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音抿了抿嘴,心裡頭雖然有了確定的對象,卻不敢擅自說出來。她把目光投向霍北驍,希望從他那裡得到有用的提示。

「你直接說就行了,我的答案和你一樣。」霍北驍說著話時表情平靜無波,看起來一點都不擔心顧南音會說錯。

莫璃靳微微一笑:「北驍,我沒看見你和南音商量過意見啊?難道說你們之間有心電感應?」

霍北驍「哼」了一聲:「這種小事還需要什麼心電感應嗎?反正答案顯而易見,她絕對不會說錯。」

「哦?你竟然……」莫璃靳苦笑著皺起眉頭,他始終搞不明白,霍北驍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感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霍北驍完全不管莫璃靳怎麼想,他朝顧南音示意,讓她把答案大膽地說出來。

顧南音心領神會地點點頭,然後說出了心中確定已久的人選:「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扮演路人甲的男演員就是你們公司的簽約對象。」

聞聽此言,莫璃靳的瞳孔劇烈收縮。儘管他對顧南音能夠說出正確答案並不意外,但對方這副如同探囊取物的輕鬆姿態,還是讓他感到了些許震驚。

「恭喜你南音!你居然這麼容易就猜出來了!」

顧南音抿嘴一笑:「承讓。」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莫璃靳極度好奇地問顧南音。

這時候沒等顧南音答話,旁邊霍北驍走過來一拍莫璃靳的肩膀,面無表情地提醒他:「不要轉移話題,既然這個賭約是我們贏了,你應該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莫璃靳苦笑著看著好友:「我又沒想要賴賬……說吧,去哪兒吃?」

十幾分鐘后,莫璃靳萬萬沒想到霍北驍他們帶著自己,來到了一家街邊的大排檔落座。

「北驍,南音,你們真是手下留情啊!這次沒狠狠地宰我一刀,下次如果再打賭輸給我,你們可別怪我獅子大開口!」

面對莫璃靳的「威脅」,霍北驍毫不在意地擺擺手:「我們不擔心這一點,因為輸給你是不可能的。」

不多時菜上齊了,莫璃靳品嘗著這些街邊美味,不知不覺就吃上了癮。

「南音,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怎麼猜中目標了吧?」

顧南音微笑著揭開了謎底:「其實這件事情沒有想象得那麼難。我作為觀眾在看演出的時候,就感覺那個扮演路人甲的演員表現得非常自然。 特種兵之王 從他身上幾乎看不出什麼表演的痕迹,換句話說,他已經把自己和劇情融為一體了。這樣的演員實在是很難得,相信你不會錯過。」

聽完這番解釋,莫璃靳一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顧南音!觀察力實在是太強了!沒錯,那個名叫商仲的演員,就是我新簽約的藝人。他在娛樂圈還屬於無名之輩,而且按照他自己的意願,這兩年更希望多體驗生活、多在舞台上磨練演技。這種人在當今社會可不多見。」

顧南音敬佩地點點頭:「是啊,現在的演員都想儘快地去演電影、電視劇,試圖在最短的時間內名利雙收。這種想法稱不上錯誤,但如果因此而忽略了自身演技的提升,那對觀眾來說就是不負責任了。商仲這樣的演員很難得,你這樣的老闆也很難得。你們都是清流!」

莫璃靳深深地嘆了口氣:「知我者,南音也!就為了你剛才的這番話,我敬你一杯!」說著,兩個人杯子相碰,將裡面的飲料一飲而盡。

看著眼前的這幅場景,霍北驍幽幽冷笑起來:「你之所以敢簽這樣一個演員,只不過是因為你手頭不差錢而已。」

莫璃靳瞥了好友一眼,半開玩笑嫌棄著說:「霍北驍你要反思,同樣是兩口子,你和南音說話的差距怎麼那麼大?」

聞聽此言,顧南音被逗得「哈哈」直笑。

霍北驍倒是沒什麼表情,他從容不迫地夾了一口菜,邊吃邊對莫璃靳說:「我這裡倒是有一出好戲,不知道那個商仲願不願意演。」

莫璃靳微微一愣,試探著問:「什麼樣的戲?」

「破案推理,很真實的那種。」霍北驍說的時候很隨意,但旁邊顧南音一聽這話,臉色馬上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莫璃靳看了看兩個人,好像也大體明白了什麼。他低聲問霍北驍:「要不明天我安排你見見他?」

