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骸不眠不休,一雙眼睛充滿了血絲,神情疲憊,但霍骸的精神卻依然亢奮·······

「這樣不行,我必須要確定一個大致的研究目標,否則永遠無法製造出來我想要的東西·······」有源晶元中記載的前輩經驗資料,經過整整一天不眠不休的探索,霍骸總算找到了一些入門的訣竅!

「改變基因鏈的幽冰棘生長速度奇快·······如果再加上水晶花的固化能力以及曇花剎那一現的驚艷,或許能夠實現永恆······還有茯苓草·······」

霍骸陷入瘋癲,不斷利用自己,已經輸入了電腦數據的大腦,開始運算各種可能!

漸漸地······

霍骸開始找到了一絲頭緒!

隨著時間流逝,霍骸的目光越來越亮······

······

整整一個星期,霍骸徹底陷入了瘋狂的實驗之中,他感覺自己打開了另一扇大門·······

這是一種不同於戰鬥的痛快感!

甚至到最後,霍骸連工作都沒去了,而是直接給張麗打了一個電話請假,差點沒有把張麗氣了個半死,還好是霍骸,否則這要是別人,恐怕早就被辭退了!

······

不知不覺間!

一個星期的時間悄然流逝······

霍骸一個星期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與外界隔絕了聯繫。

唯一讓霍骸有些無語的一件事,就是二哈,因為二哈的擅自行動,霍骸狠狠的給了它一個教訓,希望它可以反省,而二哈也的確認認真真的反省了兩天!

是真真正正的兩天整!

等到第三天霍骸見到它的時候,二哈又恢復了以往的那副樣子,蠢二蠢二的,實在讓霍骸無語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霍骸放棄了·······

·······

一直等到七天的時間全部過去,霍骸才終於從「閉關」中走了出來!

他不得不出來了,因為今天正是秦雨涵的生日!

這一次生日既不是秦雨涵的整歲生日,也不是她的成人禮,所以這所謂的生日宴,也只是和秦雨涵同輩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舉行的晚宴,提供一個相互認識的平台罷了,並沒有上一代的參與!

這是很多上流社會經常使用的一種手段!

而霍骸作為秦雨涵別墅之中少有人手,自然也要去一起幫忙布置晚宴現場!

有時候霍骸自己都有些無語。

他當初明明只是應聘的馴獸師,為什麼現在所有的工作都要來找他幫忙,這可是要加工資的啊!

······

看了看時間!

霍骸覺得差不多了,晚宴在晚上七點開始,他需要提前去做準備······

當霍骸走出家門之後,略顯詫異的看了一眼已經布滿自家庭院的幽冰棘,為什麼他感覺這些幽冰棘好像喪失了不少生機,有種快要死亡的感覺,難道是錯覺。

搖了搖頭,沒有多想什麼,霍骸就徑直離開了······

······

當霍骸來到別墅之後,別墅已經開始忙的熱火朝天!

張麗看見霍骸之後,瞬間火冒三丈,柳眉倒豎:「霍骸,你還有種回來,你還真是好本事,才工作沒幾天就直接給我請假一個星期,你還想不想幹了,不想幹了就趕緊給我走人·······」

張麗劈頭蓋臉一頓臭罵,霍骸趕緊舔著臉,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認錯!

等到張麗好不容易才消了火,直接就丟給了霍骸一套制服,霍骸打開一看,赫然是一套黑色的西服!

「張姐,這是······」

「這是你今晚負責的工作,今晚的安保工作就交給你了,要是出了事,唯你是問,聽見沒有?」

張麗鳳目一瞪,惡狠狠的說道!

霍骸:「······」

「得!自己這馴獸師是徹底成了保安了,而且比起上一次,還升了職,成了保安隊長······」

雖然心中有千萬句「卧槽」,但是霍骸還是乖乖的去換了衣服,沒辦法,別人是老闆,要你幹什麼就得幹什麼啊!

不得不說,霍骸這體型真不是開玩笑的!

雖然別墅之中也配了不少黑人保鏢,個個身高馬大,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像霍骸這麼具備壓迫力,甚至張麗在霍骸換好衣服出來的一瞬間,也微微愣了一下!

「這小子······還挺帥!!」

······ 傍晚七點!

