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玄穩住身形,一眼看去,禁不住心中震撼。柳神之名,他也曾聽人提及過,此樹為混沌靈樹,先天靈物,修行不知多少混元甲子,據說靈智早開,光是樹身一根柳條仙家煉化后,就能成就靈寶。其真正底蘊實力,深不可測,傳言還在元洞天兩大道尊之上,是為這方洞天福地護法之神。

能稱之為神,足見這棵混沌靈樹不凡之處!

霍玄心裡比誰都明白,三位道尊肯開出如此優越條件,前提就是自己能從柳神手中救下弟子,擁有堪比道尊強橫無敵的實力,才是關鍵。

若他不具有這份實力,結果,可以預料。

極目看去,穿透淡淡綠色霧氣,可見弟子沙鴻志被禁錮在柳神樹身之下,其臉色紅潤,氣息均勻,應該沒有受到多大傷害,霍玄因此也就放下心來。

「柳神在此,你弟子也在,霍玄,只要你有本事從柳神手中將弟子救出,我三人之前許諾全部兌現,你所犯下的種種大罪一筆勾銷,還可回歸仙界,真正掌控一方天域。」

天元道尊低沉話語聲傳來。

霍玄點點頭,深吸了口氣,大步走去。在高可參天的柳神本尊面前,他此刻如螻蟻般渺小,微不可及。但其身上卻散發出強大戰意,欲要挑戰被元洞天視為護法之神的混沌靈種。

「柳神跟你身上的冥神之花,同屬混沌靈種,天賦差不多,兩者道行卻有天地之別!」

在霍玄大步向前之際,身後傳來太上道尊的話語聲,「霍玄,本尊奉勸你一句,此戰需要你自身實力,若想憑藉冥神之花相助,恐怕得不償失!」

霍玄聽后心中一凜,轉過頭來,沖著這位道謝一聲,「三位道尊放心,我霍玄會證明自己的實力!」

「本尊拭目以待!」太上道尊微微一笑。

柳神真身籠罩地域,足有千萬里。霍玄大步走去,暗中施法,縮地成寸,每一步都要跨越百里,一步步逼近。當他進入柳神樹冠籠罩區域之時,陡然,前方一股無形大力襲涌而來,浩瀚無比,竟然令他無法抵擋,身子立刻被彈飛,連連暴退上百里。

「領域結界!」

心中一凜,霍玄深吸口氣,身如鬼魅激射而去,人在半空,揮起一拳轟去。這一拳,挾帶無窮巨力,拳頭更是縈繞仙魔二氣,無堅不摧,重重砸向前方結界壁障。

嘭——

一聲悶響。結界壁障盪起陣陣水紋般波動,幾息后,恢復正常。而霍玄,又在一股無形大力反衝下,身子被彈飛。

「你若連柳神結界都破不開,這場比試……不戰也罷!」

九洞道尊充滿嘲諷的話語聲傳來。

霍玄頓住身形,冷哼一聲,下一刻,其抖手祭出九絕塔,塔體盤旋而出,放射諸般威能光芒,五顏六色,炫目之際極,轟然砸去。

嘭嘭嘭……

一連串低沉悶響傳來,驚動天地。在九絕塔狂轟亂擊之下,柳神結界竟然穩固如山,只是表面不斷盪起陣陣水紋,硬生生承受住狂風暴雨般攻勢。

吼——

一聲狂吼,霍玄搖身一變,化成金剛巨猿,大手一招,九絕塔飛回,其肌肉虯結的巨臂猛然一輪,無窮巨力加諸九絕塔,轟然砸去。

嘭——

這一回,柳神結界在九絕塔諸般威能以及霍玄無上巨力加持下,遭受重創,結界壁障出現無數細小裂痕,有崩潰跡象。

「再來!」

只見霍玄變身金剛巨猿,巨大腳掌猛地蹬地,龐大軀體騰空而起,召回九絕塔,猛然一掄,趁勢再度砸了過去。

轟!

