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犬升天指日可待,我們連包袱都收拾好了。

非常未雨綢繆。

「哇!」這頭老闆剛將糖人做好,街道另一頭卻又驟然傳來一陣驚嘆。沈千凌好奇踮腳看過去,就見慕寒夜正春風滿面往過走,身旁跟著滿臉愁苦的黃大仙,手裡舉著的糖人至少有兩尺長,甚至連棍子都比尋常粗一些,更奇特居然還是立體的,雖然看不出是什麼玩意,但著實足夠大。

「秦兄。」見到兩人,慕寒夜老遠便打招呼。

秦少宇帶著沈千凌走過去。

見著沈千凌手裡的糖人,慕寒夜立刻搗搗黃大仙,高興道,「我就說阿黃這個最大!」

黃大仙完全不想說話,覺得異常丟人。

「這是個什麼東西啊。」沈千凌看了半天也沒認出來。

慕寒夜道,「是我和阿黃。」

沈千凌:……

造型真別緻。

「可惜做得不夠活靈活現。」慕寒夜遺憾。

沈千凌心說哪裡是不夠活靈活現,分明就一點樣子都沒有。

秦少宇道,「這種手藝也能糊弄住慕兄?」

慕寒夜搖頭,「沒辦法,中土小攤販水平不行。」

黃大仙聞言很想嘔血,幹人家小攤主什麼事!方才兩人在街上走得好好的,他卻非要去轉糖人,轉了二十幾回都沒轉到最大的那個,於是索性將小攤包了下來,霸著不給別人,急得周圍一圈小孩差點哭出來。後來小攤主大概是被他轉糖人時殺氣騰騰的眼神震住,於是主動哆哆嗦嗦說做個比鳳凰還要大的白送,這才將他哄舒坦。

普通的鳳凰孔雀顯然不能讓七絕王滿足,於是在他的指導及要求之下,小攤主生平第一次澆出了立體糖人,雖說完全沒什麼形狀,但好在夠大,所以慕寒夜還是高高興興接受,讓黃大仙舉在了手裡。

「阿黃怎麼不吃?」慕寒夜關切。

黃大仙又要哭出來,這玩意要怎麼吃?

「咳咳。」沈千凌及時換話題,「不然去吃川北涼粉?看到方才有個小攤。」離開蜀中久了,有些想辣椒。

「阿黃吃不吃?」七絕王問。

黃大仙拚命點頭,只求能將手裡的祖宗趕緊交出去。

慕寒夜揮手叫下一個影衛,將糖人遞過去,並且道,「不要偷吃,否則充軍。」

影衛:……

黃大仙無語凝噎,最細的糖絲也有兩根筷子粗,到底誰會想要偷吃這玩意。

賣涼粉的小攤主原本就是屬地人,因此口味也做的很是正宗。沈千凌心滿意足吃了一大碗,又叫了紅糖冰粉,覺得人生簡直滿足。

黃大仙口味清淡,所以叫了魚片粥慢慢吃。慕寒夜在一邊讚歎,「真是白嫩。」

「咳咳。」黃大仙差點被嗆到。

慕寒夜道,「我在說魚肉。」

黃大仙:……

這人真是沒救了啊……

夜色漸深,街上也愈發熱鬧起來。街道兩旁燈籠高懸,河水倒映出層疊花燈,小孩笑鬧著捂住耳朵,仰著腦袋準備看焰火。街邊卻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一個五六歲的小娃娃跌跌撞撞,從小巷道里跑了出來,身後跟了兩隻巨大野狗正在追。街上的後生看到趕忙衝過去想救人,卻有人搶了先。

