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乙墨睜開眼睛,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驚訝,轉過身,看著突然出現的齊長老,「多謝大人出手相救!」

「嘿嘿,本座救你不假,卻是要帶你走的!」齊長老嘿嘿一笑,捲住了風乙墨,化為一道遁光,飛出了風窟。

所有武者沒有一人察覺,睡的死死的。

「齊平,你要做什麼?」誰知齊長老剛剛飛離風窟不久,一聲斷喝傳來,接著嗖嗖飛來兩道強度氣息,擋住了齊長老的去路,卻是德長老與貝長老。

二人在白天商量好,一起查看有關武宗的典籍,尋求證據證明柳斷生就是武宗,忙活了一整天,正好找到了一份古老的典籍,發現裡面所描述的武宗特徵在柳斷生身上都得以體現,因此興沖沖的來見風乙墨,卻看到齊長老擅自抓了風乙墨。

椒房之寵 「真是倒霉!」齊長老嘟囔了一句,單手掐訣,整個人包括風乙墨變成一片金色的虛影,在德長老與貝長老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是影族的金影遁,齊平竟然是影族,而且還是金影!」貝長老失聲叫了起來,驟然色變,來不及多想,一晃,向金影消失的方向追去,同時向德長老傳音:「德長老,快些稟報州尊,不能讓齊平離開紫霞山!」

德長老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右手高舉,一股強悍的法力湧出,向四面八方涌去,嗡!護山大陣被其激活,驚起無數修士:「諸位同門,叛徒齊平乃是影族的姦細,目前已經抓走了一名武者,逃往山下,貝長老已經去追擊他,大乘期修士一併前往,緝拿此賊!」

因為齊長老是大乘初期修士,修為低的修士也追不上他,即便遇到了也不是其對手,反而是送死,因此齊長老號召大乘期修士追殺齊平。他並沒有說被擄走的是柳斷生,是因為柳斷生的身份特殊,乃是一個武宗,不能輕易泄露他的身份。

嗖嗖嗖!

十幾名大乘期修士遁入了高空,搜尋起來。

然而,齊平作為大乘期長老,身上擁有進出護山陣的令牌,早已經離開了紫霞山。

貝長老咬牙緊緊跟著齊平一絲氣息,可讓他絕望的是,氣息越來越弱,顯然,齊平距離他越來越遠,難道影族的遁術如此可怕嗎,同樣是大乘初期,差別如此之大,如果單獨遇到了此人,恐怕沒有勝算。

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一道身影閃電般超過了他,接著耳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貝龍,你回去吧,此事交給老夫來處理!」

「是,師叔!」貝長老大喜,認出那個身影乃是地位僅次於州尊的渡劫中期修士騰倫,貴為執法殿殿主,專門懲罰叛徒的。

有了騰師叔親自出馬,齊平還不是手到擒來?

再說風乙墨,被齊長老拎著,周圍的場景飛快的轉變,心頭驚駭不已,好厲害的遁術,似乎超出了空間限制,如果自己施展他足通,會不會也是這種效果?

他不明白堂堂大乘期長老,為何冒著暴露身份的結局,劫走自己這個武者,幾次想要以大智眼觀照齊長老,都忍了下來。不過,他在齊長老身上,並沒有發覺到殺氣,也就是說,齊長老並不想殺他。

大概飛行了四個時辰,齊長老在一片看不到頭的連綿起伏的山脈前,顯出了身形。

雖然沒有來過這裡,可風乙墨已然發現,此地已經不是傲來州的地界。他這一段時間,看了不是玉簡,包括地圖玉簡,震驚的發現眼前的山脈乃是小寰界的連雲山脈。 連雲山脈,在整個小寰界都是一個禁忌,那是因為此山脈是小寰界絕大多數妖獸的聚集地,方圓百萬里都沒有人類生活,只有妖獸!傳說,統治連雲山脈的是九個九級妖獸,相當於人類渡劫期的存在!

齊長老莫非是化形妖獸?可他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妖氣啊,風乙墨正在詫異,只見齊長老雙眼中散發出兩道金色詭異的光芒,眼前原本是一座山的地方,出現了一條看不到頭的小路。

好厲害的幻陣!風乙墨暗暗驚嘆,以他陣道師的水平,竟然沒有看出來眼前的山是幻象。

齊長老暗暗鬆了一口氣,拎起風乙墨正要進入,身後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難怪這麼多年,一直找不到你們影族的老巢,原來是藏在妖獸的禁地連雲山脈之中!」

風乙墨能夠明顯感覺到齊長老身體一僵,顯然已經認出聲音的主人,就見齊長老苦笑著轉過身,「竟然是執法殿騰倫殿主親自駕臨,齊平何德何能讓騰殿主親來,甚是榮幸!」

「廢話少說,你為何要劫走這個年輕的武者?」騰倫是一個瘦小的老頭,可是渾身上下充滿了強大的氣勢,風乙墨躲在齊長老身後,還是無法抵禦那強大的威壓。

這是一個渡劫期老怪!