驚天動地巨響傳出,柳神結界應聲破碎,前方,那參天巨樹仿若受到驚動,樹身垂下的無數翠綠枝條,在這一刻全都如活物一般,凌空揮舞起來。

而霍玄,巨猿之軀稍微一頓,隨後巨掌托著九絕塔,邁開腳步,直逼而去。(未完待續。。)

… 「好厲害的先天靈寶!」

九絕塔,塔分九層,蘊含天地九種本源之力,威能之強,此刻體現無遺。太上道尊見了,心中為之震撼不已,對於元洞天護法柳神之神通,他是最清楚不過,如今柳神布下結界被輕易劈開,足見霍玄戰力之強,手中靈寶威能之巨大。

「哼,就算他有這件靈寶傍身,能破開柳神結界,想要從柳神手中救人,卻是難如登天!」

天元九洞二人,都是臉色陰沉。從話語中不難聽出,他們對柳神有強大信心。

變身巨猿,手持九絕塔,破開柳神結界之後,霍玄大步走去,每一步,跨越數百里,很快逼近而去。不遠處,在結界破碎一刻,柳神躁動,樹身垂下無數翠綠枝條都如活物一般凌空揮舞,遠遠看去,如一條條翡翠流光,漫天飛舞。

在霍玄逼近不足千里遠的時候,漫天揮舞的翠綠柳條,有一根『嗖』地脫離而出,如劍如刺,化成一道碧光直襲而來,其速快若閃電。

僅僅眨眼間,碧光迎面襲來,霍玄見狀低吼一聲,巨猿之軀手托九絕塔,轟然砸去。

嘭!

那看似弱小的一根柳條,在碰觸到九絕塔之後,爆發出難以想象的龐大威能。炫目碧光閃爍,竟然一舉將九絕塔散發出的九種威能異芒掩蓋,在一聲悶響過後,九絕塔被震得倒飛而回,那道碧光也隨之消散。

感受到九絕塔所承受龐大攻擊力,霍玄心中一凜,巨猿之軀目光看去,在擋住這一擊過後,前方漫天揮舞的翠綠柳條,又有兩道碧光脫離而出。一左一右,激射而來。

而此刻,九絕塔被震飛,在霍玄心念控制下,再度盤旋迎擊而去。這一回,在兩聲悶響過後。炫目碧光閃爍,九絕塔再度被擊飛,碧光餘威不消,兩點碧芒鎖定霍玄,直射而來。

噗!噗!

碧芒如電,瞬間擊中霍玄所化巨猿之軀。隨即,可見巨猿渾身一震,像是承受巨大力道,身子搖晃。腳步不穩,連退了好幾步,方才穩住身形。

「好強的肉身!」

這一回,不僅太上道尊臉色動容,天元九洞兩位道尊,更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柳神之威,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霍玄以肉身硬生生承受柳神兩擊。雖被震退,所化巨猿之軀竟然毫髮無損。

以柳神的攻擊力。連九絕塔都抵擋不住,竟然無法破開霍玄肉身……這一幕,簡直令人難以相信。

「柳神最強大不在於攻,而是困敵。」

「他就算肉身在強,如果逼近柳神本體百里,必定受困。無法脫身!」

在回過神來,天元九洞紛紛開口,語氣仍舊對柳神充滿無窮自信。太上道尊聽了,眸中卻閃過一抹不可覺察的陰鬱。

「來得好!」

憑藉混元不死之身,霍玄所化巨猿受柳神攻擊。雖被震退,卻毫髮無損,不過心裏面,對於柳神強大的攻擊力也是驚嘆不已,不敢有半點大意。

大手一招,九絕塔盤旋而來,塔體散發諸般威能異芒,在霍玄控制下,雷鳴電閃,天火降臨,一條雷電凝聚而成的巨龍,外加一隻焱火所化的鳳凰,咆哮嘶鳴而出,一左一右,分朝兩旁,襲向柳神本體。

