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安奧友好而真摯的笑容,雷洛斯發現自己竟然根本對安奧提不起來敵意,安奧似乎有一種神奇的魅力,能夠在不知不覺中感染別人,讓所有人都喜歡他,這種奇怪的感覺讓雷洛斯非常的不習慣。

離開了旅館之後,雷洛斯和黛麗絲她們對安奧的來歷討論了許久,也沒發現任何的頭緒。不過至少從目前看來,安奧他們至少沒有露出任何的敵意,只好暫時把這件事情放在了一邊。

希望真的和妖精少女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所說的那樣:「也許人家就是單純的想和我們做朋友呢?」

帕尼西雅城。

雖然城牆上還貼著通緝黛麗絲公主的圖像,但是進城的時候,黛麗絲絲毫沒有受到盤問,很顯然,這裡守城的洛卡米亞士兵並沒有收到要搜捕黛麗絲的任務。畢竟,剛剛逃離帕尼西雅城的公主殿下,怎麼可能又自己回來呢?

洛卡米亞士兵稍稍露出了盤查的動作,老魔法師傲慢的重重哼了一聲,便令幾個士兵們驚慌的讓開了路。魔法師的身份,無論是在以往的蘭蒂斯還是如今的洛卡米亞,都是十分尊貴的。更主要的還是蘿拉的存在,讓士兵們十分殷勤,要知道,妖精可是洛卡米亞最高貴的種族。

帕尼西雅城是一座雄偉而不失優雅的城市,寬闊而整潔的街道,幾乎隨處可見的花園和廣場。噴泉和雕塑之間,三三兩兩的帝都居民們緩步而行,悠閑而愜意。

皇宮和各大貴族的府邸,幾乎都有巨大而精美的眾神雕像立在屋頂,這種往昔蘭蒂斯帝國建築中標誌性的雕像,依然在默默的每天迎接著帕尼西雅的第一樓陽光,送走最後一片晚霞。雖然如今的帕尼西亞只是洛卡米亞的一個行省,但是蘭蒂斯帝國之都往昔的強盛,從這些建築中依稀可以辨別出絲絲蹤跡。

「好漂亮的城市,蘿拉好喜歡。」

妖精少女的心情幾乎是歡欣雀躍,似乎從未見到過這樣宏偉的城市,蘿拉激動的小臉通紅。

「黛麗絲……」

道格拉斯有些擔憂的看向黛麗絲,慈祥的目光帶著痛楚,欲言又止。

「放心吧,老師。」

黛麗絲深情的凝望這這個無比熟悉的城市,用力的點點頭,朝道格拉斯露出一個微笑。

她知道老魔法師在擔心什麼,悲痛,憤怒和傷心嗎?黛麗絲自己都不知道現在心裡激蕩著噴發的到底是什麼感覺。

也許最最傷痛的,就是在這故國的皇城中,對父王的思念吧。

先婚後愛:腹黑老公不靠譜 父王慈祥的笑容,整齊而彎曲的大鬍鬚,笑起來眯成一條縫隙的眼睛,還有寬厚的肩膀,這些,都是那個男人在眼前的這座城市之中,那雄偉優雅的皇宮之中,給自己留下的記憶。

可惜這一切,都是已經成為了瀰漫在這熟悉的氣息中的記憶了啊。 托馬.伯恩斯公爵任職蘭蒂斯帝國的第一軍團長數十年,以用兵穩妥,驍勇善戰而聞名,馳騁沙場立下軍功無數,在蘭蒂斯有鐵血大公爵的美譽。卡姆蘭多近年來極負盛名的經典戰役——蘭蒂斯發動對卡麥羅的閃電戰中,任前線指揮統帥的就是伯恩斯公爵。

