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只是九目妖皇本身的變化,但是在眾人的眼中,卻猶如狂風暴雨的準備。

鄭鳴神色淡然,他手持都天烈火主旗,繼續催動著三十六個巨大的火團,蒸發著那逐漸下落的水面。

但是他的心中,此時卻調出了自己的聲望值系統,在這一刻,他想著是不是再找出一張厲害的英雄牌來。

都天烈火大陣雖然厲害,但是彷彿也只能焚山煮海,至於接下來的情況,鄭鳴覺得沒有把握。

「嗚嗚嗚!」什麼情況,鄭鳴剛剛調出自己聲望值的界面,臉上就露出了驚訝!

青色聲望值三千二百三十五,這個基本上沒有怎麼漲,但是黃色聲望值,此時卻已經達到了三千二百萬之巨。

不算是鄭鳴用過的,黃色的聲望值,竟然一下子漲了一倍多,他奶奶的,兇殘的很啊!

至於紅色的聲望值,鄭鳴對於眼前的數字,有一點發暈。四十億,竟然是四十億!

後面的零頭,鄭鳴已經沒有心思看了,四十個億的紅色聲望值,實在是牛到了家。

嗚嗚,想誰是誰,可以老君,可以道祖,可以菩提,可以接引,更可以一句道友與我有緣,就可以將人直接帶走。

實在是太爽了,雖然不是洪荒,但是更勝洪荒啊!

來一張,老子如此多的聲望值,怎可以不來一張。唔,鴻鈞道祖,就他老人家了。

這個念頭一生出,鄭鳴就直接豪氣的扔出了十億紅色的聲望值,現在他老人家聲望值足夠,那裡還懼什麼金蓮大聖,有鴻鈞在手,金蓮大聖那妖孽要是不知道深淺,直接滅了那廝再說。

可是當鄭鳴心頭期盼那高卧九重雲,蒲團了道真的鴻鈞道祖時,那英雄牌的系統卻一直都沒有動彈。

什麼情況,為什麼我要的鴻鈞老祖沒有出現,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玩我嗎?

就在鄭鳴心頭氣憤不已的時候,一道信息出現在了他的心頭,看到這信息,鄭鳴徹底有一種自己日了狗的感覺。

原來,這信息上,只有一行字:經確認,鴻鈞道祖乃是洪荒牌人物,運用想誰是誰技能,您的聲望值不夠。

大爺的,鴻鈞道祖明明在封神上出現了好不好,怎麼是洪荒人物,你太奶奶的,也太不把豆包當乾糧了。

心中雖然氣憤,但是鄭鳴知道,自己找一個系統抗議,沒有什麼用處。你不是不讓我抽鴻鈞嗎?得,老子要三清行不行,太上道祖,俺喜歡你。

不就是十億聲望值嗎,我有四十個億,這一次,一定要湊夠三清,三十個億聲望值而已嗎?

太上道祖,等你好久了!

就在鄭鳴心中憤憤不平的等待自己心頭出現太上道祖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心頭又出現了一行字。

「太上道祖同樣是洪荒人物,您的聲望值不足,請不要隨意使用想誰是誰技能。」

「嗚嗚,日了狗了,這還讓人活不活了!」

鄭鳴心中一陣的哀怨,太上老君明明在封神之中出現,為什麼想誰是誰,竟然成了洪荒牌。

不行,再換一個,元始天尊,唔,還是這樣,再換一個,老子就不信通天教主還不行。

雖然鄭鳴上了憋勁,但是實施卻冷酷的告訴他,有時候,光有倔強,真的不行啊!

尼瑪,通天教主,洪荒牌,接引道人,洪荒牌,准提道人,還是洪荒牌。那個女媧也是洪荒牌,伏羲也是洪荒牌,就連黃帝都是洪荒牌……

這日子,真的沒有辦法過了!

鄭鳴心中不爽,嘴中罵道:老子這次拼了,我就不信,如來佛祖他也是洪荒牌!

