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唐舞麟只覺得強烈的麻痹感從手腕處傳來,全身一陣戰慄,自身魂力頓時被封禁了。無法溝通分毫。

其他人終究還是聽了唐舞麟的,也紛紛被戴上了這種封魂手銬。 許小言臉上流露出一絲絕望的表情,「好難受、好難過啊!隊長,我們該怎麼辦?」她的聲音甚至有些哽咽了,怯生生的。

「別怕,不會有事的。大不了這次歷練任務就算了。回去接受懲罰吧。放心,我們什麼都沒有做過,北方軍團就算可以扣押我們,也不會把我們怎麼樣的,畢竟學院知道我們在這裡,我們並沒有做過任何攻擊或者是盜竊行為。」

少校微笑道:「所以說,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把他們都帶走吧,關押起來。哦,對了,順便說一下。我畢業於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或者說,北方軍團的高層基本上都是來自於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所以,我們一直都很討厭史萊克。沒想到吧,一個坐落在東北方的軍團,高層卻出身於遠在西部的明都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有關兩所學院的關係,你們知道嗎?」

知道嗎?能不知道么?當初唐舞麟還曾經帶領著夥伴們前往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踢過場子呢。

唐舞麟垂首不愉,一副認命了的模樣,這就相當於是進了賊窩了啊!

少校繼續道:「別裝了,雖然我很討厭你們史萊克,但看你們的樣子,一定都是內院學員,而且,五環修為,肯定是一字斗鎧師了。放心,我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的。你們再怎麼裝,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來,給他們一人再帶上一頂精神封禁頭盔。這樣基本就萬無一失了。連思維都動不了,各位就好好在我們這裡睡上十天。我保證,十天之後一定放你們走,或許,到那時候你們會比較餓,但肯定死不了。」

眼看著那些士兵們又拿出一個個頭盔走了過來,唐舞麟猛的抬起頭,滿臉都是驚慌之色,「你、你不能這麼做。你……,啊!」

頭盔罩落,強烈的磁場瞬間衝擊而來,唐舞麟身體一歪,就軟倒在地。

其他人的魂力都被封禁住了,想要反抗也根本不可能,只能是一個個被帶上頭盔,分別暈倒在地。

少校聳了聳肩膀,「本來就該這樣嘛。史萊克的學生,狡猾的不得了。就不能給他們半點機會。這種專門針對重犯的精神封禁頭盔會封閉他們的精神之海。乖乖的睡覺吧你們。只是不知道史萊克學院會不會因為他們這次的遭遇,以後對他們好一點。亦或是,直接將他們開除呢?不要怪我,怪就怪你們學院太狠了。把他們都帶走,送到禁閉室那邊去。十天後再放他們出來。」

士兵們跑過來,每兩個人一個,架起唐舞麟七人快速而去。

少校右手摸著自己的下巴,臉上流露著若有所思之色,沉聲道:「讓特別行動隊搜索基地外圍,雷達探測,看看他們有沒有隱匿在外的同黨。特別是要偵察有否機甲。」

「是,少校。」

少校雙眼微眯,他一向以行事縝密著稱,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細節的。

黑暗的禁閉室,對於軍隊來說一向是軍人們最懼怕的地方。

禁閉室內什麼都沒有,整個禁閉室只有兩尺高,正好是讓人無法坐起來的高度,裡面沒有任何光線。只有一個小口,能夠送飯進來。

禁閉室最可怕的地方也就是它什麼都沒有了。普通人被關在這裡,能夠堅持七天的,那就已經是相當強悍的存在。長期在黑暗的密閉空間中,精神是會崩潰的。

唐舞麟他們就帶著手銬和頭盔,靜靜的躺在禁閉室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在那黑暗的空間中,一雙手緩緩抬了起來,輕輕的抓住自己的頭盔兩側,然後緩緩將它掰開。

沒錯,就是掰開。沒有鑰匙和電子密碼,頭盔是打不開的。但卻就是被他硬生生的用雙手掰開了。

手上有手銬,不太順手,那雙手猛的一掙,金屬手銬瞬間破碎,下一刻,他也把自己頭上的頭盔掀了起來。

揉了揉手腕,感受著體內魂力逐步恢復,眼眸中散發出淡淡的紫光。

這掙脫手銬、摘下頭盔的,可不正是唐舞麟么?

