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衛軍一聽,好大能耐啊,李棟寫小說的事,沒半天就傳開了,韓小浩竟然跑來取經。“你也要寫,你認識幾個字了?”

韓小浩立馬懵逼,寫紙片片還要認識很多字嘛,李棟差點沒忍住一腳踹飛這小子。“去去,趕緊套你的大鵝去。”

“我家兩隻小貓該餵了。”

“小娟喂小貓了。”

小娟開始不太喜歡小熊貓,貓長大不能賣錢,小娟最喜歡是哼哼和哈哈,長大賣好些錢,再有就是家裏兩隻小雞仔,長大可以下蛋,小貓就算了。

長大啥都幹不了,還越大吃的越多,小娟極度贊成達達前天說的燉了吃肉的想法,可誰知道兩隻小熊貓卻喜歡粘着小娟,李棟餵食還好鬧騰,小娟喂老實不少。

李棟陪着閨女逗弄了一會小熊貓,李棟搗鼓出爐子來,這晚上越來越冷了,得把爐子起起來了。“我去一趟公社家裏你看着點。”

要說高爲民還真夠意思,幫着自己搞了點煤票,當然和李棟送了一次性火機也有些關係,一次性火機可是好東西,這年月送禮雖說講究駁殼槍,手榴彈,可哪裏比的上李棟一次火機高端大氣啊。

煤其實真不貴,當然就是煤票難搞,李棟買了兩袋子回來,用柴火起了爐子,小娟眨巴大眼睛在邊上瞅着,爐子她第一次見,農村哪裏有煤爐子這麼高端的東西啊。

“叔,你幹啥呢?”

韓小浩提着一野雞,李棟心說,真是見了鬼了,沒多大會這小子就套到一野雞,他爸最近一個星期都沒套到了。“起煤爐子呢,咋剛套到?”

“不是,這雞天上掉的,俺撿到的。”

李棟心臟驟停,你要嫉妒死我嘛,天下掉餡餅,你這是天下掉野雞,真是見了鬼了。

“翅膀斷了,摔斷的?”

“俺不知道啊。”

韓小浩想起好像有隻老鷹,不管了,野雞歸自己,賣了,一塊錢。

“告訴你達達,要不然,小心屁股捱打。”

“知道了。”

韓小浩瞅了半天見着煤爐子冒火,嚇了一跳,啥東西,李棟見着火上來,灌了一壺水放上去,不錯,這下好了,熱水不愁了。

“煤爐子?”

韓小浩回到家裏,一說。“嗯,自己冒火,燒水,可好用了。”

“這煤爐子是啥,衛河你知道嗎?”

李春花問着最有學問三兒子,韓衛河還真知道。“公社幹部家都用這個,燒煤的。”

“燒煤,那不是要買煤?”

煤爐子,幹部家用的李棟用上了,不少人一輩子沒見過,李棟正在爐子上炒菜,聽到動靜。

“今天聽收音機的來的挺早啊。” 「嘿、嘿、嘿,我不能輸,我必須帶著離仙逃出生天啊!」危難之中,陳天還是保持著極為清醒的頭腦,拚命地暗自告誡自己道。

但是這個時候,想要逃離這個不知名火編織的恐怖火牆又談何容易!

要知道,在這個時候陳天想要和離仙想要雙雙活命,意味著陳天要在極為短暫的時間內,在極為局促的範圍內,迅捷地將離仙從高大木頭十字架上解救下來,然後想出一個切實可行的妙招,和離仙活著離開這白衣神秘人製造的死亡火牆!

可是眼瞅著這不知名火組成的火牆已經竄得比陳天還高了,不斷「霍」、「霍」、「霍」地迸射出無比高溫的幽黃色火焰,想要活著離開這火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呀!

到了這種極為緊迫的危急時刻,就算是叱吒風雲、百戰成鋼的陳天也是著實慌了,一時間也手足無措起來,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得團團轉!

「怎麼辦呢,該怎麼辦呢……」陳天訥訥地低聲碎碎念著,卻想不到什麼好主意,但是當他下意識地看到高大木頭十字架上依舊昏迷不醒的離仙那憔悴不堪的俏臉之後,馬上果斷地打定了一個主意!