晚宴準時開始······

張麗站在門前迎賓,秦雨涵在臨海市的上層圈子,也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她的生日自然引來了不少人的追捧,其中尤以青年俊男居多······

一位位客人被迎進了別墅,似乎每個人都希望在這場晚宴中竭力的展示自己,不光是男人,還是女人!

這場宴會男人們為了秦雨涵而來,而女人們卻是為了男人們而來,要知道,能來這裡參加晚宴的男人可都是臨海市數一數二的人物,要是能在這裡釣到一個金龜婿,那可就發達了。

金色而柔和的燈光下,數十位少男少女氣氛融洽······

不知過了多久!

別墅門口來了三輛車,這三輛車全部都是有名的豪車,每一輛至少都有百萬以上······

三輛車似乎商量好了一樣,同時停下,然後三道身影緩緩從上面走了下來,當眾人看見這三人出現之後,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集中了過去,三人氣質不同,但卻同樣高貴!

在場上每一個人都經過了精心的打扮,但是與他們比起來,卻彷彿螢火與皓月,瞬間失色黯淡!

三位青年!

一人面目桀驁,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張揚輕狂······

一人眼神陰沉,有種陰柔的美感!

一人臉龐白凈,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

當著三人從車上下來之後,所有的男性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顱,彷彿臣服在三人的光芒之下,而場上的所有女性卻都是目露崇拜之色,眼中散發著迷離······

「好帥······」

·······

張麗看見這三人之後,眼中微微露出一絲晦暗不明的神色!

而就在這時,人群中忽然傳出一聲輕呼,眾人應聲看去,正好看見晚宴的主角,秦雨涵緩緩走樓梯上漫步走下來······

秦雨涵今天穿了一身淡藍色的長裙,隨意的挽了一個髮髻,一根細細的束腰完美的將她的身材凸顯出來,胸口憋著一株藍色的胸花,更是為她憑添了幾分魅力·······

在場所有的男性看見這一幕,都不由得出現了短暫的失神,而一些女生見此,眼中不禁露出了嫉妒的神色!

「秦小姐果然是仙女下凡,就算是天上的明月恐怕也無法和秦小姐的光芒相提並論······」三人中,臉龐白凈的少年微微一笑,緩緩踏步向前,道:「小小禮物,不成敬意,祝秦小姐生日快樂!」

「哇!我沒看錯吧,那是卡麗爾系列的紫鑽項鏈·······」

「據說這種紫鑽並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某種異獸身上的結晶物,一顆小小的紫鑽至少也要上萬炎黃幣,這一珠項鏈豈不是要有幾十萬!」

·······

白臉少年剛剛取出禮物,瞬間引來一片驚嘆!

尤其是一些女人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熊熊燃燒的嫉妒,恨不得自己取而代之······

這種禮物盒包裝的很精美,而禮物盒的正上方,卻是一片透明的包裝,正好能夠讓人看見裡面的禮物,面對眾人的驚嘆,白臉少年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

「多謝宮先生費心了!」

秦雨涵接過禮物,語氣淡淡,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依舊一副冷漠的樣子!

宮騰見此,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但轉瞬即逝······

「哈哈哈······宮騰,看來你準備的禮物不怎麼樣嗎?」一陣猖狂的大笑傳來,宮騰臉上微微閃過一絲不自然,但很快又會恢復笑容!

「哦?不知蔣大少準備了什麼禮物,不如讓我們見識見識!」

神色桀驁的蔣傲天聽到宮騰的話語,微微輕哼一聲,隨後看向秦雨涵又掛上了一抹溫柔的笑容,緩緩道:「雨涵,我為你準備的這件禮物你一定喜歡,聽說你最近喜歡上了養狗,我特意托別人從荒野帶回來了一條純種的鬼眼獅獒,現在就放在門外,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去看一下?」

蔣傲天此言一出,頓時在場上包括張麗在內,不少人的都是臉色一變!

前段時間秦雨涵養了一批惡犬,而且還咬傷了李剛的事情早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學校,他們都是聰明人,自然一眼就能猜出秦雨涵的用意,而蔣傲天身為華盛集團未來的繼承人,不可能猜不出,明知如此,還要送給秦雨涵一頭兇悍至極的鬼眼獅獒,這其中明顯有問題啊!