「還能如何,你們秘密籌謀了一千多年,不就是等待最強大的武者出現,好承擔斷龍石嗎。」齊長老把風乙墨護在身後,道。

騰倫眼睛眯縫起來,寒光四溢,「看來你知道不少秘密,留你不得!」說罷,騰倫猛然一探手,齊長老、風乙墨只感覺四周的空氣凝固起來,變成銅牆鐵壁一般,整個人動彈不得,好似變成了凡人,失去了一切法力!

「這、這是空間法則!」齊長老驚駭莫名,怒吼一聲,身體向後,嘭的一聲,把風乙墨撞飛了出去,飛向那開啟的山路。他就是死,也要把風乙墨送入影族的地盤之上。

「哼!如果你能逃脫,本座饒你一命!」騰倫的手忽的變成五六丈大小,捏住了毫無還手之力的齊長老,用力一捏,齊長老便嘭的變成肉泥,從指縫裡流淌出來。

然後,騰倫左手袖袍輕輕一抖,眼看落入影族老巢入口的風乙墨便倒飛了回來,落在他的手中。

「道友好手段,竟然敢獨自一人殺到我族的地盤,讓老夫領教領教你的法力如何!」一個破羅般的聲音響起,接著,數道身形出現在入口,眨眼就來到眼前。

騰倫瞳孔微微一縮,不等諸人靠近,身形一晃,出現在千丈之外,聲音遠遠飄來:「就讓你們多活一些時日吧。」

我在大夏開黑店 「哼,殺了我們的人還想走,留下來吧!」剛才破羅般聲音之人剛才還在影族老巢入口,等最後一個字說完,已經來到騰倫身後十餘丈,一片金黃色的沙子從其手中飛出,形成了一片狂暴的沙塵,卷向了疾馳的騰倫。

騰倫微微一驚,好快的速度,比齊平快了許多,而且,那黃沙內隱有腥臭氣息,說明蘊含了奇毒,他不敢大意,一抹儲物戒,一件巴掌大小的梭子出現,瞬間就變成了三丈大小,帶著風乙墨鑽入裡面,周身強大的元力湧入梭子之內,梭子立即變成了一道閃電,在黃沙追上他之前,消失在天際。

影族之人陰沉著臉,收了黃沙,向跟來的三人喝道:「想盡一切辦法,不能讓他離開,不然,咱們影族必定要遭受滅頂之災!」

「是,尊主!」

三名高級影族互相看了一眼,皆露出決然之色,兩人咬破手指,把流淌著鮮血的手指點在第三人的額頭之上,那人滿臉痛苦的吼叫起來,好似變成了野獸,身體膨漲了兩倍,而另外二人快速的乾癟下去,好像被什麼吞噬了渾身的精血一般,奄奄一息,行將就木!

吼!

變壯大的影族仰頭咆哮,身形一縱,整個人就消失在虛空之中,眨眼就出現在百里之外,風馳電掣的向騰倫所乘坐的梭子追去。

待在梭子里,風乙墨感受到快若奔雷的速度,暗暗乍舌,這是什麼寶物,怎地擁有如此快的速度?

那影族應該追不上了吧。

剛剛想到這裡,飛行的梭子突然猛烈搖晃起來,接著好像被什麼重重的擊打了一下,向地面墜去。

轟!

然而,不等落地,梭子身猛地一顫,發出咔咔的響聲,騰倫連忙一扯風乙墨,出現在空中,而那梭子已經斷成數截,落了下去。

在二人不遠處,是一個身高四丈的巨大影族,他雙目赤紅,好像吃人一樣,對準騰倫一巴掌拍了過來。

這一掌,風雲變幻,掌風凜冽,所到之處,空氣都燃燒了起來,竟然是罕見的火焰掌,不,在火焰焚燒過後,出現了一片寒霜,冰火兩重天!