一個決斷無比、十分大膽,確實在這個時候最適用的主意!

「離仙,不用怕,有我在,你絕對沒事的!」陳天也顧不上離仙醒不醒得來,聽不聽得到,大聲地朝離仙吼了一句,然後燃點起自己聖武境聖者高手的金黃色火焰,奮力地將這半根綁著離仙的高大木頭十字架「嗬」、「嗬」、「嗬」地舉過頭頂!

綜妖狐藏馬 我的天哪,要知道這半根綁著離仙的高大木頭十字架足足有五六百斤啊!

但是陳天就這樣子舉過了頭頂,使勁地懸在自己的腦袋上,不得不說真的犀利呀!

但是問題也同時來了,那就是這半根綁著離仙的高大木頭十字架這麼沉重,可陳天為什麼愣是要將其咬牙地舉過自己的頭頂呢?

只見陳天牙關因為緊咬而綳得緊緊的,發出了「嘎」、「嘎」、「嘎」的一陣響聲,然後將這半根高大木頭十字架斜切出來的下端,緩緩地抬高了起來!

從遠處看過去,火海中的陳天就像是一個張弓拉箭的後裔似的,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真是奇怪了!

陳天到底想要幹什麼?

難道要將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離仙丟出去嗎?

我戳,陳天可是出類拔萃的特種兵王啊,該不會是在這樣子的困境之下昏了腦袋吧?

呃……不對!

此時此刻,陳天擺出的這個架勢,就像是一個英勇壯烈的攻城士兵一般,想要耗盡自己的所有力氣,將手裡的這一根「攻城錘」將無盡的雪夜捅破!

雖然雙手已經因為沉重的重量而在不斷地顫抖,但是陳天仍舊執拗地舉在了頭頂!

「離仙,我就算是死,也要將你保住!」這個時候,陳天抬起頭來,深情地凝望著被綁在這半根高大木頭十字架的離仙,在心裡默默地念叨著。

在心底說完這一句后,陳天一雙精芒四射的虎眼猛地一瞪,將渾身的聖武境聖者高手的強大實力「霍」、「霍」、「霍」地悉數爆發出來!

火光之中,陳天就像是一個赤炎烈火中的孫悟空似的,為了心中摯愛的紫霞仙子,決定犧牲自己,保全離仙!

「來了,哈!」陳天肌肉暴漲的雙臂一使勁,這半根高大木頭十字架斜切出來的下端,緩緩地將其抬高到了一個角度,形成了與地面呈三十度左右的傾斜。

我的乖乖隆地洞喲,陳天明顯就是要將離仙所在的那半根高大木頭十字架當成一根標槍,然後利用他剩餘的所有力氣丟出去,讓離仙逃出生天啊!

但是雖然陳天是這樣子想的,但是需要越過比人還要高的火牆,拋出高、聳的老舊祭台最頂層,拋到了老舊祭台的下邊,這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好不?

甚至可以說,這是一件極為困難,簡直是無法完成的任務好不好!

「記得,為了我,好好地活著啊!」陳天從緊咬的齒縫裡邊對離仙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嘶」地深吸了一口氣,傾盡渾身的所有力氣朝火牆的上沿奮力地扔去!

「嗖!」只聽到一聲尖銳的破空聲在老舊祭台的最頂層驟然響起,那半根綁著離仙的高大木頭十字架劃出了一道筆直的殘影,撕裂了黝黑一片的黑暗雪夜,越過了不斷跳動的不知名火牆,斜著朝遠方飛擦而去!

首長小妻超V5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天也是因為用力過猛,整個人「撲通」一下栽倒在老舊祭台最頂層的地面上,摔了一個結結實實的。

霎時間,那些上躥下跳的不知名火立刻如同餓狼一般瘋狂地圍了上來,「霍」、「霍」、「霍」地朝陳天的身軀撲來,很快就兇狠地爬上了陳天的身子,開始肆虐了起來!

「噗呲」、「噗呲」、「噗呲」!

