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勞倫很想追,此刻灰龍王受傷正是滅殺他的最好時候,可是他只能浮空飛行速度根本追不上灰龍王。

此時一頭頭受了重傷的海族妖王從核爆餘波中衝出,被樞機主教勞倫堵了個正著。

隨後這裡無窮白色能量爆發,這些重傷的妖王全部被勞倫滅殺,一顆顆五階量結晶被他取出。

「這次滅了這麼多妖王,這大西洋總算能安靜了!」

「咦,那邊怎麼有光明能量波動?」

一座面目全非的小島上,楚雨茉墜落在這裡已經昏迷過去,身上的黑甲也是失去了癒合能力遍布裂紋。

勞倫一來到這島嶼上就感應到了楚雨茉身上微弱的光明能量,他的臉色立刻一驚。

伸出一隻手按在了楚雨茉的手臂上,隨後他的臉色變成了極度震驚,然後又是欣喜。

「這,這竟然是光明神的血脈,怎麼可能,光明神竟然有血脈留在世間,她的血脈還只是覺醒了一半!」

「果然是天主保佑,我找到了神留在世間聖女!」

隨後勞倫小心地抱起昏迷中的楚雨茉,身上白光散發踏海離去。

在他抱起楚雨茉時,楚雨茉身上一枚碎裂的黑甲殘片掉落。

……

雪黛從餘波中掉落在海面上又被巨浪拍入大海,在海中她吐出一口鮮血,手上的海洋之心光芒變得極度黯淡。

「沐白,雨茉,你們在哪裡?」

當雪黛能量恢復一些之後,他在周圍的海域尋找了一遍,根本沒有發現楚雨茉的蹤跡,她只能去那亞特蘭蒂斯所在之處尋找李沐白。

她不知道李沐白能不能在那恐怖的爆炸中活下來……「你千萬不能有事!」

當雪黛回到海底,看到原先的亞特蘭蒂斯廢墟已經全部消失竟然變成了一處恐怖的金屬大陸,這到底是什麼?武器還是飛船?」

「傳說中亞特蘭蒂斯神的力量嗎?」

但是雪黛沒有震驚多久,甚至沒有去管那金屬大陸,她要尋找李沐白。

一個小時后,雪黛尋遍這附近大片區域,終於在這金屬大陸下的一條海溝中感受到了生命能量的波動,還有李沐白的氣息!

她立刻向海溝下游去,隨著能量波動找到了昏迷中的李沐白。

方天畫戟在雪黛靠近李沐白時只是顫動了一下,並沒有攻擊雪黛。

看著李沐白此時全身傷口的樣子,雪黛來到李沐白身邊眼淚滾滾落下,一滴滴眼淚猶如珍珠一般,不融於海水滴落在李沐白身上,竟然讓他身上的傷口恢復速度變快了一些。

雪黛一隻手觸摸著李沐白的側臉,「沐白,我的朋友,多謝你來救我,你是為了我才受這麼重的傷,就連你女朋友雨茉都是因為我在爆炸中失蹤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可能你就是我父皇曾經所說我命中的真命之人,可是……」

此時雪黛俯下身子偷偷地親吻在了李沐白側臉上……

五天之後,李沐白的傷勢恢復大半,心臟在無數生命能量的滋養之下已經癒合,被雪黛握著的手掌上手指一動,他蘇醒了過來。

睜開眼周圍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一縷縷沁人的淡香瀰漫,李沐白看到了一張精緻無比的容顏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她是雪黛!

自己的頭部正枕在雪黛的大腿上,那淡香也是從雪黛身上散發出來的。

「雪黛,你們沒事就好,對了雨茉呢?我怎麼沒看到雨茉?」

李沐白一問,雪黛因為李沐白蘇醒驚喜的臉色直接消失,變得無比失落。

「雨茉在那驚天大爆炸中和我分散了,她失蹤了!」

「什麼!」

李沐白身軀立刻仰起,雙手抓住了雪黛的雙臂,極度擔憂地道:「雨茉失蹤了?」

「雪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雨茉怎麼會失蹤?」

李沐白雙手抓著雪黛的雙臂不自覺的越來越用力,那擔憂的神色讓雪黛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帶著歉疚,甚至眼中出現了淚光。

李沐白看到雪黛的淚光,立刻察覺到自己太激動了,立刻放開了雪黛的手臂,

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緩,「雪黛,你快告訴我,雨茉是怎麼會失蹤的?」 「當時那大爆炸發生,雖然我和雨茉已經盡量遠離,但還是沒有逃脫那恐怖餘波。」

