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然間,徐瑞炘的身上金芒大作,特別是胸腹之間的光芒更是濃烈的如同實質一般了。戎凱旋這一劍刺在徐瑞炘身上,發出了刺耳的金鐵交擊之音,但卻是無法刺入分毫。

「金剛符籙?」戎凱旋訝然說道。

徐瑞炘身上湧現出來的能量波動並不是普通的金剛符籙,而是某位大能煉製而成的保命符錄。在危機關頭,能夠自發救主。不過很顯然,這種符籙也僅有一次的效果。

徐瑞炘的身形快速後退,轉瞬離開戎凱旋的身邊,他的臉上驚怒交加,更有著一絲肉痛之色。

正如戎凱旋所料,他身上那件符籙乃是他進入先天秘境的最大底牌,這張符籙可是登天封神強者親手煉製,他花了巨大的代價才求到手中,哪怕是遇到了老祖級強者的突襲,也可以阻擋一次。但如今卻毀於一個小小的先天修者手中,怎能不讓他心痛若死。

「你,小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徐瑞炘咬牙切齒的叫道。

戎凱旋冷然一笑,道:「你既然想要殺我,那麼普通的殺和碎屍萬段又有什麼區別。」他眼眸中亦是閃過了一絲寒光,道:「不過,我很想知道,最後誰會死。」

聽著戎凱旋那冷冰冰的話,在場的六位宗師級人族強者的心中都是莫名的泛起了一絲寒意。

這種威脅的話他們一生中也不知道聽過了多少次,可沒有哪一次能夠讓他們生出如此忌憚的感覺。

此時,戎凱旋的心中卻是已經對徐瑞炘生出了濃烈的殺意。

此人不但高傲自大,一出手就想要擒拿自己拷問他自以為的所謂的真相,而一旦吃癟,更是惱羞成怒,這等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人渣既然惹到了自己頭上,為了永絕後患,就不能再放過了。

身形再度一閃,戎凱旋已經是跨步而出,他手中靈劍展開,瞬間綻放出萬丈光芒,朝著徐瑞炘籠罩而去。

司徒禮兄妹臉色微變,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先天修者不但擁有著強大的令人忌憚的實力,而且還擁有著無以倫比的膽量。哪怕是在面對三位宗師之時,他依舊敢搶先出手。

雖然戎凱旋此刻僅僅是針對徐瑞炘一人,但他們兄妹又豈能袖手。

徐瑞炘放聲大吼,身上強者氣息暴漲,此刻他心中再無半點輕視之心,而且是充斥著暴戾情緒,取出一把四階靈兵大刀,朝著戎凱旋當頭砍去。

但戎凱旋出竅的精神意念強大無比,徐瑞炘剛剛有所動作之時,他就明察秋毫的看了出來。腳步微微一動,瞬間閃開空隙,手中靈劍連續揮舞,那萬丈光芒就像是活了過來一般,每一道劍光都避開了徐瑞炘的刀影,反向刺在他刀法的空檔之處。

實力到了宗師境界之後,每一刀劈出都有著澎湃偉力,雖然不能開山裂地,但是威能之大,卻也是飛沙走石。哪怕是刀影的餘波影響,也足以讓普通先天難以抵抗。可是,面對著先天巔峰的戎凱旋之時,這些餘波根本就無法影響他分毫。而且,戎凱旋的出手快捷無比,靈巧之極,徐瑞炘僅僅是搏鬥片刻,頓時生出了一種強烈的無力感。

他的刀影範圍越來越小,短短的一刻鐘之後,竟然就有著一種難以為繼的跡象。

戎凱旋每一劍刺出,都是劍光凌厲,招招殺機,劍尖始終在徐瑞炘身上要害之地徘徊,讓他難以抵抗。

昌廣龍三人對望一眼,都是心中暗驚。

雖然他們先前已經領教過這個年輕先天的強大,但直至此刻才明白,原來他先前並未盡全力呢。

司徒禮兄妹兩人則是心中駭然,他們終於明白一開始之時昌廣龍三人為何會與戎凱旋對峙了。

三位宗師與一個先天修者的對峙啊……

原來真正的原因在這裡啊。

兩人互視一眼,終於是有所決斷。雖然戎凱旋此人高深莫測,他們並不願意與此人為敵,但是卻更加不能袖手旁觀啊。

「叮。」

兩道劍光幾乎同時衝天而起,瞬間加入了戰團。

在這一刻,竟然是三位宗師強者共同抗衡一位先天。

戎凱旋長笑一聲,朗聲道:「來得好。」他的劍光比此前更甚,就如同一顆太陽般釋放著濃烈光芒。

雖然這些光芒僅有先天境界的力量,可是在他的運轉之下,卻發揮出了不可思議的力量,竟然生生的將三位宗師級強者困住了。

戎凱旋心中也是越發的歡喜,在三位宗師強者的壓迫之下,他的出竅能力和一身武技真氣融合的愈發完美。晉陞先天巔峰之後,直至此刻,他的能力才得到了極致的發揮。他甚至於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若是這一場戰鬥不斷的持續下去,那麼他甚至於有可能觸摸到晉陞宗師的契機了。

