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他自行飛行,恐怕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而這些時間也足夠宋雲到達那裡了。

而在這段時間以來,宋雲想要做的……是參悟那心典!

終於,宋雲擁有時間可以好好參悟一下那荒神畢生的心血,這種力量的神秘,超越了修行,宋雲想過,若是自己能夠突破到三階心力,說不定自己人神巔峰之境的修為將要超越一般的天神初期,甚至天神中期也可以一戰,而如同上一次那御劍宗大長老的一劍,自己也不會那麼狼狽。

只不過,千胤以及百靈子曾言,他們在二階心力已然困頓許久,最終探知天神之境的心力只能夠達到二階,但是對此宋雲卻不信。

心典傳承,心力乃是一個人心的力量,天神之境的心神之力已然達到驚人,釋放之時修為比自己低之人都會感到威壓,而若是能夠將那股力量控制,恐怕將要超越心力二階。

但是如何去控制那股力量,這需要修行!

心典記載,一階心力乃是心隨身動,意思就是隨著身體的動,那股心神的力量能夠隨之而出,這也是最初的神通術法運用心力的存在,二階……則是一個境界的提升,對於心力有了更加驚人的凝聚以及控制,這是一個如同修為力量的提升。

而三階……乃介於虛幻與真實,所以這個境界被荒神命名為『虛幻』,為何被命名為虛幻,那是因為那時候心力釋放出的神通術法,以及一些景象,依舊還是虛幻的,距離傳聞之中心念所想就是真實還有著很大的距離。

四五天,宋雲一直在參悟心典,隱隱有些明悟,但是卻並沒有太大的精進,反而在修為之上,宋雲更加鞏固了許多,同時也發現自己的神識更加的強大了,看來那一日同時操控數萬的法器長劍對於自己神識的凝練有著極大的好處。

當宋雲來到暴亂星海之時,在那外界,依舊有著好多年輕一輩圍觀,他們有人臉色浮現猶豫之色,有的人則是一臉的畏懼,時而也能夠看到有人影一步步走出人群,從那巨大的門縫之中走入那個世界。

宋雲的到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不過他的走出,卻也讓得不少人微微凝目。

「又是一個散修想要進去碰運氣的!」

「切,都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不知道好歹,上古戰場是一般人能夠進去的嗎,有運氣的人那都是萬中無一!」

看到宋雲一人前進,頓時他被認為是散修,同時也有人開口譏諷。

「依我看來,還是等大門關閉之後,此地顯露出的十萬石碑,看看其中是什麼情況之後,再選擇下一次進入才是最好!」這是大家族的弟子,他們知曉,在這上古戰場完全關閉之後,這裡將會顯露出十萬塊石碑,而在那石碑之上用法力寫上誰的名字,就會顯露出那個人在其中的景象,那時候將可以最大程度的了解一個人的情況。

這種秘聞,不少勢力也知曉,但是對於散修來說,卻不一定,顯然宋雲被當成那種並不知道的一類。

只不過宋雲卻聽到了那人的此話,腳步微微頓了頓。

「嘿,看到沒,此人心動搖了,顯然也想要看看其中的情況再選擇進入其中!」那大家族的子弟頓時出言譏諷!

宋雲聽到此話微微有些哭笑,有些人就是如此,正所謂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就是這樣的存在,宋雲再次邁開步伐,不由邁出一步之後,再次一頓,而這個行為卻讓得那人再度嬉笑不已,只不過此刻的宋雲卻是緩緩的扭過頭,看向了那人,「我叫宋雲!」

宋雲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洒然一笑之後,扭頭一步之間化作一道長虹掠入了那巨大的門縫之內。

「宋雲!」有人呢喃這個名字!

為什麼這麼熟悉?

這是不少人心裡頭忽然泛起的念頭,細細琢磨之後,頓時有人瞪大了雙眼!

「那是神荒殿的天驕!」上古戰場巨門之外,一片嘩然,而那大家族的弟子更是咂舌,心裡卻也想到了,待得十萬石碑顯露之後,他定然要寫下宋雲的名字,然後看一看神荒殿的天驕有什麼出眾之處。

這是一片蒼茫的世界,宋雲甚至感覺自己就如同是走入了一面鏡子一般,沒有那令人眩暈的傳送之感,待得他邁入那一步之際,宋雲已然是凌空站在天穹之上。

下面是一望無際的荒漠,隱約之間還能夠看到有著諸多的廢墟,傾倒的牆壁,偶爾還能夠見到一堵依舊屹立的城牆。

這城牆很厚很厚,隱約宋雲似乎能夠見到在這個地方,上古時期這裡擁有一座巨城,人馬如流熱鬧非凡,但是在那上古一戰之中,摧毀了一切!