他看了看周圍,果然,夥伴們都在。他也隨之鬆了口氣。

大概辨別了一下,他優先掰開了謝邂的手銬和頭盔。然後一隻手捂住謝邂的嘴。

半晌后,謝邂的身體輕輕一震,唐舞麟立刻低聲道:「別說話。保持靜默。」

謝邂立刻明白過來,伴隨著精神的恢復,開始快速恢復自己的魂力。

唐舞麟如法炮製,將夥伴們的手銬和頭盔紛紛解開。

他為什麼沒有被那頭盔封閉了精神之海呢?說起來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封魂手銬能夠封閉魂力,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就算修為再強一些的魂師,被封魂手銬銬上,情況也是一樣的。

但別忘了,唐舞麟還有強大的氣血之力。當頭盔扣在他頭上的時候,他立刻催動氣血之力灌入頭部,強行形成一層防護。如果少校能夠看到那時候頭盔裡面的唐舞麟,就不會認為他能封禁住他了,那時候,唐舞麟的面龐上都浮現出了金色的龍紋。

有著氣血之力的阻隔,頭盔的封閉精神力效果自然就很難實現了。接下來的一切就簡單了。當外面足夠安靜之後,唐舞麟立刻解除了自己和夥伴們身上的封禁。

「學院太坑了。」謝邂忍不住低聲說道。眾人的呼吸都略微有些粗重。

可不是么,學院選擇北海城絕不是無的放矢的,這邊的北海軍團就是專門留著坑他們的啊!難怪每一名知道軍訓情況的人,看著他們的目光都帶著憐憫。這還沒上島呢,他們就已經面臨到了如此境況。

「好了,吐槽沒用。總算情況還不算最差。至少我們現在還處於基地內部,總比在外面要好。謝邂,你釋放分身出去偵察一下。」一邊說著,唐舞麟一個翻滾,來到了禁閉室的入口處。那是一個小門,很厚重,鎖著。

唐舞麟雙眼微眯,集中精神,感受外面的情況。外面並沒有守衛。或許是因為對封魂手銬和封神頭盔的效果太有信心,外面連守衛都沒有。

不過唐舞麟並沒有大意,轉身頂住謝邂道:「分身出去一定要小心,你只需要偵察到什麼地方有魂導飛機就可以了。這基地里一定會有很多安保措施,熱成像類型的掃描儀是無法發現你的,但能量分析儀卻可以。如果被發現了,你就立刻讓分身消散,反正他們也不會懷疑到是我們這邊。一切小心,儘可能帶回一些有用的東西。」

「好,放心吧,交給我。」謝邂向唐舞麟點了點頭。

唐舞麟右手探出,沒有直接想辦法開門,而是來到禁閉室側面,「這邊是通風口,我把入口拆下來,通過精神力感受,這個通風口很小,正常人類是出不去的,但你的分身應該可以吧?」

謝邂點頭道:「沒問題,我可以把能量形態的分身壓縮,只要有手臂粗的空隙,就能鑽出去。」 「好。來吧。」唐舞麟金龍爪輕輕一劃,就破開了通風口,謝邂身上魂環光芒一閃,一道影龍分身就分裂出來,手握影龍匕,悄無聲息的鑽入通風口。

在謝邂的控制下,分身收縮,憑藉著身體的蠕動向外鑽出,很快就到了外面。

外面是一條走廊,周圍兩排都是禁閉室。謝邂觀察了一下四周,並沒有什麼動靜。

他小心翼翼的延著牆壁前行,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四周。

因為是分身,而且是隱形分身,他實際上並不太怕被發現,但卻不能是在禁閉室這邊被發現,因為這會讓北方軍團的人聯想到是他們逃了出來。

幸好,這邊沒有能量分析儀。禁閉室並不是什麼重要的軍事禁區,只是用來關押違反軍紀的士兵的。

這邊甚至沒有監獄那種分割區域的門禁,他很順利的就到了外面。

此時,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但北方軍團基地內部卻是燈火通明,不時有士兵跑步經過。