霍北驍點點頭,什麼都沒說,直接端起杯子敬了莫璃靳一杯飲料。

夜幕降臨,整個D市華燈璀璨流光溢彩。在這些漂亮的燈光沒有找到的陰暗處,有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小酒館。而此時就在酒館的雅間里,徐勁南正和一個黑衣人面對面低聲交談。

「我讓你辦的事情辦妥了嗎?」徐勁南神情嚴肅地問黑衣人。

黑衣人點點頭:「妥了。最近新去了一個傢伙,又饞又懶又貪財,完全符合您的要求。」

徐勁南微微勾起嘴角:「好,明天這個時候,你帶他到老地方見我。我要親自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貪財。」

黑衣人答應下來,同時提醒徐勁南:「徐總,如果這件事情得手,您可就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這條路沒有回頭的可能性,所以您一定要三思而後行。」

徐勁南苦笑著說:「我已經思考很長時間了,自從我做出決定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沒有了回頭路。你不用擔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黑衣人沉默片刻,開口問徐勁南:「安百強和周嫻見面的事情,您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徐勁南狡黠地點點頭:「當然,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安百強那個老傢伙,大概是知道了我的某些秘密,他很可能用那些秘密當做資本,企圖從周嫻那裡換取好處。」

「需要我去阻止他們嗎?」

「不需要,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你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把眼前的事情安排妥當。」

「明白!」

徐勁南看了看手錶:「今天就到這兒吧,你該回去了。」

第二天夜裡,黑衣人帶著另外一個男子來跟徐勁南見面。徐勁南從上到下將對方打量了一番,然後用平靜的語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王剛。」儘管這個男子看起來有些呆愣,但回答起問題來卻還算比較乾脆。

「你不是本地人?」

「不是,我是外省人,來打工的。」

「為什麼要到天秤山蹦極區工作?」

「因為我以前干過那個活,上手比較容易。干別的還需要現學,太麻煩了。」

徐勁南仔細觀察著王剛,發現他並不是不怯弱,而是他壓根兒就懶得怯弱。他是懶到骨頭裡的人,這種人連情緒變化都會嫌麻煩、嫌費力,更別說是讓他乾重活了。

想到這裡,徐勁南接著發問:「你現在一個月工資夠不夠花?」

王剛果斷地一揮手:「不夠!如果下個月他們還只給我那麼點薪水,我就辭職回家不幹了!」

「你喜歡錢嗎?」

「當然喜歡!錢是世界上最好的東西!要是沒有錢,我肯定活不下去!」

徐勁南挑了挑眉毛:「這倒是實話……王剛,如果我一次性給你二十年的薪水,你願不願意幫我做一件事?」

王剛微微一愣,然後露出不屑的笑容:「騙人的吧?你怎麼可能會拿出那麼多錢來?」

徐勁南微微一笑,給黑衣人做了個手勢:「給他卡。」

很快,一疊銀行卡就從黑衣人手中轉移到了王剛那裡。

「這是十張銀行卡,每張卡里都有相對於你兩年工資的餘額。你如果不相信,現在就可以拿出手機來進行查詢。」 王剛瞅著這十張金燦燦的銀行卡,感覺自己像活在夢裡一樣。他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機,用網上銀行挨個查看卡里的餘額。每看完一張,他的樣子就像是打了一針興奮劑。等看到最後一張時,王剛整個人已經完全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況。

「您……您說吧!到底需要我做些什麼?」

徐勁南微微一笑,把王剛招呼到自己面前,輕聲耳語了一番。聽完對方的交代,王剛瞪大眼睛,彷彿受到了不一般的驚嚇。

「這事恐怕……」

徐勁南收起笑容,臉上露出一絲陰險:「怎麼?我給你二十年的工資,還換不來你做這件事的勇氣嗎?」

王剛眉頭緊皺著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件事風險太高了,或許……您得給我更多的保障……」

對方這麼一說,徐勁南算是徹底明白了。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你放心,事成之後我還會再給你一筆獎勵。那筆獎勵的金額比起你手中銀行卡里的錢,只會多不會少。」

聞聽此言,王剛雙眼一亮:「您真是太慷慨了!行,這事包在我身上!」

徐勁南滿意地點點頭,王剛這種視財如命的貪婪鬼,正是他最想利用的對象。

上班的時候,顧南音總感覺自己的右眼皮一直在狂跳不止。她想起了老人們所說的話:「左眼跳財,右眼跳災。」現在自己的右眼皮跳得這麼嚴重,莫非真是什麼不祥之兆。

正在顧南音走神的時候,她的好友白微霜走進辦公室。瞧著顧南音臉色不好,白微霜關切地問:「南音,你有什麼不舒服嗎?」

顧南音緩過神來,苦笑著擺了擺手:「哦,沒什麼。就是剛才我這右眼皮跳得厲害,所以不由得擔心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白微霜恍然笑言:「你什麼時候也相信這個了?都是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用不著想太多。」