宋雲知道,自己比第一批人進入晚了半個多月,恐怕有著諸多地方已然被人探索過,而任何地方,危險與機遇都是成正比的,特別是這種遺迹,所以外圍恐怕已然沒有什麼造化,想明白之後,宋雲此行的目標就是朝著深處前行。

擁有心力的宋雲,隱隱的冥冥之中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在前方,有著令人心神震撼的東西。

宋雲並沒有選擇在天空之上飛行,這種成為其他人活靶的行為過於愚蠢。

只不過……就在宋雲剛剛前行沒多久,他的腳步停了下來,緩緩回頭朝著身後看去。

「跟了本少爺這麼久,要出手就趁早!」帶著一絲調笑開口,宋雲其實早就已經發現,當自己落地之後,就已然被人跟蹤。


一共約莫十幾人,頓時從身後諸多叢林之中走出來,他們的修為內斂,但是即便他們修為內斂,依舊無法隱藏生命的氣息,心力的作用隨著修為越來越強,宋雲越加感受到了實用之處。 肉弱強食,踏入修行界數十年來,宋雲已然見到了太多,眼見這些人自己一點都不眼熟,宋雲已然是沒有了顧忌。

「上!」沒有太多話語,這群人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而同樣的,因為上古戰場的危機到處存在,做這樣守株待兔殘害其他修士的人群,並不少,因為這比自己去尋找造化,要容易得多,而且往往失手的概率也比較低。

十幾人,有九人將周圍完全圍了起來,顯然是配合有序,另外四人則是從四個方向來襲,四人的攻擊盡皆透出一擊必殺之意,那冷冽的面孔冰冷的雙目,無不顯示出如同殺手一般的冷靜!

「不錯啊!」宋雲調笑,但是就在下一刻,他的面容驟然之間冷冽,雙手背負身後,緊接著右腳輕輕一跺,而就在他這一跺之下,宋雲的周身頓時無形之間出現了無窮的劍芒,這劍芒咻咻之中破空四射而去,鋒銳之意讓得那來襲的四人臉色大變。

這四人的修為僅僅只是人神中期,而包圍的那九人也僅僅只是人神初期,顯然也唯有這樣的修為他們才會選擇聯手守株待兔。


四人的攻擊原本就是為了防止被圍攻之人有地方閃避,是個方向更是從上而下,可謂封死了被攻擊之人任何逃避的方向,他們也想到過對手肯定會反抗,但是想這種無差別攻擊的反抗,還是第一次遇到。

「點子太硬,退!」其中一人大聲開口。

這一群人,進退有素,如同專業戶,這一幕落在宋雲的眼裡看得不由雙眼一亮。

這簡直就是一群打劫專業戶啊,看到不是對手立馬就撤,即便自己是一個人,他們擁有十幾人,也不去拼那意外,顧忌自己人的性命,想到此處,宋雲頓時來了興趣。

四周的劍芒在這片叢林之中掀起了一陣轟鳴,樹木傾倒煙塵四起,亂石崩飛!

即便阻擋了視線,宋雲卻能夠清晰的撲捉到那適才發號施令的人,腳步在這煙塵之中邁開。

秦雲就是這群土匪頭子的首領,說是首領其實在他心裡並不是,因為他們如同兄弟一般,此行來到這裡,他們最初的打算就是要在這裡守株待兔,存活一年之後離開,這段時間能夠打劫到多少寶貝就是多少,但凡一擊不得手的就退,他不願意去犧牲自己兄弟們的性命!

他們在外界星空之中也是一群散修,因為一些原因而走到了一起,不知道多少年來一起闖蕩的感情,盡皆都是兄弟!

「該死,這才一個散修,竟然都如此厲害不成!」秦雲咬牙,掠過一座山頂之後,心裡頭已然微微放鬆,想必適才那人定然已經離去,他孤身一人也不可能與自己這十幾人對抗,自己選擇退卻彼此都省事。

「沒有收穫,是不是心情很不好啊?」忽然,一道身影讓得秦雲的心頭陡然一跳。

在這寂靜的叢林之中,這聲音的突兀不下於忽然之間一柄利劍指著自己的眉心一般恐怖,因為此人竟然可以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靠近自己。

