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道人深知,自己與血魔近戰,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於血魔手中的血劍之下。

只有拉開距離,他雙子道人才有獲勝的可能。 第一百章愛的祝福,親人的祝願。

小雪,老媽要告訴的的就是皓天這孩子人挺不錯,而他也孝敬自己的父母,是個好娃娃。如果他是我的兒子的話那該多好啊!紫凝,姐姐我真羨慕你呀!皓天聽話懂事,月兒煉藥妖孽。嘯天這孩子體貼他人。我只有一個讓我驕傲的女兒,但是這個驕傲即將屬於他人了,紫凝你可要讓我的女兒幸福啊!

媽,你和岳母之間?~洛聽雪聽出話音里的意思問道。

我和紫凝其實就是一起從小長到大的好姐妹,就和現在你和你的那些閨蜜一樣,聽雪你要記得成為人妻一定要在家裡照顧好自己的丈夫,在家裡我和你父親之間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樣本。你可別辜負了皓天給你的愛!洛聽雪的母親語重心長的說道。

嗯!媽,雪兒知道了,皓天哥哥對我很好,我一定能盡到一個妻子的責任的!洛聽雪在自己母親的懷裡保證道。

隨著司儀的一句「請新郎先行入場!」皓天和嘯天在愛情大道上逐漸的接近那神聖的愛之祭壇,隨著那沉穩的步伐祭壇上的天空星光璀璨。日,月,星,辰,以及諸天萬界的生靈在見證著屬於他們的愛情真諦。

接下來就是雙方的父親挽著自己各自女兒的手臂將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新郎的時候。

挽著自己的寶貝,雙方的父親的心裡有這樣的一個感覺,自己的女兒找到了一個好的歸宿。而自己就是見證她們的成長以及未來的幸福以及守護著自己的公主。當她們嫁人之後,自己的責任就已經完結。只是在期待著自己的想法能夠成為巨大的現實。

皓天/嘯天,你們接受面前的這個女孩成為你們的妻子愛人嗎?葯器盛典莊嚴的問道。

我們接受!我們接受這個女孩成為自己的妻子!皓天和嘯天兩指併攏向這這一方世界發出自己愛的誓言。

那好,你們是否願意,無論這個女孩芳華已逝,還是將來你們面臨的巨大苦難你們是否願意相守一生一世?

我們願意!

這四個大字里充斥著濃郁的愛意,以及他們的決心。

接下來就是葯器盛典向洛聽雪以及木靈靈發問了。

聽雪/靈靈,你們是否接受面前的這個男孩成為你們的丈夫親人嗎?

我們接受,我們接受這個男孩成為自己的丈夫!見到如此浪漫的情景洛聽雪以及木靈靈早就泣不成聲嗚咽的說道。

好,你們是否願意。當這個男孩將來風華已逝。還是將來你們的婚姻里遭遇巨大的苦難你們是否不離不棄相守一生一世?

願意!我們願意!皓天哥哥/嘯天我們願意你們聽到了嗎?

嗯!當然。好了小雪/靈靈你們就別哭了。看看臉都哭花了。皓天兄弟幾乎同一時間將自己的妻子摟在懷裡仔細的擦拭著愛人的面頰。幸福淚水以及她們身上的香料的香氣混合著散發出愛的氣息。

見到時機的成熟,皓天帶著自己的妻子翱翔在這一片天空上,大喝一聲:

萬千星辰,隨我而動。傲視四海。只為真愛!星辰天引。

眾人皆是大驚。之間這一片天際的星辰在天空下快速的聚攏著,萬千星辰的匯聚形成了一個華麗的圖案。

兩顆愛的心在一根線繩的牽引下彼此靠近逐漸的成為一體,而這一顆大的愛心裡兩人的靈魂虛影緊緊的將對方包圍著。當然這些就只有皓天以及洛聽雪才能看到了。


皓天哥哥。??洛聽雪倒在皓天的懷裡失聲痛哭著宣洩著自己無法發泄的感動。皓天也只是不停的愛撫著她的脊背安撫著她的芳心。

這一刻,讓萬千的少女迷醉,讓無數的少男為之嫉妒。

而木靈靈和嘯天只是在一起欣賞著這個壯觀而又浪漫的情景相擁著。

師姐,祝你和嘯天師兄幸福。

靈靈,祝你幸福。

姐,恭喜你啦,姐夫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讓我姐姐變得溫柔一點呢?木靈靈的弟弟木宏賊嘻嘻的說道。

你小子哦,看姐姐不打你的屁屁!哼!


