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劍?怎麼可能?先不說靈劍鑄造之難,單是靈劍鑄造之法,便是稀罕無比,尋常匠師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

若說這少年能鑄造靈劍,他怎麼也不敢相信。

可是……看這少年的神色,根本不像是開玩笑,難道他真的有靈劍鑄造之法?

若有鑄造之法,想要鑄成靈劍,也是極難!

「你……真的要鑄靈劍?」大漢咽了口唾沫,澀聲道。

燕塵點頭,「當然,不過……以我目前的水平,還有些難,所以想要租借個鑄劍台,練上一段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大漢臉色變了變,驀地,喟然嘆了口氣,暗暗嘀咕:這小子,當真是個怪物,若真再學上一段時間,說不定真有可能鑄出靈劍。

這般想著,他心中泛起一抹苦澀,想當年,他這歲數的時候,與這少年相比,可就差遠了。

沉吟片刻,他又嘆了口氣,道:「好!這兒你隨時都可以來,對了,還不知你叫什麼,分家的?」

燕塵答道:「弟子燕塵,乃安陽燕家弟子!」

聞言,大漢一怔,忽覺這名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聽說過,想了想,忽地恍然,「你就是那個燕塵?好小子,怪不得!」

這個燕塵,作為這一次分家的頂尖天才之一,他早已聽說,更何況,還鬧出了不少大動靜。

大漢笑了笑,神色變得揶揄起來,「聽說,你拒絕了巧真那丫頭?好小子,真有你的!」

調笑一番,他道:「對了,我叫燕魁,以後,你就叫我魁長老好了!」

見他這副揶揄的模樣,燕塵不由苦笑一聲。

當下,倆人聊了起來,交流了不少鑄劍方面的技巧。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每天分出一點時間,來到赤焚島,練習鑄劍之術。

通過鑽研匠典,磨練技巧,他的鑄劍水平提升迅速。

一轉眼,又是近二十來天過去,他終於開始著手靈劍的鑄造。

靈劍,不同於尋常之劍,內蘊劍靈,多了幾分靈性,威力亦強上幾分。

靈劍的鑄造,對於材料,技巧,都有很高的要求。

對他來說,材料並不是問題,劍靈有了,只要再去通寶閣兌換劍的材料,便可解決,至於技巧,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錘鍊,他已有了不小的把握。

經過再三考量,他準備兌換一種名為碎星鐵的材料,以作為劍身的主材。

這碎星鐵,乃是一種天外隕鐵,材質堅硬無比,十分珍稀,而且本身具有融靈的特性,可以作為靈劍的材料。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名為魂砂的材料,融入劍身之中,既可提升劍的品質,亦可束縛劍靈,增加鑄劍的成功率。

一塊碎星鐵,花去了七千焚幣,一小品魂砂,亦花去了兩千焚幣,雖是昂貴,但相比購置一把完整靈劍,卻是便宜了太多。

鐺鐺鐺!

鑄劍台旁,少年****上身,手持亮銀錘,揮舞之間,化作漫天錘影,罩向台上那一塊黑鐵。

碎星鐵通體黑沉,雖只這麼一塊,但卻沉重無比,比之寒鐵,要重上數十倍,鍛造出的劍,著實可稱得上是重劍。

而且,材質堅硬無比,柔軟之時,尚能鍛打,但稍一冷卻,便無法鍛打,只能頻繁回爐,這也增加了鍛造的難度。

此刻,正是深夜,偌大一個洞穴,唯有他一人,冷清無比。

至此,鍛打已持續了三天三夜,千錘百鍊之下,這塊碎星鐵的性能變得更為出色。

再是數個時辰,燕塵放下亮銀錘,將鐵胚放入爐中,煅燒起來。

趁這空隙,他取出了一個小玉瓶,放在鑄劍台上,旋即,再取出了那把斷劍,放在了一旁。

待鐵胚融化,便灌入了早已準備好的模具中,冷卻片刻,再打開模具,得到了一把劍的雛形。

劍身發紅,散發著灼熱之氣。

他用鐵鉗夾起,放到鑄劍台上,旋即,取過那把斷劍,再抽出斷龍劍,一手持一把,重重一砍,鐺的一聲,兩把劍同時斷裂。

霎時,伴隨一聲虎嘯,一道光華衝天而起,化作一頭猛虎,發出震天咆哮。

燕塵神色一肅,將斷劍一丟,迅速取過那魂砂,往那劍胚上一灑。

黑色的魂砂遇到發紅的劍身,便融入了進去,旋即,那猛虎虛影像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猛地落下,被吸入了劍胚之中。


鐺鐺鐺!