如果不是帝國皇帝法蘭克的突然駕崩,伯恩斯指揮在東線的部隊和洛卡米亞盟軍的激戰,還不知道鹿死誰手。

帝國皇帝法蘭克遇襲之時,已經七十高齡的伯恩斯聽到消息,率部急奔一日一夜回援帕尼西雅城,但終究是回天無力。等到伯恩斯帶著疲憊無比的人馬感到帕尼西雅城下的時候,妖精王克里蒂斯和傳說中的魔騎士團已經在出現在城牆上嚴陣以待。

帝都淪陷,皇帝已死,冒死突進,日夜跋涉的騎兵們顯然不是合圍而來的洛卡米亞聯軍的對手。就像一隻兇猛的夜刃豹,在奔跑了一日一夜之後,即便是一隻魔狼,也會敢朝他露出獠牙的。更何況洛卡米亞可並不只是魔狼,而是一頭正伸出獠牙的惡龍。

對於伯恩斯率部投降克里蒂斯,蘭蒂斯民間的議論一直是毀譽參半。有的人認為伯恩斯身為帝國的重臣,在皇帝戰死,國家滅亡的情況下,為了活命而命令全軍投降而苟活於世,簡直就是蘭蒂斯軍人的恥辱。而另外的一些人則認為,伯恩斯在回當時已經回天無力的情況下,正是為了不讓帕尼西雅城陷入戰火之中,讓都城的居民免於戰亂,才自身背負了罵名,這恰恰是伯恩斯的偉大之處。

無論是貪生怕死的罵名還是忍辱負重的評論,在時光的長河中也終究會被慢慢的淡忘。三年的時間已過,帕尼西雅城的居民們如今已經少有提起昔日的帝國公爵。

鮮有人知道的是,昔日蘭蒂斯的鐵血大公爵,如今只是在帕尼西雅行省中掛職了一個議長的頭銜,在帕尼西雅城中的公爵府中深居簡出。妖精王克里蒂斯出於對伯恩斯的讚賞,公爵的府邸依然是原封不動。

公爵府邸兩扇厚重的鐵門上,門前迎風飄揚的旗幟上,昔日蘭蒂斯帝國的黑色龍紋標誌已經換成了醒目的金色洛卡米亞紫荊花標誌,除此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守門的衛兵哈里現在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伯恩斯公爵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經訂下了概不見訪客的規矩,除了公爵大人自己請來的客人,任何人都不見。但是,今天來登門拜訪的這兩個可不是普通人,而是身份十分高貴的魔法師。尤其是那位老魔法師,高高在上的氣勢可並不是普通人能夠裝的出來的。

「請稍等一下,我去幫您稟告一下公爵大人。」

哈里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要通報一聲,公爵大人就算是不見客人,自己大不了就是受到一頓責罰。但是萬一真是公爵大人也要見的尊貴客人,那自己的麻煩可就大了。

披著魔法斗篷的道格拉斯和黛麗絲禮貌的點了點頭,耐心的等待了起來。道格拉斯看著門上的紫荊花圖案,面色十分難看,冷冷的哼了一聲。

伯恩斯,就是黛麗絲和道格拉斯經過了仔細的考慮之後,復國目標中選擇的第一個拜訪的蘭蒂斯舊臣。

不一會,哈里就小跑著回來,帶來了公爵大人破例接見的消息,殷勤的帶著兩位魔法師進了公爵府。

寬闊的公爵府會客廳中,滿頭白髮的伯恩斯漠然的靠在座椅上,眯起眼睛,聽著由遠而近的腳步聲進入了大門。

「兩位魔法師先生,請直接說吧,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是需要我幫什麼忙的話,恐怕我這個老傢伙要讓你們失望了。」

伯恩斯靠在椅子上問道,蒼老的聲音帶著嘶啞和疲憊,眼睛微閉。這哪裡還像是以往叱吒疆場的公爵大人,反倒更像是一個垂死的普通老人。

即使是聽到了來訪客人的腳步聲,伯恩斯公爵也依然沒有睜開眼睛。如果不是哈里通報的時候再三的強調說,求見的客人並不是普通的魔法師,伯恩斯才不會親自接見,同魔法師交惡可並不是什麼好主意。但是,即便如此,也就僅僅是草草接見而已,

