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是想一石二鳥,成功就幫助村民留下,不成功就讓大家笑話雲果,反正是他不吃虧。

而他的這個計策也確實成功了,穆家村村民先是一愣,然後就是東張西望找話題的主人並又議論起來,今天的集體會議,雲果這個名字好像出現的幾率還挺高呢。

張嬸子拉著自己一直回頭想等人群中間的穆君然出現的女兒張愛蓮往回走,卻聽到人群中穆北然的喊聲就知道走不成了,果然被女兒抱住的胳膊一重,張愛蓮拗著力氣不肯走了!

回頭白了一眼自家閨女,張嬸子威脅似的對她伸手一根手指,張愛蓮嘴一嘟就想撒嬌,卻發現她媽把手迅速收回並且準備鬆開她的手自己走了,這才又剛忙抓住張嬸子的胳膊輕輕晃了晃表示答應了。再幫自己一次就一次,這次以後看雲果還想怎麼蹦躂!哼!

兩母女在人群中達成無人知曉的協議后,張嬸子就抻著腦袋尖細著嗓音緊接著穆北然的話音喊道:「有功夫去冒險去抓咬不動的野獸和挖點難吃的青草吃,還不如來我家親戚的飛船上工作呢,又輕鬆又有錢拿,要想上學全靠從嘴裡省那點錢根本沒用!」

張嬸子這番話說的有水平,竟然全篇都沒有提過一句雲果,就像是就事論事的靠事實來勸導大家分清主次,千萬別丟了西瓜撿芝麻。

但實際上她不僅踩了雲果一腳,還順便給自家的招工工作打了一個廣告,效果嘛……

就看廣場上的眾人紛紛搖著頭散去就知道了,就連睿智的希望有辦法留住村民的村長,也沒有對雲果多抱希望,在子女的攙扶下嘆息的先回家了。

而雲果還想醞釀一下怎麼組織語言帶一些婦女去上山試試呢,就被大家冷淡的反應給一盆冷水扣到腦袋上了!心裡哇涼一片~~

張愛蓮拉著母親的胳膊滿意的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尤其在和雲果錯身而過的時刻,她的笑容更艷,但眼底的笑意卻是一片挑釁~~

退場的人群太多,張愛蓮謹慎的沒有開口和雲果說話,她雖然極其想擠兌雲果,但是用自己的公眾乖乖女形象來冒險的事,她從來不幹!

但那一走三扭的妖嬈步法明顯是在得意,得意雲果要抱著自己的秘密,去吃那難吃掉渣的野草去吧!

張家母女如同驕傲的孔雀,從穆家人面前搖擺著走過去了,沒用幾步,就被一幫心急的婦女給圍攏住了,大家眾星捧月的圍著張家母女往回走,嘰嘰喳喳的問著侍應生的相關問題–

比如需不需要男侍應生,自家兒子她嬸子你是知道的,長的那不遜於女娃子啊,漂亮的很……

相比張嬸子那邊的熱鬧景象,雲果這裡就比較冷清了,之前被人針對著說了好幾通,不親近的鄰居不敢這時候上來觸霉頭,而親近的鄰居也著急回家商量出工的事情,心都是慌慌的,沒人有心情去慰問別人。

所以穆君然從凌亂的人群中走過來的時候,就看到的是一臉不渝的自家幾人。

「奶奶大姐雲果你們沒事吧?」穆君然看了一圈女眷的臉色又看了看爺爺和姐夫,詢問了一句的同時伸手把賴在雲果懷裡不肯下來的小浩給接手抱了過來

穆大姐此時已經不鑽牛角尖了,所以爽朗的性格又佔了上風,她仰著修長的脖頸用手向上甩了一下劉海,一臉蜜汁酷炫的表情鏗鏘道:「能有什麼事,一個碎嘴婆子罷了,想要擠兌我她還得再修鍊幾百年!我們有小果子這個秘密法寶,讓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眼紅去吧!」