那些幽黃色的火焰就像是附骨之疽似的,一爬上了陳天的身子就下不來,死死地咬著陳天不放,而且越燒越旺,馬上把陳天燒成了一個通體焦黑、濃煙直冒的火人!

「不好,給不知名火上身了!」剎那間想到這一點的陳天不由得心頭一凜,馬上就地「骨碌」、「骨碌」、「骨碌」地翻滾了起來,想要趁著不知名火還沒完全燒遍、燒透自己的時候,搶先強行將自己身上的不知名火撲滅!

可是這一切又談何容易!

只見陳天在地上「骨碌」、「骨碌」、「骨碌」地滾了好幾圈,他身上的不知名火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熄滅的意思,反而燒得更加肆無忌憚,眨眼功夫就布滿了陳天的全身!

「好燙,好燙,好燙啊,呃……」陳天疼得叫出聲來,但是嘴巴一張開,那些窮凶極惡的不知名火就「噌」、「噌」、「噌」地直往陳天的咽喉孔裡邊鑽!

直到了這一刻,陳天才真真正正地明白了,什麼叫做「嗓子眼冒煙」的滋味!

麻煩了,陳天叱吒沙場這麼多年,第一次來到到了最接近死亡的的關頭!

甚至眼冒金星、幾乎睜不開眼的陳天,已經隱隱約約地地聽到了死神揮動鐮刀那一種「唰」、「唰」、「唰」的

此時此刻,陳天已經完完全全被白衣神秘人釋放的不知名火包圍住了,真的可謂「插翅難飛」,巨大的疼痛灼燒著陳天的每一寸肌膚,讓陳天身上沒一塊好肉,甚至可以說燒得陳天意識都模糊了,就差兩眼一翻白,倒地一命呼嗚了!

到了現在這個簡直就是絕境的時刻,陳天真的又累,又疼,又困,又慘!

但是頑強的陳天內心有一個聲音仍舊不斷地響起:「不行,堅持住,必須拼了呀!」

因為這個時候都不拼的話,那只有死路一條了,妥妥的!

於是陳天拼了老命地將雙腿一蹬,掙扎著朝不知名火編織的高高的火牆上空躍去,但是這個時候,精疲力竭的陳天已經奄奄一息了,就像是一隻折了翅膀的老鷹似的,別說騰空而起了,就連撲騰一下自己翅膀,都顯得那麼吃力和無助!

「霍!」就在這個時候,那些不知名火猶如一頭囂張的恐怖巨獸,完完全全地吞沒了陳天的身子,陳天就像一艘淹沒在汪洋大海之中的小船似的,緩緩地下沉,下沉,下沉……

即便是聖武境聖者高手的特種兵王,首先也是一個人!

一個肉體凡胎的人,就算再怎麼強,也註定抵不過烈火的焚燒啊!

我,就這樣子完了嗎?

陳天掏出骨子裡殘留的錚錚硬氣,如同從山崖墜落的夕陽似的,從口中吐出最後一灘殷紅的鮮血……

……

老舊祭台大門外,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地飄落而至,奇寒徹骨,可這個時候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上忽然遠遠地傳來了一陣「咔擦」、「咔擦」、「咔擦」的踩雪聲,聽起來十分地刺耳!

很快,雪地上就投射過來好幾束白色的強光,迅速地刺破了雪夜的幽暗,讓雪地增添了幾分光明和暖意!

這個時候,一馬當先地跑在最前邊的一個高大威猛的身影忽然「啪嗒」地停了下來,回頭朝自己的身後扯開嗓子就是喊道:「嘿,兄弟姐妹們,快點啊,我背著魯比洋這個『東亞病夫』都比你們快!」

這口氣,不是「指南針」探險隊的急先鋒——夏馬威還能有誰?

「來了、來了、來了,我們一定要增援陳隊長,和他一塊救出離仙隊長!」這銀鈴般的叫喊聲,赫然就是「指南針」探險隊的顏值擔當——白天娥!

「這就對了各位,我們絕對不能做孬種啊!」一個粗聲粗氣的話語也驟然響起,不看看就知道是有著「現代花木蘭」之稱的張小美!

