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下來的吳瑤冷靜的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突然站了起來。

「不會是他吧?」

吳瑤記得昨晚她走在路上時候碰到幾個流氓,就在她無助的時候,是一個年輕小伙救了他。

與此同時,被扔進審訊室內的周安,一臉的鬱悶,臉拉的老長。

周安瞥了一眼審訊室內,一屋子的男性同胞,一個個都耷拉著腦袋。

「呵,真夠倒霉的。」周安低聲暗罵一聲。

自己就是想單純的住一晚,結果碰上這麼多的麻煩。

就在周安鬱悶的時候,一個肥肥胖胖的大胖子湊了過來,滿臉的壞笑,「嘿,小兄弟,看你年紀和我差不多,口味不錯啊。你是在哪裡被抓的,衣服都沒有穿完,肯定是那個女的很不醜吧。」

周安瞥了一眼說話的大胖子,心裡那是鬱悶加震驚的。

這人胖的可是有郭陽那般體重,肥肥胖胖的脂肪一層層的疊在肚子上。這種人去那地方,哪個女人都受得了,估計加錢才行。

「你是屬狗的吧。」周安撇撇嘴,冷冷的說道。

一天沒事到處的叫。

「哎呀!兄弟,你太神啦!你來說說,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大胖子滿眼驚訝的佩服道。

「我靠!」

此時恨不得拿塊板磚將這大胖子的腦袋給打開看看,這人是不是真的傻,弦外之音都聽不出來。

現在審訊室內的那些男人,一個個都是耷拉著腦袋,實在是狼狽不堪。

細細瞧去,周安這下半身衣服健在的還是極其不錯的。那些男人有的衣服套成女人的,有的直接只是穿個褲衩,而跟前這個大胖子更是牛掰,直接裹著一個毛毯。

周安都有點懷疑這丫是不是裡面的衣服給扒的一乾二淨,警察到的時候,他隨手抓的那麼一個。

其他那些人都是自作自受,可是周安心裡極其鬱悶啊。他實打實的是被冤枉的。

審訊室內一片的唉聲嘆氣,但是這個大胖子卻是相當的活躍,好像絲毫不受影響一般。反而極其好奇認真的跟著周安交談了起來。

「兄弟,都進來了後悔也沒用,不如你跟我說說,你那個姑娘美不美?下次我也去照顧一下生意。」大胖子舔著張大臉說道。

他說話之時,聲音還不小。那些耷拉著腦袋的男人們,一聽到這,來了精神,各個一掃臉上的鬱悶,紛紛好奇的看向周安。

見到這,周安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恨不得將這個大胖子好好的暴揍一頓。

可是就在周安鬱悶之時,周安那金火神瞳突然開啟,掃視著大胖子的臉龐。

這一看,周安內心猶如掀起驚濤海浪,無比的驚訝和詫異。

這人是財神轉世嘛?財運這麼旺!

周安可是擁有著金火神瞳和醫帝傳承的男人,對著相貌之術還是有一番了解。

眼前這個大胖子雖然看著肥肥胖胖,樣子不是太過好看,但是身上的籠罩著金光,這層金光一般人看不出來。

周安可是有金火神瞳,所以這金火神瞳的突然開啟讓他見到這人身上金光。

這金光可是被稱為財運金光。凡人要是有著金光,那是一輩子享受著榮華富貴。

這大胖子有這金光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上的金光就像是不要錢一般的濃密。

瞧到這,周安暗暗咂舌。

這人不會是要比那沈萬三還要有錢吧。到時可一定要好好的抱著這個大腿。

都說福禍相依,果不其然啊。

想到這裡,周安一掃臉上的鬱悶,開心的笑了起來。 被周安這麼盯著,大胖子有點發憷,忍不住將身上的毛毯使勁裹了裹。

「兄弟,有話好好說,咋不搞基!」

大胖子這話一出口,瞬間審訊室里的男人們都笑了起來。

周安也意識到自己突然的事態。臉上也不再那麼鬱悶,反而是很開心笑了起來。

眼前這人將來必定是財運纏身,到時肯定是無窮無盡的錢往這個大胖子口袋裡鑽,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這個機會,跟這個大胖子親近一點。

