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在卧室裡面嗎?

妞妞掏出手機,撥打喬家老太太的電話。

叮鈴鈴……

電話的響聲,從樓上傳來。

妞妞尋聲朝著二樓走去,最後站在了一間朝南的主卧跟前。只見房門打開了一條縫隙,裡面還傳出了嘩啦啦的水聲。

她的心頭不由得咯噔一跳。

難道喬奶奶和喬爺爺都昏迷過去了嗎?

情急之下,也顧不得禮儀了,直接推門而入。

只見地毯上,躺著兩個老人。

「喬爺爺,喬奶奶!」

妞妞呼喊著走上前,扶起喬奶奶,想讓她坐起來。可剛將老人的臉,扭轉向自己。

迎面撲來一陣粉末,全被她吸入了口鼻中,妞妞錯愕的盯著眼前的人:「喬奶奶……」

這人不是喬奶奶!

「你的喬奶奶已經被送去醫院了,現在只剩下了我們了。」身後傳來一道陰柔的聲音,妞妞拼著最後的一絲意識,扭頭看向那人。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張和她長得很相似的臉。

這人是誰?

腦海里剛冒出這個疑問,便軟綿綿的倒向了地板。

看著昏睡不醒的妞妞,雪薇勾唇露出狠厲的笑容,謀劃了那麼久,總算能把她勾引過來了。

這次,一定要讓安清歡插翅難飛!

「把她從後門帶出去,不許有任何意外。」

「是,小姐。」

兩個『老人』拿下了頭上的假頭套,將妞妞用毛毯,裹得嚴嚴實實,悄無聲息的帶走。

而在他們三人離開后,雪薇按照妞妞的妝容,把自己打扮了一番。

望著鏡子里,跟妞妞相似的容顏,她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花了那麼多錢,吃了這麼多的苦頭。

這張臉,總算能派上用場了。

她沒指望,自己的臉,可以騙得過慕家的人,畢竟是朝夕相處的人,哪怕只是一丁點的破綻,都能看得出來。

但是,只要今晚能騙得過司機,將慕家的人的視線混淆,找不到安清歡最後出現在哪裡。

這就足夠了。

雪薇起身,朝著外面走。

到了車跟前,雪薇自然的打開車門,坐進了後車廂。

司機只看到了大致的面貌,沒細看。而且,又有誰會想到,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就變出了一個差不多相似的人呢?

雪薇壓低了聲音說:「沒事了,你載我去市中心吧。我還有點其他的事情要辦。」

「是,小姐。」

車子開到了市中心,雪薇對司機道:「我今晚不回家了,你明天早上,去雲天酒店接我。」

司機聽到這話,有些詫異。

因為安清歡很少夜不歸宿,今天是怎麼了?

不過,他也沒多問。

畢竟這是安清歡的私事。

雪薇戴上口罩,推門而出,融入了茫茫的人海里。

……

夜深露濃。

一輛車迅速的向前行駛,停在了郊外一處,偏遠的建築跟前。雪薇從車裡下來,對坐在後車的兩人說,「把她給我抬下來。」

「是,小姐。」

兩名男子將妞妞從後備箱里抬出來,朝著建築里走。

雪薇邁著款款的步子,跟在了後面。

進入客廳,雪薇問傭人:「封先生到了嗎?」

「還沒到。他剛打電話說,快到了。」

傭人的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

雪薇欣喜的迎出去,看到封景從車裡下來,媚笑著說:「封先生,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哦?真的嗎?你可別吊起我的胃口,又不滿足我。」封景道,「那樣,我會很生氣的。」

「封先生,我保證讓你心滿意足。」

雪薇挽著他的胳膊,攙扶他進客廳。

封景看到地上放著一條用毯子裹著的東西,好奇的問:「到底準備的什麼?」

「封先生,你親自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雪薇故意賣關子。

封景頓了兩秒,走上前,緩緩地將毯子打開。看清楚裡面藏得是安清歡的剎那,他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清歡,我的小美人,我的心肝寶貝,你可算來到我身邊了。」封景的手,不停地在妞妞的臉上流連,不肯挪開片刻。

雪薇假裝吃醋的說:「先生,你可真是喜新忘舊。我陪著你無數個日夜,你看到安清歡,眨眼就把我忘記了。」

封景得到心愛的美人兒,心情格外的好,對雪薇也多了幾分的憐愛。轉身走到她跟前,啵的親了她一下說:「不忘,不忘,你那麼有能力,我怎麼會忘記你呢?你放心,你幫我搞來了安清歡,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雪薇對封景沒感覺,要不是為了他的錢財,鬼才會搭理他呢。

剛才那麼說,是想討封景的歡心。

眼下目的達到了,便轉移了話題:「先生,你打算什麼時候,享用這美人?」

封景倒是想立刻辦了安清歡,可前幾天,被慕家的人打了。

他的某個部位處於殘廢狀態,根本沒法使用。

封景的眼底閃過陰鬱。

早晚有一天,他會讓慕家的人,知道自己的厲害!