暗衛飛身而下將那小娃娃抱進懷裡,另一人則是乾脆利落將那狂吠野狗打暈。百姓這才鬆了口氣,又納悶這是誰家的娃娃,也沒見過。

小孩被嚇得不輕,哭成鼻涕包。

「誰家的小孩啊?」沈千凌也走過來,用手巾幫他擦了擦臉。

周圍人面面相覷,顯然都不認識。

「看穿著打扮,應該是有錢人家的娃娃。」暗衛捏了捏,「胖乎乎的。」

小孩被捏的痒痒,於是破涕為笑躲了躲。

周圍百姓也跟著笑,這小娃娃真好看。

「你爹娘呢?」沈千凌問他。

小孩捏著手指四處看,然後茫然搖頭,「不見了。」

沈千凌:……

這是什麼爹娘啊。

「先前在城裡沒見過。」百姓道,「會不會是劉員外家的?他是城裡的第一富戶。」

「不是啊。」劉府的管家恰好在,「我家沒有這娃娃。」

「奇了怪了。」暗衛將小孩交到沈千凌懷中,自己去小巷子里看了眼,出來搖頭道,「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現場頓時陷入沉默。

「實在沒辦法,也只有先送去將軍府了。」黃大仙逗逗小孩,「有李家小姐與婉姑娘在那裡,也有人帶他。」


秦少宇點頭,派人將小孩送了過去,打算明天再幫他找爹娘。

這場小鬧劇很快便平息下來,月老會直到深夜才散,沈千凌也打著呵欠被秦少宇帶了回去。

小窩裡依舊空蕩蕩,沈千凌道,「你兒子又去了雪狼那裡。」

「挺好的。」秦少宇幫他脫衣服,「不用被我們吵醒。」

沈千凌:……

少俠你要不要上來就如此犀利。

「水燙不燙?」秦少宇將他抱進浴桶。

「有一點。」沈千凌道,「不過剛好。」有一點蛋蛋的舒爽。

秦少宇拿起手巾幫他擦身子,半晌后道,「怎麼瘦了?」

「真的?」沈小受大喜過望。

「自然。」秦少宇滿眼誠懇。

沈千凌和他對視片刻,然後怒道,「你又騙我。」

秦少宇受驚,「這也能看出來?」

沈千凌撇嘴,「沒看出來,我訛你的。」

秦少宇:……

「你們人類真虛偽。」沈千凌強烈指責。

「想哄你高興。」秦少宇在他肚子上捏了一把,「我發現你最愛聽這個。」

沈小受感覺受到了打擊。

「現在這樣多好。」秦少宇在他胸前壓壓,「軟乎乎的,抱著就不捨得放。」

那是因為你惡趣味!沈千凌趴在浴桶邊,懶洋洋打呵欠。

隔壁小院中,慕寒夜已經摟著黃大仙入眠,桌上赫然插著巨型糖人,非常威猛。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暗衛便在屋外道,「宮主。」

「什麼事?」秦少宇幫懷中人蓋好被子。

沈千凌迷迷糊糊嘟囔了一下,又往他懷中縮了縮。

「衛將軍派人送來口信。」暗衛低聲道,「昨晚有兩個高手闖進將軍府,將那小娃娃帶走了。」

秦少宇皺眉,翻身下床出了門。

「是天亮時候的事情。」暗衛道,「據說是兩個黑衣人,從李小姐身邊搶走了小孩。」

「將軍府里那麼多守衛,都沒阻攔住?」秦少宇問。

「聽說輕功出神入化,非常人所能及。」暗衛道,「不過根據婉姑娘所言,那兩人應當是那小娃娃的家人,打鬥中也一直護著孩子,臨走之時更是放言並無惡意,還感謝我們在集市上出手相救。」

「既然是家人,為何不光明正大將小孩要走?」慕寒夜從門裡走進來,恰好聽到。

「大概是身份特殊,所以不方便露面。」秦少宇道,「走吧,去將軍府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第167章-東西不能亂吃啊!