九絕塔,蘊含天地九種本源之力。此刻,霍玄祭出雷火之力,要知道,柳神本體屬於先天靈木之體,在他心中判斷,五行中,火克木,雷助火勢,更能對先天靈木之體造成巨大傷害。

因此,霍玄就不相信,以九絕塔先天靈寶之威,外加自身道行全力催動,所引動的雷火之力,無法對柳神造成威脅。

他在控制九絕塔激發雷龍火鳳之後,遠處觀戰的三大道尊,其中天元九洞二人臉上露出嘲諷之意,「這後輩,以為柳神如仙界尋常靈木,懼怕雷電火力,殊不知柳神孕育混沌之中,經歷千災萬劫,方始成就神體,區區天雷天火想要傷它……簡直是痴人做夢!」

在九洞冷言冷語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雷龍火鳳已然逼近而去,距離柳神本體不足百里。就在此刻,柳神漫天飛舞的翠綠枝條,陡然有上百根脫離飛出,在半空化成一巨大綠色光環,透出難以形容的龐大為威壓氣機,橫掃所過,雷龍火鳳竟然不堪一擊,瞬息便被擊潰湮滅。

在霍玄心中為之震驚之時,那巨大綠色光環威能不減半分,從天而降,『嗖』一聲便將他整個人牢牢困住。

光環內,霍玄所化猿軀,感覺就像被無數藤蔓枝條纏繞,身子難以動彈分毫,而此刻,巨大綠色光環籠罩四周,只是散發出玄奧威能氣機,並未真正展開攻擊。

隨後,那巨大綠色光環猛然一收,急速縮小,片刻將化成一拇指粗細的綠色光環,如繩索般牢牢箍住霍玄猿軀,陷入血肉三寸,仍不停歇,不斷收縮勒緊,像是要將霍玄所化猿軀生生勒成兩截,方才罷休。

柳神這一招,威能雖強,卻還不至於對霍玄造成威脅。他在被困后,不慌不亂,深吸了口氣,在其心念控制下,頭頂九絕塔盤旋,一圈圈元磁神光照射而下,蘊含難以形容的龐大焚灼之力。

元磁神光,混沌本源之力,威能強大,遠在雷火之上。在元磁神光照射下,那束縛猿軀的綠色光環立刻『嗤嗤』作響,表面靈光開始黯淡下去。

「破!」

在霍玄一聲大喝下,其猿軀雙臂猛地一振,束縛體表的綠色光環應聲寸寸碎裂,化成光點隨風消失散去。

「若你只有這點手段,哼,豈敢阻我!」

巨猿脫困,口中發出低沉的聲音,渾身散發無窮戰意,大手一招,九絕塔飛落在掌心,其腳步猛然一蹬。龐大軀體連同九絕塔狂沖而去,勢不可擋。

紅樓之非常規宮鬥 來得好!」

遠處,那參天巨樹樹身位置,陡然出現一張人臉,眼耳口鼻俱全,看上去像是個蒼老男子。十分古怪,其幽綠色的眼眸看向狂沖而來的霍玄,透出幾許凝重之意,大嘴猛然張開,連吐十二柄柳葉狀碧綠小刀,化成一道道碧光,『嗖嗖』直飛而去。

「柳絮刀!」

天元九洞見了,臉上全都露出近似崇拜的狂熱表情。柳絮刀,乃柳神道行大成。體內孕育出的先天靈寶,經過無數混元甲子溫養,已經再度蛻變進階,達到傳說中的神器存在,威能強大,難以想象。

「柳神怒了,本尊倒要看看,他肉身能否擋下柳絮刀攻擊!」九洞道尊撫須說道。言語中透出對柳神的無窮信心。

狂沖而去的霍玄,一瞬間逼近。距離柳神不足百里。就在此刻,他覺察道道碧光射來,也不在意,巨猿之軀托著九絕塔擋在身前,繼續朝前衝過。

嗖嗖嗖……


卻見十二道碧光,逼近霍玄之際。竟然如通靈一般,避開九絕塔正面,從兩側攻向霍玄。在被碧光擊中的一剎間,久違的疼痛感湧上全身,霍玄低頭一看。在自己猿軀兩肋以及肩胛部位,被破開一個個拇指大的血洞,創口深不及三寸,卻足以讓他震驚難當。