謝邂隱藏在陰暗的角落中靜靜的觀察著,他的分身不能距離本體太遠。以現在魂王的修為,最多只能相隔一公里,超過這個距離還要保持聯繫和控制,魂力和精神力消耗都會幾何倍數增加。

這裡實在是太大了,謝邂也無法辨別出他現在究竟是在什麼方位。但幸運的是,他很快就看到了飛機。

禁閉室不遠處,一個倉庫大門緩緩開啟,一架剛剛從遠處落下的飛機緩緩開了過來,停入倉庫內部。

更讓謝邂驚喜的是,這個停靠飛機的倉庫,就在他們那禁閉室所在地的旁邊,只是隔了兩堵牆而已。

謝邂飛快的沖入倉庫,剛好看到,那架飛機上的護罩緩緩開啟,四名飛行員正起身下飛機。

謝邂幾個騰越到了飛機上面,探頭一看。

這是一架戰鬥機,內部有四個位置可以坐人,不算寬敞。內部各種儀器設備看上去著實有些複雜,現在上面的燈光正在逐步熄滅。四名飛行員有說有笑的下了飛機。飛機掀開的護罩緩緩閉合。

在這倉庫內,這樣的飛機還有另外一架。樣式也是一樣的。

謝邂雙眼微眯,悄然下了飛機,快速返回了禁閉室。

唐舞麟聽謝邂講述了具體情況,仔細思索半晌后,「這確實是個機會。不過,如果按照常規來看,我們恐怕沒那麼容易能夠把飛機開出去。要衝破倉庫,最好是等飛機執行任務的時候,自然起飛。但這就意味著,我們不能一上來就劫持飛行員,那樣做太容易被發現了。可是,飛機內部太小,根本就沒有給我們隱藏的空間。」

謝邂道:「那些飛行員離開之後,還有專門的維護人員進去,檢查飛機狀態。估計下次起飛之前,還是要進行檢查的。」

樂正宇道:「戰鬥機的優勢就在於速度快,一旦全力加速,三十公里的距離不過是轉瞬既至。但戰鬥機也有它的問題,那就是內部位置太少,我們還需要有專業的飛行員進行操作。內部根本無法同時容納我們這麼多人。而且,那兩架飛機同時起飛的幾率也太小了。如果是運輸機,或者是直升機的話,內部容量倒是足夠,可它們在起飛階段速度太慢,我們根本就出不了北方軍團基地恐怕就會被抓回來。」

唐舞麟道:「謝邂,如果在不考慮飛行員的情況下,我們所有人都擠在一架戰鬥機之中,你認為這是有可能的嗎?」

謝邂的表情有些古怪的道:「很難。四個位置,我們有七個人。笠智一個人恐怕一個位置都不見得夠。那飛機太小了。」

唐舞麟雙眼微眯,「只是四個人的話,如果我們有人能夠駕駛飛機,也不是不行。但前提必須是,我們自己駕駛飛機才行。」

「自己駕駛?」

唐舞麟道:「飛機的操控肯定要比魂導汽車更複雜,但卻未必比機甲複雜多少。甚至還要簡單一些。想要通過控制飛行員離開,不確定性太大了,完全不在我們的可控範圍內。機會只有一次,如果我們遇到一位視死如歸的飛行員怎麼辦?所以,我有個想法……」

「我們難道自己開飛機出去?可是,誰開呢?」葉星瀾疑惑的道。

唐舞麟看向謝邂,「我們還有九天的時間,九天內,我相信那個倉庫內的飛機一定還會再次起飛。你給我去仔細觀察,觀察他們在起飛時候如何操控飛機,記下來,學會。多看幾次。我的要求不高,你只要能夠把飛機開出去,並且順利起飛、加速,勉強控制方向,就可以了。我們只需要飛三十公里。」