劍胚劇烈震顫起來,有光華籠罩,猛虎虛影不時竄出,似欲要掙脫束縛。

燕塵大步上前,握住早已冷卻的劍柄,斷喝一聲,魂識大放,怒壓而去,震懾那猛虎劍靈。

同時,提起亮銀錘,狠狠捶打起來。

劍身仍在震顫,劍靈的掙扎越來越厲害,燕塵必須用盡全力,方可勉強鎮壓。

一時間,洞穴之中,有虎嘯聲震天,伴隨著鐺鐺的金鐵交擊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劍靈沉寂了下去,但劍身上,仍有光華涌動,輕輕震顫。

隨著不斷鍛打,劍刃越發鋒銳,驀然,錘影斂去,燕塵喘了口氣,取過斷刃,一割掌心,便是噗的一聲,鮮血飛濺而出,灑向了劍身。

嗤嗤幾聲,鮮血滲入了劍身。

旋即,劍身一顫,其上光華大盛,有猛虎虛影衝天。

眼見此狀,燕塵露出了喜色,至此,這一把靈劍,算是鑄造成功了。

將劍送入寒池,冷卻片刻,再抽出時,便是一抹幽光乍起。

凝目一看,只見此劍通體漆黑,長約三尺有餘,比尋常之劍,要長上一些,劍身窄而薄,但卻奇重無比。

在劍柄四周,有一圈棱形凸起,就像是利爪一般。

而在劍身上,兩面皆紋有猛虎圖騰。

捧著劍,端詳一番,燕塵咧嘴一笑,喜不自禁。握著劍,灌注元力,便聽嗡的一聲劍吟,劍上光華一閃,有猛虎虛影顯現。

劍身上,透出一股錚錚的殺伐之氣,凌厲,凶暴,一如那猛虎。

輕輕一揮,劍刃破空,發出輕微的破空聲。

「哈哈!好劍!」燕塵大笑一聲,卻是暢快無比。

他輕撫劍身,目中閃過一抹期許之色,喃喃道:「以後,就叫你虎刺了!」

似是聽懂了他的話,劍身嗡嗡一顫,發出清冽劍吟。

燕塵雙目一亮,喜道:「不愧是靈劍,竟有如此靈性!」

這時,忽聽心間響起了鐵老的聲音:「燕小子,不錯嘛,竟真讓你鍛造出來了。」

燕塵嘿嘿一笑,撫著劍刃,愛不釋手。


「有了這把劍,你當是如虎添翼……」鐵老笑道。

把玩片刻,燕塵收了劍,暗暗心道:如今,靈劍已成,往後也就不必來這兒了!

他環視一圈,望著空曠的洞穴,忽地,輕嘆了口氣,卻是想起了燕魁長老,這段時間蒙其關照,走之前,還得去道個別。

他整理了一下鑄劍台,往外走去,出了洞穴,卻正見一道魁梧的身影迎面走來,正是那燕魁。

「魁長老!」燕塵喚了一聲。

「哦!是燕塵啊!怎麼樣了?可準備好了?」燕魁笑道。

「已經成了!」燕塵道。

「成了?」燕魁怔了怔,目光瞥到燕塵背上,那一柄墨鞘長劍時,猛地瞳孔一縮,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霎時,他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難以平靜。

他本以為,這少年會失敗個幾次,過段時間,才能鑄出靈劍,可沒想到,這麼快就成了!


