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小野的心略微一沉,也沒拒絕,只是小心翼翼地打量著覃北說:「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早上就沒有吃飯,現在有點低血糖,點份外賣進來吃可以嗎?」

話剛說完,就聽到覃北低笑一聲,「恩。」

這是……同意了!

不過覃北沒和她一起吃飯,而是安排好她的工作之後,帶了兩份文件,走出了辦公室。

一時間,偌大的辦公室里便只剩下了顧小野一人。

她在心裡暗暗嘀咕覃北膽子大。

不僅用以前的商業間諜,還敢把商業間諜放進自己公司機密最多的總裁辦公室里的人想必也只有他了吧!

不過,當她將外賣拿回來,再進總裁辦公室的時候,一抬頭就看到辦公室角落360度無死角的監控攝像頭之後,她就再也不覺得了。

一想到自己的行為舉止全方位地暴露在高清攝像頭下,顧小野的心情就出奇地壓抑了起來。

她一刻不停地投入到工作中,幾乎是一轉眼的時間,就已經到了下午一點,她揉揉發酸的脖子和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正伸懶腰的當口,覃北就扭開門走了進來。

她的動作沒收,衣服被掛到了腰上半截,兩個人四目相對,場面一度陷入尷尬。

還是覃北先意識到不妥,面無表情地扭過頭頭,目不斜視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這才問已經整理好衣服的顧小野:「結果怎麼樣?」

顧小野立刻收掉了臉上尷尬的表情,答道:「和預估的結果幾乎一致,不過我建議在C產品的採購上,多出一千左右的預存量。」

「好,按照你說的,給數據下去採購。」覃北很乾脆地說。

顧小野不禁微微皺眉,小心地問道:「您不看看數據?萬一……我算的不對呢?」

覃北笑著看她,「你會算錯嗎?」

顧小野搖頭,堅定地說:「不會!我算了三遍,核算了三遍,不會錯。」

覃北輕輕一笑,說:「那不就是了。」

「額?」顧小野愣了一下。

覃北擺擺手,不打算多做解釋,只吩咐道:「你下去安排吧,先把計劃排上去,採購計劃書可以晚點交上來。」

「好。」 顧小野將文件收好交到覃北手上,看了眼時間,還沒到上班時間,起了個心思,指著辦公室角落那個監控問他:「您是不是因為有監控,所以放心我?」

覃北扭頭看了一眼,故作驚訝地笑道:「啊……那裡什麼時候有個攝像頭了……只是擺設吧……」

顧小野將信將疑,正要問點別的,門上就傳來了敲門聲,見方航急匆匆地走進來,她心知是有事,便顧著自己的事,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望著顧小野出門的身影,方航這才放心地面向覃北彙報:「採購部那邊暫時沒什麼動作,只有陳靜嘉和其中兩名員工發生了點小小的爭執,不過沒起衝突。」

覃北面色凝重地恩了聲,隨即指著角落說:「把這個攝像頭提到最高許可權,然後告訴我密碼。」

方航聞言一愣,只覺得覃北行為有些匪夷所思,但卻沒說什麼,只是服從道:「好的。」

隨後,他繼續彙報工作,說著說著,卻發現覃北的視線沒焦點地看著遠方黑沉的天空。

擔心他錯過重要的細節,方航開口提醒,「覃總……」

沒想到覃北竟然很快地恩了一聲,將目光轉向他,隨口問道:「BO的項目你下個星期去談,底價你知道,不能再低了。」

方航微微一怔,臉上多了些為難的神色。

這個項目他知道,是BO的門把手系列製作項目。

覃北整整跟了三個月,好不容易現在已經是收尾階段了,一旦達成,不僅是為現在的錦豐錦上添花,還能讓底下的一眾人更加臣服於覃北。

這個關頭讓他去,理論上就很是奇怪。

最終,方航還是沒忍住道出疑問,「這個項目一直都是您在跟進,現在讓我去談,是您有什麼急事去不了嗎?」

覃北微微蹙眉掃了他一眼,似乎有點不滿,「怎麼,你做不了?」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對上覃北的視線,方航的一個心都懸到了嗓子眼,這種如芒在背的感覺,著實不好。

為了不讓覃北誤會,他忙解釋道:「主要是您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對方公司的老總也只認您,我是怕他問起來,我不好解釋。」

聞言,覃北的眉頭蹙得更深了,他微眯雙眼打量著方航,「呵,我才多久沒放你出去談合作,你連去談個項目都要推諉了?」

察覺到覃北的生氣,方航戰戰兢兢地說:「覃總您別生氣,下個星期我會準時出席BO的座談會。」

覃北冷冷地恩了一聲,說:「我要的是結果。」

方航立刻會意道:「好的,一定不負您的重託,將項目一舉拿下。」

這話說完,覃北的臉色才微微好了點,方航不由得抬手擦了擦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打算轉身出去,覃北卻叫住了他,吩咐道:「這個項目你帶著新來的採購經理去。」

新來的採購經理?那個顧小野?!