「公爵大人,您看起來可是老了許多啊。」

道格拉斯冷笑著說道。

熟悉的聲音讓伯恩斯猛的一震,蘭蒂斯滅國之後,還依然敢稱呼他為公爵大人,這就已經是謀逆的大罪了。

身形高大的魔法師摘下了頭上的斗篷,露出道格拉斯一臉憤怒的面孔。

伯恩斯驚訝的站了起來,立刻揮手讓所有的僕人和衛兵都退下,身為帝國統帥和經常陪伴在皇帝身邊的宮廷魔法師,伯恩斯和道格拉斯的交情往日里一直非常不錯。

「怎麼會是你!」

「道格拉斯,原來你沒死?」

「不需要叛國投敵能活下來,公爵大人一定覺得是非常意外是吧。」

道格拉斯火烈的性子一上來,圓瞪著雙眼盯著伯恩斯,眼裡幾乎要噴出火來。要不是來之前黛麗絲再三的囑咐,道格拉斯說不定現在就已經召喚出火球把伯恩斯燒成焦炭了。

道格拉斯咄咄逼人,朝伯恩斯步步緊逼。

「看起來,你的新主子並沒有讓你過上舒心的生活嘛?」

「請不要這樣,老師。」

黛麗絲嬌聲制止了道格拉斯接二連三的逼問,伸手取下頭上的魔法斗篷,露出了棕紅色的長發和美麗的面容。

「我相信,伯恩斯大人一定是有苦衷的。」

「公主殿下!」

伯恩斯看到露出面容的黛麗絲,大吃一驚,急忙要跪下行禮,卻被黛麗絲伸手攙扶住了。

「我現在已經不是公主了,伯恩斯大人,請不必再那樣稱呼我。」

黛麗絲平靜的笑了笑,繼續說道:「父王在世的時候跟我說過,蘭蒂斯帝國的戰爭,有一半是伯恩斯大人幫他贏下來的,他一直都將您視為自己的臂膀。而我,從小也就一直將您當作長輩看待。」

「這,也是我今天選擇冒昧來拜訪您的原因,因為我相信,您的心裡,一定對蘭蒂斯帝國還有著熱愛。」

「蒙陛下和公主錯愛!」

伯恩斯蒼老灰暗的臉上,聽到黛麗絲的話之後,漸漸泛起了血色,眼神也變得有神采了些。

黛麗絲看著伯恩斯,繼續的說道:「父王身亡之後,傳聞伯恩斯大人立即在帕尼西雅城外率部投降。可是,黛麗絲相信,您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我堅信,父王的眼光一定是正確的。」

伯恩斯聽著黛麗絲的話,半晌默然無聲,只是雙眼漸漸濕潤,目光定定的看向遠方,似乎穿過帕尼西雅城,依稀回到了那天的戰場上。

伯恩斯仰頭落淚,沉默了良久,才喃喃的低語道:「法蘭克陛下,臣救援來遲,本該率部拚死一戰,以死報國。」

「可是,我部下的千萬軍士,他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很多就是在帕尼西雅城中。僅僅一城之隔,我實在是辦不到命令讓他們在一場沒有絲毫勝算的戰鬥中白白戰死。」

「所以,當妖精王陛下答應我所有不抵抗的士兵都能立刻自由的時候,我選擇了投降。」

「我拒絕了一切的封賞,這幾年一直在內疚和自責中活著,如果要殺我,也是我應有的結局,身為帝國的重臣,我確實不應該有臉面活在這個世上,我應該陪著法蘭克陛下一起死去的,來吧。」