騰倫咦了一聲,表情凝重起來,一人同時施展相剋兩屬性的法力,極為少見,他來不及細想,把風乙墨一卷,收到儲物戒內,同樣一掌印了出去,以掌對掌。

只不過他這一掌悄無聲息,綿軟無力,然而與巨大影族的掌力相碰撞后,產生了劇烈的漣漪,一下子就把影族轟飛了出去。

那影族在半空翻轉了數十個跟頭,不等落地,身形晃動,出現了十八個一模一樣的身影,又發瘋一樣撲向了騰倫。

騰倫大驚,因為他發現十八個影族都是真實的,明知道這裡只有一個是真的,其他都是幻影,卻無法分辨,只能祭出一面紅色的盾牌,護住了全身。

十八個影族,九人揮掌,掌風炎熱,另外九人,則是冰寒的掌力,頓時讓騰倫感受到冰火兩重天的煎熬,一邊熾熱無比,一邊酷寒難當。

作為渡劫修士,活了萬餘年,自有其驕傲,騰倫怒極而笑,腦袋微微晃動,一道青光從其頭頂百會穴飛出,懸浮在半空,卻是一柄青色的巴掌大小的斷劍,不,只能算是半截劍尖。

劍尖微微顫抖,嗡!的一聲,變幻成一十八柄,形成了圓盤狀,然後嗖嗖的齊射而出,奔著十八個影族轟了過去。 這柄斷劍乃是騰倫在一處上古遺迹中得到的,剛一開始,就當成了廢物,看都沒看,直接扔掉了,誰知劍尖竟然穿透了一件防禦力不俗的盾牌,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等稍加煉化,便發現斷劍是一件難得的寶物,不僅僅極其鋒利,更重要的是可以最多幻化成九九八十一柄,且每一柄擁有相同的威力!

這可就不一般了,一般情況下,法寶虛實結合,可以幻化,卻只能有一件本體,其餘的乃是迷幻之用,而這個無名斷劍卻可以衍化成真實的劍尖,相當於真真正正的多出八十柄斷劍!

因此,這無名斷劍就成了騰倫屢屢制勝的法寶。

果然,這一次無名斷絕沒有讓他失望,十八柄斷劍刺中了十八個影族,那身形高大的影族立即慘叫著跌出,四丈高的身體好似泄氣的球一樣,飛快的萎縮,變成了小老頭,胸口是一個碗口大的透明窟窿,鮮血汩汩,顯然是活不成了。

無名斷劍威力是不俗,卻有一個比較致命的缺點,就是消耗的元力極大,幻化的數量越多,所需要的元力也就越多,僅僅剛才一擊,就消耗了騰倫三成的法力。

不過騰倫見幹掉了影族,也就鬆了一口氣,把儲物戒內的風乙墨放了出來。儲物戒內沒有空氣,無法存放活物,時間一久,就會死在裡面。

「你沒事吧。」騰倫淡淡的問了一句,風乙墨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騰倫一掌拍死了彌留之際的影族,取走了儲物戒,剛要離去,半空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龍頭,風乙墨看的清楚,那是當日在紫霞山吞了十幾名武者,後來被州尊霍軍山追殺逃走的風龍蠻化。

騰倫緊張起來,「蠻化,你意欲何為?」

「嘿嘿,你說呢?老子打不過霍老頭,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的。喂,寇鵬,你我聯手,殺了此人,如何?」蠻化微微一晃巨大的身體,變成一個身高三丈的中年青色膚色的男子,渾身肌肉隆起,孔武有力。

「嘿嘿,本座為什麼要與你合作?」隨著聲音起落,影族的尊主顯出了身形,看著蠻化、騰倫二人,「你們二人打起來,本座坐享其成還不好嗎?」

騰倫的心沉了下去,一個蠻化自己就對付不了,加上一個深不可少的影族尊主寇鵬,看來今天是難以善了了。

他單手抓住了風乙墨,低聲道:「我現在就把你扔出去,你朝著紫霞山方向逃命,如果能夠逃得出他們的追殺,算你命大。去吧!」說完,一揮手,風乙墨就好似離弦之箭,飛出了千丈之外。

而蠻化、寇鵬似乎對小小的武者不感興趣,只是前後圍住了騰倫。

「寇鵬,話可不是這麼說的,他如果跑了,把你們影族的老巢位置透露出去,你以為你們影族還能存活下去?而本王呢,只不過想要抓住此人,要挾霍老頭,交出殺害吾兒的兇手罷了,即便抓不住,也沒有問題,還有其他人可以抓,你就不同了。」蠻化也不著急動手,而是笑吟吟的對寇鵬說道。

騰倫氣的臉色鐵青,從二人口氣來說,似乎吃定了自己,真是怒不可忍!他取出一把快速補充元力的靈丹,塞入嘴裡,丹田、氣海元力飛快的填滿,把經脈都鼓脹的生疼,屈指一點,無名斷劍爆發出一片刺目的寒光,衍化出三十六柄斷劍,同時向蠻化、寇鵬激射而去。