秦雲知曉,自己遇到到了高人,他緩緩轉身,看到了……適才那被自己幾人圍攻的少年。

宋雲帶著輕笑,看著眼前這看起來要比自己略微年長的年輕人。

「這位道友,你我並無仇怨,此番我等退步!」秦雲凝聲開口,神經緊繃的看著宋雲,緩緩後退。

而他的這些情緒,在宋雲心力的感知之中,沒有絲毫的虛假被感知。

「你這打劫生意怎麼樣?」宋雲的一句話讓得那緩緩後退的秦雲臉色微微一變,但是緊接著其神色浮現一抹遲疑,緊接著則是咬了咬牙,一揮手之下,頓時有著諸多的靈石以及一些法器轟隆一聲落在地上。

這一幕讓得宋雲雙目微微一亮,而那秦雲將宋雲這樣的神情落在眼裡頓時鬆了一口氣,「道友,這是在下最近搶的所有東西了,生存不易,還請讓我離去!」說著,那秦雲已然是越退越遠!

而就在秦雲覺得已然退出了足夠遠,準備轉身離去之時,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宋雲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秦雲有些驚駭,這個人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不禁回頭看了一下適才那個地方,卻見那裡的靈石以及法器已然無影,顯然被收取,而這個人竟然能夠在自己毫無感知的情況下再度出現,一時間他的心裡頭不禁有些安定了。

因為這樣一個人若是想要取走他的性命早就可以。

「不如我們一起搶吧?」宋雲忽然開口,神色帶著感興趣還有興奮,想了想再度補充了一句:「不對……這不叫搶,這叫有能者得之!」越想,宋雲覺得自己這句話越加正確,在這上古戰場顯然是誰的實力強大,能夠得到的東西就更多,即便得到了,無法抱住反正都是要被別人搶了去,自己還是一個很記得人情的人的。

「額……」秦雲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來這樣的情況,原本他已經覺得自己這一次恐怕在劫難逃,但是這個適才被自己一群人搶劫了的傢伙,竟然說要加入他們的搶劫組織,一起搶劫?

但是僅僅只是轉念一想,秦雲頓時浮現了欣喜之色,自己的隊伍要加入這樣強大的傢伙,那成功率豈不是直線上升!

片刻之後,周圍一道道人影開始來臨,正是適才他們一同聯手的十幾人,一個個在看到宋雲之時,盡皆流露出凝重之色。

「大家別緊張,這位是……我們的同道中人,他已經決定和我們一起幹了!」秦雲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也還有這樣直接說出來了,甚至他還有種猜測,會不會就是因為自己將那些東西都交出來了,讓得這小子看到了好處,所以才選擇加入的,要知道,那可都是自己這半個月來踩搶到的。

「來、來、來,我們先說說目前的情況!」宋雲已然是自來熟,這種搶劫的事情可謂很多年沒有干過了,當年他還是街頭小霸王的時候,那可是常干,當然,雖然被搶的大部分都是姑娘。

「額……」那負責探尋周圍情況的修士一愣,似乎沒有這麼快進入這種狀態,不過卻在那秦雲的示意之下頓時開口。

「隨著進入這上古戰場的時間越來越久,外圍的造化基本已經被探尋完畢,危險的地方已經沒有什麼人去了,而同時如同我們這樣的守株待兔的群體也越來越多,所以如今我們每日的……獵物已經越來越少了!」那是個瘦小的少年,看起來頗為靈活的模樣,的確是個適合做探子的傢伙,但是在這個年紀看起來已然能夠達到人神初期的修為,顯然也是不凡。

宋雲在這群人的眼中並沒有顯露修為,築基塔的修行,加上心力對於自身的掌控,宋雲已然可以不流露出一絲修為之力。

宋雲聽到這人的介紹,雙目漸漸泛起亮光,等他說完,頓時雙掌交擊在一起,「好,那最近的一個團隊在哪?」雙目放光的宋雲看向那少年。

而那少年被宋雲這樣的神色看得也是一愣,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待得他反應過來之後,雙目頓時瞪大,「你……你不會是……」他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那些隊伍每一個都是十幾個人,最弱都是人神之境,進入這裡的人每一個至少都是人神之境的修為,集合在一起的隊伍經過時間的淘汰,可以想象,已然是實力強勁之輩,兩個實力強勁的隊伍碰撞,這可不是作為他們這種守株待兔的絕佳選擇。

「廢話少說,快說最近的一個隊伍在哪?」宋雲瞪眼,不自覺之中修為的氣息微微釋放,一股威壓頓時讓得這少年心神一震。

「額……在……在那邊!」少年遲疑的伸手指了一個方向!