要知道,自從成就混元不死之身以來,他從未在任何人手底下受過傷,而今,卻被面前這棵巨樹破開混元不死之身,心中震驚可想而知。

好在傷口不深,只是一瞬間,立刻癒合恢復。目光掃去,一道道碧光環繞四周,顯出十二把碧綠小刀,稍一盤旋,再度攻擊而來。

這十二把小刀,雖能破開他的混元不死之身,卻無法造成多大傷害,威脅有限。但是,霍玄並不願自己再受任何傷害,怒喝一聲,九絕塔盤旋,挾諸般異芒橫掃而去。

鏘鏘鏘……

一道道碧光擊中九絕塔。卻見此塔塔身嗡鳴,靈光黯淡,同時塔靈還像霍玄傳來哀鳴聲,竟有抵擋不住損毀的跡象。

九絕塔,伴隨霍玄多年,是其最重要的隨身靈寶,怎可有半點損毀?

霍玄想都未想,揮手收起九絕塔,在十二把柳絮刀再度攻來之際,其搖身一變,巨猿之軀消失不見,魔氣狂涌,血光衝天,一瞬間竟然化成無邊血海,襲涌而去。

碧光瑩瑩。十二把柳絮刀威能強大無法想象,看似弱小,面對襲涌而來的狂暴血海,沒有半點懼意,碧光閃爍,所過之處血海離開了被蒸發有一大片。

奈何血海無窮無盡,其內蘊含血腥戾氣,具有污穢仙家靈寶之力。


吼吼吼……

在陣陣無名時嘶吼響起之時,血海內部,一張張巨大臉孔鑽了出來,猙獰可怖,血氣繚繞,嘎嘎怪叫,便朝柳絮刀直撲而去。

「血煞飛魔!」

遠處,太上道尊見了,低呼一聲,臉上儘是複雜意味。

在這一張張巨大臉孔從血海衍生而出之後,猩風大作,血光肆虐。十二把柳絮刀成了攻擊目標,往往成百上千這樣的魔靈纏繞而去,這邊被剿滅,那邊又從血海重生,生生不息,源源不絕,消耗柳絮刀威能。

在某一刻,一把柳絮刀被魔靈張開大嘴咬住,隨後血光暴盛,竟然壓制住柳絮刀威能靈光,被其拖入血海,消失不見。

遠處,那巨樹樹身顯現的老人臉孔,在一把柳絮刀被攝走之後,樹身劇烈搖晃,爆發出驚天動地怒吼。

「該死!」

一道憤怒大的話語聲響起。旋即,剩餘十一把柳絮刀皆倒飛而回,鑽入巨樹體內消失不見。隨後,巨樹樹身爆發炫目碧光,一晃眼,竟有無數翠綠枝條翹起,斜斜指向襲涌而來的血海,延伸纏繞而去。

一根根翠綠枝條,在瞬間仿若得到莫大力量加持,碧光閃爍,天地盡在籠罩之內,血海四周被一根根翠綠枝條圍住,如天網一般交織纏繞,圍困而來。

遠遠看去,半空中,血海肆虐,卻失去先前狂暴,其外圍有層層碧光環繞,不斷收縮,血海面積也原來越小……直到某一刻,整個血海竟然被碧光遮掩,消失在天地之中。

「仙魔同修!他就算再厲害,也絕不是柳神對手!」

天元九洞的話語聲傳來。在剛才,柳絮刀被攝走一把的時候,二人都是臉色大變。直到此刻,柳神大顯神威,將血海牢牢捆困住,他們方才轉憂為喜。

碧光開始黯淡,半空中,無數柳條顯現,在梢頭之處,一個古怪圓球出現,通體翠綠,竟是柳條纏繞而成,在其內部,隱有魔氣散出。

漫威之亂入輪盤 交出我的刀!」

巨樹樹身,柳神臉孔帶著莫名怒意,沖著那古怪圓球大聲喝道。

柳神誕生於混沌之中,三界未分之時,道行通天,其最強手段不是攻擊,而是禁錮。此刻,在本命靈寶失去一把過後,柳神被徹底激怒,最厲害的手段使出,一舉便將化身血海的霍玄牢牢禁錮。