「想要我的命,也得有那本事才行!」騰倫怒吼道,施展出最大的殺招。

寇鵬與蠻化都見識過無名斷劍的厲害,不敢硬接,各自施展防禦手段進行防禦,然而,騰倫在發出一劍之後,身形騰空而起,一揮手,召回了無名斷劍,整個人化為一道電光,消失在天邊。

蠻化與寇鵬愣了愣,隨即勃然大怒,竟然被這老賊戲耍了,他沒有想要戰鬥的意思,而是虛晃一槍,利用雷遁符籙逃跑了。

「追!」二人怒不可遏,如果在二人聯手的情況下,還讓騰倫逃脫,臉可就丟大了,因此,二人化為兩道驚鴻,追了上去。一個是影族的尊主,一個是風龍,速度自然超然。

等三人一前兩后的追了出去,風乙墨悄悄探頭看了看,沒有著急向紫霞山的方向飛奔,而是朝著連雲山脈方向奔去,一邊飛奔,一邊變化了容貌,丹田內那一顆妖丹緩緩的轉動起來,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妖氣。

奔出四十多里,便看到了一個山洞,他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隨手十幾道靈禁封住了洞口,然後放聲大笑,手中出現了兩個白色的藥瓶。

他之所以匆匆忙忙的要找一處山洞,就是因為他在騰倫儲物戒內發現了數十種珍貴的靈丹,其中就有化元丹與洗塵丹!

騰倫做夢也想不到毫不起眼的武者,會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搞事情,還偷了他的靈丹。

如果不是怕偷得太多而被發現,風乙墨都想把騰倫儲物戒內的寶物一股腦的全都轉移到須彌鐲內了。

除了數十瓶靈丹,風乙墨還發現了最後一根九龍湮滅浮屠陣的陣柱,毫不客氣的收入到須彌鐲內。

其他的就不能再動了,因此被騰倫拋出后,他就計劃好了,在連雲山脈附近找一個地方,把丹田內的靈力完全轉變成元力再說。

現在都出現了龍族還有大乘、渡劫修士,實力太低,無法自保。

風乙墨一揮手,取出二十萬元石,擺下聚元陣,坐在中間,先吞服了洗塵丹,雖然自信肉身強大,已經適應了靈界,可既然有了洗塵丹,何必浪費內,運功煉化藥力。

洗塵丹,其作用就是洗去下界飛升修士身上所帶來的塵垢,化凡為仙,讓修士肉身更好的適應靈界的元氣,才能更好的吸收容納元氣,從而把靈力變成元力。

當洗塵丹下肚,風乙墨便感覺好像一股奇異的力量,從五臟六腑開始,沿著周身經脈,緩緩流淌,痛並舒服,就好像在沙漠中沒有水、沒有食物的人,遇到了一處甘泉,先苦后甜,沒多久,他身體外面便出現了一層灰色的污垢。 風乙墨給自己施展了一個祛塵術,頓時變得清爽起來。

原本十分自信的他,以為肉身強大到一定地步,不會有什麼塵垢了,誰知還是被洗塵丹洗出了許多。

之後,他取出了白色晶瑩的化元丹,緩緩放入嘴裡,他知道,關鍵的時候到了。

化元丹流入風乙墨的腹中,藥力瞬間散發出來,直接進入到丹田內,在靈海之中,攪起了滔天大浪。

風乙墨丹田裡的靈力都是由陰陽訣產生而來,近乎於黑色的,然而隨著化元丹藥力的進入,黑色逐漸稀釋,在不停的翻滾、沸騰之後,逐漸的變成了無色。

別看風乙墨現在只有化神初期修士,可丹田靈海面積之廣,遠超化神後期,堪比煉虛初期修士,因此,靈力的轉變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風乙墨宛如老僧入定般,一動不動,默默行功,催化化元丹的藥力。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天一夜之後,靈海內的靈力全都變成了無色的元力,越發顯得更加精純而凝實。

呼!

風乙墨長長出了一口氣,修為終於恢復了化神後期,而且突破到化神圓滿,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衝破化神,進入煉虛境界!

二十萬元石中的元力損失了一半,風乙墨正打算收起來,忽然想起從騰倫那裡得來的靈丹中有一種特殊的靈丹,連忙取出來,認準的觀看起來。

這是一枚綠色的靈丹,足有拇指肚大小,散發著陣陣葯香,氣味獨特,嗅一下,都感覺渾身舒坦。

這是濯清丹!

