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義說:「公爵大人那麼激動幹什麼。我可不像你那麼冷血,我是一個擁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好青年,怎麼可能去做犯那些法的事情……」

頓了半秒,韓義跟道:「就算真得要做,我也會讓別人去干,對吧?」

「你……」理查森一口氣差點沒接上來,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后,壓抑著怒火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韓義說:「不怎麼樣啊,就是跟公爵大人聊聊天。

你知道的,我出生於一個貧窮的家庭,對於你們這樣高高在上的貴族充滿了好奇心;

為了不顯得那麼粗鄙,在打電話之前我特地去請教了禮儀老師,告訴我應該怎麼跟像公爵大人這樣的人說話。」

理查森說:「那現在天聊完了,你還有什麼事嗎?」

「公爵大人好像很著急的樣子嘛,既然這樣,那就不打擾公爵大人休息了……」

頓了一下,韓義又跟道:「噢,不好意思,忘記告訴公爵大人了,現在有6支狙擊槍指著丹尼斯他們的腦袋,可能下一秒就會像西瓜那樣、「砰」的一聲破碎掉。」

「你敢……」

就在理查森準備破口大罵之時,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駭然不已的理查森,趕緊大喊道:「盧卡斯……」

……

紐西蘭布萊尼姆網球場。

就在幾個年輕人揮汗如雨之時,一個西裝革履的白人男子快步走了過來。

「丹尼斯少爺……」

一個剛準備起跳的帥氣青年,聽到保鏢呼喚后立刻停下,疑惑道:「出什麼事啦?」

西裝男面色嚴肅道:「快讓蘭德爾他們離開這裡。」

青年二話沒說,轉頭喊道:「蘭德爾,走啦~」

三男兩女也是立刻停下來,跟胡蝶妃兩姐妹道了個別,然後跟著青年朝網球場入口處走去。

在經過休憩區的時候,西裝男朝斜塘在那裡撐著墨鏡的青年瞄了眼,面色緊了緊,隨後腳步加快了幾分;

而與此同時,一架直升機降落在了網球場西邊的停機坪上…… 臨下飛機前,克莉絲·麥克唐納仔細整理了一番儀容,在確定沒有問題后露出一個自認為非常迷人的笑容,朝飛機艙口走去。

說實話,克莉絲真得不想向那個中國男人低頭認輸,但形勢比人強。

經過他們公司的專家分析后認為,無損太陽能取代現有能源體系,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而作為新型地熱能主要開發商,創世紀能源的技術優勢根本不起效果,一旦天義開始在紐西蘭鋪設太陽能基站,創世紀很快就會面臨崩盤的危險。

談判談不了,玩手段又不過,不求饒又能怎麼樣?

……

韓義現在對商業上的事情根本不敢興趣。

不過對克莉絲這個人倒是挺感興趣的。

不是看上她了,實際上克莉絲根本不符合他的審美觀,臉型太過骨感,而且嘴唇很厚,跟舒其有得一拼。

純粹是因為這個女人是紐西蘭有名的富豪二代,而且青出於藍,智商、情商、手段各方面都在線,正好今天有時間,所以就想跟她聊聊天。

就在克莉絲向韓義訴說,如果天義集團沒有開發出無損太陽能技術、紐西蘭地熱能源的遠大前景時,韓義終於說話了——

「你今年多大啊?」

克莉絲楞了下,隨後抿嘴笑了笑,使得本就很厚的嘴唇變成了嘟嘟唇,「33~」

韓義:「結婚了嗎?」

克莉絲:「沒有結婚,有一個英國籍男朋友。」

韓義:「噢,他幹什麼的?」

克莉絲:「大學講師。」

韓義有些意外,「你居然找個普通人?」

「不然呢?」克莉絲反問了一句,好像是覺得不夠禮貌,又說:「我性格不怎麼安分,而且經常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所以你也知道,人們對我的評價……」

韓義點點頭,「確實,我聽得到的有關於你的話題,全部和陰險狡詐聯繫在一起;

