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術師的修鍊,能感覺到哪種元素力就能修鍊哪種屬性。

而夜微瀾剛才說能看到好幾種顏色的元素力。

那這麼說來……

她能修鍊的屬性不止一種!!!

韓銘和落梅兩人對視一眼,眼底不約而同的泛起了狂喜之色。

「殿下,你現在試試,然後告訴我能看到幾種顏色的元素力!」韓銘的語氣不免的非常激動。

見他這副樣子,夜微瀾突然有些恍然大悟過來。

她當即走到榻旁,然後盤腿坐下進入冥想狀態。

一閉上已經,各色的星星點點又浮現在眼前。

「很多種,白色、黑色、金色、紅色、藍色、橙色、紫色、還有兩三種是跟橙色接近卻比橙色淡一些的。」夜微瀾閉著眼睛,微微蹙眉說道。

聽了夜微瀾的話,直接把韓銘嚇得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張得老大,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愣怔的盯著夜微瀾看。

許久之後,夜微瀾睜開眼睛,就是看到他這個樣子。

韓銘艱難的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搓了搓都是汗水的雙手,小心翼翼的說:「殿下,你試著催動靈力,看能不能凝出一個小火球來?」

毫無疑問的,韓銘是在試探,更多的也是期待。

聞言,夜微瀾沒有多想,腦子裡搜羅起書上看過的操作方法,很快就運起體內的靈力,伸手便凝出一簇小小的火苗,橙色的火苗歡騰的跳躍在她指尖,看著格外喜人。

而韓銘心裡卻萬分激動。

火系!

居然真的有火系的靈根!

「殿下還能不能凝聚出其他東西來?」韓銘眼巴巴的望著夜微瀾,眼底滿滿都是希冀。

夜微瀾不假思索的運著靈力凝出各種各樣的冰箭,水柱和藤蔓。

在韓銘看到夜微瀾依次召喚出這些元素的時候,已經驚呆了,而當他看到夜微瀾凝出那兩個白色和黑色的光球時,心裡已經震撼得說不出話來,身體都隨之顫抖起來。

這……

想不到居然連這兩個屬性都有!

原本他還以為夜微瀾剛接觸入門知識,許是弄錯了,根本就不可能看到那麼多種元素力,所以才略加試探一番。

可這一試探之下,直接把他自己給嚇傻了。

「剛才那個不是……」落梅傻傻的看著夜微瀾,突然伸手指了指夜微瀾的手,想起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什麼?」夜微瀾還不自知的狐疑起來。

聞言,落梅猛的回過頭,有些猶豫的搖搖頭:「沒……沒什麼……」許是她眼花看錯了。

她心裡只能這麼想著。

見她這麼奇怪的樣子,夜微瀾蹙了蹙眉頭,轉而去看韓銘,還滿心期待的問道:「怎麼樣?」

殊不知剛才她的那些舉動已經把眼前這個忠心耿耿的下屬給嚇著了。

重生名導養成計劃 韓銘被夜微瀾的聲音拉回了神,不由得目光複雜的看著她,心情真的非常亂。

若不是親眼看見,他怎麼也不可能相信,眼前這位一直無人問津的草包小主子,竟會是如此逆天的全系天才!!! 韓銘一臉糾結,實則內心早已經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夜微瀾卻有些著急的蹙眉,追問道:「怎麼樣啊?我到底是什麼屬性?」

「殿下的屬性……」韓銘猶豫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又壓低了聲音說道:「殿下或許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全系天才!」

全系!!

在聽到這個詞之後,夜微瀾眼睛一亮,剛才她就已經有了猜測,現在聽到韓銘如此肯定的答案,心裡就更是高興了。

本來還在衡量哪種屬性比較好一點,就怕自己能修鍊的屬性會比較雞肋,現在好了,所有的屬性都能修鍊,想修鍊哪一種就可以任她選了。

然而,她高興歸高興,韓銘卻是愁眉苦臉的樣子。

「怎麼了?看我都能修鍊了,你怎麼還不高興了?」夜微瀾很快就注意到韓銘苦著的那張臉。

韓銘看了夜微瀾一眼,然後搖搖頭,又問道:「殿下可想好了要修鍊哪種屬性?」

聞言,夜微瀾愣了一下,說道:「我能不能所有屬性都一起修鍊了?」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韓銘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夜微瀾不解道:「為什麼?」