謝邂瞪大了眼睛看著唐舞麟,「老大,你就不怕機毀人亡嗎?你這麼相信我?」

唐舞麟聳了聳肩膀,道:「飛機墜毀是有可能的,但有正宇和原恩在,機毀人亡到不至於。但是,如果失敗了,我們恐怕就真的不能軍訓了。因此,一切都靠你了。」

謝邂吞咽了一口唾液,「那我試試?」

唐舞麟道:「時間還有,我們要讓計劃儘可能的嚴密,謝邂,這些天要辛苦你了。偵察和學習飛機駕駛。注意每一個細節。」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都會有北方軍團的人來查看禁閉室內的情況。頭盔破壞內部系統,重新戴上。手銬也是一樣,簡單偽裝。

畢竟,禁閉室這麼矮,負責查看的士兵也只是過來看一眼,見他們沒什麼動靜也就離開了。

終於時間到了第七天。

謝邂悄然返回。

「怎麼樣?」唐舞麟低聲問道。

謝邂道:「可以確認了,這個倉庫內的兩架飛機,每天會分別在早、晚執行一次飛行偵察任務。他們起飛時的過程我基本上都已經記住了。把飛機開起來全面加速應該問題不大。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唐舞麟深吸口氣,「一切應變方式我們都已經計劃好了,就差這臨門一腳。這次的情況確實危險,但我們是史萊克七怪,無論如何都不能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明天清晨動手。清晨比晚上應該更容易一些,這個時間值班的人才是最疲憊的。」

第二天,清晨。

魯夫作為飛行班組組長,他是第一個來到倉庫的。和剛剛檢測完飛機的維護人員打了個招呼,他站在飛機下,看著自己的飛機,臉上流露著滿足的表情。

他自幼就非常喜歡飛機,他喜歡翱翔在天空中的感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了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飛行員,他進行了非常刻苦的鍛煉。不懈努力之下,終於在五年前開始了飛行。

從最初的實習飛行員到現在飛行班組組長,他付出了無數的努力,他是真的熱愛飛行。

在他面前的,是聯邦新型戰鬥機,天翔十七,是第十七代戰機。配備有魂導渦輪噴射裝置,瞬間加速度能夠在二十六秒內突破音障。四門滅魂機炮,而已進行持續打擊,同時可掛八枚定裝魂導炮彈,進行高空遠程打擊。乃是新一代攻擊機,可同時對空、對地展開進攻。聯邦於六年前換裝完這一代戰機后一直服役,以性能穩定、超高的攻速著稱。最適合配合機甲進行持續性打擊,或者是作為機甲軍團的火力支援使用。

天翔十七戰機,全長三十六米,翼展二十九米,配備一個渦輪噴射發動機,需要滑行九百米可以離地起飛。

這一切數據早就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了魯夫內心深處,他深愛著自己的戰機,更是極其熟悉它的每一個細節。

天翔十七的一個完整飛行班組由四個人組成,機組組長也就是機長,副機長、機炮射手、導彈射手。

機長主要負責操控天翔十七,副機長負責方向引導、聯絡塔台、掌控雷達。

機炮射手和導彈射手就顧名思義了,其中導彈射手負責火控系統鎖定。這也是為什麼天翔十七要配備四名飛行員的原因。

—————————————–

求月票、推薦票。 而現代戰機伴隨著高速發展,正在朝著更少人員的方向進步,隨著魂導智能開發,據說下一代戰機只需要兩個人就能完成現在四個人的全部操控了。

魯夫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飛行服,作為普通人,要承受戰機高速飛行對身體的衝擊,他需要飛行服、頭盔的全面保護,不能有任何紕漏。他一向是個嚴謹的人,這也是他能夠成為王牌飛行員的重要原因。

「機長!」三名和他穿著同樣的機組人員從外面走了進來,正是他的另外三名同伴。魯夫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向他們打著招呼。

突然,他正在揮動著的手僵硬在了半空,因為他吃驚的看到,一道身影從天而降,幾乎只是身形一閃,他的三名同伴就已經緩緩的軟倒在地。

「敵襲!」 合法潛規則 魯夫瞬間就反應過來,但就在他剛剛張開嘴,要大聲呼喊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也緩緩軟倒在了地上。