當然,我並不相信這些;

很多時候,人們為了讓傾聽者感到驚訝,會在並非親眼所見的版本上加工出讓人瞠目結舌的故事。而這就是我們中國常說的以訛傳訛。」

「謝謝~」克莉絲笑了笑,繼續之前的話題,「一個人缺什麼,就會想擁有什麼。

其實我骨子裡嚮往平淡的生活,但我的家庭註定了我不可能完全的平庸,而弗蘭克他有一種魔力,可以讓我暴躁的情緒迅速穩定下來……」

……

就在兩人在這邊聊著的時候,在休憩區另一邊的胡蝶妃心情卻有些複雜。

她認識克莉絲這個紐西蘭有名的女富豪。

在紐西蘭這樣的資本主義國家裡,像克莉絲這樣的富豪,幾乎可以為所欲為;至於法律,那就是給她們這樣的「窮人」量身定做的。

所謂的人人平等,那就是一句屁話。

還有那個「傑森」……

胡蝶妃突然有些後悔,早知道不去了解那麼多的。

「我們走吧~」胡蝶妃起身到。

狐妖奇怪道:「我們不等他了嗎?」

「不了~」

「可是……」狐妖不想走,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那個傑森了,甚至如果可以的話,她願意做他女朋友。

胡蝶妃好像知道她妹妹在想什麼,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拽到一邊,捧著她的臉認真說:「聽著,他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任何!」

「hy?」狐妖有些激動的問。

胡蝶妃搖搖頭,扭著狐妖的腦袋轉了個方向,「看到他旁邊坐的那個女人了嘛,去年她公布的身價是170億紐幣,你覺得有可能跟她成為朋友嗎?

還有……傑森。

根據非官方統計,他身價已經接近5000億美元,這樣的人,你覺得他有時間跟你談戀愛嗎?

不會!

除了性,你們之間什麼都不會有,明白我的意思嗎?」

狐妖有些頹然,「可是海倫……我真得挺喜歡他的,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

胡蝶妃張開雙臂摟住她腦袋,「我知道。不過不要緊,以後你一定會遇到那個真心愛你的男孩。」

說完胡蝶妃拉住她的手,「我們走吧……」

狐妖一步三回頭,最後還是黯然離去。

……

韓義原本想請胡蝶妃她們吃晚飯的,見她們走掉了,也沒有說什麼。

本來大家就是普通朋友關係,不至於搞的像分手一樣。

在跟克莉絲聊了小半個時辰后,雙方達成了一些協議,之後韓義回了惠靈頓。

一個月後,「天義二號」通訊網路衛星順利發射成功;

11月底,「天義三號」通訊網路衛星再次發射升空,並且順利進入預定軌道;

12月底,當「天義四號」通訊網路衛星升空后,天義完成了全球部署。

靈鼎山人傳 而與此同時,全球首座太陽能基站在紐西蘭漢默斯普林斯成功建造完成。

基站位於布萊尼姆鎮東南方的大山裡,佔地面積150000平方米,共建造了2000根太陽能發電柱。

按照規劃,這樣的柱子,一天的發電量就達到駭人的4000萬千瓦時,一年總發電量高達150億千瓦時,將完全滿足紐西蘭南島全年用電量。

至於紐西蘭原本的電力設施將進行改革,火電及煤電全部停止生產,還有一部分清潔能源、比如地熱能源,將全部提供給北島。

對此,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是高度關注,如果太陽能發電可行的話,那麼接下來全球將迎來能源變革時代。

欲情故縱 ……

2022年,一月一號。

在經過1200小時的飛航實驗后,天義私人商務飛機,正式接受預定。

起步價一億人民幣一架,根據需要進行專屬定製,上不封頂。

至於怎麼個不封頂法,那就需要私下協商了。

比如有人想在飛機上裝個激光武器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出得起那個價格。

而全球第一筆訂單則來自德國的寶馬家族,一共兩架,是維多利亞·克拉滕親自打電話給韓義預定的。

第二筆訂單來自啊哩吧吧的馬耘,一架;