說著她轉頭看向自己的老公和弟弟,一臉認真嚴肅:「我和你們說,別人愛哪去哪去,你們可不能去那勞什子金岩群星,挖礦的活要是好乾豈用跑這麼遠來招工,五大星球附近的貧困小星球還少么?肯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問題,所以你們不許去!」

穆君然也認同的點頭,「我姐說的對。」

而林柏松更是為妻命是從,尤其現在還是倆人每日忙著造人的甜蜜時期,更是一步也不捨得分開。

就連旁邊的穆老爺子和穆奶奶也開明的點頭同意閨女的話,只是家裡四個勞動力都在忙著那點廢料有些浪費啊。

知道大家面上認同又憂愁的表情代表了什麼,穆大姐四下看了看衚衕里大家都急匆匆回家,剩下他們這一家子慢慢晃悠,看到前後都沒什麼人了,這才神秘兮兮的出了一個主意:

「我們有小果子在,其實根本就不用愁沒有星際幣掙!這些天大家的烤蛇肉吃的怎麼樣?

穆大姐看到大家都提高了注意力用詢問的目光看著自己,滿意的笑笑,賣了個小關子後繼續小聲道:「你們說這蛇肉遍地都是,要是我們去擺攤賣肉串呢?」

「你是說……!」穆奶奶驚訝的抬高了聲音,緊接著也反應過來了一樣,十分搞笑的鬼鬼祟祟四下里看一一眼,發現沒人才鬆口氣緊張道:「小蘭你是說我們烤蛇肉拿出去擺攤換星際幣?」

「對的!你們覺得怎麼樣?」穆君蘭覺得自己這個主意甚好,所以表情很是自信。

並且這個主意並不是她心血來潮時隨便的想法,而是在雲果第一次往家裡送烤蛇肉,奶奶分給自己吃的時候,她就有這個想法了。

這烤蛇肉口感勁道有彈性,並且肉內味道均勻有層次,雖然達不到頂級美食的標準,但比塔塔星上那賣的死貴的真空包裝肉串是好吃多了!

並且這是無本的生意,只是耗費點功夫和時間,而自家人勤勞又有大把時間,所以無論如何都值得一試啊!

聽到穆大姐這個主意,腦筋轉動最快的是穆君然,短短的時間內,他的腦海里不僅同意了這個想法,還給補全了不少。

他也吃過幾次烤蛇肉了,還有烤野鴨蛋,烤魚甚至還有烤野菜,這些品種都可以賣啊!

所以他的眼裡爆發出灼熱的光芒,欣喜又激動的看著雲果問:「你覺得呢?」 其實擺小攤什麼的雲果早就有想過,但是考慮到了自己的人手問題,還有獨自一人擺攤的安全問題,甚至村裡對於她一個女娃子去做小商販的反應,她都有考慮,最終的結論是,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會一個人去做生意的。

而如今這些問題將不復存在,因為有了穆家人的全家支持,這個看似小生意卻是一本萬利的好生意一定會改變穆家此時的生活狀態,等他們富裕起來之後再發動全村,那效果想想都知道,完全不用再浪費口舌了!

所以她也笑容滿面的點頭同意。

「行了,有話回去再說。」穆老爺子面色繃緊的掃了一眼雲果的態度,如磐石一樣壓陣斷語。

老爺子雖然喜怒不形於色顯得有些嚴肅,但是看得出他眼底深處壓抑的是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望,只是生活的閱歷讓老人家思慮更多。

一家人除了穆北然,都來到了雲果的家裡。

因為幾乎所有的食材都是放在雲果家,而穆家只有養了幾隻家野雞,商量賣燒烤的事情,在一堆食材中會更啟發思維,所以穆老爺子完全不用商量的抬腳就走進了雲果家。

至於是不是有想著順便吃一頓午飯就不用追究了。

一進客廳大家就看到了對方在地上的幾大盆新鮮老蓮藕,這蓮藕是穆君然下工的時候抽空幫著挖回來的,所以他沒有什麼意外的神色。

而穆大姐則是幾乎和雲果形影不離,上山下河什麼的都時刻有她陪伴的身影,所以這些蓮藕也有她的功勞,也沒有什麼奇怪的神色,甚至直接二話不說去洗手,等著雲果指揮幹活她好幫忙,看架勢十分熟練。