伯恩斯望向黛麗絲和道格拉斯,一臉的絕然,看得出來,老公爵確實是存了必死之心。

道格拉斯看著伯恩斯內疚自責的模樣,火氣也漸漸的消了下去。冷冷的哼了一聲:「要不是公主再三交待,我才不會等到現在。」

時光深處終遇你 黛麗絲看到伯恩斯的反映,輕輕的鬆了口氣,看來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伯恩斯的心依然是在蘭蒂斯。

「伯恩斯大人,我這一次來,就是希望您能幫我重新光復蘭蒂斯帝國。」

黛麗絲一臉希翼的看著伯恩斯,眼神堅定。

「真的嗎?」

「好!好!好!老臣願以此殘軀,傾力助公主殿下復國。」

老公爵瞬間的驚訝之後,一臉狂喜,接連說了三個好字,當即做出了效忠黛麗絲答覆。伯恩斯臉上容光煥發,方才頹廢和心事重重的樣子一掃而光,彷彿立刻年輕了十幾歲。

「哈哈,你這個老傢伙,我就說我不會看錯人。」

道格拉斯見到伯恩斯答應全力相助,老魔法師暴烈的性子生氣也快,氣消起來也同樣的快,也興高采烈的大笑起來。

「但是,我可是聽說,您的兩位少爺,都在帕尼西雅行省中任了不小的職位呢。」

道格拉斯彷彿記起了什麼,皺眉朝伯恩斯說道。

「那幾個小崽子,唉,都怪我這幾年根本沒理睬他們,不過你們放心,只要我伯恩斯還沒死,這裡就還是我說了算。」

「這就好。」

道格拉斯欣慰的點點頭,不過,還有一些事情他沒說出來。黛麗絲通過一些秘密的手段,已經和帕尼西雅城中殘留的影刃部隊取得了聯繫,從那些殺手提供的消息來看,伯恩斯的兒子,在帕尼西雅城的口碑並不好。

拜訪完了伯恩斯之後,黛麗絲和道格拉斯又匆匆的回到了城中一個貧民窟的旅館中。蘿拉和黛麗絲都是第一次知道,即使是在帕尼西雅這樣的大城市中,也有這樣讓人驚訝的貧民窟存在。在這之前,她們都以為帕尼西雅城就是如她們一開始見到的那般美麗和優雅。

城市邊緣的一處巍峨高牆後邊,到處都是破落的建築,又臟又臭的街道,帶著各種氣味和飛揚的塵土,來來往往的衣衫破舊的人群,跟貴族們生活的圈子,如同兩個世界。當雷洛斯輕車熟路的帶著他們找到這裡的時候,黛麗絲驚訝的問雷洛斯:「你真的也是第一次來帕尼西雅城么?為什麼我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地方。」

雷洛斯自嘲的笑了笑:「應該算是第二次吧,但是,我找到這裡的原因,是因為我從小也是在這樣的地方長大的。」

這才是帝國大多數人的生活,貧窮,骯髒,瀰漫著苦難的味道。黛麗絲和影刃的死士們取得了聯繫之後,雷洛斯給她的第一個建議就是聯繫上平民的首領,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持。

無論在任何的時候,貴族,只是少數。 走路一瘸一瘸的哈根斯是貧民窟中一家米店的老闆,身材有些肥胖,還有些禿頂,臉上長滿了小雀斑,眼睛小小的,因為臉上皺紋太多的原因,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的位置就只剩下了縫隙,和皺紋滾到一塊去了。

哈根斯整天都和和氣氣的,和每一個人打招呼時臉上都臉上堆滿了笑容。米店的生意也還不錯,雖然每月都會有一些窮苦貧民來賒賬,拿走了米最後又還不上錢,但哈根斯也不會過份的逼問,久而久之,哈根斯在貧民窟的人緣越來越好。