「好!」這個時候,其他不同的聲音也同時在雪地中響起,顯得此起彼伏!

這些振臂高呼的人,正是「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許正陽、醫務兵方冰冰、「霸道小龍王」吳磊、「狐賈虎威」賈正平和王莫威等其他隊員!

原來「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心裡邊一直放心不下孤身一人獨闖虎穴的陳天,在破壁小房子里休整了一會,恢復了體力和精神之後,馬上就朝衝天光柱這邊的方向,一路沿著陳天在雪地上留下的腳印「咔擦」、「咔擦」、「咔擦」地跑來!

嘿,陳天的後援天團殺到! 這個時候,陳天的後援天團頂著呼嘯的寒風,踏著厚厚的積雪,馬不停蹄地朝老舊祭台這邊火速馳援,很快就來到了距離老舊祭台大門不遠處的雪地里。

也就在這個時候,跑在最前頭,眼睛最賊溜的夏馬威第一眼就看到了老舊祭台的最頂層那些衝天的火光,馬上就大聲叫道:「嘿,我該不會看錯了吧?大家快瞧瞧哪,怎麼那上邊有火光啊!」

只顧著埋頭趕路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聽到這一句話,也是心頭一愣,立刻抬頭朝遠處的老舊祭台的最高處望去。

「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在看到了老舊祭台最上端那熊熊燃燒的火光,幾乎已經照亮了絕霜城大半個城區,在雪夜之中看起來十分奪目!

看到這令人不可思議的一幕之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由得大驚失色,一個個你看看我來我瞧瞧你,大呼不可思議!

要知道這裡可是溫度極低、大雪紛飛的尼泊金高原喲,說真心話,想要在這樣子的室溫下生火都極為困難,怎麼可能會出現眼前這樣子衝天的火光呢?

這個時候,「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個個還處在錯愕之中,見多識廣的「指南針」探險隊副隊長許正陽忽然大聲喊道:「不好,陳隊長有危險!」

許正陽的這一句話猶如砸進水潭的一塊大石頭似的,頓時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之間掀起了軒然大、波,「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意識到此時此刻這老舊祭台上燃點起來的這一場滔天的大火對他們的隊長陳天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要知道,陳天雖然是武功高超,戰力驚人,但歸根究底還是一個肉體凡胎的人類而已,在這樣子熊熊燃燒的大火之中,是絕對頂不住的!

「快去救陳隊長!」走在最前邊的夏馬威扯開嗓子發出了一聲怒吼,旋即掄動雙腿,不顧雪地上厚厚的積雪,奮不顧身地踏雪狂奔!

在夏馬威這一聲怒吼之下,「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也猛醒過來,都搶著朝火勢愈演愈烈的老舊祭台狂奔而去,恨不得現在就「唰」、「唰」、「唰」地插上翅膀,飛快地來到陳天的身邊!

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心目中,陳天就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是符號一般的人物,是「指南針」探險隊的主心骨和定心丸!

如果非要說在「指南針」探險隊之中挑選唯一的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那非陳天莫屬!

這個時候,「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心裡就只有一句話:「一定要救出陳隊長!」

很快「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就火急火燎地來到了老舊祭台的下方,想都沒想一下就「嗖」、「嗖」、「嗖」地衝進老舊祭台的裡邊,準備一鼓作氣將衝進老舊祭台搜尋陳天,可就在這個時候「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耳畔忽然響起了「咻」一聲巨大的異響!

「怎麼了?」「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聽到這一聲奇怪的響聲也嚇了一跳,馬上瞪圓了詫異的雙眼,「嗖」一下扭頭朝傳來這一聲異響的位置望去!

只見有一道迅疾的黑影從老舊祭台最高層通天的火光之中一閃而出,帶著凌厲的破空風聲朝雪地這裡直插而來,那架勢就像是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似的兇悍無比,駭得「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目瞪口呆!

這一道迅疾的黑影狠狠地墜落而下,不偏不倚,剛好砸在了「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面前靠左邊不遠的雪地上,立刻就「轟!」地砸出了一個吃飯桌面一般大小的雪坑!