方航只覺得不妥,打算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覃北放在辦公桌上的電話先響了起來,聽他稱呼,應當是大客戶。

迎著覃北掃過來的打量目光,他張張嘴什麼也沒說,便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出了總裁辦,方航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便利用許可權從公司的資料庫將顧小野的資料調了出來,沒想到,資料上第一欄寫著的工作經歷便是——錦丰采購部主管。

沒想到,來頭還真不簡單!他嘀咕道。

此時,正在十五樓分析BO原料採購計劃的顧小野冷不丁背後一涼,「阿嚏—」,她摸摸鼻子,繼續看,不想,又是一聲「阿嚏」,她這才察覺到,辦公室里的暖氣太足,以至於她已經熱得有些出汗了。

為了表現正式,除了腳上沒穿高跟鞋,她穿著長袖白襯衣,下面是一條黑色西裝褲,將白襯衣的下擺扎進去,整個人看起來幹練利落,卻不想,在這樣的環境里卻有點熱。

她在辦公室里研究了半天,還沒找到辦公室的空調開關,方航就走了進來。

他問:「在找什麼?」語氣有點隨意,聽起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很熟。

顧小野不由微微一愣,望向方航,問道:「你知道我辦公室里的空調開關在哪兒嗎?我覺得有點熱。」

誰知方航也是一愣,這事兒都是辦公室里的助理乾的事情,他一個總裁辦的人,怎麼會知道?

不過方航比她有辦法,一轉身出去抓了個人進來,說:「把這辦公室里的溫度調低一些。」

那人被抓進來,本還有點犯怵,結果一聽需求,立刻笑了,「嗨,開關在部門外的走廊上」,轉頭看了眼顧小野,問:「您要幾度?我去幫您調。」

顧小野干坐了一上午外帶一下午,沒有一個人跟她講話,冷不丁冒出個看起來很殷勤的人,不覺有點受從若驚,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那麻煩你,調到二十六度,謝謝。」

那人收到指令就走了出去,方航卻站著沒動,顧小野走了幾步就察覺到了這一點,一回頭就看到方航深深皺著眉頭。

腹黑老公太危險 她在心裡犯嘀咕,這人該不是又來找她去總裁辦的吧?

正要開口問,方航卻走近了兩步,說:「我是來通知你,下周三到周五的時間需要空出來,覃總派我們倆去BO談個項目。」

「我們?你確定?!」顧小野不免呆住了。

這麼快就讓她去跟項目?!覃北倒是真的放心她呢!

「恩,就是我們倆。」

顧小野不自覺地皺起眉頭,望著方航問:「是什麼項目?我手上有沒有資料?」

她這麼快適應節奏,倒讓方航的思路有點飄忽,不過很快便跟上了她的思路,說道:「項目方案在總裁辦的保險柜里,我來找你,就是想跟你約個時間,我們一起研究一下方案。雖說覃總已經談得差不多了,但還是要保證萬無一失才好。」

顧小野點點頭,「恩,要做就要做到極致,不然還不如不做。」

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啊 方航只覺得這話有點耳熟,那話打腦子裡轉了一轉,被他忽略開,「什麼時間方便呢?」 顧小野頓了幾秒,試探性地回答道:「不如就今晚吧?」

方航也正有此意,項目資料那麼厚一打,他不敢百分百肯定自己,所以顧小野也得透徹地將資料啃一遍才能讓人安心。

「好,說定了。」

兩個人都是雷厲風行的性格,臨近下班,不約而同地給對方發了消息,約到了頂層的小會議室里。

不過她手上也沒什麼事兒,下班點一到,她便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辦公室里那些動也沒動的同事,也不知道到底是工作沒做完,還是僅僅因為今天來了位新的經理,顯得老老實實的,已經下班了,卻沒有一個人有要下班的架勢。

作為一個帶頭人,第一個踩點下班,她覺得不好……

果然,她的腳才剛剛踏出辦公室的門,裡頭的人已經開始議論紛紛了,就連一直為她說話的陳靜嘉都有點兒匪夷所思地望著她的背影出神。

她這是……下班了?

她沒想到,這麼長時間不見,以前加班就像是家常便飯的顧小野,此時此刻竟然會踩點下班!而且還是在上班的第一天!

聽著辦公室里左一句右一句的議論,陳靜嘉感覺刺耳,便也收拾了東西,起身打算下班。

誰知,她剛從座位上站起來,中午找茬的兩位同事就靠到了她的座位跟前。其中一人正陰陽怪氣地嗤笑道:「喲喲喲,這果然是跟著新經理混的人哪,這才幾點,就下班了?」

另一個人附和著一笑,指著陳靜嘉桌上的文件,刁難道:「我不是說這個文件下班前要給我嗎?數據我要上交給王總,你既然下班了,就把數據交出來吧。」

陳靜嘉聞言皺眉道:「你明明說明天下班之前!」

「我哪兒有說明天下班?我說的是今天下班好嗎!別以為背後有人撐腰就能隨隨便便污衊我!中午說這話的時候,麗麗還在旁邊站著呢!」

「你……」一口氣憋在胸口,陳靜嘉的臉被漲得通紅。再看看四周站著看好戲的同事,她總算知道什麼叫百口莫辯了。

她都被嗆得無話可說了,只是低著頭收拾東西,打算不做無謂的口舌之爭,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卻沒想到,她剛將自己的背包拿起,就被人一揮手打在了地上!