天地間的靈力強烈的波動和洶湧著,並且是越演越烈。

遠處,更多的人族和獸族強者紛紛趕來,他們都是被這一片光幕所吸引,但是在來到這裡之後,卻感應到虛空中的能量翻湧,於是一個個的靠了過來。

ps:這屆世界盃常規賽冷門迭報,加時賽順順利利,真是太詭異了。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暗箱艹控,但博彩公司肯定是賺發了。(未完待續。) 一道道強悍氣息從遠方不斷騰起,這代表著一個個的強者相繼來到此地。

先天秘境廣闊的近乎無邊無際,這一點從品寶堂經過上萬年的探索卻依舊是遠沒有收集到全部的地圖就可見一斑了。

正因為此地的地廣人稀,所以,當特殊靈體們開始晉陞而綻放出巨大光幕的異象之時,這裡附近除了昌廣龍等人之外,就沒有人能夠發現。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光幕異象愈發的明顯和強大,從而吸引到了來自於更遠地方的目光。

這些人進入先天秘境,除了擁有著一次衝擊宗師境界的機會之外,還帶著一個非常明顯的目的,那就是尋寶。

在先天秘境中的寶物可是遠比師級秘境要多得多,特別是對於這些成功晉陞宗師的修者而言,在這裡尋寶絕對是一件難得的大好事。

所以,在見到如此異象之時,只要是有能力的強者,都會儘可能的趕來此地。

時間越久,這裡匯聚的強者也就會越多。

戎凱旋邁動著靈動的步伐,揮舞著手中靈劍,將三位宗師級強者團團困住。他心中歡喜,手中劍光卻是愈發的凌厲。只是,在感應到了越來越多的強大氣息之後,他的眉頭也是不由地皺了起來。

此刻,他已經從徐瑞炘的身上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意和刻骨的恨意,那種強烈的感覺如同附骨之蛆般的纏繞在他的身上。

雖然他並不明白這傢伙為何會如此的仇恨自己,但他卻明白,如果這次放過了徐瑞炘,那麼除非是不再相遇,否則對方肯定會不擇手段的報復自己。

既然有了如此明悟,戎凱旋自然不肯輕易的放過他了。

只是,眼看著到來的強者似乎有著越來越多的趨勢,一旦人數眾多之後,哪怕是戎凱旋都沒有了必勝的把握。

心念一轉,他輕嘆一聲,終於放棄了這種近乎於玩耍般的打算。

他身形微微的晃動了一下,立即的主動的跳出了戰團。

戎凱旋雖然僅有一個人,但卻是以一己之力圍困三位宗師。司徒禮三人竭盡全力,卻依舊未曾能夠從他的劍網中脫身而出。此刻見戎凱旋突然收手,不由地大喜過望。

只是,徐瑞炘的目光中依舊是有著濃郁的化解不開的強烈殺意。

戎凱旋如果僅僅是摧毀了他的金剛護身符,他也不至於如此痛恨。但是,被一個小小先天擊敗的恥辱,卻讓他如坐針氈,無地自容。

從小時候懂事開始,徐瑞炘就是人們口中交相稱讚的天才人物。他**武道以來,更是一路平坦,甚至於在先天巔峰之時就已經領悟了心靈之力,被內定為未來的宗師強者。

在他的一生中,除了同樣天才的司徒禮等人之外,其餘普通修者他一概不曾放在眼中。

進入先天秘境之後,他如願以償的晉陞宗師,正是意氣風發,想要大展宏圖之時。但可惜的是,他偏偏在此刻遇到了戎凱旋。

一個先天修者,彷彿是隨意的就擊敗了他,這種奇恥大辱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前所未有的衝擊和動搖。

如果不能夠將罪魁禍首斬殺當場,那麼他的心靈中必將留下無法磨滅的痕迹。在注重心靈之力修行的宗師境界,如果心靈上留下了破綻,那麼終身就將再難更進一步了。

所以,此時此刻,他想要擊殺戎凱旋的心無疑是最為強烈的,甚至於比昌廣龍三人還要強烈的多。

眼見戎凱旋主動跳開戰團,他眼眸子一轉,立即叫道:「師兄,師妹,這小子氣力不濟,我們將他宰了。」話音未落,他已經是率先沖了過去。

在他的心中,戎凱旋畢竟僅有先天修為,在與他們三人搏殺許久之後,就算是筋疲力盡也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如此,他並不介意一舉將戎凱旋直接擊殺了。

