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龍建剛想讓文吉和小紅上去幫忙,龍騎戰隊再次加入戰鬥,形勢瞬間又變了。

龍騎戰隊一上來就吃了虧,也是覺得臉上無光,雖然剛才幾個暗夜黑龍和龍騎士受了點傷,可是有青松迎客這樣擅長治療的隊友,龍騎戰隊瞬間恢復,嗷嗷叫著再次加入戰鬥。

這次龍騎戰隊也學乖了,他們知道這個大塊頭是魔法免疫,所以也不使用魔法,甚至暗夜黑龍也放棄了上前肉搏,而是改為龍騎士憑藉長長的龍槍攻擊。

龍槍是龍騎士特有的裝備,因為巨龍的體型龐大,龍騎士想要攻擊必須使用長柄的兵器,今天這種長柄兵器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近處有七彩龍拳腳腳架,龍騎士的龍槍專門找夕獸脆弱的部位猛戳,主要是夕獸的眼睛、嘴巴、耳朵等五官。

這些地方夕獸可不敢被龍槍戳中,一邊躲閃一邊用利爪格擋,頓時給七彩龍的攻擊製造了機會!

「嗷嗚~~~~!」夕獸一看占不到便宜,轉身就往後逃走。

「馬勒戈壁!別讓它逃了!」文吉一看夕獸逃走,在後面叫著。

雲龍建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夕獸這個龐然大物身上,現在才發現太丙真人等在夕獸出現之後已經升空,城半圓形將這包圍了,每人手中還抱著一捆紫色的竹竿,還帶著翠綠的竹葉,看樣子是不久前才從竹林中砍來的。

看到夕獸想要逃走,早就做好準備的太丙真人等人瞬間點燃了。

雲龍建心中正納悶呢,太丙真人怎麼這麼好心,看樣子是想幫助這邊把夕獸給堵住?『噼里啪啦~~~!』一陣竹節爆裂的聲音響起,夕獸聽到竹節爆裂的聲音扭頭返了回來。

「靠!搞什麼鬼?」雲龍建等眾人都愣了。

「他們有魔音爆竹!看來他們早就算好夕獸會出現」鼎玉真人驚道。

「馬勒戈壁,開什麼玩笑,這麼個大塊頭會害怕那點響聲?恐怕他的吼叫要比那些竹子燃燒的聲音還要大吧?」雲龍建一臉的不解。

「霸主有所不知,在雲秦大陸,魔音爆竹是驅趕夕獸最有效的東西,夕獸倒不是害怕這些魔音爆竹的聲音,只要是這種魔音爆竹燃燒時發出的氣味這傢伙特別害怕,而且夕獸聞了這種魔音爆竹的氣味之後脾氣會變得更加暴躁嗜血,這下子夕獸可要跟我們拚命了!」

「靠,還有這種事?我們幹嘛非要跟夕獸硬碰硬,我們的目標是太丙這個老傢伙,將夕獸放過去我們對付太丙他們就是了」雲龍建說道。

「對對對,將夕獸放過去!」鼎玉真人接著說道。

「都閃開,別再去惹這大傢伙!」雲龍建高聲喊著。

本來龍族戰鬥組合和龍騎戰隊看到夕獸扭頭回來,呼啦一下再次圍了上去,聽到雲龍建的命令,呼啦又撤了回來,中間給大塊頭讓開了一條道。

沒想到這個大塊頭似乎並不領情,看到大家閃開,並沒有從中間逃走,直奔雲龍建、鼎玉真人這個方向沖了過來。

這傢伙一邊沖嘴裡還『嗷嗚~嗷嗚』的吼叫著。

「靠你媽,這傢伙還給臉不要臉!小紅,辦他!」文吉一看火大了,雙手往上縷了一下自己的朋克髮型,閃身迎了上去!

邪龍小紅也毫不猶豫的挺身而上!

本來已經給夕獸讓開了一條道的龍騎戰隊和龍族戰鬥組合從兩側和後面也包抄了上來!