「出了什麼事?」沈千凌聽到外頭說話,也迷迷糊糊坐起來。

「將軍府里出了點亂子。」秦少宇坐在他床邊,「昨晚我們撿到的那個小孩,被人搶走了。」

「啊?」聽到這句話,沈千凌瞬間清醒過來。

「不必擔心,聽上去似乎沒什麼大事。」秦少宇道,「應該是小孩的家人不方便露面,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將軍府看看?」

「嗯。」沈千凌點頭,下床洗漱后與他一起出了門。

自然,同行的還有慕寒夜與黃大仙——橫豎待在山莊里也是無聊,有熱鬧必須要湊上去。

於是等到葉谷主懶洋洋起床時,就得知沈千凌等人又出去了。

「一大清早,去將軍府做什麼?」沈千楓問。

暗衛道,「據說有個小娃娃半夜被搶走了。」

「小娃娃?」葉瑾愣了愣,「衛陽的?」不應該啊,先前也沒聽說將軍府有小孩。

暗衛搖頭,「不知道,也沒細問秦宮主。」

葉瑾略微胸悶,只是一晚上沒出去而已,為什麼自己好像錯過了許多事情?!

「走吧。」沈千楓將他拉起來,「在這裡也猜不出來,去看看就知道了。」

「都是你!」葉瑾怒,「昨天我就說要去月老廟!」

暗衛在屋頂面目表情,覺得谷主真是沒治了。昨晚被抱回房的時候分明就乖的像貓一樣,雙手不要把大少爺摟得太緊啊!那架勢別說是去月老廟,估摸著就算月老真的顯靈下凡了,兩人該做什麼也還是會照做。

不過沈千楓顯然不會和他爭這些,好脾氣的全應承下來,然後道,「不然乾脆去城裡吃早飯?有高麗菜水煎包。」

葉瑾傲嬌撇嘴,然後和他手牽手出了門。

「沈盟主和葉谷主來了啊。」臘梅城裡,賣早飯的小攤主很是熱情,「快坐。」



「兩盤煎包,再要兩碗粉絲湯。」沈千楓道。

「好嘞。」小攤主手腳很麻溜,葉瑾坐在小板凳上無聊四處看,瞥見案板上的一屜點心很不錯,於是道,「我要吃那個。」

「啊?」小攤主愣了一下。

「不賣啊?」葉瑾眨眨眼睛,「那就算了。」

「多少銀子?」沈千楓問小攤主,「我付雙倍。」

「……倒也不貴。」小攤主把點心放到葉瑾面前,「不過也是我買的,谷主喜歡儘管吃,我等會再去買一屜就是。」

「多謝。」葉瑾隨手拿了一個啃,覺得似乎味道還不錯。吃到一半的時候,一個*歲的小孩跑過來,對小攤老闆道,「爹爹爹爹,送子糕呢?娘親說姐姐胃口好些了,讓我先帶回去。」

「乖,再去城西牛爺那裡買一籠屜。」小攤主小聲道,「趁熱乎送給你姐。」

「都現在了,還有沒有啊,娘親就是怕晚了買不到,才讓爹爹早些買了放著的。」小孩說話很是老成,不高興癟著嘴,捏著銅板又蹬蹬蹬跑走。

葉瑾:……

送!子!糕?!

「嘿嘿。」見著葉瑾表情不對,小攤主訕笑。

沈千楓也哭笑不得,對他道,「怎麼也不早些說。」還以為就是一籠屜普通糕點。

我不敢啊……老闆心裡略苦逼,然後打圓場道,「其實也就叫個好聽,哪有吃了就能懷娃娃的,葉谷主切莫放在心上啊。」

怪不得,剛才吃的時候就一直被圍觀!葉瑾頭有些暈,但是又總不能生氣,於是擺擺手示意沒事,繼續低頭喝粉絲湯。

沈千楓伸手拿過一個糕點,三兩口吃了下去。

葉瑾:……

「要丟人一起丟。」沈千楓捏捏他的臉蛋,聲音很小。

葉瑾被逗笑,「蠢死你。」

小攤主一邊忙活,一邊也跟著笑,果真恩愛啊,真好。

吃過早飯後,兩人一起去了將軍府。就見秦少宇等人果然都在,婉彩彩與李伊水正在說昨晚的事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