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林祖兒臉色陡然大變。

秦天不再和她鬥嘴,取出一枚封印符籙,然後由神念卷裹,帶著它再次闖入林祖兒的識海。

果然,神念剛出現,那柄魂劍又一次飛斬而來,快到了極致。

但秦天早有準備,直接催發了封印符籙。

強大的封印之力直接激射而出,將魂劍給包裹在了其中。

魂劍在封印內一陣左衝右突,但掙扎的力度卻越來越微弱,最後被完全封印。

秦天的神念再次闖入,看到被封印的魂劍,不由笑了,然後將其帶了出來。

接著,他的神念將林祖兒的靈魂給包裹了起來,逐步探查。

很快,林祖兒靈魂中的一枚封印就被他發現。

這枚封印將林祖兒的情慾給封印了起來,使得她不會產生任何的情慾,而且,這個封印與她的靈魂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如果要破掉封印,就會對她的靈魂造成極大的傷害。

「真是狠毒啊!」

秦天暗暗道,對瑤池一脈越發的不滿。

「該怎麼辦呢?」

秦天思索著破解封印的辦法。

「利用封印符籙?」

但馬上,他就否決了這個辦法,因為以封印符籙的威力,一旦激發出封印之力,恐怕會連同林祖兒的靈魂一起封印。

接下來,秦天想了幾個辦法,都行不通。

「看來只能這樣了!」

秦天長聲一嘆,對林祖兒道:「祖兒,抱歉,接下來很有可能會傷害到你,但希望你能理解!」

下一刻。

秦天操控著一柄血色的短劍闖入了林祖兒的靈魂,這柄短劍叫血王劍,是一柄半仙器,乃是從血王魔那裡繳獲的戰利品。

秦天想到的辦法就是將林祖兒靈魂上的那塊封印,連同周邊的靈魂一切給挖出來,雖然會對她的靈魂造成不小的損傷,但他有功德金液和佛陀舍利,可快速恢復她的靈魂傷勢。

「嗤!」

在秦天精準的操控下,血魔劍直接將林祖兒的部分靈魂連同封印給挖了出來,並釋放出一圈血光將其包裹,帶出了識海,落入秦天手中。

「啊!」

靈魂受到重創,林祖兒發出一聲慘叫,暈了過去。

秦天不敢怠慢,連忙將上百滴功德金液送入林祖兒的識海,將其澆灌到她的靈魂之上。

果然,對方的靈魂上的傷勢以看得見的速度修復。

下一刻,秦天的目光落在了手上的封印上。

「咔嚓!」

手掌一合,封印被他捏碎,封印於其中的情慾之念也被釋放了出來,連同斬下的靈魂碎片被秦天的神念卷裹,重新送入林祖兒的識海,投放到了她的靈魂上。

情慾之念本就屬於林祖兒,很快就與她的靈魂完全融合。

人有七情六慾,有些獨特的功法,會直接斬掉自己的各種情和欲,成為一個冷冰冰的修鍊機器。

對於這種為了強大不惜犧牲自己情感的人他是極其不贊同的,沒有了情感,再強大又如何?

眼看功德金液消耗得差不多,秦天又將上百滴功德金液澆灌到了林祖兒的靈魂上。

不到片刻,對方的靈魂就完全癒合。

林祖兒也悠悠醒來。

她眼中閃過短暫的迷茫,發現站在不遠處的秦天,她頓時激動的撲了上來:「天哥!」

「我的祖兒終於回來了!」

秦天笑著將林祖兒摟入懷裡,很是欣慰的道。

「天哥,對不起!」

林祖兒忽然慚愧的道:「人家之前居然對你那麼冷酷,還和你動了手!」

說到這裡,林祖兒不由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同時,對強迫她接受瑤池傳承的那個女人也充滿了仇恨。