啊,姐姐不要啊!木宏直接就消失的無影,眾人哈哈大笑。

而洛聽雪的幾個好姐妹也是感動的一塌糊塗。紛紛落淚,唏噓不已。

有這樣好的男人我早就嫁了!眾女的心裡同時有這樣的想法。

從天際上下來,洛聽雪早就恢復了正常。眼裡飽含秋水的看著自己的青梅竹馬只想在婚禮結束之後和他一起共赴**,想要早早的將自己守護了二十年的少女之身獻給他,讓自己真正的屬於這個男孩。而自己則是將這個男孩成為生命里的一個珍貴的物品。讓這個愛瓜熟蒂落。

聽雪,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皓天師兄,雪,是我們的摯愛。我們的好姐妹更是我們的寶藏。我們渴望你要好好的對待她。好好的守護著屬於我們的愛!洛聽雪的一個閨蜜用託付的語氣說道。

好的,小雪看看你的姐妹也把你交給我了。各位放心我皓天一定能做到!皓天再一次的發下愛的誓言。

雪,你真的好幸福。我們好羨慕你!眾女嫉妒的聲音讓皓天很是受用。

皓天哥哥,看,我的姐妹都嫉妒了呢!洛聽雪臉紅著說道。

唉!她們嫉妒管我什麼事情啊,只要我的妻子能幸福比什麼都強。你說呢?老婆大人?

皓天一個老婆大人可讓她的心湖裡蕩漾著甜蜜的感覺。

嗯!說得對啊!哈哈哈哈哈!洛聽雪嬌笑著還不忘用「我有老公,我驕傲」的眼神望了望自己身邊相處了十幾年的姐妹。

切~~~~~重色輕友!哈哈哈!她的眼神引得眾女一陣鄙夷。

在眾人的調笑下時間已經到了晚餐的時間了,在雲宮家的專門廚師火力全開的工作下一道道佳肴被端上餐桌。而葯器盛典將雲宮家的族徽烙印在這兩個雲宮家的兒媳的靈魂里,這個族徽就可以讓她們在神王煉獄里盡情的修鍊而不用受到神王煉獄的影響。

這可是一份難得的大禮。更多的就是一份深深的祝福。

族徽里還有別的東西,對於洛聽雪這樣的煉器師來說裡面的煉器手段以及陣法是她聞所未聞的。更多的就是一份盛大的禮物。木靈靈哪裡就是煉藥的相關的技術以及幾種雲宮家的幾種不穿秘葯的藥方。甚至還有一些藥草的種子。

將來等她形成了自己的藥王國度的話,這些藥草的種子就可以在她的國度里生長。

一天都沒有吃東西的眾人見到如此多的美食紛紛食指大動,納蘭天翔知道新郎在這一天是不能多喝酒的而沒有邀請他一起划拳喝酒。在將新娘禮服換掉的時候皓天和他進行了一段小小的談話。

天翔兄,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屬於你自己的真愛。你放心聽雪的幸福我可以給予。

嗯!愚兄明白,見到今天你給出的排場,咱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你小子啊!將來愚兄結婚的時候,哼哼!你可要成為我婚禮的策劃師啊!

放心吧!呵呵。(未完待續。。) 雙子道人在退出數丈之遠,這才從新控制住黑龍雙勾。

可血魔那裏會讓雙子道人站在遠處,控制着法寶攻打自己。

下一刻,血魔收回巨劍,身影一晃,追上了雙子道人,與此同時,血魔旋轉起身體,無數的劍光如把把利劍,四下散開,盤旋,紛紛斬向了雙子道人。

雙子道人臉色鉅變,拼命的崔發着紫盾,想將紫盾最大化,以此來擋住無數的劍芒。

然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雙子道人感覺自己身體一縮,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