風乙墨欣喜若狂,認出了這靈丹的名字。一枚濯清丹可以無視任何桎梏,不需要感悟道心,便可最多直接提升一大級,也就是說,風乙墨如果服用了濯清丹,有可能進入煉虛後期!

當日,任蕭便是沒有忍住對濯清丹的誘惑,答應了丁月瑤的要求。

一枚濯清丹可以省去千年的苦修,誰不心動?

不過,風乙墨並沒有冒然直接服用,而是以大智眼觀照濯清丹,他不相信一顆如此強大功效的靈丹會沒有副作用,一旦沒有熟悉就冒然服用,說不定會後悔終身的。

一個時辰之後,風乙墨笑了。

他利用了一個時辰,仔仔細細的觀照了濯清丹的內部,發現裡面蘊含了一些藥力剛猛的天爆果。此靈果五百年成長,五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五百年成熟,可直接服用,一枚可提升一小階,最多可以服用十枚,效果疊加。

不過,正如它的名字一樣天爆果,其藥力狂暴,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住的,許多人吃了一枚,便爆體而亡,連合體修士都是如此,無法抑制那種暴躁的元力。

因此,煉丹師們才增加了許多其他輔助的靈藥,煉成了濯清丹,即便如此,也不是誰都能承受,所以,服用濯清丹,都需要更加高深修為的修士在一旁護法,不然,極易造成無法壓制元力,而造成魂飛魄散的下場。

既然了解了濯清丹的功效,風乙墨再一次取出了三十萬元石,毫不猶豫的服下了濯清丹,對於自己的肉身,他是非常自信的。

當濯清丹滾入腹中,一個無法形容的強悍的元力好似洪水決堤般湧出,瞬間就把他的經脈衝撞的出現了裂痕。

風乙墨大驚失色,儘管高估了濯清丹的藥效,可是還是估量不足,連忙施展神龍九變,提升到最強的第九變,破損的經脈在強大的神龍九變下,抗住了濯清丹所散發出來元力的衝擊。

然而,一波高過一波的元力衝擊更加猛烈,經脈又開始破損,而且有擴大的趨勢。

噗噗!

風乙墨肉身膨脹起來,肌膚外表出現了無數裂痕,鮮血噴濺,就連他的嘴裡也噴出數口鮮血來。

情急之下,風乙墨取出了此前收集的碧水蛟的血,凝成一個血團,飛身鑽入其中,開始催動獸血沸騰之法,內外相結合,一邊煉化濯清丹的藥力,一邊煉體。

終於,在獸血沸騰加上碧水蛟血的強大作用下,身體內的經脈不再惡化,趨於平衡,那強大的元力慢慢的進入他丹田靈海,令其快速的充盈起來。

一大團鮮紅的蛟血懸浮在山洞的空中,下面是數十萬元石散發濃郁的元氣,宛如實質般,凝聚出一道道白色的元氣線,鑽入了血團之內,又被風乙墨周身的穴竅吸收了進去,令他的修為飛快的增漲。

轟!

風乙墨只感覺到了某一種極限,腦海轟鳴,進入了另外一種玄奧的狀態,丹田所容納的元氣發生了質的變化,擴張了數倍不止,那濯清丹以及外界聚元陣所吸收進來的元力終於找到了宣洩口,湧入了丹田,湧入了氣海!

風乙墨知道,自己終於進入了煉虛期!

嗡嗡!

陰陽圖從風乙墨身體飛出,懸浮在他的頭頂上,道韻之紋逸散,籠罩住他的全身,而那碧水蛟的血早已被吸收的乾乾淨淨,不剩一滴,就連數十萬元石有一半化為了齏粉,強大的元力推動風乙墨修為沒有止步,而是極速飛升!

重生后我成仙了 煉虛一層,煉虛二層,煉虛初期巔峰,煉虛四層,煉虛五層,一直到了煉虛六層巔峰,才慢慢的平緩下來。

陰陽訣緩緩催動,短短半天時間,便推演出煉虛境界的法訣,讓風乙墨又驚又喜,這陰陽訣怎會如此強大?即便是可晉級功法也不會如此妖孽吧。

反觀頭頂上的陰陽圖,吸收了煉虛期的元力,反而虛化了,似有若無,越發神秘。

嗖!

陰陽圖飛回了風乙墨的丹田,他解除了神龍九變與獸血沸騰狀態,穩穩的落下。

那數十萬的元石早已全都變成了飛灰,如果讓人知道,短短兩日,就耗盡了七十萬元石進行修鍊,不會有人相信!

攻心計之大牌名門妻 更不會有人知道,兩天時間,從化神後期便進入了煉虛中期巔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