『乒乒乓乓~~~~!啊哦~~~!』拳**加之聲和慘叫聲響起,本來夕獸在龍騎戰隊和龍族戰鬥組合同時攻擊之下就處於下風,現在文吉和邪龍小紅這兩個狠角色再加入戰鬥,直接就至於挨打的份了。

「靠!再讓你不知死活!」論起這種純物理攻擊,文吉跟龍族這些傢伙相比其實是最弱的,畢竟其餘的都是龍族或者龍騎士,文吉的優勢是鳳凰一族的強大魔法,對於這個全系魔法免疫的傢伙其實傷害並不大,不過叫聲文吉卻是在眾人中聲最大的。

這個夕獸也奇怪,剛才還想著逃走,現在情況對他更不利,倒沒有想要逃走的意思了,雖然身上的呃鱗片已經被眾人打的斑斑點點,不少地方開始湧出鮮血,可是等著血紅的大眼,口中憤怒的吼叫著,竟然拚死搏鬥著。

「前輩,這大塊頭好像有些不對勁啊,怎麼感覺這會有些傻乎乎的?」雲龍建看出了夕獸的變化。

「是有些不對勁」鼎玉真人看了遠處太丙真人他們一眼,「估計問題出在太丙他們身上,剛才的魔音爆竹可能有問題!」

「管它呢,這傢伙看來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雲龍建看著正在被群毆的夕獸滿不在乎的說道。

現在的形勢一目了然,就算是太丙真人使用什麼方法讓夕獸變得嗜血或者失去理智也沒有用,因為他今天碰上了他的剋星,苞勒蕾最善於物理戰鬥的龍族都在這裡,如果還拿不下這大塊頭,恐怕就沒有人可以拿下它了。

「別傷了它的性命,給老子抓活的!」雲龍建看著夕獸的行動越來越慢,大聲喊道。

這個大塊頭仍舊沒有逃走的意思,在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累也能把他累趴下,到時候它只能乖乖的受擒了。

「霸主的手下真是太厲害了,沒想到今天可以生擒一頭夕獸?這可是雲秦大陸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鼎玉真人也興奮了。

對付夕獸,雲秦大陸以往的方法都是利用魔音爆竹將他趕走,首先大家對於上古神獸夕獸從心裡有畏懼,而且雲秦修鍊者雖然都是魔武雙修,可是武技也都是憑藉法術加持,法術加持過的攻擊到了夕獸的身上會因為夕獸的全系魔法免疫變得傷害威力大大減弱,所以大家都沒有跟夕獸戰鬥的勇氣。

只有雲龍建和苞勒蕾的這幫強者不一樣,在他們眼中夕獸就是一隻魔獸而已,根本沒有心理負擔,再加上這幫傢伙正好是苞勒蕾物理戰力最強大的,所有才會取得這樣的效果。

「嗷嗚~~~!」正在雲龍建暗暗得意之時,夕獸忽然仰頭對著空中一聲悲憤的吼叫!

「草泥馬!現在知道哭了?晚了!」文吉得意洋洋的罵著。

忽然空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音比這個事夕獸的聲音更加洪亮!

!! 夢潔好歹是人事部經理,又當著眾多下屬的面前,不管沈樂然說什麼,她都要掙回面子。

「沒錯,李果就是一個小實習生,我現在非常明確的告訴你,我是人事經理,我有權利開除她。李果,立刻馬上,收拾東西走人!」

沈樂然瞅著夢潔這幅趾高氣昂的模樣,揚武揚威的恨不得讓所有人都服從她的腳下,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當然不會認慫,今天是第一天上班,輸了,將來更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成為全單位茶餘飯後的笑料。

沈樂然一把抓住了李果瘦弱的手臂,理直氣壯道:「不好意思,你人事經理開除的實習生,我們總裁部門要了,我是總裁助理,我有權利幫助總裁挑選合適的助手。」

這話,引起了辦公室里其他人一陣唏噓,她們暗自捏了一把狂汗,沈樂然這是瘋了嗎?竟敢公然與夢潔對抗?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夢潔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小人,只要誰敢和她作對,夢潔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找到機會,報復對方。

「你還不是總裁助理,我如果不給你辦理入職,你連說話的份兒都沒有。金頂招收人,必須過我這關,你就是應聘個小小的助手,也必須過我這關,我不同意,誰都別想進!」

夢潔瞪圓了眼睛,強而有力的話一字字吐出來,底氣十足。

她抬手推了推金屬鏡框,微微一甩黑色的短髮,乾瘦的身體爆發出了勢在必贏的氣場。

「李果,需要我找保安趕你出去嗎?」夢潔瞅著沈樂然不吭聲,氣焰更加囂張。

李果膽怯的搖了搖頭:「不用,謝謝夢經理照顧,我自己走。」

沈樂然扭頭,發現她素麵朝天的臉蛋上掛著失望、難過,小巧的鼻尖通紅,很明顯在忍著哭泣。

不能輸!