「偵察!」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數道身影從周圍暴起,迅速檢查著周圍,他們隱藏於黑暗的角落之中,絕不讓自己暴露。

因為馬上就要執行飛行任務,倉庫的大門已經是開啟著的,從外面能夠看到裡面。

四名機組人員的身體迅速被拖拽到角落中。

遠處,幾人分別朝著發出聲音那人比出了大拇指。

「登機,謝邂!」唐舞麟向謝邂揮了一下手。

謝邂在魯夫身上摸了摸,拿到一個有著圓形按鈕的控制器,同時摘下他的頭盔,戴在了自己頭上。

朝著天翔十七戰機按動了手中按鈕,頓時,飛機頂部的艙蓋緩緩開啟。

是的,襲擊了這個機組人員的,正是史萊克七怪。他們當然不會下殺手,只是將魯夫四人打暈了而已。

此時,史萊克七怪每個人臉上都流露著緊張、興奮的神色。這可是『借』飛機啊!而且,他們誰都沒有乘坐過戰機。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從這一刻開始,他們已經做了違法的事情。當然,只要能夠衝出去,相信後面就有學院為他們解決了,畢竟,這本來就是學院的命令,他們心中並沒有什麼不安的地方。

謝邂第一個躥上了飛機,坐在主駕駛位上。葉星瀾也竄了上去,坐在他旁邊的副駕駛位。這每一個位置都是事先商量好的。唐舞麟跳上了飛機翅膀,一根藍銀皇甩出,纏繞住徐笠智的身體,向上一拉,以他的力量,直接將徐笠智的身體甩了上來,分毫不差的落在機艙之中,許小言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被樂正宇送上了機艙內部。

謝邂雙手迅速操控著面前的飛機操控台,「老大,需要指紋和瞳孔識別。」

唐舞麟一甩手,一根藍銀皇飛出,把下面角落中的魯夫纏繞住,手腕一抖,藍銀皇就將魯夫甩了起來,簡直就像是空中飛人一般。

又是一根藍銀草彈出,在空中纏繞住他的身體,橫向一拉,下一刻,他就落在唐舞麟掌握之中。唐舞麟提著魯夫,一個縱躍到了纖細的機頭位置,把魯夫遞給了謝邂。

謝邂拿著魯夫的手指,然後再扳著他的頭,進行指紋和瞳孔識別鑒定。

「滴、滴、滴!」伴隨著三聲電子音響起,飛機駕駛艙內的儀錶燈光紛紛亮起,各種指示燈開始顯示著當前飛機的狀況。

謝邂歡呼一聲,「成了。」

唐舞麟手腕一甩,藍銀皇綳的筆直,將魯夫重新送回到了地面。

「趕快調試、啟動。按照正式啟航時間,我們還有一分鐘的機會。一分鐘之後,該是確認時間了。」經過這些天的觀察,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整個計劃也精確到秒。

謝邂雙手快速的扳動一個個按鈕,同時向唐舞麟比出一個沒問題的手勢。

唐舞麟彈身而起,重新落在機艙靠後,在尾翼前方的位置,「正宇、原恩,就位。」

樂正宇和原恩夜輝此時在兩側的機翼上。飛機內部只能容納四個人,不可能擠下更多,只能用一種特殊方式來飛行了。

一根根藍銀皇從唐舞麟身上擴散開來,順著機身一直延伸到了兩側機翼,同時,機艙蓋緩緩落下,將裡面的四人罩落其中。

原恩夜輝和樂正宇分別匍匐在兩側機翼上,然後任由藍銀草將自己與機翼纏繞在一起,唐舞麟自己也是如此,只不過他的位置在機艙蓋後方一點的地方,可以說是坐鎮中央,大有幾分騎飛機的感覺。

藍銀草將三人的身體牢牢的固定在飛機上,唐舞麟抬手在飛機上輕輕的敲擊了三下。

機艙蓋關閉,聲音就傳不過去了,只有通過機艙敲擊以及手勢來確定。坐在機艙後排的許小言專門負責觀察唐舞麟的命令。

謝邂哈哈一笑,「夥計們,我們要準備起飛啦!首飛、首飛,我好興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