「傻丫頭,這件事又不怪你!」

秦天輕輕撫摸著她的髮絲,說道。

「可是人家還是感到很內疚,都怪那個女人,如果不是她在我身上動了手腳,我又怎麼會……!」

「好了,過去的事,咱們就不提了!」

「嗯!」

林祖兒點點頭,用臉頰在秦天的懷中蹭了蹭,並貪婪的呼吸著:「天哥的懷裡還是那麼舒服,好懷戀!」

「你啊,都是元嬰高手了,還像個小孩子!」

秦天被逗笑了。

忽然,林祖兒想到了什麼,從儲物戒指內取出一枚碗口大小,散發出誘人芬香的桃子遞給秦天:「天哥,這是蟠桃,你快嘗嘗,很好吃的!」

聞著蟠桃散發出的香味,秦天不由一陣蠢蠢欲動,同時,他還感應到,在蟠桃內存在著一股非常接近仙靈之氣的能量。

絕對的天地奇珍。

服用一顆,能讓修為大增。

「不了,還是你留著自己吃吧!」秦天最後還是搖頭拒絕。

「不行,必須吃,不然人家就哭給你看!」

林祖兒撅起了小嘴,並用力的擠了擠眼睛,做出一副你不吃,我就哭給你看的模樣。

「那好,我吃還不行嗎?」

秦天無奈道,頓時,林祖兒重新露出笑臉,並將蟠桃送到了秦天嘴邊。

「噗!」

秦天咬了口,一股濃郁了十分的芬香溢散開來,同時,口中的果肉迅速化為一道熱流,然後又一分為二,分別想體內和他的識海中竄去。

最終,進入識海的那道熱流落到了他的靈魂上。

「這?」

突然秦天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因為這麼一小團果肉化為的熱流居然讓秦天的壽命直接增加了三年,在他壽命增加后,他靈魂深處的輪迴詛咒居然也沒有半點反應。

「神奇,太神奇了!」

秦天不由在心中興奮喊道,他原本以為蟠桃最多增加一些修為罷了,沒想到居然能夠無視輪迴詛咒增加他的壽命。

除此外,進入他體內的另外小團氣流融化開來,瞬間就散發至他的四肢百骸,對他的肉身進行了一次淬鍊,使得他肉身的強度又增強了一分。

「天哥,好吃嗎?」

異想天開系統 林祖兒問道。

「好吃!」秦天回過神,忍不住抱住林祖兒親了口。

「討厭!」

林祖兒的臉頰微微一紅。

接下來,秦天飛速將整顆蟠桃給吃掉,結果,他足足增長了將近六十年的壽命,使得他總壽命達到了一百一十歲。

這樣,他的修行時間也更加的充足。

至於肉身,提升了半成的樣子。

「天哥,我有瑤池的修鍊功法和許多秘術,你要不要?」林祖兒問道,說話間,她又拿出一柄長劍遞給秦天:「天哥,這是瑤池劍,可是仙器哦,也給你吧!」

「仙器!」

秦天一驚,打量著這柄仙劍,他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恐怖能量,不過比起大雀龍刀似乎要差些。

隨即,秦天搖搖頭:「傻丫頭,這些東西你留著就行,不必給我!」

林祖兒甜甜一笑:「我實力太低,根本就無法完全發揮出仙劍的威力,還是給天哥,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再說,我身上還有五件半仙器,足夠用了!」

但秦天還是搖頭拒絕了。

「天哥,你是不是不愛人家了,如果你愛我,就收下這柄仙劍!」林祖兒有些生氣的道。

微微猶豫,秦天接過了仙劍,頓時,林祖兒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柄劍,我先用著,等你修為達到合道期才給你!」秦天道。

隨後,林祖兒又一股腦的將瑤池的各自秘術傳給了秦天,瑤池老人不愧是屠天者的首領,他創造的這些秘術都極強,尤其其中三套秘術完全不弱於昊天傳給他的天帝拳,甚至其中一套秘術似乎比天帝拳更強大。