「等到被衝出百里之外餘波威力散盡時,我已經找不到雨茉!」

「雪黛,爆炸到現在多久了?」

「五天!」

「已經五天了!」

「走,我們去找雨茉!」

李沐白立刻起身才發現他現在身上沒穿衣服,當初變回人形跟彩虹男子大戰身上有能量護體,可是他昏迷之後體外的根本維持不了直接消散了。

此時他就是赤裸裸的站在了雪黛面前,這一幕讓李沐白異常尷尬連忙用能量化出衣服,心跳都是有些加速。

而這一刻雪黛的俏臉也是通紅,雖然在李沐白昏迷時她早就看過,但是此刻李沐白蘇醒這一瞬間讓雪黛的心跳也是砰砰加速起來,連雪白晶瑩的耳朵都是變得通紅,低著頭都不敢看李沐白。

為了緩解尷尬李沐白收起身旁的方天畫戟立刻轉移話題。

「雪黛我們去找雨茉,我相信她不會死!」

……

李沐白開啟天眼找遍了方圓幾百里可是這人在大海中失蹤想要找到根本就是大海撈針,幾乎不可能。

就算李沐白開啟天眼也是一樣,若是楚雨茉真的死了,經過這麼多天早就不知道被海中暗流卷到了什麼地方。

李沐白心中清楚,可是他不甘心,他的心中此刻充滿了懊悔!

楚雨茉是因為他才來的,是因為他內心自大以為自己已經到了這個世界進化者的最前沿,他可以保護好她。

但是上天直接給了他一個打擊,那彩虹男子同樣是王者,可是戰鬥力比他還要強,自己這次都是差點死在他手中!

還有後面的那驚天核爆,若不是那亞特蘭蒂斯下面的「神物」擋住了核爆的威力,而且核爆驚走了彩虹男子他現在可能早就死了。

「他內心因為無數次戰鬥勝利,有些自傲的心緒被瞬間摧毀!」

這一次失敗就讓他差點萬劫不復,這天地這麼大不知道還有多少高手沒有出世。

「他現在真的還不夠強,他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我真沒用,本以為自己可以充當救世主,卻沒想到老天給我來了當頭一棒!」

「啊!」

李沐白在海面上仰天怒吼!附近的海面都被他轟的巨浪滾滾。

「沐白,你不要這樣,看到你這樣我心裡很難受,都是因為我雨茉才會出事!」

一顆顆眼淚從雪黛眼中划落。

看到在一旁流淚的雪黛,李沐白安靜了下來,他伸出手掌抹去了雪黛的眼淚。

「雪黛,對不起,這不關你的事,是我的問題!」

「可能我這一路進化都太順風順水了,沒有經歷過幾次挫折和失敗,我的內心膨脹了,失去了還在弱小時的那種謹小慎微。」

「我竟然如此經不起挫折,我的心亂了!」

此時雪黛握住了李沐白在她臉上的手掌,「沐白其實我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我們自己找不到,可以詢問在這片海域的海族,他們或許見過雨茉!」

雪黛的這個主意讓李沐白眼鏡一亮,他看到了找到雨茉的希望,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直接顯化出了蛟龍本體鑽入了大海中!

在他天眼搜尋之下很快就找到了一隻在海底洞窟中躲藏起來的四階大龍蝦。

在李沐白的威壓詢問之下,這隻大龍蝦嚇得瑟瑟發抖絲毫不敢撒謊,他確實沒有看到過楚雨茉,但是他發動了在他下面的那些海族魚蝦類進化者。

這些魚蝦類進化者又發動他們的手下的小魚小蝦,很快就有消息反饋上來,有一條低階石斑魚在一座小島海岸邊見到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強大人類帶走了一個人,那人跟李沐白他們描述的很像。

這個消息的出現,讓李沐白心中驚喜無比,「雨茉沒死,只是被人帶走了或者是被人救走了!」

隨後他立刻讓大龍蝦帶著他們去那座小島,登上島嶼之後李沐白用天眼橫掃很快就找到了楚雨茉曾經墜落留下的痕迹。

那裡有一個人形土坑,而且李沐白在旁邊立刻就看到了一塊黑色的甲胄碎片。

「這是雨茉身上黑甲的碎片!她的黑甲碎裂了!」

「我最擔心的事情總算沒有發生!」

「雨茉應該是被那人救走了,我要找到她!」

隨後李沐白讓那大龍蝦召喚來那條石斑魚,根據石斑魚的描繪那人全身可以散發出潔白的光輝,一身紅袍,在一旁的雪黛心中立刻有了猜測。

那是西方一個大教的樞機主教,她在尋找到亞特蘭蒂斯遺迹之前,曾在人類城市中尋找過資料,那大龍蝦的描述跟樞機主教很像!

而且樞機主教也是人類中的王者,當時想要靠近這核爆邊緣也只有王者才能做到,按照石斑魚所說那樞機主教去的應該是美國!

雪黛說出自己心中的推測,終於有了楚雨茉去向的線索,讓李沐白心中異常激動,一把抱住了雪黛,把她抱起轉了一圈。

隨後李沐白取出一顆四階神果給了大龍蝦,讓大龍蝦也是激動無比,雖然擔驚受怕,但是這次的回報簡直是太值了。

李沐白化出蛟龍本體,跟雪黛快速向美國而去,不到半天他們就趕到了美國紐約市!

