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有機緣,就有機會領先一步兩步甚至更多步,可是這機緣兩個字容易認,要得到,卻不是努力就能夠得到的。

此時的黃民軍,他對於積聚仙力的階段,早已經達成了。仙識方面,也同樣早已經遠超他如今的境界了。只有對道的認識,他還停留在黃仙初期的階段。之所以他閉關修鍊,就是因為,在突破境界時,他早已經看到了通往天仙的道。只不過之前沒有仙力的支持,所以他雖看到了這些道,卻是無法修鍊。只有如今突破了后,才能夠修鍊起來。當然,天仙之上的道,對於他來說,卻是未知的境界,只有在將來慢慢的感悟這個世界,才有突破的可能。

一心投入修鍊的黃民軍,再次回憶起自己丹田裡洞天形成的過程,還有洞天衍變到如今可容納生命的較完整的洞天的過程。以這些經歷對比自己一生的經歷,還有到這源界星后所經歷的種種,來相互印證,最終學習大道的運行規則。

火焰之道,什麼是火?天地之間,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火焰,有的冰冷,有的赤熱,有的沒有溫度卻能讓人思想感覺到寒冷或者溫暖。各式各樣的火焰,在《崑崙仙決》中都有所記載,可是卻還不是天地間的所有火焰。

水之道,什麼是水?水能載舟,變能覆舟。水之柔是為天地至柔。水之剛猛,可裂萬物。對於水的了解,《崑崙仙決》中同樣大量的記載著,向被傳承者傳授這天地之間水的至理。

地之道。。。。。

木之道。。。。

金之道。。。。。

光、暗、陰、陽、風、電、、、、、天地間無數的大道小道,都羅列其中,看得人眼花繚亂。可是裡面的至理,又是那麼的發人深省,讓人沉醉其中。


隨著了解的深入,黃民軍對於自己所處的天地,認識更深,也更加感覺到天地的奧妙無窮無盡,需要自己花費無窮的精力,去研究。至於要真正完全理解的話,又是讓人感覺到無力。

這些大小之道,不單單獨運用起來威力無匹,還有著互相聯合運用的奇思妙想。

不過,如果任何仙人都必須學會所有分支大小之道才能晉級更高級的仙階的話,那麼這源界星上,那這個世界的仙人將少得可憐。所以,仙人學道,不管大小之道,只要他們領悟到了一定程度,那麼他們就能夠晉級更高一級仙階。只不過,在威力上,差別很大而已。當然,這一來也跟環境有關,二來也跟相剋關係有關,還有其他的一些關係,反正各方各面的相關複雜高深的就是了。

想想光是這《崑崙仙決》就已經有著海量的內容了。對於普通人來說,就算是全看一遍,其所需要的時間,恐怕都需要萬年之久,就更別提還要學習領會了。

當然,身為仙人的黃民軍,卻早已經脫離了普通人的範疇了。就算如此,看一遍后,還得學習領會,他還是需要花費很長久的時間的。

以源界星的時間來算,黃民軍這一閉關,足足花去了十年之久,才終於將自己對於天地的感悟提升到地仙巔峰的程度。至於天仙級的大道,他也只是粗略領悟了一小部分而已。

到了現在,對他來說,反倒是積聚仙力一步受到了限制。這就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來慢慢積聚了。

而此時的黃民軍,又再次成為了能夠越級挑戰的妖孽存在了。當然,那也只是具有挑戰的資格而已。要想勝過地仙,卻是不可能的。最多自保是沒問題的。

而且,這十年來,黃民軍不單單把《崑崙仙決》修鍊到了地仙巔峰的境界了,還順便了解了崑崙傳承中其他一些方向的知識。

這此知識中,黃民軍最感興趣的,就是陣法方面了。畢竟這麼些年的闖蕩下來,陣法的威力還有實用性,早已經深深的在他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迹了。

所以,十年來,他閑暇之餘,就會鑽研各種陣法基礎,陣法布置,陣法運用等等方面的知識。倒也在這短短的十年中,學到了很多的陣法知識。以源界星上的區分來說,他如今在陣法方面,已經達到略有小成的境界了。甚至距離登堂入室已經不遠了。