大姐夫十分老實,妻子幹啥他幹啥,所以婦唱夫隨的跟到水池的方向。

只剩下穆老爺子一臉驚詫的看著這淺褐色的老蓮藕問雲果:「一下挖這麼多老藕幹什麼,怎麼不留做種子種到新池塘,如今卻都挖了出來?」

他想不到這老藕還能怎麼吃,一下子挖出了幾堆。

穆奶奶早上過來看到了這些藕,但是她卻不是個操心的主,所以完全沒當回事,只聽老頭子這麼一說也就跟著疑惑的看向雲果。

可她相信果果腐朽為神奇的本事,那麼難吃苦不拉幾的野菜雲果都能配上魚丸做湯吃了,還鮮美的不要不要的,這些藕她肯定也能搞定!

果然,在一眾或信任或疑惑的眼神中,雲果先給大家解釋了一下怎麼做藕粉,還有藕粉的好處:「做成藕粉食用能消食止瀉,開胃清熱,滋補養性,是老幼婦孺、體弱多病者上好的流質食品和滋補佳珍。」

雲果邊說邊和大夥一塊上手幹活磨藕漿,順便商量燒烤的事。

有人幫忙就是快,雲果心情極好的去端出來一大盤子樹莓,讓小浩負責給大人投喂樹莓的工作,她才一邊在金屬磨盤上把一塊塊由穆君然切好的蓮藕扔進中心洞口裡,右手輕快的搖動磨盤把手磨出細膩的藕漿,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建議:

「我沒想到做燒烤的這個生意大姐和我想到一處去了,只是之前我考慮到食材需要每天去抓,所以貨源不穩定,這才再三考慮沒有實施。不過現在大家都對這個生意感興趣,那麼人手充足的情況下,在山上各種野味抓乾淨了之前,我想我們還是能做一陣好生意的,並且還有更多可以烤制的種類我都沒有做出來呢。

比如烤魚丸、烤蝦、烤雞架等,還有許多我找不到的食材,都是巧婦難為只能暫時吃這附近有的簡單食材。」

「咕咚」屋子裡好幾聲吞口水的聲音,大家僅僅幻象一下雲果口裡所說的各種食物就忍不住生起了強烈的食慾!

關鍵是從雲果開始做菜開始,他們就覺得自己前面那麼多年都白活了,竟然靠著那麼難喝的營養液度過了這麼多年,尤其穆老爺子更是恨不能把前半輩子的沒有吃到的美食給補回來,不吃撐不下桌,幸好身體強健吃不壞。

穆老爺子當下就拍板定論,生意從後天開始張羅搞起,畢竟廢料場沒有工作家裡人都賦閑在家,一起動手肯定效率高。

而把時間定在後天也是因為明天中午就回有人去中央城停機坪集合去外星球務工,他老人家一輩子沒有拋頭露面做過生意,所以覺得當著大夥的面去做生意萬一沒人買會丟人,所以就定在後天,等大家上工走了之後。

而雲果卻正和穆老爺子相反,她是想要早點出效果的,要是有生意能掙錢,那麼村裡人是不是會留下?

不過雲果最後還是覺得讓大家走出去看看也好,畢竟她現在手頭上的食材種類太少,很快就要處於黔驢技窮的狀態,到時候拿不出來乾貨教授,再引起民憤就適得其反了。

這樣老爺子的主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為了後天的第一次做小生意的事情,眾人明顯都興奮了起來,做起準備工作也是速度奇快,走路都呼呼帶風。

用了短短的兩個小時,大家竟然把幾大盆蓮藕磨成漿,並過濾出渣子后,沉澱出藕粉漿,最後撈出澱粉一樣沉積到一塊的粉塊擺放到乾淨鐵板上晒乾。

等待幾個日頭之後,粉塊干透,再進行磨碎粉塊,這時候得到的就是藕粉了!