雙子道人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就要被吸空了一般。

當他努力的讓自己回過頭去,望向自己的背後,臉色不由驚荒了起來。

只見血魔背對着他,手中的血劍從血魔的手臂之間穿過,刺在了雙子道人背後。

知道自己大限已到的雙子道人,那裏還敢猶豫,元嬰就要離體而出。


可當然識意退出身體,進入元嬰之時,突然龐大的吸力將此元嬰布蓋,下一刻,雙子道人無全不醒人世起來。

原來剛纔,就在雙子道人拼命的崔發着紫盾之時,血魔原本在半空中盤旋的身體突然一頓。

下一刻化作了一道流星般射向了雙子道人背後,一下回返,血劍刺穿了雙子道人。

原本雙子道人不因驚荒,只顧崔發法寶,而忘了血魔會有這招,也正是如此大意還要了他的小命。

傲劍八決的中獨劍式,雖然無法在面對面殺敵,且是偷襲的最佳選擇招式。


要不是因爲雙子道人修爲高,怕是連自己什麼死的都不知道,便已經成爲了一具乾屍。

好在他修爲夠深,一時間還沒能讓血劍一吸而空,這纔有機會回過頭,望向血魔一眼。

抽出血劍,血魔看都不看雙子道人一眼,直接離開了雙子山。

從此,雙**便完完全全的滅絕,就算逃離之人中有雙**的弟子,且也難成大事。

連他們的老祖都讓血魔滅殺了,雙**還可能存在嘛?

在不久後,有人路經雙**,且發現,雙**四處陰氣沉沉,鬼哭狼嚎聲不斷,殺氣逼人。

可讓人不解的是,雙**被人滅門,連雙子道人這老祖也慘遭毒手。

然雙**中不管是坊市還是修士所使用的法寶,法器,竟然一件都沒有少,全數撒滿雙子山。

這讓不少路經過此之人,又害怕的同時也興奮不已,如此之地已然算是一座寶山,這等收法寶的機會,怕是萬年難遇上次。

而雙**被人一夜之間滅山之事,在華東大陸的修真界也開始傳的沸沸揚揚起來。

不少人都搖傳,此事與殺人魔王有關,只因雙**衆人的死法與凡人的死法一樣。

有了這個說法之後,華東大陸所有人開始變得不安了起來。

此殺人魔王連凡人都殺,實力更是能屠殺一個修真二流門派,將其一夜滅門,連雙子道人這名擁有元嬰實力的老祖也未能倖免。

要知道,雙**之所以是個二流門派,那是在鳳車國,擁有着鳳虛山的存在,雙**才只算得上是二流。

如果換成在別的小國家,雙**絕對是雄霸一方的主,絕對是一個頂級門派。

如此一來,不少的小門派開始恐怖了起來。

如果雙**是讓敵家滅門,就算滅個百於次的,這些人也不在呼,必竟他們不會來滅殺自己。

可雙**是死於殺人魔王手中,跟一些凡人一樣,都是天降無枉之災。

這也就是說,殺人魔王那天有空走到他們門派所在之地,被滅門的就是自己的門派。

然衆人很快又得知,這殺人魔王人雙**離開之後,又屠殺了數個小城池的凡人百姓。

隨後又跟經了幾個小門派的所在山脈,下場之一個倖免。

讓鳳車國人又恨又喜的是,殺人魔王在屠殺了幾個小門派後,便順着南方,一路離開了鳳車國。

如此一來,鳳車國自然大喜,可恨的,怒的是,雖然殺人魔王走了,他留下的殘局着實太大了。

不管是凡人城池也好,修真門派山門所在的山脈也罷,凡是讓此殺人魔王路過之地,必成廢墟。

廢墟從建不難,難就難在殺人魔王雖然走人,離開了,可殺氣還在,瀝氣還在,那血霧雖然被帶走了,可這些地方依然無法見到天日。

這也就是說,這些地方已然都成爲了一處處極陰之地。

屍橫遍野,鬼氣深深,寸草不生,再無任何生物敢踏入其內半步。


看到此景,很多人都知道,再過不久,這些地方將成爲一處處險地,一處處厲鬼深淵,生人禁地。

而這些地方只因爲被此殺人魔王路經過,必在此大開殺戒。

然也正因此,所有人都在開始猜測,此殺人魔王究竟是何種生物,或者說是何種魔物,竟然能路過便成爲了厲鬼深淵之地。

要知道,這種極陰之地的形成可不容易,如竟國的厲鬼深淵,那是因爲上古時期,有一名鬼修在此居住修練。

爲了讓那裏能成爲他最好的修練之所,方將一杆過數億的厲鬼幡旗中的厲鬼盡數放出。

又經過了無數億年,無數的修士因探寶,從而身陷禁地,才使的那片區域成爲了厲鬼的深淵,生人的禁地。

然鳳車國的這些極陰之地且有所不同,他們都是一夜之間,便變成了極陰之地。

這不由讓衆人猜測,是何種魔頭經過了那地方,才能留下如此濃郁的殺氣,瀝氣,以及怨氣,讓一處陽光明媚的地方瞬間變成了一處極陰之地,陽光無法透過。

很多人都知道,此魔不除,華東大陸早晚將成爲一處巨大的極陰之地,將成爲人界中最大的極陰之地。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