一時間,他心緒複雜,卻是不知該說什麼好。

唏噓片刻,他笑道:「好!好!你這天賦啊,著實驚人,若是往後多花點時間,有望臻至宗師境界。」

燕塵猶豫了一下,道:「長老,以後……我可能就不來了!」

燕魁搖了搖頭,笑道:「沒事,還是修鍊要緊!以後有空啊,來看看我就行!」

燕塵抿了抿嘴,心下有些感動,猛地一躬身,恭敬地行了一禮,「這段時間來,承蒙關照,弟子不勝感激!」

「誒!不用這麼客氣,有你在啊,那群小崽子們學得更賣力了,我還得感謝你呢!況且,與你交流,我也是受益良多。」

燕魁爽朗一笑,擺擺手道。

燕塵抬起頭,鄭重一拱手,告辭一聲,便出了大殿。

外面,正是朝陽初升。

回身一望,再看了一眼這座大殿,他便展開雙翼,一飛衝天而去。 綠竹島畔,濤聲陣陣。

浪濤捲來,拍打在礁石上,激起千重浪花。

燕塵坐於礁石上,眺望遠方,怔怔出神。

一晃眼,來到大燕家已是近兩個月了。前幾日,便是年祭。

往年的年祭,他都是與師父一起,可這一次,卻是孤獨一人,雖早已習慣了,但還是有些落寞。

年祭過去,也代表著長了一歲,此刻,他已是十六歲了。

十六這個年齡,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了。而距離十八歲,也僅剩下兩年時間了。

想到這裡,他忽地低下頭,拉開衣襟,目光落到了胸膛上,那一道青蛟圖紋上。

那神秘武王所的話,也不知是真是假,鐵老讓他不用擔心,但他還是有些在意。

凝視良久,他便嘆了口氣,略感頭痛。

稍一沉吟,便是釋然。如今,他已是大武師五階,兩年的時間,還是有把握突破到靈境。若能進入血池,那麼,就更有把握了。

他灌了口酒,露出了幾分洒然之色。

忽地,像是想起了什麼,手一晃,掌中便多了一道古樸的捲軸,正是那得自蛇盤島的煉獄寶圖。

此前,顧忌虎幫與沙幫的人,他一直沒有去煉獄島。

如今,修為提升,已接近了六階,又鑄出靈劍,實力早已今非昔比。

就算是那燕無缺,他如今也能鬥上一斗,已不用再顧忌他們。

看來,也是時候,去煉獄探尋寶藏了。

一念及此,他斟酌了一番,便暗自點頭,不過,神色卻仍是凝重。


這段時間,無論是虎幫,抑或是沙幫的人,都沒來找他麻煩,搶奪寶圖。他可不相信,這群人會如此輕易放棄,必是在暗中注意他,一旦他動身前往煉獄島,便會有所動作。

在那煉獄島,可是不忌殺戮的!

那燕傲天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又豈會放過如此良機。

不過,這雖是個麻煩,但對他來說,卻也是個機會,燕傲天想取他性命,他又何曾不想,取了那傢伙的狗命!

再思慮片刻,他皺了皺眉,這一次探寶的關鍵,還在於燕無缺。

此人天賦縱橫,實力強橫,他還沒有必勝的把握,若是燕無缺親自出動,這一次探寶之行,很可能以失敗而告終,若沒有這燕無缺,事情就好辦多了。

盤算一番,考慮了種種情況,他便定下了計劃。

十來天後,修為成功突破到六階,他便趕往煉獄島。

他並未隱藏行跡,而是大搖大擺的,飛往煉獄島。

煉獄島位於南方,乃是諸多試煉島中,最大的一個,也是最特別的一個,這不僅是一個凶地,妖獸橫行,不忌殺戮,但也是個寶地,埋藏著種種寶藏。

寶藏有很多種,有單純的焚幣,也有各種功法典籍,丹藥兵器,而煉獄寶圖所指的寶藏,便是其中最珍稀的。

清晨,霧氣未散,湖面之上,煙氣裊裊,朦朧似幻。

透過霧氣看去,前方一座大島盤踞,宛若一頭蟄伏的巨獸。

飛抵島上,俯瞰一番,只見島上山巒盤伏,古木森森,透著一股古老的莽荒氣息。

島嶼上空,空蕩著各色獸吼之聲。

燕塵盤旋一圈,取出藏寶圖,仔細看了看,通過對照輪廓,確定了寶藏的大致位置。

然而,他卻未第一時間趕去,而是在空中徘徊了起來,片刻之後,才飛往那片山巒。

在山間搜尋一會,他尋到了一處洞穴,在洞口徘徊一會,再取出藏寶圖,對照一番,便露出了喜色,鑽了進去。

少頃,在山谷不遠處,莽莽古森中,竄出了一道道身影,落地之後,紛紛望向了那洞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