「兄弟誤會,我只是看兄弟你性格坦然,有點想結交之時。兄弟,我叫周安,來自白石村,現在是在白石村做點小買賣。」周安熱情的介紹自己。

聽到周安這麼說,大胖子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只要是不搞基就行。

「我叫石破天,認識我的人都叫我石胖子,周安兄弟一起也這樣喊就行。」石破天大大咧咧的介紹道。

石胖子?死胖子。瞧著石破天這滿身的肉,倒是符合這個稱號。

兩人一番解釋后,在審訊室里,兩人那是津津有味的聊起天來,旁邊的人見到都暗暗佩服這兩個人。

被抓到這裡,這兩個人卻是感覺像沒有事一樣,還高興的聊起天來。

一番聊天過後,周安笑了起來,這個石破天跟自己也是差不多,都是無辜的進來的。

當然石破天不像周安那樣,是幫助人進來的,他是和朋友喝酒喝的。

昨晚石破天和朋友喝多,然後他的朋友就給送到小旅店裡。

為了表達朋友的情誼,他的那個朋友就給他叫了一個漂亮的小妞。

可是哪想到,昨晚石破天喝的太多,那個漂亮的小妞他是連碰都沒有碰就睡了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就見到警察闖了進來,然後二話不說就把他帶了進來。

聽到這,周圍的男人們又是哄堂大笑。

與此同時,回到警察局裡的劉芸,心情是相當的開心。一想到明天爺爺聽到他口中的高人是個愛好女流之色的流氓的時候,肯定會氣的不輕。

劉芸在心中暗暗想著,一定要好好的嚴懲這個流氓。

她是了解她那老古董爺爺的脾氣,她要是不給這個流氓道歉,她那爺爺肯定不會饒過她的。

「臭流氓,看我不好好的治治你。」

哼著小曲,劉芸朝著審訊室里走去。到達審訊室的門口,劉芸隔著窗戶往那審訊室裡面看去,這一看,可把她氣的不起,整張臉都陰沉下來。

此時審訊室內,周安和石破天兩人正在有說有笑的聊天,時不時的還帶著審訊室里的男人笑著。

「真的不知悔改的混蛋!」劉芸氣憤的低聲罵道。

都被抓到這裡了,卻是一點悔改的跡象都沒有。

「劉隊?」

朝審訊室走的王瀟,突然看到劉芸站在這審訊室的門口,不由好奇起來。

這王瀟正是那天撞到周安和劉芸在車上熱情激吻的年輕警察。

那天他在看到自己不該看的時候,暗暗感覺到今後的日子不好過。果然如他預測的一樣,再從那天回到警察局裡,他可沒少到訓練場上報道。

想起那段艱苦歲月,王瀟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淚。

正在氣頭上的劉芸,被王瀟這麼一喊,臉上的表情更加陰沉,狠狠的瞪著王瀟。

王瀟膽怯的往後站站,心裡一陣的發毛。

自己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啊。

「劉隊,是不是要提審那個?」王瀟指著在審訊室里的周安,小心翼翼的問道。

見到正在談笑風雲的周安,王瀟不由肅然起敬,暗暗的給周安豎起一個大拇指。

難怪劉隊這麼生氣,原來是男朋友被抓了進來,關鍵還這麼開心。

「對,把那個混蛋給我帶出來,我要好好的審訊!!」劉芸咬牙切齒的喊道。

「是!」

王瀟立身喝道,急急忙忙的往審訊室里跑去。

正聊的開心的周安,見到王瀟來到跟前,不由一愣。

「你?」

周安自然記得這人。

「姐夫,你怎麼在這裡啊?現在姐在外面看著呢,還很生氣。」王瀟瞟了一眼審訊室外面,見到劉芸走後,小聲的說道。

王瀟可是對他口中這個姐夫,佩服的不得了。

單槍匹馬斗匪徒,霸道總裁吻警花,就連蹲進這裡,都能談笑自如,跟沒事人一樣。

「姐夫,你一定要跟劉姐好好的解釋一下,劉姐現在可是生氣的很。」王瀟再次的提醒道。

此時的周安一臉懵逼加迷茫。

怎麼無緣無故的就成了這個小警察的姐夫了。

「喲,周安兄弟可以啊,沒想到你在警察局裡還有人,到時你出去你老婆好好的聊聊,然後把我也給帶出去。」石破天樂呵呵的說道。

聽著石破天口中的話,周安更是無語,自己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老婆出來?