「這是什麼東西呀?」「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很明顯被這從天而降的黑影嚇到了,正想走上去瞧瞧個究竟,可就在時「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又聽到從右邊傳來的一聲銳響!

「又……又發生了什麼啦?」聽到這一陣突如其來的異響,「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頓時「咯噔」地心頭一凜,不禁紛紛扭頭朝另外一側望去!

只見又是一道迅猛的黑影,同樣也是從老舊祭台的最頂部臨空而下,速度奇快無比,就像是撕裂幽暗的夜空的一道鋒利的刀刃一般!

這個時候,驚恐無比的白天娥忍不住大聲地尖叫道:「哇,怎麼又是一道黑影呀!」

站在最前邊的夏馬威眼睛一亮,馬上就反駁道:「嘿,那好像不止一道黑影喲!」

「什麼,不止一道黑影,那還有多少道呀?」白天娥聽到這一句話,頓時也不解地喊道。

還沒等夏馬威回復白天娥的話,第二道黑影「轟」一聲就重重地砸在了「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面前靠右邊的雪地上,立刻砸出了一個更大的雪坑!

三國之殖民海外 「哇!」「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面對著自己自己面前一左一右接連砸出來的雪坑,頓時有些驚慌失措,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都愣著站在了原地!

可這時,左邊的第一個大雪坑裡邊忽然「嗖」地站起來一個黑影,一看就是一個人影的輪廓,把「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嚇了一跳!

只見這個人影搖搖晃晃地站起了起來,用手抹了抹自己臉上燒得焦黑的污垢和還在冒煙的亂髮,用極為平靜的口吻,對看得目瞪口呆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緩緩地說道:「嘿,沒想到以這樣子的方式又見面了!」

這個從左邊的大雪坑裡邊站起來的黑影不是別人,赫然就是滬海灘唐門掌門人唐泰旭的義父,素有「火雲邪神」之稱的火雲博士!

就是他,一直給滬海灘唐門的子弟出謀劃策,屢次三番欲置「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於死地!

「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許正陽是何等的人才,一眼就在雪夜的幽冥之中認出了站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面前的正是江湖傳聞中的邪惡博士——火雲博士,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馬上大聲地喝道:「火雲,原來是你!」

「呔,」張小美爆喝一聲吼馬上把大砍刀對準了火雲博士,「你是來送死的吧!」

面對張小美略顯魯莽的喝斥,火雲博士從鼻孔裡邊發出了一聲鄙夷的「哼」字,幽幽地說道:「你覺得你能贏我?」

聽到了火雲博士針鋒相對的措辭,張小美滿腔的熱血「嗖」、「嗖」、「嗖」地直衝腦門,就像是小年輕一般想要上去拚命,可就在這個時候張小美忽然感到了一股極為濃密的恐怖氣息,從自己的右側幽幽地傳來,冷得她情不自禁地猛打了幾個哆嗦!

好澎湃的一陣死亡氣息啊,真的就像是一把把尖刀似的,不斷扎向了張小美的心尖,讓張小美心裡一陣又一陣發毛!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張小美心頭一瘮,馬上朝這一個恐怖的氣息的來源處望去,撲面而來的是一具堅、硬如鐵的身軀,看上去強悍無比,就像是一座魁梧的鐵塔似的!

更叫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具身軀之上帶著洶湧的死亡氣息,就像是不斷朝外傾瀉的洪流一般,強大到無可復加,那種強大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只有在陳天身上爆發出聖武境聖者高手強大實力的時候,才感受得到過!

換句話說,眼前的這一具鐵塔一般的身軀,擁有足以和陳天媲美的強大實力!

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來說,眼前的這一具鐵塔一般的身軀的出現實在是太突然,太超前了,簡直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要知道他們都是第一次遇到擁有這麼恐怖死亡氣息的人,而且實力居然達到陳天這一個「指南針」探險隊第一高手的層次,可以說讓「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感到毛骨悚然!

太強大的敵人了,戰鬥力簡直恐怖到犯規!

就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心驚肉跳、不知所措的時候,這這一具鐵塔一般的身軀的身旁傳來了一陣驚慌失措的叫嚷聲:「送葬者,快……快放我下來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