第三筆來自美國洛克菲勒家族,一次性訂購了4架;

第四筆來自日苯的本田家族,兩架……

在接受預定后的24小時內,天義飛機製造廠一共收到了來自全世界多達11筆共計19架飛機的訂單。

……

陽曆年的第一天,韓義是在國內父母家過的。

晚上吃飯時,韓義發現母親額頭皺紋又多了幾道,停下筷子說:「媽,我發明了一種皮膚修復機器,可以讓人恢復到年輕時,明天我帶你到研究所那邊做一下。」

「不做不做……」張彩珍連連擺手,「我都幾十歲的人了,弄那麼漂亮做什麼,你快別費那麼個功夫了。」

「不麻煩,就一會時間就好了,不開刀也不吃藥。」

張彩珍還是堅決道:「你不要為我們操那個心,身體好比什麼都強;

再說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像你爸,你要給他弄漂亮了,他說不準哪天給你找個小媽回來呢!」

韓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正在喝酒的韓山,剛打算回嘴,張彩珍眼睛便是一瞪,「你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跟隔壁賣衣服的女人眉來眼去;

你要真敢爬上她床,我就敢半夜拿刀給你騸了。」

韓山憋不住了,「你當孩子面說這些幹嘛啊,沒羞沒躁的。再說了,我什麼時候跟人家眉來眼去了……」

張彩珍:「你心裡有數就行,我都不稀罕說你。」

韓山說:「吃飯吃飯……」

韓義也不提修復肌膚的事情了,摸摸鼻子低頭吃飯…… 回到江心島時已經接近11點。

乘電梯上樓,韓義還沒輸入指紋,防盜門已經自動化開啟,穿著黑色長款羽絨服的蘇瑞爾,站在風水魚缸旁邊。

風水魚缸是何瀟瀟擺的,說是可以藏風納氣,實際上原本那裡是一扇紅木鏤花屏風。

韓義走到旋轉進戶台旁邊抬起腿,鞋櫃底下伸出兩隻帶攝像頭的機械手,飛快的把他腳上的鞋子脫掉后又拿了一隻拖鞋套在他腳上。

蘇瑞爾等他過來后才說:「五分鐘前塞隆剛給我傳回信息,太陽能基站將在3個小時后正式啟動。」

韓義點點頭,拎著巨型多角蟲遞過來的礦泉水朝陽台走去。

今晚無風,天上繁星點點,一輪清冷的圓月當空高掛,灑下一片銀輝。

韓義仰頭看了會,問道:「那個東西最近有動靜嗎?」

站在旁邊的蘇瑞爾說:「沒有,一直都很安靜。」

那個靜靜矗立在南太平洋底的宇宙飛船一直是韓義的心病,他總感覺那東西是活的一樣;而且直覺告訴他,一旦那個東西活過來,將是一場潑天大禍。

韓義心裡稍微安穩了些,搖搖頭把不好的想法從腦海里清除出去,說:「我收到消息,歐空局將在下個禮拜五,向太空秘密發射宇宙探索器;回頭等離開大氣層后,把它打下來。

以後也不允許任何國家發射探索器。」

蘇瑞爾說:「我知道了。」

聊了一會,韓義登錄上了交易平台。

今天在回來的路上,他找到了一個好東西——【腦域丹】

腦域丹顧名思義,可以開發腦域,分為初中高三級;

初級可以做到過目不忘;

中級可以用腦電波控制別人的思維,讓他/她成為你的傀儡;

而高級則厲害了,不單單是控制那麼簡單,還能把你的思想植入到被控制人的腦海,讓他確信這就是事實,並且還不影響他正常行為。

域外普通碳基生命對大腦的研究已經做到了極致。

因為他們不像機械族那樣擁有幾乎永生不死的軀體,也不像那些通過修鍊后掌握毀天滅地能量的「神族」,他們只能從生命工程學上想辦法。

相比於蘇瑞爾的「作弊」,這種完全屬於自己的東西,意義可是大不一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