「好!」宋雲一拍手,伸出手拉扯住這少年,忽然又將這少年放開,原本他的打算就是拉上這群人一起行動,但是忽然想到,若是拉上這群人去搶劫,那麼豈不是到時候搶到的東西也要分給他們一份!

想到那麼多靈石以及寶貝要被別人分掉,宋雲心裡頭一緊,「你們繼續你們的,呵呵……我就先走了!」宋雲燦燦笑道,一邊笑著,一邊退去,退出幾步之後,瞬間竄入了叢林之中。

「這果然是個好地方啊,才進來就發了一筆橫財!」宋雲一邊在叢林之中前進,一變心裡頭樂開了花,那少年倒在地上的靈石宋雲神識一掃就已然知曉,那雖然是下品靈石,但卻也擁有數十萬枚。

這可是能夠買到好多好東西啊!

一路疾馳,甚至宋雲還略微有些抬高了自己飛行的高度,這外圍就是外圍,一路宋雲心裡橫掃之下也是發現了一些靈獸,但是那些靈獸的修為卻並不是很高,有的也僅僅只是人神之境。

飛行沒多久,果然,宋雲頓時感覺自己被人鎖定了,片刻之後由原本的一道氣息鎖定變成了十幾道。

廝殺聲在這外圍的戰場不曾停歇,隨後的幾日,漸漸地開始傳出來,有著一個獨行俠,修為乃是人神巔峰之境,橫掃外圍所有的隊伍,但凡被他遇到的隊伍,盡皆都被掏空了一切,無論你陪不配合,他都要將你扒光將儲物袋翻個底朝天! 五天之後,宋雲已然前行了半天的路程,依舊沒有發現任何人鎖定自己,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然反搶劫了不知道多少群人,自己儲物袋之內的下品靈石已然達到了數百萬之多。

「看來也該朝著深處去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發財只能算的一個小目的,至少一年的時間,對於宋雲來說還有好多機會。

略微決定之後,宋雲已然是開始朝著深處前行。

最初進入的地方,就如同是森林的邊緣一般,隨著越加深入,這片世界的樹木越來越巨大,到最後甚至你會感覺如同這片天地之間已然看不到外界,那些樹木就是整個天地一般巨大,些許光束從那枝葉之間投射下來,如夢如幻!

陰森潮濕,就是這個世界的縮影,隨著前進,宋雲覺得,這哪裡像是什麼上古戰場,為何枝繁葉茂,難道不應該是到處都是廢墟嗎,說到廢墟,也唯有剛剛進入之時存在一些廢墟,而這一路之上,盡皆都是無窮無盡的叢林,簡直就是世外桃源,空氣清新嘛!

到此時,那巨木已然達到數千丈高,枝幹的巨大如同擎天之柱!

但是與此同時,宋雲卻也終於從這些樹木之中感受到了洪荒的氣息,這裡的靈氣也顯得更加靈動。

漸漸地,隨著深入,宋雲卻也開始感受到其他修士的氣息,他開始朝著那些人悄然的靠近,心裡頭同時也有著一個打算,若是熟人,那麼就一起上路打聽消息,若是不熟的,那麼就搶上一把!

說到熟人,宋雲一路之上都打聽了千昊一行人的消息,唯有一個回答,他們在進入之時就選擇了朝著深處進軍,對此宋雲也唯有輕嘆,果然是一群野心勃勃的傢伙,不過這才是神荒殿的弟子!

「知道嗎,聽聞有人發現了妖靈花!」

「切,得了吧,咱就不用去了,那東西都是那些各宗天驕才有本事搶奪的!」

「似乎神荒殿的弟子們正好就在那邊吧!」

「還有另外幾大宗門,這下有得搶了!」

傍晚,這裡的天色漸漸昏暗,在那叢林深處傳出讓得宋雲微微凝目的消息,神荒殿弟子們的消息這對於宋雲來說只能算是附帶,因為和他們的匯合併不是太過於重要,雖然神荒殿之人對於自己來說宋雲定然不會看到他們被欺負,但是有千昊幾人在,定然一路順風。


而宋雲反而比較習慣單槍匹馬,一個人悶聲發大財!

妖靈花,古籍記載乃是一朵生長在死亡之後的靈獸之上的花朵,這種花朵成長極其苛刻,能夠到開花更是罕見,因為生長在死亡的靈獸屍體之上,要成為妖靈花唯有那朵花汲取了這靈獸死亡之時的靈魂,從而有了自行汲取天地靈氣的能力。

在這種地方的妖靈花,可以想象,數個來能夠達到什麼程度,若是能夠吞服,只要克服其中妖靈存在的靈魂衝擊,定然可以給自己的修為來一次脫胎換骨一般的衝擊!