蔣傲天嘴角一直都掛著一抹邪氣的笑容,看著秦雨涵,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

而一旁的宮騰眼中則是微微閃過一絲異光······

······

整個宴會都似乎沉寂了數秒!

片刻后!

秦雨涵緩緩開口了,語氣依舊冷漠,道:「那就多謝蔣先生的好意了,不過還請蔣先生以後叫我的全名或者是秦小姐,否則讓別人誤會什麼就不好了!」

萌妻帶球跑:醜女時代 蔣傲天臉色一僵,而一旁的宮騰嘴角卻是挑起了一抹微笑!

有意思!

被拂了面子,蔣傲天臉色不太好看,陰沉著臉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而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開始聚集在了三人中最後一人的身上,身為臨海市四大龍頭勢力之一,他們很想看看他的禮物是什麼?

諸天武俠之旅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陰沉男子緩緩起身,沒有多餘的話語,而是直接送給了秦雨涵一個禮盒!

眾人的眼神瞬間匯聚······

下一刻,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陡然在大廳響起······

嘶!

「這·····這是靈植百香草!」

「白家好大的手筆,竟然連一株真正的靈植都捨得······」

「嘖嘖,恐怕為了這一株靈植,白家花費了不少心思吧,要知道,對於一個製藥天才來說,還有什麼比靈植更吸引人的呢?」

······

靈植和半靈植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兇手也是如此,即便半靈植培育雜交的在成功,和一株真正的靈植相比,完全就是天壤之別!

要知道,靈植可是真正已經開始生出靈性的植物,在古代,這種植物可是被劃為妖精,神仙一類的傳說!

雖然百香草只是最低級的靈植,但那也是靈植啊!

就這樣一株淡綠色的植物,至少也要數十萬炎黃幣,甚至很多時候都有價無市,往往需要上百萬才能得到手······

即便是秦雨涵在面對這一樣一株靈植的時候,也忍不住動容,雖然他被稱為製藥天才,但是真正觸碰靈植的機會也很少,更別說擁有屬於自己的靈植了!

「非常感謝白先生的禮物,我很喜歡!」

這是秦雨涵第一次表現的鄭重,流露出感情的色彩,一旁的蔣傲天見此,臉色瞬間變得更難看了,目光陰冷,一雙拳頭死死的握緊,差點把杯子捏碎了!

秦雨涵這種行為,豈不是說他輸給了白騰飛,他絕不能容忍自己失敗······

······

三人的爭鋒相對只是宴會的一個小插曲,很快,宴會就重新恢復了正常的氣氛······

除了蔣傲天的心情不太好之外,其餘人依舊開始自己的交際!

而就在眾人開始宴會的時候,霍骸卻攤上事了······

······ 別墅的後院!

霍骸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一群正在對著他大噴唾沫的黑人保鏢·······

他只是受到張麗的命令,來這裡集合別墅的保鏢,準備加強別墅的安保,但是霍骸才剛剛表達自己的意思,就發生了這樣的一幕!

王牌千金:國民女神帶回家 「~#¥@%·」

嘰里呱啦的聲音不斷從一群黑人的嘴裡吐出,這群黑人說的並非炎黃語,就以霍骸的知識水平,又怎麼可能聽得懂,不過他雖然聽不懂,但霍骸卻看見了一群黑人絲毫不加掩飾的鄙視目光!

顯然,這群傢伙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所以霍骸也失去了耐心,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不客氣的開口道:「說人話!」

霍骸一開口,一群黑人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但隨後,黑人中有兩個懂一點炎黃語的緩緩用蹩腳的炎黃語開口了!

「你是什麼人,憑什麼當我們的隊長?」一個黑人走了出來,挑釁的看著霍骸,炎黃語有些怪異:「我們在這裡工作了這麼長時間,從來都沒有聽過有隊長的職位,我們為什麼要聽你的,我們······不服!」

「你······不行!」又有一個黑人走了出來,伸出一根手指,嘲諷的戳了戳霍骸的胸口,用蹩腳的炎黃語開口道!

「罷工了,罷工了,什麼東西······」

······

其中一個黑人開始起鬨,拍拍屁股,轉身便要帶著一群人離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