然而,司徒禮兄妹兩人的心中卻是莫名的湧起了一種強烈的不舒服的感覺。

這個年輕的先天武者,他真的筋疲力盡了么?可是怎麼感覺都不太像啊。

正當他們兩人稍稍遲疑之時,就見戎凱旋手腕一翻,竟然是再度多了一物。

那是一個靈杖,杖身並不高,其白如玉,但又帶著一絲極為淡薄的青色光澤。當這件靈杖取出來的那一瞬間,似乎連四周的空氣都發生了極為微妙的共鳴狀態。

「嗡……」

聽著這股悠長的聲音遠遠傳盪開來,眾人的臉色無不是驟然而變。

哪怕是面色猙獰,朝著戎凱旋衝過來的徐瑞炘亦是一臉的愕然和驚駭。

這道聲音,彷彿是在他的心田中驟然炸響,讓他的動作不**主的放緩了一線。

戎凱旋手持驅風杖,深深的看了眼撲過來的徐瑞炘,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手臂。

頓時,在他的面前,颳起了一道小小的旋風。這道旋風並不大,簡直就是和人類的手指頭大小差不多,而且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也不過如此,如果徐瑞炘等人不是宗師級強者的話,還未必能夠感應的到呢。

徐瑞炘等人無不是暗中鬆了一口氣,司徒禮兄妹兩人的臉色更是微微發紅,他們適才的擔憂完全是多餘的。

可是,就在他們放鬆下來,徐瑞炘依舊是面帶獰笑的撲擊過去之時,那一道小旋風卻是突兀的在他們的眼前變大了起來。

這個小旋風就像是一個星星火種,它本身的力量並不強大,但卻具有著磁鐵的姓質,能夠將周圍的天地靈力迅速的凝聚過來。

幾乎就是一霎那,四周的天地靈力波動頓時達到了一個極致。這種強烈的變化,別說是徐瑞炘一個人了,哪怕是在場的六位人族新晉宗師同心協力,也休想在瞬間做到如此誇張的程度。

隨後,那一縷小旋風就像是吃撐了的胖子般,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罡風漩渦,並且朝著衝過來的徐瑞炘迎接而去。

徐瑞炘的臉色頓時變得一片僚白,他清晰的感應到了來自於罡風中那強大的毀滅力量。他無論如何都想不通,戎凱旋究竟是如何才能夠做到吸引,掌控如此宏偉的天地力量。

這股力量的強大,已經不再是他能夠抗衡的了。

此時,他的心中終於是因為恐懼而有了一絲悔意。自己明知道這個年輕的先天修者非比尋常,卻是如同中了魔障般的想要不顧一切的殺了他。

可是,此人真的如此好殺么……

到了這一刻,已經沒有人能夠幫助他了。

徐瑞炘大吼一聲,他身形連續閃動,竭盡全力的想要躲開這一道強大無比的罡風。可是,這股罡風卻像是活了一般,又像是在徐瑞炘的身上有著一個巨大的吸引它的東西,無論他的身形如何變化,這道罡風卻依舊追了上去,並且將其裹入其中。

司徒禮兄妹兩人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驚懼之色,他們一開始還想要出手相助,可是那罡風中的恐怖氣息卻讓他們心驚肉跳,而幾乎與此同時,他們更是感應到了戎凱旋射過來的凌厲眼神。

他們知道,只要他們流露出一絲救援的意思,那麼迎接他們的,就將是戎凱旋的靈劍。

就是這樣稍稍的遲疑了一下,那罡風終於是如願以償的追上了徐瑞炘,並且將其裹在了內中。

「啊……」

徐瑞炘驚恐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如同鬼哭狼嚎般的叫聲遠遠的傳盪開來,讓人心驚膽顫。

只是,他的叫聲並沒有能夠維持太長的時間,片刻之後,這叫聲越來越低,越來越輕,直至完全消失。

巨大的罡風就此消散,化作了精粹的天地靈力重新融入了天地之間。可是,那被罡風裹住的徐瑞炘卻已經是消失不見了,只餘下地面上那些令人懷疑的暗紅色的血跡和一些衣服碎片。

司徒禮兄妹的臉色極其難看,他們當然明白,徐瑞炘死了,就這樣在他們的面前,被人活活的殺死了。而他們兩人身為宗師強者,卻唯有袖手旁觀的份兒,根本就沒有挽救的力量。

一瞬間,他們兄妹和昌廣龍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戎凱旋的手上。那件散發著柔和光芒的靈杖,在他們的眼中是那樣的可怖。