也就在這句話罵出的剎那,鄭鳴的心頭,就出現了一張英雄牌,這是一張金光閃閃的英雄牌。在那英雄牌上,滿臉慈悲的如來佛祖,正笑吟吟的盤坐在蓮台上。

如來佛祖,自己竟然真的將這位聖人之下的第一人抽到了手中,鄭鳴的臉上,瞬間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十億紅色的聲望值花了出去,但是如來佛祖,這可是如來佛祖啊!

激動不已的鄭鳴,剛剛準備看如來佛祖究竟有什麼技能,卻聽耳邊有人冷聲的道:「給我破。」

伴隨著這話語,就聽虛空之中響起了一道雷鳴。伴隨著雷鳴,一道灰色的細流,朝著一團都天烈火直接罩了下去。

都天烈火,同樣是世間少有的火焰,焚山煮海,遇水不滅,威勢驚人,但是這也要分為什麼水。

太陰之水號稱天下萬水之母,自然不是吹的,在九目妖皇噴出這一團水的瞬間,那本來猶如驕陽一般的都天烈火,竟然瞬間萎靡了大半。

都天烈火比不過太陰之水,這一下,不少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因為他們不少人的性命,都寄托在鄭鳴的手中。

那偌大的九目妖皇,在那團太陰之水從都天烈火上掠過的剎那,就只巨眸中,就閃出了森森的殺意。

太陰之水乃是它最重要的東西,現在在鄭鳴的逼迫下,不得不施展出來,但是這對於九目妖皇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屈辱,他絕對不能就這樣放過鄭鳴。

伴隨著九目妖皇大嘴張動,那一道兒臂粗細的太陰之水,就彷彿一條靈蛇,再次朝著都天烈火撲了過去。

也就是幾個剎那功夫,三十六團都天烈火,就黯然了一半,甚至那三十六桿都天烈火旗,都黯淡了三分。

「小子,再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歸附於我,我就饒你不死!」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再次從九目妖皇的口中傳了出來。

鄭鳴現在心中無比的淡定,雖然他還沒有想施展如來佛祖,但是擁有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在手,這麼一個九目妖皇,那還不是翻手就可以拿下。

當然,最好還是不要驚動金蓮大聖那廝,要不然的話,如來佛祖恐怕打不過他。

鄭鳴雖然修為和聖人級別的差距很大,但是憑藉著和金蓮大聖一戰,他已經感覺到了聖人和非聖人直接的差距。

這種差距,並不是修為和一兩件法寶可以彌補的。

用誰對付這九目妖皇呢,丁隱嗎?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準備使用丁隱的英雄牌。

雖然丁隱並不一定能夠獲勝,但是那血影大法,卻也不見得就會輸。心中主意打定的鄭鳴,剛剛準備點開丁隱的英雄牌,卻陡然看到了丁隱旁邊的一張英雄牌。

王道靈!

這傢伙的本體也是蛤蟆,不知道和這九目妖皇比斗一番,究竟勝負如何。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鄭鳴那點向丁隱的手指,直接變成了王道靈。

伴隨著一道金光閃爍,王道靈的英雄牌已經沒入鄭鳴的體內。對於這王道靈,鄭鳴一直覺得這廝應該不是太強,畢竟在他看到的連續劇中,此人很容易就被青蛇給宰了。

可是在使用了王道靈英雄牌的瞬間,鄭鳴就感到自己體內有一種磅礴的力量。

這股力量,比之自己體內的真元,何止是強大十倍,不過和這些相比,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頭竟然出現了兩種法術。

撒豆成兵,請神術。

想到請神術,鄭鳴就看到那已經有些開始敗退的都天烈火,既然這些都天烈火彷彿難以克制那太陰之水,自己就試一試這所謂的請神術。

法力催動,鄭鳴手指在虛空之中快速的划動。

在外人的眼中,此時的鄭鳴,就彷彿得了羊角風一般,因為他划動的手指,實在是沒有任何的規律。

「這……宗主這是在幹什麼,他剛才划的是什麼,莫非是什麼銘陣嗎?」

萬象門之中,有人滿是疑惑的問道。

可惜,沒有人回應,因為對於鄭鳴此時究竟是是很贊的什麼手段,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幹說得清。