「這是好東西!」宋雲呢喃了一句,下一刻頓時直接掠出。

「那妖靈花在哪裡?」宋雲很隨和的聲音,甚至給那兩位交談之人沒有絲毫違和感的搭話。

「聽說好像是在前面的……嗯?」忽然,這人看了一眼對面的夥伴,頓時發現了不對勁,這人豁然之間起身,修為更是陡然之間流轉,只不過就在他們修為剛剛運轉之時,他們頓時感覺全身一緊,一股無形的壓力已然籠罩他們,那種彷彿瞬間就可以決定他們生死的壓力,讓得二人知曉,即便是他們能夠瞬間示警讓得其他夥伴知曉,但是待得他們的夥伴來臨之時,恐怕自己已然身首異處!

二人瞬間收聲,神情緊張臉色蒼白的看向眼前這在黑暗之中頗為耀眼一身白衣的少年。

「在……在前方的妖靈峽谷!」適才開口之人顫顫巍巍抬手朝著前方一指!

宋雲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希望你沒有說錯,否則……本少爺還會回來的!」宋雲邁開步伐,他的聲音幽幽回蕩在這二人的耳畔。

在宋雲離去之後,這二人感覺脊背已然濕透!

「那人是誰?」

「不知道,這種氣勢絕對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

黑夜裡,宋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叢林之中諸多隱藏的生靈開始出來覓食,但是大部分修士卻依然歇息,但是宋雲的腳步卻沒有停止!

轟隆隆的流水聲在宋雲翻過一個山頭之後傳來,那聲音震撼人心,與此同時還有著一股充滿濕氣的風迎面撲來。

這就是妖靈峽谷,說是峽谷其實說是一個懸崖也不為過,因為這峽谷就如同是大地忽然之間出現一條看不到底的溝壑,而這溝壑與大地連接之處卻正好是一條巨大的河流,轟隆隆的河水奔騰而下,倒是形成了一番奇觀!

在這峽谷的邊緣,已然有著一些營地駐紮,也有著不少沒有營帳但是卻圍坐在一起燒起了一個篝火的人群。

誠然,已然有著不少人圍繞在這峽谷的兩段,無論是對面還是這一邊,都有著不少人。

宋雲的眼神微微閃爍,神荒殿的令牌在手心微微一閃隨即又消失,若是附近有神荒殿的同門通過令牌定然可以感應到,但是宋雲卻沒有發現有著同門存在這裡。


這些人每個修為都在人神之境,宋雲的到來並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反而是第一時間就有人上前與宋雲搭話。

「這位兄弟……想必定然也是聽聞妖靈花才來的吧!」這人直接挑明的話語讓得宋雲不由凝目看了過去,沒有回答的神情就如同是承認了一般,讓得這人兩眼直接一亮。

而來到這裡之前,宋雲也知道了,那神荒殿與御劍宗的一戰讓得三宗六教隱隱整個荒神域的人都知道了他的面容,因此宋雲悄然的改變了自己的容貌。

「在下雲羅,的確是聽聞此地有妖靈花,想要來碰碰運氣!」宋雲微微流露出人神初期的氣息,顯露出自己的修為僅僅只是人神之境,來到這裡只是為了碰碰運氣。

「哦?這位兄弟僅僅一人,恐怕有些危險,你看……我們也是想來碰碰造化的,不如一同前往?」這人的修為乃是人神之境中期,在感受到宋雲那初期的修為之後,宋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此人心頭浮現一抹輕蔑之意,但是緊接著依舊邀請了宋雲。

與此同時,不遠處篝火旁已經有著五人,也盡皆凝目看了過來,不少人在感受到宋雲人神初期的修為之後,瞥了一眼,隨即收回了目光。

「都是些初期的修為,能有什麼用!」但是那篝火旁,一名少女卻是微微冷哼了一句,似乎頗為不爽,這少女在宋雲的神識感應之下,赫然可以感應到,其看起來不大的年齡竟然是一名人神中期的少女。

「額……呵呵,這位兄弟別介意,我們人多勢眾嗎!」那人也是聽到了那少女的話,流露出一絲燦笑之意,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很是親熱的拉著宋雲朝著那邊的篝火而去。

同時宋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在自己到來之時,有著數道氣息鎖定了自己,而在自己跟著這人朝著那篝火而去之後,那些鎖定自己的氣息頓時消失。

顯然,這裡有著很多人都在聚集力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