「交出我的刀!」

見到沒有回應,柳神又是一聲大喊,臉孔顯現出不耐煩之意。

幾息后,柳條形成的圓球內部,終於有了聲音。

「還是那句話,若你只有這點手段,別阻我!」

話音剛落,五色靈光迸射而出,炫目耀眼,蘊含無窮無盡威能,連站在遠處的三大道尊察覺,都是臉色大變。

「好強的元磁之力!」

這一回,從那圓球內部爆發出的元磁神光,竟然要比先前九絕塔引動的元磁之力,強大千倍萬倍不止。在三大道尊目視下,那柳條纏繞形成圓球,在炫目磁光焚灼下,頃刻間變化成灰燼消散,一道人影顯現,周身閃爍五色磁光,如閃電一般,逼近柳神本體,『嗖』一聲,捲走被禁錮的沙鴻志,向外遁飛而去。

「給我留下!」

柳神憤怒的話語聲響起。其本體樹身竟然傾瀉垂倒,一主桿裹挾無數翠綠柳條,猛然朝那道身影抽擊而去。


「既然你自己找不痛快,就休怪我出手無情!」

霍玄冷漠的話語聲傳來。那身影一頓,顯出其真身,肋下夾著昏迷不行的沙鴻志,面對當頭襲來無數翠綠柳條,其面露冷笑,翻手祭出一半尺高怪石,形同小山,散發出無窮無盡的磁光之力,如漣漪一般,一圈圈激蕩而去。(未完待續。。)

… 五色靈光從半尺高的怪石內部透出,一圈圈震蕩而去。柳神主枝挾萬千翠綠柳條,如瘋狂一般灑落,密密麻麻,漫天揮舞,同樣形成一圈圈翠綠光環,籠罩而來。

在元磁神光和柳神主枝散發的翠綠光環碰觸之際,一瞬間,呈勢均力敵狀。在半空竟然相互糾纏,涇渭分明,誰也奈何不了誰!

哼!

霍玄冷哼一聲,印決掐出,托在掌心的元磁山陡然大了一圈,透出的元磁神光威能立刻強盛倍余,頃刻間便將上方籠罩而來的翠綠光環擊潰,一圈圈元磁神光激蕩而去,柳神主枝裹挾的萬千翠綠枝條,稍一碰觸,立刻灰飛湮滅,化成虛無。

「不好!」

在遠處觀戰的三大道尊,此刻目中所見,霍玄手托一怪石,周身散發炫目磁光,五顏六色,繽紛燦爛,一舉將柳神攻勢化解之餘,其身形閃爍,再度逼近而去,揮手祭出一五色光輪,呼嘯切割而去,竟然將柳神垂下的一段主枝硬生生劈斷。

慘叫聲傳出。柳神本體劇烈顫抖,一晃眼之間,漫天翠綠柳條消失不見,盡皆縮回了本體,其樹身顯現出的巨大臉孔,盯向霍玄的眼神,竟然透出難以形容的恐懼。

憑藉元磁山和大五行陰陽元磁光輪之威,霍玄一舉克敵,並未乘勝追擊,收勢過後,隨手將柳神那截主枝收起,隨後目光轉向遠處,滿臉震驚的三位道尊,微微一笑。道:「在下僥倖得勝,還望三位大人信守承諾。」

在他說話之際,不遠處,原本參天矗立的柳神本體開始縮小,最後竟然化成一棵半丈高的樹苗,散發淡淡光暈。所有威壓氣機盡皆不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