一個信念在沈樂然的心底萌發,絕對不能輸。

第一場仗,必須打得漂亮,必須贏得漂亮。

否則,她在這家公司將永無立足之地,任何人都可以嘲笑她、挖苦她、擠兌她!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一旦被欺負成為了習慣,沈樂然就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等一等!」沈樂然再次拉住了李果的小手,堅決道,「你是我的助手,我是唐星瀚的助理,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擅自離開。」

「沈樂然!」夢潔暴跳如雷,她氣得臉色鐵青,「我看你是瘋了!我參加工作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不自量力、臭不要臉的女人!」

沈樂然無視了她的謾罵,拿出手機,立刻撥通了唐星瀚的號碼,然後,按下免提鍵,公開播放電話內容。

「喂,遲到了嗎?還不上來工作?26層總裁辦公室,柳柳應該告訴你了。」

唐星瀚低沉的、充滿了磁性的嗓音,順著聽筒傳出來,瞬間秒殺一群人的耳朵。

沈樂然故意大聲喊道:「唐星瀚,我在20層人事部,經理夢潔不同意給我辦理入職手續,你說怎麼辦?」

唐星瀚愣了下,不冷不熱道:「告訴夢潔,手續辦不好,她就和貝莉一樣,從金頂公司消失。」

所有人以為聽錯了,唐總說什麼!?他竟然說,說要夢潔消失!?

「哇……」

「天啊,唐總一向是器重夢經理的,竟然為了沈樂然,要辭退她?這個沈樂然手段真厲害啊!」

「別說了,小心被沈樂然聽到。」

夢潔更是瞠目結舌,不可置信的盯著手機。

沈樂然有點小小的驕傲,朝著夢潔翻了個白眼,又委屈道:「我想要一個實習生,叫做李果的女孩,當我的助手,偶爾幫幫我。當初貝莉工作的時候,還有夏蓉當助手,請示你可以嗎?」

「隨便你。」唐星瀚的語氣毫無溫度。

「可是夢潔不同意,我要李果當助手,她就要開除李果。」沈樂然懊惱的說。


唐星瀚有些不耐煩了,聲音明顯夾雜著幾分責備:「夢潔怎麼回事?平時工作很優秀,今天總給我惹麻煩。你告訴她,你是總裁助理,你說的話,都是我的命令,你想要助手,吩咐夢潔辦理手續就可以,她再敢和你作對,讓她回家。」

『啪』一聲,唐星瀚厭煩的掛斷了電話。

看著屏幕逐漸暗下去,沈樂然仰起頭,笑呵呵的盯著夢潔,理直氣壯道:「好了,唐總的話,您都聽見了吧?現在你選擇,立刻馬上,給我辦理入職手續,把李果調走分配給我當助手?還是,收拾東西、回家走人!」


「你,你你你少得意!」夢潔頭一回氣得說話直結巴,她橫眉冷豎,「沈樂然,今兒你贏了,不代表你就穩穩噹噹的在公司了,娛樂圈是一個大染缸,我都混了多少年,你剛剛踏進來一隻腳,以後的日子長著呢,咱們慢慢來,走著瞧。」

然後,不服氣的掉頭進屋,開始整理入職的合同文件。

沈樂然偷偷笑了下,拉住李果一起進入經理辦公室,兩個一起辦理好手續,簽好合約,便高高興興的離開了20層。

臨走的時候,沈樂然一瞅夢潔面如死灰的臭臉,就想笑。

辦公室的人,自然是大氣都不敢喘,每個人看向沈樂然的目光,嫉妒羨慕又有點驚愕。

真不敢相信,向來不親近女人的唐總,一心撲向事業的唐總,令公司無數女人神魂顛倒的唐總,竟然會對一個女人這樣好!?

更可怕的是,這個女人竟然是沈樂然,是一個帶著孩子的單親媽媽,簡直太瘋狂了!

到了26層樓,李果欽佩的感激沈樂然:「謝謝您,真的太謝謝您了,本來我是實習生,通過您的關係,現在我正式入職了金頂影視傳媒公司,我做夢都不敢相信,您真是我的貴人!」

沈樂然笑看著她羞澀,緊張不安的樣子,寬慰道:「你好好工作就行了,今天我幫了你,希望以後有一天,你能幫到我。」

「當然當然,將來我如果有一定的實力,肯定會報答您的。」李果用力點點頭,認真的模樣又惹得沈樂然一陣發笑。

看見她, 古幣迷蹤 ,渾渾噩噩,戰戰兢兢。

可惜,自己選擇婚姻這條路,過得一敗塗地,輸得慘不忍睹。

李果是幸運的、明智的。她選擇了事業,進入公司上班,相信未來的某一天,她一定會感激這個決定。

整個26層,都是碩大的獨立辦公室,沈樂然數了數,一共有六間,分別是總裁室,董事長室,接待室,會議室,總經理室,助理室。

看樣子,這個助理室,就是沈樂然辦公的地方。

大廳有兩名接待人員,自然是認識沈樂然的,她們叫住李果:「李助手,請您到助理室工作,最裡邊新增的黑色辦公桌,就是給您準備的,桌上有很多文件,總裁說您先了解了解,學習學習。」