「對了,天哥,你靈晶和丹藥夠不夠,我這裡還有哦,那個老女人雖然很是可惡,不過卻給我留下了不少的好東西!」

說話間,林祖兒一揮手,大量的超品靈晶飛出,秦天連忙阻止了她,沒好氣的道:「你真當天哥是吃軟飯的,都收起來吧,以後我不夠再來找你要!」

「好的天哥,如果你靈晶和靈丹不夠,一定要找我要哦!」

這次林祖兒倒沒有過多糾結,很是爽快的收起了靈晶。

兩人數月未見,自然有著許多話要講,不知不覺,二人卻是在銅戒世界停留了兩日。

「好了,我們該出去了!」

「嗯!」

人影一閃,秦天就牽著林祖兒走出了銅戒世界,然後邁步走出房間。

此刻正好是晚上,秦朝陽和周小雲以及周悅都在飯廳吃飯,當秦天帶著林祖兒出現,三人臉上都浮現出了極為驚喜之色。

「祖兒,你回來了,快讓阿姨看看!」

周小雲放下碗筷走了上來,拉住林祖兒一陣打量:「你這孩子,怎麼一下子閉關這麼久,這不,都瘦了!」

感受到周小雲的關心,林祖兒十分開心,也十分感動:「阿姨,讓您擔心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快來吃飯,我去給你們拿碗筷!」

說著話,周小雲將林祖兒拉到了飯桌前。

「祖兒姐姐,你越來越漂亮了,歡迎你回來!」

周悅起身,嬉笑著道。

「謝謝小悅。」

林祖兒輕笑道,隨即又朝秦朝陽打招呼:「叔叔,讓您擔心了!」

「哈哈,哪裡的話,有你回來看著那小子,我們也放心了不少!」秦朝陽笑呵呵的道。

一家人快快樂樂吃了一頓晚飯後,林祖兒卻拿出一些禮品分別送給秦朝陽和周小雲以及周悅,這些都是從瑤池帶回的好東西,對他們修為的提升有著極大的幫助。

接下來的幾天,林祖兒先是去了一趟公司,隨後又把她的室友們都約了出來好好聚了一次。

是夜,月朗星稀。

銀白的月光傾瀉而下,給四合院蒙上了一層銀紗。

秦天盤坐在床榻上參悟瑤池秘術,一人卻推門而入,不是林祖兒又是誰。

一進門,林祖兒就布下陣法,將整座房間都封鎖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

秦天問道。

「我要完成我一直都想做的一件事!」林祖兒嫵媚一笑,然後飄身而起,朝秦天撲來。

秦天笑笑,伸手將對方抱入了懷中,而林祖兒的那雙大長腿順勢夾在了他的腰間,雙手也摟住了他的脖子,吐氣如蘭:「天哥,春宵一刻值千金,你難道要當柳下惠嗎?」

如此明顯的暗示秦天如果還聽不懂,那就是傻子了,而且,他與林祖兒的感情早就水到渠成,所以,他也沒有拒絕的道理,伸手托起林祖兒的下巴,就重重的吻了上去。

從最初的嘴唇碰撞,再到口舌痴纏,再到互吞津液,二人之間的氣息也越來濃烈,兩具充滿熱力的身體彼此緊擁,恨不得將彼此融入各自的身體中。

漸漸,二人已經不滿足於此,於是,一件件衣衫飄飛,伴隨一聲輕哼,他們終於完全融合到了一起,不分彼此。

清晨,一抹溫暖的陽光照射進屋裡。

秦天緩緩睜眼,嘴角卻掛著一絲溫馨的笑意,昨晚,二人可說是極盡瘋狂,將彼此的感情都發泄在了那場戰鬥中。

低頭一瞧,林祖兒整個人都蜷縮在他懷中睡得正香。

輕輕在她額頭一吻,秦天心神沉入了體內,落在了元嬰之上,一夜風流,他的修為居然增長到了化神圓滿,這是林祖兒體質帶來的好處。

對方原本就是玄奼之體,但在接受瑤池傳承后,她的體質已經進化成了玄奼神體。

奪取了她的元陰后,使得他的修為足足提升了兩個小境界。

後來,他有意識的引導林祖兒雙修,也使得對方的修為直接達到元嬰後期。

又睡了一會兒。

二人才慢騰騰的起床,等解除陣法走出房間,卻發現外面坐了個人,不是敖萱又是誰。 敖萱的臉色不怎麼好看,而且,她身上還侵染著露水,這說明,對方昨晚已經坐在了這裡。

「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