片刻之後,司徒禮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喃喃的道:「靈寶,這……是靈寶么?」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秒殺宗師級強者的力量並不多。但是,老祖級強者卻能夠輕易的做到這件事情。而唯有老祖級強者才能夠驅使的寶物……靈寶,也同樣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威能。

戎凱旋昂首,傲然道:「不錯,此乃靈寶驅風杖,兩位也想要試試它的威能么?」

司徒禮兄妹兩人不約而同的後退了一步,他們望著驅風杖的眼神中充斥著驚怒和貪婪等極為複雜的神色。

但是,哪怕借他們一個膽子,也是絕對不敢妄想從戎凱旋的手中搶奪此寶。

對望了一眼,司徒禮輕輕點頭,道:「好,既然閣下技高一籌,我們無話可說,告辭了。」他拉住了司徒靈,轉身飛奔而去。

在折損了一個師弟之後,他已經失去繼續搏殺的勇氣了。(未完待續。) 戎凱旋看著司徒禮兄妹兩人毫無眷戀的離去,他的心中也是微微驚訝,這兩個人倒是有著自知之明,而且在知道實力不濟的情況下,第一個念頭卻並非為師弟報仇,而是立即抽身後退,甚至於連光幕中所謂的「寶物」都捨棄了也要保全自身。.

這等果斷和反應,卻是令人驚訝,戎凱旋的眉頭略皺,如果司徒禮兩人死纏爛打,他反而不會如此看重,但對方轉身即走,卻讓他的心中隱隱的生出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只是,在略略的遲疑了一下之後,他就放棄了追殺這兩人的打算。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待特殊靈體們成功晉陞。至於其它的事情,就暫且放置一邊吧。再說,他們在先天秘境中僅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逗留。別說那麼短的時間內能否再度相遇,就算是遇到了,他也不會有絲毫畏懼。

至於離開先天秘境之後……

如果他們能夠找到自己,那時候再考慮吧。不過,這個概率實在是小的可以忽略不計了。

「唳……」


天空中,陡然再度響起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尖銳叫聲。

眾人抬頭看去,只見那隻原本盤旋在高空的宗師級飛禽竟然是展開了雙翅,然後……朝著遠方展翅飛去。

只是,看著它的身影,似乎怎麼著都有著一種狼狽的感覺。

戎凱旋等人先是一怔,隨後明白過來,這隻宗師級靈獸竟然是被嚇跑了。


如果戎凱旋只是一位武者,那麼別說是先天級了,就算是宗師巔峰,這隻飛禽靈獸也未必會感到畏懼。可是,戎凱旋在適才卻拿出了靈杖,並且激發了強大的風系咒法。

這種咒法的威能甚至於能夠秒殺一位強大的宗師級武者。

對於飛禽類靈獸而言,它們最為害怕的,就是人族中的風系靈者。戎凱旋既然能夠秒殺宗師人族武者,那麼對飛禽類靈獸的威脅就更大了。

所以,這隻靈獸在見到驅風杖之威后,當機立斷立馬逃走,生怕戎凱旋醒悟過來后給它來上那麼一下,到時候就悔之莫及了。

低下了頭,戎凱旋的目光移向了昌廣龍三人,此刻,在這三位宗師級強者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驚駭欲絕之色。

雖然他們早就領教過戎凱旋那強大的,與先天境界沒有任何關係的實力。可是,哪怕他們再高估戎凱旋,也從未想到過,他竟然能夠驅使一件靈寶,並且瞬間秒殺一位宗師。

擊敗一個武者,和擊殺一個武者,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這中間的難度可謂是一字之差,差之千里。

戎凱旋既然能夠擊殺徐瑞炘,那麼在面對他們三人之時呢。

不知不覺中,昌廣龍三人的手心處都是滲出了一絲汗漬。他們三人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的向著後方退去,距離光幕漸行漸遠。

戎凱旋微微一笑,這三個人還算是比較識相的,他也沒有大開殺戮的打算,既然他們知難而退,也就懶得理會了。

不過,昌廣龍三人還沒有真正走遠之時,就聽到遠處響起數道長嘯之音。緊接著,數道身影先後飛馳而來。

他們的速度極快,加起來竟然有著十一道身影之多。每一道身影上都釋放著濃烈而強大的宗師氣息,同樣的,他們眼神中也是充滿了驕傲之色。

能夠獲得進入先天秘境資格,並且順利晉陞宗師的,都是各大勢力精心培養的最核心子弟。他們在進入之前,就已經領悟了心靈之力,每一個人都是天之驕子,此刻剛剛晉陞宗師,正是信心百倍,雄心勃勃之時,哪怕是見到了眾多的同階對手,也只是小心戒備,但卻無一人選擇退卻。

與司徒禮三人和昌廣龍兄弟不同的是,這十一人來自於不同的勢力,他們之間並沒有相識之人。所以彼此之間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