正是剛才那個同事,她正虎視眈眈地瞪著她,彷彿隨時要張開血盆大口將她吃得骨頭渣也不剩一般!

陳靜嘉仰頭瞪著那人,大聲吼道:「你別太過分!」

那人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我別太過分?到底是誰比較過分?來來來……大家來評評理……」

眾說紛紜,卻沒一個人是幫她的,此時的陳靜嘉總算是體會到當時顧小野被眾人指著鼻子罵著趕出錦豐的感受了!

她被圍在人群中間,進退不得,正苦惱無比的時候,只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自門口傳來……

「都圍在一起幹嘛呢!」顧小野大聲說道。

眾人扭頭一看是新來的經理,不知道為什麼她又折回來了,一時間都面面相覷,不敢再做聲。

顧小野緩緩走過來,看了眼站在人群中央的陳靜嘉,朝她問道:「發生什麼事情?」

陳靜嘉怔怔地看了她一眼,正猶猶豫豫要不要說出實情,就看到身邊有個人擋到了她和顧小野之間,顛倒黑白地說:「顧經理,是靜嘉她的工作沒做完,卻打算下班。」

「工作沒做完可以明天做,已經到下班的點了,她要下班有什麼不對嗎?」顧小野扭頭瞪了那人一眼,淡淡地說。

誰知,她話音剛落,本還嘀嘀咕咕的眾人瞬時全都靜了下來,相較於剛才的安靜,現在的安靜讓人感到壓抑。

她隱隱生出一絲不安,見陳靜嘉正朝她使眼色,回頭一看,就看到覃北正黑著臉站在辦公室的門口。

他走過來,不悅地問她:「現在的確已經下班了,不過,上班時間如果沒有及時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這樣還不需要加班的話,未免對那些按時完成工作的人有點不公平吧顧經理?」

顧小野身形微微一抖,仰頭看向他沒說話。

倒是一旁站著的焦麗麗開了口,她諂媚地笑著說:「覃總,其實也沒什麼的,靜嘉晚點交上來,我明天可以加會兒班去完成報表。」

她本意是去討好覃北,好留下愛崗敬業的好形象,以便於以後的升職加薪,卻沒想到,只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覃北皺眉掃了她一眼,說:「你可以加班完成,難道你的上級要等你加班完再看嗎?」

一時間,每個人都被他說得啞口無言,辦公室里靜的不像話!

場面一度想入了尷尬的僵局。

不過好在他來這裡是有事情要找顧小野,所以辦公室沒安靜一會兒,他邊吩咐道:「事情沒完成的趕緊處理,其他人早點下班。」

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他朝著顧小野努努嘴,冷聲說:「你,進來一下。」

進,是進顧小野的辦公室。

眾人都不知覃北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想去探聽消息,卻又畏於覃北的威嚴,只能老老實實地做事的做事,下班的下班……

辦公室里,覃北徑直走到顧小野的座椅上坐下,椅子一轉,便正朝向跟在後面進來的顧小野。

顧小野被他駁了面子本有點生氣,但轉念一想,他說的也確實在理,便也沒再過於糾結。

她站在辦公桌前,見覃北不講話,便先開口道:「覃總,您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覃北微挑起眉頭看了眼她,她的臉上還帶著微微的怒氣,便笑道:「你就是這樣管理下屬的?」

「……」

她自知理虧,悶著不做聲。

啪!

一串鑰匙被丟在實木辦公桌上,驚得顧小野不禁抖了一下!

她不解地看向覃北,不明所以。

「這是公寓的鑰匙,之前一直放在我辦公室里,現在你住進去了,都交給你。」

就為……這事兒?

顧小野暗暗撫額,心想這老闆莫不是閑的發慌吧?之前有那麼多機會卻不給她,下班了不走,特意來送鑰匙…… 顧小野冷淡地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走上前去取鑰匙,就聽到覃北說:「這次項目跟緊點,成敗就看你和方航了。成功了,你也可以樹立威信,管理起部門來也得心應手些……」

顧小野心裡咯噔了一下。

怎麼……他一說起來,好像給她這個剛進公司的人一個這麼大的案子……是在幫她呢?!

她可不覺得!

重生之嫡女爲謀 她只覺得頭皮發麻,擔心地不得了呢!

可這話她沒法說出口。

在一個強於自己許多倍的人面前,強烈的自尊心作祟,讓她始終不肯承認自己低人一等。

她堅定地看著他點點頭,說道:「我已經約了方特助一起看資料,這次的項目,我們一定會毫無懸念地拿下來。」

「好!」覃北滿意地沖她一笑,站起身走近她,低聲說:「那我等你們的好消息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聲音太過柔和,顧小野聽得有些恍惚,等回過神來,覃北早已經走出了她的辦公室大門。

方航左等右等不見顧小野來,便想著打電話給她,卻不想這一下發現她竟然還沒有登記手機號碼!他只好轉頭去翻公司通訊錄,查到採購部的電話,打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