大家忙碌得團團轉,小豆丁穆浩然就捧著個樹莓盤子,在眾人的小腿邊,抿著個小嘴十分認真的做著自己工作!

他盡職盡責的時刻打量周圍的大人誰有空,凡是暫且停下手頭工作的,他都會顛顛捧著盤子跑過去,遞上一顆樹莓喂進他的嘴裡,不偏不倚,還每次只給一顆,讓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吃一顆又吃不過癮,不吃又不行~~

但是看小浩那認真的模樣,大家都默契的沒有開他玩笑,而是把他當做一個正在做大事的小夥伴那樣,嚴肅認真的接受他的投喂,只是眼角嘴角還有心底的笑容都是壓也壓不住!

有了目標的生活真好,常年壓抑的熱血都覺得澎湃了呢!

曬完了藕粉后又簡單的吃了一頓中午飯,雲果這才準備上山收集食材,她找出自己的一套趕山工具,帶領所有人集合到後面院中宣布:「全家山中半日游,出發!」 大家的情緒十分激動,這是要做什麼改變之前的忐忑情緒,但是大家因為對雲果的手藝太有信心,所以這份忐忑就變成了激情。

一家人除了小浩和雲果沒有異能外,就連穆奶奶也是金系異能者,雖然年紀這麼大了也沒有修鍊到多高級,但是對於村子那些承接的金屬零件製作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所以他們上山都不用另外帶工具,隨手一比劃就是一套!

幾人中唯一例外的就是大姐夫林松柏了。

他是林家村的孤兒,結婚後就和大姐住在了穆家村,而他的異能則是木系異能,林家村也普遍都是木系異能。

雖然木系異能攻擊力普遍較低,但是木系異能者里有天賦好的人,升級到後期會進化出毒素,就像穆君然的金箭,他們進化出的毒素就會附著在木刺上形成毒刺,那殺傷力就大大提高了。

這也就是林家村大部分都是木系異能者,卻能夠比穆家村這種攻擊力強大的金系異能者村子更旺盛的原因,再加上木系本來就是生命的精華體現,所以林家村的普遍生育能力也比較強悍,村民人口眾多!

林柏松身為木系異能者,進山就更是如魚得水,雖然製作工具上木系異能稍差,但他們判斷起植物是否有毒來,比那些研究者都要厲害快捷,是趕山好手!

只是沒毒的植物多了去了,哪種能吃就不是木系異能者能判斷的了。

全家人都興沖沖跟著歡脫講解的穆大姐往外走,她身邊的穆爺爺和穆奶奶也不知道自家有多久沒有這樣集體活動過了,更別提上山了,所以邊聽邊附和,渾身的腿腳都輕了幾分。

在他們身後,小浩一手拉著果果姐一手拉著穆君然,像一個有父母寵愛的小孩子那樣,嘴巴咧的大大的,咯咯咯的笑個不停,有時候還調皮的拉著哥哥姐姐的手抬起小短腿,被兩人拉住胳膊拎著走一段!

唯有最後面的林松柏大姐夫,他看著前面的一家人,笑容憨厚。他搶著背過了雲果準備的那些工具,包括穆君然做的那把弓箭,輕鬆自在的跟在大家後面好奇的打量雲果家的後院。

所以在大家走出去老遠時,都沒人發現大姐夫這人都掉隊好一會了,直到大家都走出城門了,林柏松才喘著氣追了上來。

雲果聽到身後的聲音詫異的回頭看去,發現是大姐夫就等他走近。這時穆君然察覺了雲果的動作,這才回頭看到追過來了大姐夫。

大姐夫腳步很輕,身形雖壯卻走路輕巧,異能天賦在村裡也算不錯,所以穆君然根本就沒有發現他追了過來,要不是雲果,他估計得對方靠近自己幾米內才能察覺。

那麼雲果是怎麼發覺的?莫非她比自己還五感敏銳?