解釋不清的周安,只是單純的點點頭,然後在王瀟的千叮嚀萬囑咐下帶勁了一個小小的審訊室內。

看到這熟悉的場景,周安不由暗暗發笑。

這貌似是自己二進宮了吧。

「有時間要給自己算一卦,最近是不是犯太歲。」望著四周,周安小聲的嘀咕著。

「姐夫,你是該算算。」王瀟搖搖頭,滿眼同情的看著周安,「姐夫,你好好的帶著吧,我先出去了。」

說完,王瀟就離開了這狹小的審訊室。

周安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心中倒是好奇,他口中的姐是不是那個脾氣火辣的女警花。

思索片刻,周安心中確定,是那個女人沒有錯了。除了她,他還沒有接觸到任何一個女的警察。

「看來這些是要倒大霉了,那女的肯定要故意整我。」

就在周安想著等會如何反駁抵抗的時候,那審訊室的房門蓬的一下被踹開,劉芸鐵著一張臉朝著裡面走來。

望著一身警服的劉芸,周安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別看劉芸脾氣火爆,但是那身材絕對是沒得說的。

天使臉蛋,高高鼻樑,深黑如墨的眼眸完美的鑲嵌。

曲線玲瓏的身材,真是相得益彰,前凸后翹的配上那極具帥氣的警服,真是秒到好處的尤物。 本著不作死就不會是的心態,周安雖然知道自己接下來將面臨著那慘絕人寰的審訊,但是那兩顆眼還是直勾勾的看著劉芸那上下的晃動。

「混蛋!你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扣下來!!」劉芸怒視著周安,大聲的呵斥道。

「劉警官,我可是良民啊,你可不能這樣對我。」周安嚷嚷著。

「哼!就你還良民!!」

劉芸鄙視的撇撇嘴。

都被自己抓到現行,還想著狡辯。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他不落淚。

「劉警官,我真的是良民,這一切都是誤會。我們可要說清楚了,你不能因為那天在車裡,我吻了你就要借著這事打壓報復我,那天你可是很主動的,我是被動的。」

本就在氣頭上的劉芸,見到周安再次提到這事,頓時火冒三丈,整張臉的氣的變形扭曲。

「混蛋!你要是再說這事,我把你舌頭打爛!」劉芸怒聲的呵斥道,氣憤的從腰間把那配槍掏了出來,直接對著周安的腦袋。

一想到初吻被這個人渣搶了,還口無遮攔的到處亂說,劉芸心裡就是火大。

就這麼一個人渣,爺爺還讓她跟他道歉,真的太諷刺了。

被劉芸拿槍指著腦袋,周安也是嚇了一跳。自己啥都沒有說啊,這人至於這麼大的火氣嘛。

不是周安害怕這個劉芸,而是人家劉芸是個警察,他總不可能對一個警察動手吧。咋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冷靜,冷靜。」

周安露出笑臉,示意劉芸將手槍放下。

見到周安老實一點,劉芸這才氣憤的將手槍重新裝進腰間,一屁股坐在周安的對面。

「劉警官,劉大美女,你說你也是長的貌美如花,傾國傾城的,怎麼天天將臉拉那麼長幹什麼,又沒有人欠你錢。」周安開口說道。

「你才如花呢!我臉想怎麼拉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快點把你那骯髒的事認真交代!」劉芸板著臉,冷冷的問道。

別看劉芸臉上冷冰冰的,但是心裡卻是一喜。

劉芸再要強也是個女人,哪有女人不愛男人誇的。

「真是火爆的小辣椒!不是我說你,你就不能稍微的露個笑臉,緩和一點嘛,這樣你也能找到男朋友,你那病也能有點救。」周安撇撇嘴認真的說道。

「我找不找男朋友的不用你個人渣來教我,你快點把你做的事全交代!」

周安一見劉芸的那火是越竄越高,老實的不再調戲。認真的配合著劉芸將昨晚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一遍。

「劉警官,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好好的調查一下,我真的沒有做那事。」周安冤枉的嚷嚷道。

見周安說的那麼真切,再看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撒謊,劉芸忍不住的蹙眉。

這個人渣真的會這麼好心?

對於周安,劉芸打心裡都不敢相信,這個人渣會這麼好心的幫助別人。

就在她思考的時候,忽然瞥到周安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胸前,當即臉色又陰沉了下去。

「人渣!混蛋!」劉芸氣憤的叫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