「再緩幾天,我已經安排了人手,會把她送到更偏僻的地方。慕家的人絕對找不到。」

封景算盤打的響亮。

他喜歡安清歡,肯定會要了她。可安清歡不喜歡他,強行要了,回到慕家肯定會跟慕洛琛告狀。到時候,慕洛琛就不止是殺了他那麼簡單了。為了不讓慕洛琛知道是他做的,必須把安清歡藏到沒人知道的地方。

等他跟安清歡生幾個孩子,再培養出感情。

將來再帶她回慕家,不止能得到慕家人的原諒,還能撈到一大筆財產呢! 「那封先生,我該怎麼辦?」

封景得償所願,肯定要離開A市。自己要隨著他,去帝都嗎?

雪薇挺樂意跟著封景走,因為綁走了安清歡,已經讓慕家的人痛不欲生,還有喬崢也得到了懲罰。雖然跟自己預期的結果不一樣,但總算報復了他們。

只是,不知道封景樂不樂意帶著她走。

封景邪笑道:「你先去帝都,我給你安排一處住的地方。我要先去別的地方。」

有了正主,他哪裡還會戀著這個仿製品?

當然是高高興興的陪著安清歡了呀?

只不過,她幫了自己,平日里又夠柔順乖巧,要拋棄她,自己還真的有點不捨得。

反正養一個女人,也花不了多少錢,自己還養得起。

索性,把她帶到帝都的公寓養著。

「封先生,我一定會好好地伺候你的。」雪薇依偎進了封景的懷裡。

封景摟著她的肩膀,揉了幾下,隨後很快撇開了她,又回到安清歡的身邊。

真是越看越覺得漂亮,讓人不忍褻瀆。

這樣的美人兒,以後就是自己的了……

只是想想,都覺得開心。

雪薇看著封景對安清歡淫笑,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了一絲不屑。當然,背對著她的封景,自然看不到這些。

……

晌午時分,廚師把飯菜都做好了,葉簡汐看了看時間,有些奇怪的說:「清歡昨晚沒回來嗎?怎麼回事呀?難道跟喬崢晚瘋了,忘記回家了嗎?這丫頭真是越來越野了。」

「年輕人正是愛玩的時候,你別擔心了,她有分寸。」慕洛琛視線鎖定在報紙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

葉簡汐瞪眼:「你這當爸的,閨女一晚上不回來,都不覺得著急?真讓你一個人養孩子,遲早得出事。」

慕洛琛聽出她生氣了,趕緊把報紙放下,陪笑道:「我這就給清歡打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快點打吧。我今天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葉簡汐真不希望,再出顏溪那種事情一次了。

慕洛琛撥了妞妞的電話,可那邊根本沒人接通。嘟嘟了幾聲之後,甚至關了機,再撥打過去,機械的女聲提醒,對方不在服務區里了。

慕洛琛蹙了眉頭,神情變得有些微妙。

不會是真的出事了吧?

千萬別是……

打開通訊錄,找到喬崢的電話號碼,結果,還沒撥出去呢,傭人就走進來說:「先生,喬少爺來了,說是有要緊的事情,要找小姐。」

喬崢來找清歡?那昨天晚上,他們倆沒在一起嗎?慕洛琛心咯噔往下沉:「你去把人請進來。」

「是。」

傭人走出去,請喬崢。

葉簡汐犯了嘀咕,「清歡一夜未歸,又沒跟喬崢在一起,去哪兒了?」

「你先別著急,咱們等會兒問一下。」

「嗯。」

葉簡汐點頭,眉宇間揮之不去的憂傷。

……

傭人領著喬崢,走進了客廳。喬崢焦急的走上前,問:「慕叔、葉阿姨,清歡沒在嗎?」

「她昨晚沒回來,沒跟你在一起?」

慕洛琛開門見山。

喬崢心裡生出不好的感覺:「沒有,昨天我爺爺發病了,我接到他們的電話,趕去醫院看他們。等我照顧完爺爺,這才發現手機里有她打來的幾通電話。」

清歡該不是出事了吧?

昨天她碰到危險,所以給他打電話嗎?

如果是這樣,那自己真是該死!

喬崢急紅了眼睛。

慕洛琛和葉簡汐的臉色也變得不好。不過,慕洛琛最先冷靜下來,「你們別著急,我先找家裡的司機問問。」

清歡如果出去了,肯定要做家裡的車。

司機會知道,她最後去了哪裡。

慕洛琛把家裡的所有司機,都叫了過來,問他們誰最後載了妞妞。王時站出來說,「先生,昨天晚上,是我最後送的清歡小姐。」

「她去哪兒了?」

「她當時到家門口了,又接了電話,急急忙忙趕去了喬少爺奶奶家。之後,又出來,讓我送她去了市區。」

「去了我奶奶家?什麼時候?」

喬崢問。

司機回答:「大概是跟你分開后的一個半小時。」

從回慕家,再到趕去那邊,差不多花了那麼久的時間。

喬崢說,「可是,那時候家裡沒人。」

因為爺爺發病,所有人都去了醫院,家裡根本空無一人。妞妞去那邊幹嘛?

還有,誰給她打的電話?

事後,妞妞又去市中心幹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