顧南音點了點頭:「你說得對,是我太敏感了。對了微霜,今晚有空嗎?咱們一起吃個飯?」

一聽這話,白微霜為難地搖搖頭:「今晚不行,我……我和宮少黎有約了。」

聞聽此言顧南音非但沒有失望,反倒為好友感到開心:「好啊!看來你們的關係越來越穩定了!微霜,你要抓住機會。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爭取和把握。」

白微霜嘆了口氣:「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現在我和宮少黎之間似乎陷入了僵局,在沒有得到他母親正式地認可前,我們的關係也就只能維持在這種狀態上了。」

顧南音想了想,然後告訴好友自己的看法:「要不這樣吧,我抽空去見宮夫人一面,以你好朋友的身份把該說的話都說清楚,你看如何?」

好友的這番表態,讓白微霜著實感動不已。她緊緊握住顧南音的手,眼睛里滿是感激之情:「南音,謝謝你這麼關心我的事!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爸媽之外,恐怕只有你把我放在心上了。」

顧南音笑著搖搖頭:「別這麼說,我覺得宮少黎也是這麼對待你的。所以我才會鼓勵你去爭取幸福,因為他確實是一個值得你去愛的男人。」

「南音……嗯!我會加油的!」白微霜使勁點了點頭。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自己表達的態度,全都包含在了這短短几個字里。

關於太平水庫邊那塊風水寶地的合作談判,安氏集團與霍氏集團、陳氏集團溝通得非常順利。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安墨決定在國際酒店宴請顧南音和霍北驍。他的女友劉明麗到時候也會出席。

「我真沒想到這次晚餐劉明麗也會參加。」在去酒店的路上,顧南音忍不住說道:「我還以為安墨不會讓她參與工作上的事情呢。」

霍北驍冷笑一聲:「像這種晚餐你說它是工作也行,說它是休閑活動也可以。安墨這樣做,有可能是在刻意增加劉明麗的社交經驗。從而為她下一步進入安氏集團工作打下基礎。」

顧南音苦笑著問:「你還是認為劉明麗會進入商業圈?別忘了,上次為了這個打賭,你是輸給我的。」

很明顯面如冰霜地回應:「這次我不會再看走眼了,要知道安墨現在什麼都不缺,就缺一個能給他出謀劃策的幫手。而劉明麗恰恰就是最好的人選。」

顧南音若有所思地說:「你以前說過,她的氣質有點和我相似。」

霍北驍點點頭:「沒錯,說不定連做事的風格也和你差不多呢。」說到這裡,他狡黠地勾起嘴角:「你要注意,這個劉明麗一旦進入商界,有可能就會成為你職業生涯最大的勁敵。」

顧南音聽罷默然不語,連霍北驍也猜不中此刻的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就在兩個人剛剛趕到國際酒店的時候,霍北驍突然接到了陸啟然打來的電話。

「霍總,事情有變。您趕快和顧總趕回公司吧!」

聽屬下這麼說,霍北驍冷笑一聲:「我們現在剛到國際酒店,你卻讓我們趕緊回去?搞笑呢?」

陸啟然著急地說:「安氏集團方面剛剛發來通知,說今天晚上的宴會已經取消了。另外他們還說,要退出三方土地會談,另外尋找新的合作夥伴!」

如果說剛才霍北驍還沒把屬下的話當回事,那麼當他聽到這裡的時候,臉上已經凝結了厚厚的一層堅冰。

「通知你的是安墨本人嗎?」

陸啟然回答:「不是,是他們的副總。對方的聽起來口氣相當強硬,彷彿不想給我們留一點餘地。」

「明白了。」說完這三個字,霍北驍掛上了電話。

一旁的顧南音焦急地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霍北驍沉默片刻,然後臉上露出非常可怕的微笑:「安墨這傢伙想要玩火,好啊,那我就奉陪到底!」

