將軍服,一臉焦急地看著孟叔侯。

「放心,大帥實力早已破天,區區一條龍脈不會傷到他的。」孟叔侯看著焦急地眾人說道。

「是。」

眾將微微點頭,然後一起看向龍脈方向。

此時寧龍臣已經飛到百萬大軍前面,站在上空一臉興奮地看著那剛剛抬頭的龍脈。

「三軍士氣,為我所用!」

寧龍臣看著下方百萬大軍,怒吼了一句。

「吼~~~~~~~~~~~~」

寧龍臣的聲音,激起了下方百萬將士心中的那一腔熱血。

頓時,所有將士都抬起頭來,仰天長吼。

百萬大軍吼聲震天,石柱等人就看到無數血紅的光點從下方大軍身上冒出來,全部匯聚到寧龍臣身上。

「昂~~~~~~~~~~~~」

上方寧龍臣吸收了百萬大軍士氣、血氣之後,忽然間變化成一條血龍。

這條血龍有千丈之長,龍頭處更是猙獰無比,張開一張巨嘴朝著下方出來的龍脈金龍發出一聲挑釁的咆哮。

「昂~~~~~~~~~~~~」

「昂~~~~~~~~~~~~」

金龍和血龍碰撞在一起,頓時下方大地再度劇烈搖晃起來。

龍吟之聲響徹天地,震動九天!

兩龍相爭之地,更是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一時讓人無法看清。

良久,等到內部光芒慢慢消失之後,眾人這才看到一條血龍,猙獰的盤旋在盤空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對面一群會盟的諸侯們。

「贏了,我們贏了!」

下方,寧龍臣的百萬大軍看著那血龍,臉上露出一股興奮。

對面一群諸侯,看著猙獰無比的血龍,臉色一片慘白。

輸了,居然連自己等人苦心準備的龍脈金龍,居然都無法奈何對方。

眾諸侯苦笑了一下,然後飛升到血龍面前,一副臣服姿態!

血龍龍尾一擺,然後恢復成寧龍臣模樣,從上方飛了下來。

「大威侯,你們現在可願臣服本帥?」寧龍臣看著最前面一個諸侯問道。

「我等甘拜下風,願臣服大帥!」大威侯恭敬道。

「我等干願臣服大帥!」

大威侯身後,十多個諸侯都是恭敬道。

「嗯!」

寧龍臣看著願意臣服的眾人,臉上露出一股滿意,看向對方說道:「都起來吧!」

「是。」大威侯等人起身,恭敬站在那。

「從今天起,你們的疆域都是我白憐峰的了。今後必須聽我白憐峰號令,有敢不從者,莫怪本帥刀下不留人!」寧龍臣看著剛剛臣服的大威侯等人警告道。

「是。」

「好了,你們都收拾一下,將大軍整頓好了之後,隨本帥一起走吧。」寧龍臣說道。

「是。」

大威侯等人恭敬一禮,然後各自回到大軍處,將那三百萬大軍帶來。

寧龍臣就站在這兒,耐心等候之後。

就在這時,寧龍臣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二弟!」

石柱帶著眾人從遠處山頂飛了過來。

「大哥!」寧龍臣臉上嚴肅的表情一手,露出一抹笑容。

「先生,還有宋王,你們怎麼都過來了?」寧龍臣看著石柱一行,臉上露出一股疑惑。

「閑話少說!隨我去一趟宋庭,幫宋兄打一場硬仗!」石柱說道。

「好!」

寧龍臣也不問為什麼,很快就將身後統領百萬大軍的大將軍叫來,然後安排大軍登上宋真子準備的十四艘巨型戰船上。

下方,寧龍臣與大威侯等人短暫交談了一下,然後就帶著他們上了戰船。

至於那三百萬大軍,則被留了下來,被寧龍臣安排的人接管,等候他歸來。

就這樣,十四艘巨型戰船從這裡出發,快速向著西北方飛去。

戰船飛行了大概三天左右,石柱等人就已經到了宋庭邊境。

宋庭邊境之外,一處巨大的戰場上,桃僵侯此時與魏王、燕王二人對峙之中。

此時石柱、寧龍臣、宋真子等人踏上宋庭邊境城樓上,看著遠處即將開始的大戰。

桃僵侯一人,要在兩軍陣前,單挑魏王、燕王二人。

此刻的桃僵侯,已經不是石柱等人當初看到的那個樣子了。

如今的桃僵侯,身披一件黑色的龍袍,眉宇之間有著一股睥睨天下群雄的霸氣。

就桃僵侯今日此舉,也可以稱得上是一位霸氣的梟雄。

一下子對戰燕王、魏王兩個人,這種場面,也只有當初的鎮北天王才有了。

想不到時隔不久之後,現在的桃僵侯居然也有這份底氣了!

桃僵侯對面,魏王、燕王二人都是冷冷地看著桃僵侯,猶如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在這二人眼中,桃僵侯不足為懼,真正令二人要當心的,是桃僵侯背後那位被黑氣籠罩之人。

此人猶如一個幽靈一般,在這兒格格不入。

尤其是對方那一雙漆黑的眼睛,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 定桃侯忽然間出手,一刀朝著魏王、燕王二人劈去。

轟!

遠處戰場上,爆發出驚天動地般的爆炸響。

魏王、燕王連連出手,準備將定桃侯快速幹掉,然後再對付那個神秘人物。

三人都已突破到了敗天境,一招一式都足以震動山河,令周圍環境為之色變。

很快,三人就已經從地上打到了天上,各自施展出自己的大道。

定桃侯將鎮北天王的大道煉化完全之後,一直沒有機會領悟其中的精髓。

此刻在與魏王、燕王的交手過程中,對於大道中許多關於風的認知越來越熟悉,大道力量也用得越來越純熟。每一招之間,都在釋放出屬於他自己的霸氣。

對面魏王、燕王見定桃侯越來越難纏,心中開始焦急起來。

只不過定桃侯將他二人給死死纏住了,所以一時無法脫身。

下方,對面一直站在那被黑氣籠罩之人忽然間一動,人已經瞬移到了石柱等人面前。

「定桃侯說的果然沒錯,宋真子這小子真的將你給引來了,不枉費本使者在此多等一段時間!」渾身被黑氣籠罩之人看著石柱說道。

對方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此人是為了自己而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