而源界星的陣法師境界劃分則是:初學乍練、初窺門徑、略有小成、登堂入室、融會貫通、登峰造極、出神入化、超凡入聖。至於入聖之上還有沒有其他境界,就沒有那一個仙人說得清了。

雖說黃民軍也才只是在第三層境界,可是在源界星上,九成的人都還停留在第二層及以下。只有不足一成的人達到了第三層,大多還是初入第三層而已。至於第四層以上,卻是寥寥無幾。更何況如今才是大劫剛過萬年而已。所以,能夠達到第四層以上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准聖級別的仙人。而整個源界星又能有幾個准聖?

所以,有了這陣法的輔助,黃民軍在源界星的安全又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了。

有人就會問了,為什麼他只是在有閑暇之餘鑽研而已,為什麼卻能超過源界星那麼老怪物呢?

這就要看一個人的悟性了。而黃民軍的悟性,卻恰恰是極其妖孽的。當他還是修真者時,就已經達到了第二層巔峰了。如今有了更好的傳承,以及自己的悟性,能不快就奇怪了。

「轟隆隆。。」隨著黃民軍一揮手間,以《傾天掌》的一掌印在了堵著入口的圓石上,洞口碎裂開來,灑落了一地的碎石塊。

以黃民軍如今的境界,還有他對《傾天掌》的領悟。這《傾天掌》早已經被他學會了,缺的只是熟練度以及自身的修為而已。

學會了這《傾天掌》后,黃民軍才更加肯定這《傾天掌》是一部頂級的掌法。

以自己的估計來看,如果以自己如今的境界來全力打出《傾天掌》的話。恐怕就連天仙級的仙人,都不敢硬接。至於地仙及以下的仙人,只要自己的仙決完成了,想逃都逃不掉。

出關后,黃民軍將自己的仙識擴散到一百公里範圍的距離,駕馭著自己的飛劍,以每秒十公里的速度從低空朝著東方飛去。

這樣一來,如果有什麼突發事件的話,自己倒是可以及時的反應過來。

穿過了那片高几十米的草原地帶,又從一座座上千公里、上萬公里、幾十萬公里高的巨山山腳穿行著。躲過了一處處危險地帶、飛禽走獸等等。

穿行中,黃民軍也曾經上過一些高山,從高山上,黃民軍倒是發現了一些煉丹藥材,或者是煉器材料,布陣材料。還有就是散布在一些天地靈氣特別濃郁區域里的仙晶。可是,比仙晶低階的仙石,他卻是看都沒有看到過。不過一想起凡界仙石都是在地下石油蘊藏地才有發現的,那這在這源界星上,是否也是需要尋找到石油蘊藏地才能夠得到仙石呢?如果是這樣的話,看來要得到仙石比起仙晶難度更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仙石跟仙晶的兌換恐怕不是之前自己所了解的情況。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在沒把握之時,還是盡量不要輕易拿出仙石仙晶來的好。最好是先看看這源界星上的人們是怎麼交易再說。

而那些藥材什麼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年份較低的藥材,如果采了拿去煉丹的話,卻都只能算是幼苗而已。而煉器材料,一開始他還有收集,隨著看到越來越多的材料后,就直接放棄了看到就收取的念頭。改為盡量拾取那些比較珍貴的材料,對於普通材料,也只是收集了一小部分,足夠自己在進入城鎮后可以倒賣換錢花花就夠了。

至於仙晶,其大小不一,小的也有茶杯大小,大的甚至達到了上百立方米。而這一路上,黃民軍所收穫的仙晶,有三千多立方米。由於不知道源界星的情況,所以,就算是得到了這三千多立方米的仙晶,黃民軍也不知道其價值幾何。只有進入城鎮了解過後,才能夠知道。

另外,在走動中,黃民軍發現,散布在這些大山中會修鍊飛禽走獸等,其修為最高的也只相當於大乘初期修為的修真者而已。當然,就憑它們的體型體格體魄來看,它們的戰力絕對在同境界的人類之上的。只不過它們的打鬥經驗以及靈活性對比於人類來說,就恐怕有所不如了。