這一發現讓穆君然呆了呆,他當初撿到雲果的時候還疑惑過,現世的人類普遍都擁有異能,上古的普通人已經通過漫長的進化淘汰掉了,除了異能天賦的高低外,還沒聽說誰不能擁有異能的。

所以雲果從來沒有表現過的異能,檢測也檢測不出時,穆家人甚至懷疑她是不是反古人了,竟然沒有五系異能之一的任何一種!

那麼除了還沒有發現過的普通人的可能外,她就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精神系異能者了!

這一猜測讓穆家人當初著實謹慎對待她了一陣子,生怕稀有的精神系異能者的家人會來找她,並且懲罰對她不好的人!但是隨著日子的流逝,雲果不僅沒有以前的記憶,並且越來表現越差,所以穆家人也就用平常心來對待她,像對待自家孩子一樣沒什麼差別了。

可剛剛發現雲果五感那麼敏銳,大姐夫在幾十米外她就察覺並回頭,那麼是不是說明,她真的是精神力異能者,並且是在近期恢復記憶時得到了升級?

一時間心中想法紛亂複雜的穆君然驚疑不定的站在那裡,手中緊緊的抓住小浩的手,來來回回的看著跑過來的大姐夫和雲果。

雲果倒是不知道她現在越來越敏銳的感知讓穆君然想了那麼多,她看到大姐夫想要有話說的樣子,便也停下來等著他,待他跑著靠近自己便率先問道:「姐夫你別急,我們算是出來遊玩慢慢走也沒事。」

林松柏抓著金屬長弓,那長弓對他魁梧的身材來說顯得太過秀氣可笑,但是大家誰都沒有注意那麼多。

跑到近前,林松柏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有些加速的呼吸和心跳,擺擺手指了前面絲毫沒有等待的穆爺爺三人道:「走吧,咱們邊走邊說。」說著他就上前兩步和雲果並肩而行。

因為身體素質強悍,林松柏很快就把氣息喘勻了,側頭看了一下時不時看過來的雲果道:「雲果,你院子里種的那幾株草是用來幹什麼用的?」

「草?」雲果慒圈,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姐夫你誰說雞籠子旁邊的那幾棵辣椒吧?」

「是那裡沒錯,你叫那東西叫辣椒?我知道這種植物長到秋天的時候會結紅色的果子,特別的辣,雖然沒有毒,但是吃的話會胃痛。」林松柏一臉戚戚然,估計也是吃過辣椒的苦。

「噗,哈哈哈!」雲果看到姐夫那憨厚的表情上濃濃的后怕,笑的停不下來,都引得前面興奮說話的穆大姐她們都詫異的回頭看過來。

「姐夫你太搞笑了,你別告訴我你是單獨吃下辣椒的果子的吧?」

「是啊,難道不是直接吃,要經過處理?就是處理也是辣的啊?」林松柏迷惑了,不知道自己話有什麼好笑的。

看到大家都是木著臉看自己笑,雲果咳咳了兩聲正色解釋道:「那辣椒是可以做配料的,炒菜或者晒乾后研沫成調料,就比如這燒烤上要是撒上一些辣椒面,那更是美味的不得了,十分開胃,吃了一口想吃第二口更本停不下嘴!」

「咕咚!」所有人聽到雲果的描述,齊齊的覺得自己剛吃飽飯的肚子又有些餓了。

穆奶奶最是積極:「那還等什麼,趕緊去弄點辣椒回來啊,除了我們自己吃,燒烤生意也肯定更好了!」 穆爺爺笑話穆奶奶,「你沒聽松柏說么,要秋天才有。」說罷搖搖頭率先順著河岸上方小樹林走去。

穆奶奶一回想剛才的對話,暗道也是,便也不計較老頭子的口氣,拉著女兒也走了,不打擾幾個年輕人說話了。

而林松柏則問起雲果為什麼要把那些辣椒移栽到家裡?