「殿下有所不知,這靈術師的修鍊條件是最為苛刻的,控制元素運用靈力都需要極大的精神力,尋常天賦極好的人也少見能雙系同修,三系的就是絕無僅有的天才了,像殿下這般能感覺到所有元素氣息的屬下別說見了,連聽都沒聽過。」全系元素都能感覺到,那是什麼樣的天賦程度?他連想都沒想過,如果今天不是親眼看到,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無論是誰告訴他,他都會難以相信。

聽了韓銘的話,夜微瀾也總算有些明白過來。

恐怕這所謂的精神力,就跟人的意念相差無幾了。

意念有多強大,精神力就有多強大。

夜微瀾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突然有一種一座寶山擺在眼前她卻無從入手的感覺。

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一座寶山而力不從心。

這種感覺,跟剛才的興奮激動形成鮮明的落差,頓時讓夜微瀾有些鬱悶。

「殿下也彆氣餒,既然殿下天賦如此好,想必精神力也不該太差了,全系同修是不可能的,不過殿下加把勁,說不定可以修鍊雙系!」能這樣韓銘也是謝天謝地萬分激動了。

目前除了這個法子也沒別的辦法了,夜微瀾只能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殿下,屬下這就去找些有關於靈術師修鍊的書籍回來。」韓銘面帶笑意的說道。

一說起這個,夜微瀾來了些精神,忙朝他擺擺手:「快去吧快去吧!」

「是!」韓銘低頭作揖,默默的退了出去。

落梅在一旁見夜微瀾還一臉失望的樣子,滿心都是疑惑:「殿下怎的還不高興呢?」

「明明有全系的天賦,卻無法修鍊那麼多屬性,我哪裡高興得起來?」夜微瀾沒精打採的趴在桌子上,伸手撥弄著茶杯。

落梅卻是滿臉的羨慕:「殿下別這麼說,這樣都已經是很好很好了,能修鍊,以後就不會被人欺負啊!」 落梅的心思夜微瀾知道。

那都是弱者對於強者心裡不自覺產生的一種畏敬。

可是夜微瀾可不是這麼想的,在她的觀念里,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登上巔峰!

「算了,跟你說也說不明白,你先出去吧!」夜微瀾朝她擺擺手,心裡還野心大到想著辦法能多修一種屬性就多一種。

落梅見夜微瀾深思的樣子,就點點頭:「那奴婢就下去為殿下準備午膳了!」

落梅出去之後,夜微瀾盤腿坐在那裡發著呆。

旁邊毛球眯著眼睛打著盹,悠閑得不得了。

韓銘出去后,直奔外面的店鋪,把有關於所有元素的入門修鍊書籍通通都買了一份回來。

本來店鋪就離得不遠,加上韓銘心裡激動又著急的,不多時就已經抱著大摞的書籍回了王府,風風火火的往屏瀾軒去了。

「殿下,書籍屬下都買回來了!」韓銘滿臉喜慶的抱著書進了屏瀾軒。

夜微瀾抬頭看去,才看到門外進來的不止有韓銘,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名膚色較白的少年。

少年約莫二十四五,看上去倒是比韓銘小那麼幾歲的樣子。

少年一直跟在韓銘身後,微微低著頭,偶爾抬頭偷瞄夜微瀾一眼。

感覺到他的目光,夜微瀾沖韓銘微微挑眉:「他是誰?」

聞言,韓銘忙把那少年拉到夜微瀾跟前,熱情的介紹道:「他叫秦濤,是靈術師,殿下你也知道屬下是劍士,怕指導不好殿下,所以就把他叫來了,讓他在旁邊指導你,這樣不容易出差錯,屬下也能放心些!」

韓銘的擔憂無疑是夜微瀾天賦剛發掘出來,現在正是扎聞根基的時候,怕夜微瀾沒人指導又求成心切而誤入歧途。

夜微瀾如何看不出來他的用意?

為了他的小主子,韓銘也是操碎了心啊!