雖說如此,但是黃民軍還是在不引起這些飛禽走獸出動的情況下靜靜的通過它們的地盤。

走了一年之久,才終於從一座八萬多公里高的半山腰處看到山的另一邊山腳下的一座城鎮。

本書源自看書罓

… 雖說已經看到了那座小鎮,可是按照目前的距離來看,也有將近五萬公里之遠。這樣的距離,就算將龍星的赤道拉成一條直線,也只有不足五萬公里而已。可想而知,從這半山腰到那座城鎮,是多麼的遙遠了。

如果黃民軍駕馭著飛劍直線全速前進的話,倒是二十秒就可以到達了。就算是不用飛劍,也只需要幾分鐘而已。

可是,對黃民軍來說,目前已經發現人煙了,那麼自己就需要低調行動才行。所以黃民軍慢慢的從朝著山下的城鎮走去。

當距離山腳兩萬多公里時,黃民軍已經清楚的看到,離山腳約一萬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座村鎮存在。這村鎮佔地將近一千平方公里,這樣的面積,如果是在凡界的話,那可以算是大城了,可是在這裡,卻只是一座小鎮而已。可想而知,如果是大城的話,那得多麼寬廣。村鎮的外圍,修建著一圈的城牆。從這裡可以看到,這村鎮只有前後兩個大門可以進出,其他地方都是高百米寬百米的城牆。城牆上每隔三千米,就有一處觀察站,裡面坐著好些人。時時刻刻都有人張望著城牆之外的情況。

至於城牆上,明顯的可以看出,遍布著一些新舊不同的痕迹,在向人們顯示出它無時無刻不在為守護這座村鎮而屹立著。

還有,就是在城牆外不遠處,圍繞著村鎮城牆,總共建有八座高約百米的圓塔。這些圓塔的最上方,也有著一些人在駐守著。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這八座高塔上,還裝備著一些大型的弩機以及又長又大的弩箭。

遠遠看去,進出村鎮的人很多。出村后,朝著山峰的這一面,大道伸出來后,卻是像枝丫一樣不斷的分叉出去。可以看出這些道路,是一條條從不同地方進山的小道。

至於村鎮裡面,建造著一間間房子,這些房子都只有十幾二十幾米高而已,一排排的座落分明,布局合理。裡面最熱鬧的,卻是位於村鎮最中央的約三十平方公里的區域。這裡有著一排排的一米多高寬十米長四百多米的石桌。石桌兩邊,是兩排半米多高的石凳。石凳與石凳之間,是一條二十米寬的通道。整個廣場周邊還有一排排的商鋪。而這廣場在四個方向有著四個大門。

通道中人來人往的,而石桌上,剛擺放著各種各樣的貨物。

看到這情形,黃民軍知道,這應該是這座村鎮的集市。而這村鎮里的人口,看起來約有著二十多萬人在此生活著。

從這半山上看下去,可以看到,不時的會有些巨大的飛禽在空中飛舞著。當飛禽飛近村鎮時,那些城牆上的守衛人員,就會放出各種法決攻擊飛禽,起到驅趕的作用而已。至於地面攻擊型的野獸之類的動物,從城牆上的痕迹來看,還有會有一些的,只不次數很少而已。

就在黃民軍下到距離山腳只有一千多公里時,隱約的中,他發現前方距離自己八百公里開外的地方,有著三個人影正與一虎類凶獸廝殺著。

他就放慢了腳步,拿出法寶級的飛劍,並將自己的修為偽裝成合體中期修為。朝著前方快速接近過去,邊走,邊仔細看著前方的戰鬥。

就在黃民軍潛伏在距離戰場一百公裡外時,黃民軍就聽到那三道身影中的一個兩米高魁梧的大漢大叫道:「老三,小心啊,這畜生被你殺得發狂了,千萬別讓它傷到了。」

聽到老大的聲音,身高只有一米六八的瘦小個子回道:「大哥,你放心,這畜生雖然厲害,我們也不是吃素的。它發狂了才更好殺呢。哈哈。。。」

而另一個身高約在一米七五的胖子,也叫道:「嗯,大哥,老三的話很對,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咱們又不是第一天配合一起殺這些畜生了。」