都天烈火,此時已經被那九目妖皇的太陰之水壓制,雖然三十六團巨大的火球,並沒有被完全那太陰之水澆滅,但是一團團已經變的只有拳頭大小。

而一旦這這三十六個火團熄滅,那都天烈火大陣,也就算是被人給破了。(未完待續。) 滾滾的海浪,這一刻再次洶湧,本來剛剛露出水面的山石,瞬間被海水所淹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太陰之水在一邊的原因,那滾滾的波浪,變得更加的洶湧。

馮三的臉色,這一刻變的蒼白,他的腦袋更是一片空白,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是這一切還真都是真的。

從生命要保存下來的喜悅,一下子到死亡就在眼前的威脅,馮三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

鄭宗主也不行嗎?剛才焚山煮海的大神通,竟然被人給壓制住了,這怎麼可能,鄭宗主他老人家,怎麼可能失敗!

一聲聲不甘,在馮三的心頭咆哮,馮三更是有些恐懼的朝著鄭鳴看了過去。

他希望,這一刻能夠從鄭鳴的身上,看到一點什麼。

鄭鳴依舊畫著符,但是鄭鳴的臉色此時越來越不好,這請神之法,聽上去很不錯,但是卻極其消耗真元。

雖然王道靈那個蛤蟆精的真元還是不少,但是在將請神術施展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就足足消耗了一半的真元。

早知道如此,就不施展這所謂的請神術了。

但是請神術已經施展了一半,現在停下來絕對不行,那樣對自己,可是有生命的威脅。

既然不能停,那就將這請神術用完,反正消耗的是王道靈的真元,又不是他自己的。

滾滾的水浪,越來越洶湧,但是盤坐在水浪之上的巨大的九目妖皇,這一刻卻是露出了一絲的疲憊。

那太陰之水施展的雖然氣勢不凡,但是太陰之水對他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絕對不會施展著作為自己本源的太陰之水。

更何況,都天烈火雖然在消散,但是作為一種神火,都天烈火在和太陰之水碰撞的時候,也消散了不少的太陰之水。

現在還沒有將所有的都天神火澆滅,那太陰之水,就已經能消耗了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雖然不多,但是九目妖皇卻心疼無比,畢竟,這關係到了他以後的成就。

殺了鄭鳴,讓這個可惡的小子,死無葬身之地。怒吼一聲的九目妖皇,再次催動那滾滾的水波,朝著鄭鳴直噴而去。

鄭鳴施展的請神術,可以說一切都無比的正常,畢竟現在施展這套法術的人並不是他,而是王道靈。

王道靈對於這種請神術,運用的不是一次兩次,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差錯。

就在滾滾的波浪,要眼眸碧翎山的瞬間,鄭鳴的請神術,也施展的七七八八。唔接下來,就應該在頭腦之中,生出要請的神兵名號。

請誰呢?

這對於鄭鳴而言,也不是問題,因為王道靈的英雄牌,都可以替他解決。可是,就在鄭鳴心頭生出要要請的神兵天將名子的時候,他卻木然發現了問題。

本來,將這請神術施展到了最後的時候,自己應該和那神兵天將取得一絲的聯繫,可是現在,自己和那位天兵神將之間,竟然半點關聯都沒有。

這是什麼情況……

就在鄭鳴疑惑的剎那,一個念頭升起在了他的心頭,也就是這個念頭,將鄭鳴整個給雷暈了。

神仙不在家,竟然是神仙不在家!

王道靈以往用請神術的時候,也遇到過這種情況,只要所請的神靈不在神位上,那就聯繫不上,自然也就請不來。

自己第一次使用這請神術,竟然他奶奶的請不到,這豈不是說,這王道靈的英雄牌,自己算是白用了嗎?