在去霍氏集團的途中,陳山著急忙慌地給顧南音打來電話,原來陳氏集團也在剛剛接到了安氏集團退出會談的通知。

「您不用著急,我現在就去霍氏集團和他們商量對策……」安撫好陳山,顧南音轉頭看了霍北驍一眼:「你說,這件事會不會和安百強有關?因為他和劉明麗之間應該是存在著某種隱秘的關係。」

霍北驍面無表情地說:「如果真是這樣那再好不過了。」 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霍北驍馬上坐下聽取陸啟然的彙報。

「霍總,由於事情轉折過於緊急,所以我們還沒來得及做更多的信息收集。但有一點基本可以確定,那就是安氏集團可能已經找到了新的合作夥伴。」

霍北驍冷冷問:「不會還是周氏集團吧?」

陸啟然搖搖頭:「這種可能性並不存在。應該是一家新公司,並且很有可能是一家外省的新公司。」

顧南音認真地聽著,她想了想對霍北驍說:「北驍,我想試著去聯繫一下安墨。用私人的身份尋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霍北驍一擺手:「他現在不會見你,也不會接你的電話。你如果懷疑這種說法,現在就可以試試看。」

聞聽此言,顧南音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安墨的電話號碼。果然如霍北驍所說,電話那頭一直提示對方不方便接聽。照這種情況看,安墨那邊很可能已經把顧南音的號碼給拉黑了。

「說真的,我不太理解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顧南音收起手機,失望地搖搖頭:「不管有什麼問題,都要通過溝通的方式予以解決。你這樣完全不給別人說話的機會,只能讓問題繼續擴大和發酵。」

陸啟然看著顧南音,用很肯定地口吻說道:「顧總,我感覺這次安氏集團處理問題的方式非常奇怪,跟安總平時的處事風格很不一樣。所以我認為,這件事不是安總在拿主意。」

顧南音點點頭,覺得陸啟然所說非常有道理。可是轉念間,她又有點想不通:「既然不是安墨的主意,那還有誰能替他做出決定呢?」

「劉明麗唄,還能有誰?」霍北驍用非常不屑地語調做出判斷。

顧南音反駁:「但是劉明麗並沒有進入安氏集團工作,換句話說,安墨是否會心甘情願地聽一個圈外人指揮,這是要打問號的。」

霍北驍冷笑著盤起雙臂:「安墨聽不聽劉明麗的話,跟劉明麗參不參加工作完全沒有關係。說不定,安墨就是因為看中劉明麗出謀劃策的能力,所以才選擇她成為自己的女友。」

顧南音苦笑著搖搖頭:「這只是你的猜測。」

「你就不是猜測嗎?在沒有確實的證據之前,我們所說的話全都是猜測。」

霍北驍此言一出,顧南音不再說什麼了。

陸啟然看兩個人情緒不太對,趕忙出言化解:「霍總,顧總,要不然我現在就去一趟安氏集團,看看他們究竟在搞什麼鬼。」

霍北驍一抬手:「這種事情你去沒什麼用,還是等明天我親自去觀察一番比較好?」

一聽這話,顧南音瞬間轉過頭看著男人:「你真的要去安氏集團?」

霍北驍面如平湖:「當然,那裡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我沒什麼不敢去的。」說到這裡,他朝顧南音幽幽一笑:「你如果也想去的話,我不介意和你同行。」

顧南音嘆了口氣:「你不是說安墨他不會露面嗎?現在這個時候去好像沒有什麼意義啊。」

「他露不露面是他的事,我去不去是我的事。」霍北驍輕蔑地說著,看上去根本沒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

顧南音看著男人,緩緩開口:「我陪你一起去吧,畢竟陳氏集團也是談判方之一。」

霍北驍把身子往後一倚:「行啊,隨你的便。」

把具體事情基本商量妥當,霍北驍帶著顧南音離開公司。他並沒有把車往家的方向開,而是徑直駛向了丘比特酒店。

「明天還有那麼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還有心情吃大餐?」顧南音秀眉微皺著問了一句。

霍北驍不屑一顧地說:「別說是去見安墨,就算是去見天王老子,我也得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顧南音不知怎的,突然間微微一怔。她有時候會覺得,如果自己的心態也能像霍北驍那樣放得開就好了。或許那樣一來,無論生活還是工作,應付起來就會相對來說簡單一點。

正在顧南音愣神的工夫,霍北驍突然問了一句:「是不是羨慕我了?」

顧南音沉默片刻,微微苦笑:「你那種性格我可羨慕不來。」

「如果你覺得不知道該怎麼做,只需要在身後牢牢跟著我。」毫無徵兆間,霍北驍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