因為這是美國最大的城市,曾經的世界第一「大城」樞機主教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這裡。

這座美國最大最繁華的大城市遠遠看去也是被一堵巨大的城牆圍繞,這城牆看去簡直就是一道天塹一般,雄偉無比足有上百米高被他們稱為生命之牆!

而且在那城牆上掛著一副長達百多米的恐怖骨架,這是一頭曾經襲擊紐約的獸王,被城內的人類強者擊殺后剝乾淨了血肉,骨架被掛在生命之牆上震懾天下怪獸。

傳說自從這獸王骨架掛在城牆上后,紐約就再也沒有被怪獸襲擊過!

果然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城市,這城牆絕對達到了人類城市的世界之最!

而原先這座城市的標誌,自由女神像早已坍塌,現在這裡的標誌是生命之牆! 李沐白和雪黛化成人形從城門處混進了城市,這座大城市跟李沐白見過的其他城市截然不同,在這裡大部分的人類竟然都對生活都充滿了希望和熱情!

這裡有教堂,有眾多英雄,有百米高的生命之牆圍繞整座城市,從來沒有被任何「怪獸」衝進來過,現在這裡被稱為美國之盾!

在城牆內有一塊巨大的空地,上正擺放著一頭頭怪獸的巨大屍體,無數人類正在熱火朝天地切割怪獸血肉。

此刻還有無數人類正聚集在街上遊街慶祝,慶祝美國發射核彈一舉滅殺了在大西洋中的諸多的五階獸王,為人類歷史打開了新的篇章,為世界人類震懾了全世界怪獸!

他們是世界英雄,這種氛圍就像是他們已經拯救了全世界一般,熱烈至極。

雪黛上前用流利的英語跟路邊一位年輕的少女打聽情況,她提到了樞機主教。

「姐姐,你是說偉大的紅衣主教大人嗎?他可是我們所有人的偶像,他是神的代言人!」

此時那少女眼中對那紅衣主教滿是崇拜之情。

「大人是我們紐約的兩大守護神之一,在城外掛著的那副獸王骨架就是曾經來襲擊紐約被大人擊敗殺死的,他救了我們所有人!」

「哦,那紅衣主教大人平時住在哪裡呢?」

「姐姐,你是要去拜見大人嗎?大人一直都在第五大道邊上的聖帕特里克大教堂內修鍊,但是大人一般是不會見客的。」

「雖然大人已經很強很強,但是他所有的時間都在努力修行,為了拯救人類而刻苦修鍊!」

「嗯,謝謝你了小美女,再見!」

「再見,姐姐,在你旁邊的是你男朋友嗎?他好酷哦!」

「真羨慕姐姐有這樣的男朋友!」

那少女最後說的話讓雪黛有些臉紅,她偷偷看了眼旁邊的李沐白,發現他此時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內心不禁有些失落,但是這份失落被她隱藏的很好。

此時在聖帕特里克大教堂後面的一撞大樓中,楚雨茉蘇醒過來。

她發現自己竟然在一間房間中,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一條歐式的長裙。

她立刻檢查自身,發現身上並沒有什麼異常。

「這是怎麼回事?」

楚雨茉來到窗外拉開窗帘,看到外面竟然是一座繁華無比的人類大都市,邊上一幢幢都是摩天大樓。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

此時一個年輕修女聽到動靜走了進來,看到楚雨茉醒后,她高興得立刻轉身出去,口中大喊著:「她醒了,她醒了!」

隨後那年輕修女又回到房間里,滿面笑容地說道:「姑娘,你不用驚訝,你是在昏迷中被主教大人救回來的,很快主將大人就會過來。」

「我被你們救回來的,這是在哪裡?我的衣服是你給我換的嗎?」

「對的姑娘,你的衣服是我給你換的,請你放心,你之前的盔甲和衣服都破損了。」

「這裡是紐約,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我們有堅不可摧的生命之牆,有偉大的超能英雄,還有神的使者我們的主教大人,你在這裡會非常安全的!」

「謝謝,我能問一下我來這裡已經多久了嗎?」

「嗯,已經將近六天了,你來到這裡后一直都在昏迷中。」

「對了,你當時身上還有一些傷勢,但是你的傷勢恢復很快,而且一絲疤痕都沒有留下,姑娘你也是很厲害的進化者嗎?」

看著這年輕修女一臉好奇的樣子,楚雨茉點了點頭,「我也是很厲害的進化者哦!」

突然楚雨茉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有些焦急。

「已經六天了,你知道在大西洋的核爆中有人逃出來嗎?」

「哦,我的上帝,姑娘你知道那是核爆怎麼可能有人在核爆中存活下來,那核爆可是一下子炸死了大西洋中五六頭恐怖無比的獸王呢!」

「而且後來主教大人趕過去又殺了好幾頭受傷的獸王,主教說大西洋中的獸王大半都被殺了,對我們紐約造不成威脅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