如果不是黛麗絲帶著雷洛斯他們來到了米店,誰也不會想到哈根斯正是影刃部隊潛伏在帕尼西雅城的死士之一。這一次,哈根斯接受的任務就是,將平民窟中最有影響力的人請回來。

雷洛斯驚訝的悄悄問黛麗絲:「影刃的殺手,不是說全是風騷……咳,咳,漂亮的美女殺手么?」

黛麗絲驚訝的反問雷洛斯:「誰說的?影刃就隱於空氣中意思,喬裝成美女的身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而已,還有很多人是用各種身份隱匿的啊。」

雷洛斯訕訕的輕咳了一聲,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洛卡米亞軍中那個不幸在床上被影刃女殺手刺殺身亡的騎士隊長,軍中雖然對死者的慘狀傳的沸沸揚揚,但是那個假扮貴婦人的女殺手也被傳得魅力非凡,甚至有些荷爾蒙異常旺盛的壯漢們,不時的叫囂著能狠狠的干那風騷娘們一次,被刺殺也甘心。後來在席瓦鎮,雷洛斯又領教過一次女盜賊莉亞的風騷浪蕩,那一對皮甲中不安分的雪乳時不時還會在某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出現在腦海中,雷洛斯還以為,影刃的殺手們全都是這樣的禍水紅顏呢。

這也怪不得雷洛斯,因為蘭蒂斯的暗殺部隊影刃,一直就是非常神秘的存在。這個組織到底有多少人?他們的編製是怎樣的?指揮者是誰?這些都是一個迷,偶爾探聽到的,也只是一些捕風捉影的消息。

據雷洛斯所知,洛卡米亞就曾經派出過好幾次的斥候部隊專門去探查影刃,但結果都是如同石沉大海,連派出去的斥候也沒有了半點消息。

黛麗絲有些傷感的撫摸著手中的一塊銀色銘牌,上面鑲嵌著一條墨黑色的小龍,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小黑龍在銘牌內宛若活物,張牙舞爪的隱隱而動。這是法蘭克皇帝在黛麗絲十六歲生日的時候,送給她的禮物。

黛麗絲也是在看到父皇死後留給自己的密信時,才知道這竟然就是影刃的最高許可權令牌。按照父王的說法,這樣的令牌還有一塊,在影刃的最高指揮者手中。關於影刃的事情,法蘭克皇帝在信中也只有寥寥幾筆,只是告訴黛麗絲在蘭蒂斯滅國之後,如果到了絕境的時候,可以動用影刃的力量來保護自己,信中還註明了識別影刃部隊暗語和標記的辦法。

黛麗絲在逃出皇宮之後,一直都沒有去動用影刃的力量。因為她覺得,這也許就是父王在這個世上唯一留給她的東西了,她一直在用盡著力氣去珍惜,不捨得哪怕去浪費一點點。

復國,也許就是唯一能夠幫父王做的事情吧。黛麗絲嘆了口氣,收起銘牌,和雷洛斯坐在米店的長凳上等待著平民首領的到來。

瑰洱和蘿拉都留在了旅店,蘭蒂斯本來就是人類的帝國,密談的時候半獸人和妖精不參與反倒更好。

片刻之後,哈根斯便帶著三個男人進了米店,一個老者,兩個中年人,一進來之後,看到黛麗絲和道格拉斯的魔法長袍,都露出了尊敬的表情。要知道,尊貴的魔法師大人,可從來不會輕易和平民打交道的。

「這是勞倫斯,一直是這一片街區德高望重的里長,由平民們自發推選出來的。」哈根斯指著老者說道。

里長的官職始於蘭蒂斯,洛卡米亞後來也保留了這一職位,城市中的里長大概相當於小鎮的鎮長一職。勞倫斯是一個鬍鬚濃密頭髮花白的老者,看起來應該有六十歲左右,聽到哈根斯在向魔法師大人介紹自己時候,立刻站起來精神十足的點頭致意。

「這一位是萊恩,是這一,片街區苦工們的頭頭。」

萊恩身材十分粗壯,光著上身,黝黑的肌肉上還沾著不少塵土,憨厚的朝黛麗絲他們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