「好的好的。」李果興緻勃勃的邁進了助理辦公室的大門。

寬敞明亮的辦公場所,與樓下的人事部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這寬闊的視野,明亮的環境,工作起來也會心情舒暢。

沈樂然則是按照吩咐,敲了敲總裁室的實木門。

「進來。」唐星瀚的磁性嗓音。

沈樂然輕輕推開門,笑眯眯的走進去,禮貌的鞠了個躬:「謝謝唐總,謝謝唐總剛剛幫我解圍。」

「你開免提了?」唐星瀚放下手中的文件,眼眸看向她。

沈樂然點點頭:「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

「我就知道,所以,特意說給他們聽的。」唐星瀚垂下眼瞼,拿起鋼筆,在文件的右下角簽上名字。

「謝謝,謝謝,你又幫了我一次。」沈樂然已經數不清了,唐星瀚到底幫過她多少忙。

「沒關係,舉手之勞,你不用放心上。」唐星瀚起身坐到沙發上,雙臂自然的搭放在真皮沙發的兩側,雙腿重疊交叉,白色襯衫的前兩顆扣子解開著,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若隱若現。

沈樂然看了看他,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移開,環視整個房間,碩大的辦公室更像是一戶住宅,辦公區是客廳,左邊還有洗漱室,右邊是休息室,設備齊全,應有盡有,透過大大的落地窗,整個海市的景色盡收眼底。

抬頭,就能看到彷彿觸手可及的雲彩。

「你的工作,就是照顧我的飲食起居,如果我需要出差,你陪同,參加節目,或者拍戲,你也要陪同。所以,晚上回去和家人交代清楚,把孩子照顧好。剛才在夢潔那裡,領了工資卡嗎?」

「是的。」沈樂然機械的點點頭。

「我會用個人賬戶,往你的卡里提前存一個月的工資,你現在的月薪是一萬元底薪加績效提成,我只給你存一萬底薪,回去給孩子用。這個錢你不用還了,就當是我送給孩子的見面禮,佔用他媽媽很多時間,我的一點誠意。」

沈樂然瞠目結舌,半晌,才緩過神來,訕訕一笑:「唐總,這樣不好吧,我覺得……我虧欠你太多了……我不能再……」

「我是你的上級,我說什麼,你照做就是。你工作要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服從我的命令,懂了嗎?」唐星瀚不等到沈樂然把話說完,就直接打斷了她。

沈樂然點點頭,想了想,又問:「李果呢?她是我的助手,做什麼?」

「我會讓唐果和夏蓉帶一帶她,主要負責公司方面的事情,夏蓉現在是我的經紀人,你和她對接的時候比較多。夏蓉和貝莉不同,她不是個壞人,你放心。」

唐星瀚悠然悠哉說話的樣子,就像是一副畫卷般迷人。

沈樂然站在旁邊看著他完美的側臉,如同欣賞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唐總,你的意思是……唐果、夏蓉、還有李果,她們三人都負責公司的事情,只有我……負責你的生活。」沈樂然聽出了點眉目。

「對啊。」唐星瀚回答的倒是爽快,瞅著沈樂然震驚的小樣,壞笑了下,「不然呢?你一點工作經驗都沒有?又不是新人,她們有很強的學習能力和專業能力,我憑什麼招聘你進總裁助理室?我又不需要聽你唱歌,我自己會作詞作詞,唱得比你好。」

沈樂然頓時啞口無言。

唐星瀚一手支撐著下巴,頗有興趣的盯著她沉默不語的樣子,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不要灰心,如果你很會照顧人……很襯我的心意……我會慢慢讓你發歌,偶像是當不成了,做個唱片歌手,也不錯。」

「真的嗎?」 異界最強情報大佬


「當然,我又不會讓你照顧我一輩子,只是暫時的,將來你還是要走專業歌手的路。至於我……早晚結婚,會有未來的妻子照顧我的生活,就不需要你了。」

唐星瀚說著,眼底的神情閃過一絲落寞。

本來,他把沈樂然當做是未來的人,他不知何時開始,對沈樂然動了真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