轉念之間,鄭鳴就按照王道靈以往的做法,想打了另外一個天將,只不過很可惜,另外一個天將,依舊沒有給他任何的聯繫。

嗚嗚,沒有,這個天將也沒有聯繫,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情況,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都去了什麼地方。

沒在家,沒在家,沒在家……

將王道靈腦海之中的神靈統統清了一遍,鄭鳴不得不接受一個顯示,那就是他所請的神靈,統統的不在家!

這絕對不是偶然,莫非是因為自己所在的地方,並不是自己前世的世界,所以聯繫不上那個世界的神靈。

唔,要是因為這個緣故,那麼請這個世界的人怎麼樣。一個念頭之間,鄭鳴就想到了萬象祖師。

雖然他並沒有見過這位祖師,但是對於這位祖師的畫像他倒是見過不少。而就在他心中閃過那位萬象祖師形象的瞬間,一道身影,就出現在了鄭鳴的近前。

這身影被金光所籠罩,在鄭鳴看到這身影的剎那,那漫天的巨浪,也朝著他卷了過來。

「孽障,大膽!」

那身影的怒斥,充滿了威嚴,伴隨著這怒斥之聲,就見那身影一拍手,一道巨大的青色手掌,朝著那席捲而來的潮水,重重的撞擊了過去。

瘋狂的水波,在這碰撞之中,瞬間化成漫天的水滴,落在了天地四方之間。

要不是最後,隱藏在波浪之後的太陰之水碰撞在青色的手掌之上,那青色的巨掌,就要拍在九目妖皇的身上。

九目妖皇的眼眸中,射出了一道精光,他緊緊的看著那金光閃爍的身影,一個個眼眸,都瞪大了一倍。

它彷彿看到了什麼,但是又不敢認。也就在這時候,就聽那金色的身影冷哼一聲,手掌再次揮動,一股股磅礴的真元,瞬間攪動天地。

巨大的玄武,從水浪之中咆哮而來,足足有千丈多長的青龍,更是帶著滾滾的青木靈氣,匯聚在虛空之中。

赤炎蔓延的,一如一團火的朱雀,還有那呼吸之間,猶如雷霆一般的白色巨虎!

一個個彬彬如生,而且它們之中的每一個,都擁有著生神境巔峰的威勢。

「萬象四神經,這是萬象四神經!」姬元真站在萬象門的寶鏡之前,驚聲的喝到。

他沒有想到,自己此時,竟然看到了萬象四神經。這萬象四神經,在整個宗門之中,也就只有他練成了完全版本,而他師尊江遠和段雲崖,雖然在萬象四神經上努力不少,但是卻並沒有學成完整版的萬象四神經。

而這個人,卻一出手,就是完整版的四神經不說,而且其中的奧妙,和自己相比,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

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雲霓之別。姬元真覺得,自己的萬象四神經和這萬象四神經比起來,簡直就是垃圾。

差的太遠了。

「祖師,是祖師他老人家!」有人驚聲的喝道,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的道:「雖然他老人家的身影模糊,但是這絕對是祖師他老人家的模樣。」

「嗚嗚,祖師出世,我們萬象門還有救!」

姬元真的心中,對於這種說法,無比的贊同,因為他知道,能夠將萬象四神經修鍊到如此地步的,除了萬象祖師,萬象門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先輩可以。

鄭鳴,他真的將萬象祖師請來了,他真的是萬象門的宗主,要不然這麼多年來,怎麼只有他能夠將萬象祖師的元靈給請出來呢?

「有祖師在,我們這一次有救了,哈哈哈!」有萬象門的弟子,無比激動的說道。

雖然他們對於鄭鳴,也有著不小的信心,但是這種信息,自然沒有對萬象祖師的信心來的足。

祖師出手,他們就覺得應該是天下無敵。

蕭無回靜靜的看著那金色的光影,以及金色光影手掌催動,演化出的四個靈獸,而後聲音中的帶著一絲可惜的道:「這元靈,只能發揮祖師一半的修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