秦濤是五階靈術師,說起指導現在的夜微瀾,那倒也是綽綽有餘。

「好,那從哪裡開始?」夜微瀾隨手拿起一本韓銘帶回來的書籍,一邊翻看一邊問道。

聞言,秦濤看了韓銘一眼,起初還是有些猶豫。

畢竟眼前這個人,是他們家將軍唯一的血脈,如今又是王爺,加上他對夜微瀾並不了解,一時間捉摸不透夜微瀾的品性,就怕一言不合把人給得罪了。

相處多年的戰鬥夥伴,被他這麼看著,韓銘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意。

當即便朝他擠眉弄眼的暗示了一番,然後說道:「快去快去!你可得用點心,好好教。」

秦濤將信將疑的皺了皺眉頭,然後微微低頭,抱拳行禮:「殿下,不知你現在領悟到哪一步了?」

夜微瀾不假思索的說道:「也就是凝聚元素和吸收元素吧!」

之前秦濤是聽過韓銘提起來夜微瀾的天賦極佳的,不過也就是聽聽,他根本就沒有完全信,只當是韓銘高興瘋了。

所以現在聽夜微瀾這麼說,便試探性的追問道:「那殿下所看到的元素力當中,哪一種顏色的元素吸收得最多?」 棄婦也有春天 聽聞秦濤的話,夜微瀾細細想了想,似乎每一種元素吸收的程度都差不多。

於是便不多考慮的答:「都差不多!」

秦濤一愣,這怎麼會差不多呢?

難道說,韓銘說的都是真的?

眼前這位看似只是長得漂亮的小主子真的具有全系的天賦?

這也說不過去啊!

如果真是這樣,又怎麼會在夜家被埋沒了十幾年?

對於之前韓銘說的夜微瀾有著全系天賦的話,秦濤心裡還是不相信的。

現在這樣也試探不出什麼,秦濤思索了片刻,隨即說道:「殿下先試著召喚一個火球讓屬下看看吧!」

聞言,夜微瀾和韓銘齊齊怔住。

夜微瀾只是覺得麻煩。

而韓銘卻明白他的意思,忙開口想阻止他:「秦濤……」

「好!」不等韓銘說完,夜微瀾已經開口答應下來。

隨後在秦濤期待的目光下,夜微瀾瞬間凝聚出一個碗大的火球在掌心之上。

這一次,換秦濤傻眼了。

他開始相信夜微瀾的確是有修鍊靈術師的天賦。

可是……

「殿下是怎麼做到的?」秦濤目光灼灼的望著夜微瀾。

「什麼?」 明星寶寶酷爹地 夜微瀾蹙眉,滿臉都是不解的神色。

「殿下召喚靈術凝聚起火球的速度也太快了,是怎麼做到的?」秦濤心裡狐疑,卻也著急著想知道。

之前不信是因為耳聽為虛,現在自己親眼看到,那份震撼更是濃郁了。

聞言,夜微瀾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不由得看向韓銘。

而韓銘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這個問題,之前因為太過激動,加上他又不是靈術師而是一名劍士,所以把這個問題給忽視了。

現在秦濤說起來,他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啊!殿下,你怎麼能這麼快呢?」韓銘也跟著秦濤一起狐疑的看著夜微瀾。

這兩人的反應倒是讓夜微瀾有些懵了。

她無辜的蹙眉:「這樣難道不是正常的嗎?」

「這……」韓銘一下子就啞語了。

秦濤深深地嘆了口氣,看來這小主子的確是有天賦的,只不過這覺醒得也太晚了,一般人覺醒時間都在三歲開始,最晚不會超過五歲。

可是如今她都十六了,才覺醒了天賦,而且還對這些一無所知,果真如她剛才說的那般,只是領悟了吸收元素力和凝聚靈力而已。

想到這裡,秦濤醞釀了一下,耐心的解釋起來:「殿下還未了解到這些書籍,所以不知道也是在所難免的,一般來說,我們靈術師是攻擊性最活乏的一項修鍊,可也是要求最為苛刻的,靈術師召喚靈術,凝聚靈力都是需要時間去吟唱咒語的,越難的術法秘籍的咒語就越長,萬沒有像殿下剛才說凝聚就凝聚出一個火球來的情況。」

就算小小一個火球只是入門的最基礎,可是也大多需要幾秒鐘的時間來默念咒語。

「對啊!我……」韓銘猛的一拍手,似乎是才想起什麼來。

「怎麼了?」見他這一驚一乍的,夜微瀾好奇道。

「殿下,之前屬下給你的那本書籍並沒有介紹吟唱的咒語……」韓銘一臉糾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