這個問題穆君然也想知道,他因為要每天去上工所以在家的是時間極少,回來的話就要幫忙挖蓮藕或者捕魚,忙得不可開交,所以還真就沒注意那幾棵不起眼的植物。

也有可能他看到的時候,辣椒秧已經光剩一個杆子了,所以更不會注意了。

說到這個話題,雲果心情有些黯然,笑容也淡了幾分,任誰折騰了快半個月了,小樹林里那所剩不多的辣椒苗都要被她挖的差不多了,也沒移植成功都不會高興的。

「唉。」她嘆口氣:「我是想要實驗著大面積種植辣椒,這個東西秋天可以晒乾保存,可無論怎麼食用僅僅靠野生的那一點,連供應我們整個村子都不夠。」更別提銷往外面了。

更何況她還有更大的目地就是想推廣整個農業,這辣椒僅僅是第一步而已。

林松柏也了解的點點頭,「那你這是種植成功了么,以後我們是不是就在自家院子里就可以隨便摘了?」

一語命中靶心,雲果更難過了,「並沒有成功,我甚至把泥土深翻后曬足陽光,還拌進去草木灰意圖殺死害蟲,可也最多堅持兩天,那些辣椒苗也還會被吃光的,唉,我都快沒有信心了。」

林松柏:「那等下我們一起去你挖辣椒苗的地方去看看吧,也許人多能發現什麼不同之處呢。」

雲果默默點頭,其實她並不抱多大希望,像她這樣從小就種地的人都看不出眉目來,穆家人哪怕人多卻也是一天地都沒種過的人,想發現什麼,難~~

穆君然看雲果心情不好,有心轉移話題:「那你挖那麼多蓮藕,還有那麼多做法,那麼是不是野生蓮藕也不夠用,這個也要自己移栽一些么?」

雲果眼睛一亮,隔著小浩轉頭看向穆君然:「你能有地方挖掘荷塘么,裡面種植蓮藕,還有蓮子可以吃,蓮花可以觀賞,然後水塘里還能養一些魚!」

看雲果越說越開心,彷彿她口中的場景是她親眼見過的那樣那麼熟悉自然,一點都不像是憑空編造的,穆君然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裡又對她的身世有了更多的疑惑。

而林松柏明顯對於雲果口中的魚塘更感興趣,他接過話頭道:「要是挖個水塘就能種植蓮藕還能養魚,這事我可以干。

村裡地方那麼大,我包下一塊靠近河岸的空地圈起來,挖好池塘后還可以連通河水給水塘做個上下水通道,這樣水塘的水就是活水,種什麼養什麼就完全不成問題,離家近還方便管理。」

林松柏最喜歡吃腌制河魚曬得半干後進行燒烤,配上雲果用營養液調製的醬汁,本來鬆軟的魚就能變得勁道起來,所以他私心裡準備全部都養那鰱魚和鯉魚,尤其養到三斤重以後那味道更美好!

看著一臉憨厚的大姐夫朝著一側天空露出展望放空的眼神,甚至還不知道想到什麼好吃的了竟吧嗒了幾下嘴,雲果忍不住都差點笑出聲來!

她發現老實人更有搞笑天賦誒,他們一般都不怎麼說話,但是不知不覺逗起人來更容易讓人笑場!

旁邊的穆君然看到雲果笑了,也探頭看了一眼握著弓箭念念有詞的大姐夫,知道他是徹底愛上了烤魚,甚至為了烤魚才順便弄個池塘來種植蓮藕的,對於大家的吃貨屬性在雲果的手藝下爆發,他也是深有體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