「這是加爾多,是帕尼西雅城商會的會長。」

加爾多的唇上留著兩撇八字鬍須,修剪的非常精緻,身上長袍和布料和式樣看起來都十分精緻。加爾多看向黛麗絲和雷洛斯的時候,左手背在身後,右手輕輕撫在胸前,彎腰非常優雅的行了一個貴族禮儀。雖然臉上堆滿笑容,但是眼神卻閃爍不定。

哈根斯依次的做了介紹,小心的掩上了米店的門。黛麗絲朝客人們微笑著點頭打了招呼,請他們坐下。雷洛斯不禁暗暗的稱讚哈根斯的能力,請來的這幾個平民代表顯然都非常有發言權,如果一旦說服了他們,相信很快就能夠將復國的思想散播出去。

黛麗絲對平民們非常有好感,也對於他們對自己的支持非常的有自信。當初從皇宮中逃出來的時候,一路上要不是平民們的幫助,黛麗絲根本就逃不出帕尼西雅城。

「我是黛麗絲,蘭蒂斯的公主。我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聯絡更多的平民,趕出洛卡米亞的侵略者,復興蘭蒂斯帝國!」

黛麗絲開門見山的說明了自己身份和來意,嚴肅的神色中不自覺的露出了上位者的威嚴。

「啊!」

驚訝的三個平民代表都被嚇了一跳,剛剛坐到凳子上的屁股彷彿被火燒了似的,「噔」的站了起來,然後驚疑不定的一起扭頭看向哈根斯。

「哈根斯,你……你說想見我們的貴客,難道……難道就是公主殿下么?」

加爾多是最先緩過神來的人,擦著額頭上不斷冒出來的冷汗,結結巴巴的問道。作為商會的會長,雖然只是貧民窟中的一個小商會,但是也還是拜見過不少貴族的。

哈根斯嘿嘿的冷笑:「難道,公主殿下還不能算做是貴客么?」這一刻的哈根斯,目光冰冷,眼神陰惻惻的,哪裡還有半分往日里和善的樣子。

「公主殿下召見你們,是你們莫大的榮幸。不過,如果你們出去之後,泄露了公主的身份,就別怪我不念這麼多年來的情面了。」

哈根斯的語氣淡淡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出了一把短刃,似乎閑得無聊的隨手削著一根木棍。拳頭粗的堅硬木棍在哈根斯的刀下,如同豆腐似得被一片片薄薄削下。萊恩三人忍不住的同時一哆嗦,被哈根斯目光瞟過的脖子連汗毛都豎立了起來。老勞倫斯更是一個踉蹌,差點癱倒在長凳上。

「不用害怕,我只是想需要你們的幫助。」

黛麗絲用眼神制止了哈根斯,相信他露了這一手之後,不管談的結果如何,平民代表們也不敢輕易的泄露自己的行蹤。

「我們,蘭蒂斯帝國永遠的子民,而現在,我們的帝國已經被侵略者們無恥的佔領了,我相信你們也和我一樣,時刻都想著將這些侵略者們趕出我們的土地!」

「洛卡米亞共和國不過就是一隻虛張聲勢的大傢伙而已,如果不是我們的法蘭克皇帝被卑鄙的刺殺,偉大蘭蒂斯帝國怎麼可能被他們打敗。」

「相信我,身為蘭蒂斯帝國的公主,我會帶領著你們將侵略者趕出我們的土地,重新建立起昔日的蘭蒂斯帝國。」

黛麗絲的語氣十分激昂,臉蛋因為激動而有些通紅,這一刻她已經等了許久。現在雖然面對的只是三個平民代表,但是相信不久之後,或許就能夠在千千萬萬的平民中發表這樣的演說。

然而,勞倫斯,萊恩,加爾多三個人的反映都出乎了黛麗絲的意料之外。除了面對黛麗絲顯露出來的惶恐和緊張,他們並沒有黛麗絲期待中的振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