黃民軍就看到,一隻二十多米長,高近十米的巨虎正被三個人圍在一個大坑中。巨虎不斷的試圖跳出大坑,可是卻無數次的被分別站立在三個方向的三人指揮著飛劍劈砍著,間中夾帶著一道道法決。

黃民軍感應到那三個人的修為約在分神後期的境界,而巨虎的實力,只相當於分神初期的修為。從這樣的修為上以及戰鬥中的情況來看,如果沒有了那個大坑的制約的話,巨虎早就將三人給殺了。

只是讓黃民軍感覺到奇怪的,卻是為什麼三人不駕馭著飛劍跟巨虎打游擊,而是採取了這種設陷阱來殺虎的舉動呢?雖然奇怪,但是黃民軍還是躲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三人一獸的戰鬥。

從戰鬥的過程中,可以看出,那個最矮的三十多歲男子所在的區域正是巨虎正面攻擊的方向。同時,也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另兩個人的方向,也時不時的會受到巨虎的攻擊,只不過所受攻擊力度較小而已。

而從三人的出手來看,卻是以那個老三實力最強。

巨虎雖然有著分神期的修為,頭腦畢竟還是太差了,居然沒有主攻實力最差的老二攻擊。所以也就導致了受傷部位越來越多,實力越來越低了。

從這情況來看,遲早巨虎得被三人拖死。

隨著三人互相策應,互相配合,越來越輕鬆起來,輕易就將發狂了的二十多米長,高近十米的巨虎給殺死在三人的包圍圈裡了。

遠遠的,黃民軍看到三人在殺了巨虎后,卻是各自將飛劍拿在手中,朝著巨虎走去。然後三人分工合作,不一會就將巨虎剝皮剔骨,都交給那個大哥放入乾坤袋中。還看到他們從巨虎的大腦處起出了一枚淡藍色的拳頭大小的晶體來。然後就聽到:「哇,大哥,是風元晶啊。」

那魁梧大漢點頭道:「嗯,光這枚風元晶就可以值十仙晶。更別說其他的皮肉骨還能賣個兩三仙晶的。嘿嘿,真是不虛此行啊。」

黃民軍看到他們興奮的樣子,倒是決定繼續隱藏著觀察一陣再看好點。畢竟這剛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如果能夠從旁了解一些事情的話,那麼等自己進入城鎮后,就不會顯得突兀了。

三人分解了巨虎后,都盤膝坐下調息了一下,恢復真元力和身上的傷勢后,才起身往回走。

這時,黃民軍就奇怪了,怎麼他們不駕馭著飛劍飛行?而是用步行的,而且他們的速度還顯得比較慢。

邊走,那老三邊問道:「大哥,這次回去后,你趕緊的先去買那明焰丹給小玉服了。」

魁梧大漢急忙道:「那怎麼使得,這次的收穫可是咱們三兄弟一起得到的,理應一人一份的。如果拿去買了明焰丹的話,你們怎麼辦?不行不行。至於小玉的傷勢,也不急這一時,等過些時日再賺到仙晶了再買不遲。」

老二就道:「大哥,你就別推了,小玉的傷勢越早醫治越好,拖久了對她的根基有影響。」

老三也勸道:「大哥,就這麼定了,你先把換來的仙晶加上你自己存的,應該夠買明焰丹了吧。拿著明焰丹先給小玉醫治先。怎麼說我們也是小玉的叔叔吧。」

魁梧大漢不由得雙眼紅紅的,想了想后,大漢爽朗的道:「行,這次我就代小玉先謝謝你們了。」

老二老三齊聲道:「謝什麼謝啊,自己人,謝了就太見外了。」

隨後,三人加快了步伐朝著城鎮的方向走去。

跟在三人身後的黃民軍,看到三人所經過的路線,剛好避過一些危險之地。其中好幾次在通過幾個險地時,他們都是停下,等到此處的凶獸覓食后,才掐著時間快速的通過一些凶獸的地盤的。一路上走了十天後,三人才險之又險的到達了山腳下。

也就是走到了一條小道口時,三人不由得呼出了一口氣,表情從嚴肅變得輕鬆了起來。

想不到這三人為了安全,居然花費了整整十天,才走出只有區區兩三百公里的大山。照這樣看的話,如果他們要上到山腰的話,那不是要走個好多年才有可能?而且,一路上的危險之地,比起他們走過的地方來說,更加的危險,更加的可怕。這麼來說的話,他們能夠走到進山兩三百公里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怪不得之前自己從那小湖出來的一路上,卻是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想來,是因為這源界星上的危險太多了。多到大家想要穿過群山去探索,實力不夠,就算想出行都難。

從他們的表情來看,出了山後的小道,應該是沒有危險了。這時,黃民軍反倒是有點猶豫起來。是否假裝從山中下來跟他們無意間碰面認識一下呢?還是讓他們先走,自己再獨自走出去?從遠處的情況來看,只要自己走出山腳,鐵定會遇到人的。到時要是讓他們看到一個生面孔的人出現,會不會引起什麼意外呢?

想到這,黃民軍覺得,還是靜觀其變的好。所以,他就找一處較高的地方,隱蔽在樹梢里,注視著村鎮以及附近的情況。

從村鎮的大門上,黃民軍看到一塊牌匾,上面寫著:木峰鎮,三個字。

黃民軍整整坐在樹梢上觀察了三天之久,終於基本上了解了那個木峰鎮的一些基本情況來了。

首先,在鎮門處,時時刻刻都有著十人左右的人員分別站在各處。從他們的動作上看,基本上他們只是在維持秩序而已。對於一些生面孔的人,最多就是多看幾眼。絕不會對這些生面孔的人進行阻攔、盤查等動作。

為什麼說是生面孔呢?這卻是黃民軍看到圍繞著山腳,有著一條長長的小道,是通向了山外的。這條小道上,時不時的會出現一些人員。從他們的裝扮上,可以看出,他們都是經過了長途跋涉而來的。而這些人的修為,基本上以分神期的人員居多,間或有著一兩個合體初、中期的修真者。至於合體後期以上,或者出竅及以下修為的人員,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說真的,在看到這些人居然長途跋涉而來,還弄得身上的服裝臟西西的,黃民軍心中是極其的不解的。結合之前自己所碰到的三個分神後期的人,在這山中穿行時,也沒有放出飛劍來。黃民軍猜測,可能在這源界星上,由於重力比凡界大了上百倍,還有天地靈氣濃郁了上億倍的原因,所以他們都無法駕馭飛劍飛行吧。

其次,這座村鎮里的居民,應該都是以身後這座大山裡的資源為生存條件而留在這生活的。這是從村鎮中集市上所擺放的貨物上,可以看出,都是人們從這大山中所採集的各種資源。有一些野獸肉、骨、皮毛等等,還有一些煉器材料、煉丹藥材等等。

不過,就是這大山裡的資源,豐富是豐富,可是對於這村莊里的人的修為境界來說,危險更多。可是人們卻還是趨之若騖。但是,為了安全起見,基本上大家進山都是以成群結隊的。很少見到有誰會獨自進山的。只有那些修為高深的修真者,才有自信的獨自進山。而黃民軍觀察的這三天,卻從沒看到有獨自行動的個人。

所以,黃民軍知道,自己要獨自進村鎮的話,恐怕會引起他人的注意的。不過,以自己如今偽裝出來的合體中期修為來說,倒是挺像個獨行俠的。

想到這裡,黃民軍將自己的裝扮按照自己觀察的這些人的裝扮款式,作出了簡單的改變。使自己的裝扮跟他人的裝扮不會顯得格格不入后,才邁開腳步走出了大山,沿著一條小路以合體期修真者的速度朝著村鎮走去。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出山後,就是一片樹林,樹林中的樹木,基本上都是十幾人合圍,幾百米高的大樹。而林中,生長著各種各樣的小草、普通草藥等植物,這些植物都只有半米高左右。在這些小草樹木中,可以看到一條羊腸小道貫穿其中,小道充其量也只能並排走兩三人而已。

黃民軍沿著小道朝前走去。看著道邊的參天大樹,黃民軍覺得自己好渺小。

越靠近村鎮,小道就越寬闊,沿途還有著一條條小道分叉出去,通向別的進山路口。

從他出山的路口到村鎮的直線距離約在一萬多公里。可是如果從小道行走的話,最少也需要走兩萬公里之遠。真是想不到,這小小一座村鎮,建設在這山腳下,居然還離山腳這麼遠。

當黃民軍走了一千多公里后,路上遇到的人漸漸的多了起來。

而當一群群進進出出的人群看到孤身一人的黃民軍,一個個都臉上露出了驚訝中帶著尊敬的表情,看著黃民軍快速的走過。

想來,這是因為黃民軍所表現出來的速度來看,他的修為最少也是合體中期實力的原因吧。

行走在這小道中,不時的還可以看到地上的一些未乾的血跡,還有周圍草叢中的一些打鬥痕迹。甚至黃民軍還發現到,一些隱藏在林中樹木里的人影。想來這些人是專門為了打劫他人的吧。

可能是因為黃民軍所展示出來的實力太強吧,所以倒是沒有人跑出來打劫他。

不過,就在他前行了三千多公里后,終於看到了自己之前所遇到的三個人。

那是兩方對峙的人馬,多的一方有十四個人,少的一方就是那三兄弟。從雙方的修為上來看,人數多的一方,有著五個分神後期的人,其他的都是分神初期的。

從這樣的陣容來看,那三兄弟是凶多吉少。

當黃民軍來到時,就聽到「仇老大,希望各位兄弟行個方便,讓我們兄弟過去。感激不盡!」

只見,那魁梧大漢帶著自己的兩個兄弟一起朝著擋在小道前方的另一伙人恭敬的拱著手。

而人多的一伙人中,領頭的,是一個一米八左右身體強壯的中年漢子。漢子帶領著四個人擋在小道當中,至於其他人呈扇形半圍著那三兄弟。

聽到三兄弟中大哥的話,中年漢子身後一個身高兩米一的瘦高個年輕小夥子陰陰的道:「哼,想要我們老大放你們過去?不留下點東西,就想走?想得美。」

圍著三兄弟的其他人都舉起了手中的兵器齊聲吼道:「對,留下買路財,趕緊滾蛋。」

中年漢子聽到大家的話后,舉起了一隻手,說道:「易家兄弟,你們也是木峰鎮的老人了。咱們詭劍仇的規矩你們應該知道吧。留下你們此行收穫的一半,該幹啥就幹啥去,別耽擱了咱們的時間。」

易家老三就道:「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嗎?仇老大,只要通融了這一次,今後必有回報。」說完倒提著劍朝著那仇老大再次拱著手。

中年漢子哈哈大笑了起來,道:「想要我們放過你們?哼,吃到嘴邊的肉,你們想讓老子吐出來?作夢吧你。趕緊的,把東西交出來。然後滾蛋。我數數了啊。一。。。」

易家三兄弟聽到對方的話,互相看了一眼。

易老大的雙眼通紅猙獰的,咬緊牙關,都差點咬出血來了。易老二、老三兩人同樣滿臉悲憤的。

最後,易老二才咬牙道:「大哥,把東西給他們吧。誰叫我們實力不如人呢。只要人平安了,以後還有機會進山狩獵的。小玉的傷勢,只能繼續拖一拖了。唉。。」

「二。」

就在仇老大準備喊「三」時,易老大拿出乾坤袋時。。。

「嗬,好熱鬧啊,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隨著的這道聲音傳來,從易家三兄弟來的小道中,慢步走來一個身穿淡黃-色布衣的年輕小夥子來。

詭劍仇的人和易家三兄弟都不由得看向了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全都提起飛劍,作出了戒備的動作來。

由於黃民軍是慢步走出來的,所以,在場沒有人知道黃民軍是什麼修為。只是從他的身上,感應道比自己強大而已。當然,到底有多強,大家都一無所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