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多,但是勝在量大,所以刑天的血量還是被打到了危險線(20%)以下。

只見這時刑天大吼一聲“開!”身體擺脫了雄霸天下的技能。

立即後退,拉開和雄霸天下的距離,直到30碼才停下來,趕忙喝下紅藥瓶。腦袋裏飛速的思考着對付雄霸天下的方法。

可是一點方法也沒有,就在這時,刑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

他突然想到,好像從開始時,雄霸天下的腳步就沒有動過,發技能時更是一點沒移動一下腳步,刑天想到這會不會是就是他的命門!

不論是不是,刑天都要一試!

等到自己的血量恢復的差不多之後,刑天迅速開啓陰影舞步朝着雄霸天下衝去。

雄霸天下看到刑天徑直的衝向自己,還以爲是刑天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心底一笑,“果然是莽夫!朽木不可雕也!”

不過,就是這一次的判斷失誤奠定了他的失敗!

只見雄霸天下舉起法杖,朝着刑天丟了一個黑色的尖形物體模樣的技能,刑天不閃不避徑直的朝着雄霸天下衝了過去,根本沒有看那技能一眼,連技能落在他身上他都沒有皺一下眉頭!

雄霸天下心底一驚,他不不會是發現了吧!

想到這裏,他再也坐不住了,連忙朝着後方跑去,妄想拉開與刑天的距離!

刑天看到雄霸天下作出的姿態,就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所以就跟不能發過他了,連忙加快自己的速度,途中喝下一瓶紅藥補充自己的血量。

一個法師職業哪裏能跑過一個以速度爲主的盜賊職業呢,所以,不到一分鐘刑天便出現在雄霸天下的身後。

悶棍!

-418.

雄霸天下本來還想用自己的寵物抵擋下刑天,不過,刑天那裏會給他機會,召喚出狼牙炮去拖住了那種野豬寵物,自己緊緊地跟着雄霸天下。不讓他有一絲的機會逃出自己的手掌!

觀戰的衆人,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爲什麼雄霸天下先是佔了那麼多的優勢,還會被刑天追!最後,連保命都是個問題!

誰也沒有看到,誓天戰熊在看到雄霸天下落入下風之後悄悄的溜入了人羣,不知道朝着那裏跑去了。

他現在心裏充滿了對雄霸天下的崇拜之情,連這種事情他都能想到,想到雄霸天下交給自己的任務,他的雙腿擺動的更快了!

【求收藏,求票,求鮮花】 梁氏身為古老的符道世家之一,底蘊自然雄厚無比。

就在當天晚上,梁冰已是帶著一大堆的仙材返回,那是提升劍籙品質所需的仙材,早在雲虹城時,陳汐已經從流金仙閣中獲得了七七八八,再加上樑冰所搜集的,已足以令劍籙的品質再提升一個層次。

現如今的劍籙,威力僅僅比玄靈階仙器差上一分,這次若能祭煉成功,其威力必然要超出尋常玄靈階玄器!

唯獨讓陳汐有些遺憾的是,梁冰所帶回的仙巫血魂石數目太少了,才只寥寥十餘塊,遠遠不夠他衝擊煉體天仙之境。

對於此,梁冰也頗為無奈,道:「這種寶物太過稀少,我搜遍了庫房,也僅僅找到這些,等明天的時候,我會派人前往城中各大商鋪購買,無論如何也會湊齊一千之數。」


陳汐自然也知道,自從荒古時期爆發神魔之劫,真正的神魔徹底隕落之後,這世上已很難再有新的仙巫血魂石,畢竟,這等寶物乃是由神魔之血凝聚而成,神魔不存,自然不可能再有更多的仙巫血魂石出現。

隨著時間推移,也令得此物愈發稀少,價值也是節節攀高,變得極為昂貴,若他估算不錯,光是梁冰所帶來的十餘塊仙巫血魂石,價值都不在一萬塊仙石之下!

又閑聊了一陣,梁冰便告辭離開。

兩人已約定,每個月見一次面,在此期間,陳汐將一直打在密室中靜修,任何人都不會打擾到他。

梁冰剛走,陳汐便直接進入了星辰世界。

那處密室中擁有絕佳仙脈,對修行大有裨益,可在陳汐看來,還是在星辰世界中閉關,所帶來的益處更大一些。

因為他體內有蒼梧幼苗,並不缺仙力,並且星辰世界時間法則緩慢,外界一天大概相當於星辰世界中的五天。

看著在那星空下打坐靜修的第二分身,陳汐陷入沉思之中。

距離道皇學院招錄學生的時期,只有一年的時間,他必須好好籌劃一番,將每一分鐘都用在刀刃上,而不能就這樣漫無目標的修鍊。

很快,陳汐就打定主意,讓第二分身中止靜修,幫忙處理提升劍籙的仙材,而後再由本尊來祭煉。

而在這段時間,本尊則一邊靜修,一邊凝練法則,一邊前往武皇域參與對決,磨礪實力,如此一來,只要不出意外,一年之內差不多已足以躋身青雲總榜前一千名。

……

深邃星空之下。

陳汐本尊盤膝而坐,心凝形釋,靈台空明。

而在其體內,氣機如沸,循環周身經脈,混洞世界中的蒼梧幼苗噴吐出一股股精純無匹的仙靈之力,洶湧澎湃,如淵如海。

天仙境界,分作初期、中期、後期、圓滿四個層次,又被叫做「天心四象」。每晉級一個層次,便會在混洞世界四象方位,開闢出一片新的仙靈之海。

此時在陳汐混洞世界北方位置,已擁有了一片仙靈之海,浩浩淼淼,宛如無垠,其內浮沉著一尊玄武虛影,被叫做「玄武之海」。

這裡的海,類似「氣海」,乃是蓄積仙力之所。

而在混洞世界的東方、南方、西方這三處位置,同樣已隱隱有著一片光暈,宛如一片汪洋的源頭雛形,只不過還很模糊。

這三個方位分別代表青龍、朱雀、白虎三象之海,和玄武之海對應。

所謂玄武為基,青龍為輔,朱雀火中舞,白虎破萬軍,這便是對天仙境界四個層次的寫照。

現如今的陳汐,已開闢出玄武之海,乃是天仙初境的層次,不過他和其他天仙不同,根基太過渾厚,對戰時足以橫掃同輩眾人。


但這種渾厚的根基也令他在晉級時,比其他天仙要困難許多。

幸好,他還擁有蒼梧幼苗,不必為仙石而煩惱,同樣星辰世界的時間法則,也令他不必擔心時間的問題。

另一側,一襲杏黃道袍的第二分身則在忙碌,雙手掐訣,將身前那堆得小山似的仙材一一祭煉。

這些都是在為提升劍籙的品質做準備,第二分身雖然只有煉體地仙八重的修為,可僅僅只是祭煉一些仙材,還是能夠辦到的。


真正祭煉劍籙時,陳汐本尊才會親自出動。

……

十天之後。

星辰世界中已過去了五十天。

陳汐本尊從打坐中醒來,眸光深邃,倒映著周天億萬星空。

「只差一個契機,就能晉級天仙中期了……」陳汐深吸一口氣,感受著周身氣息的變化,這才略帶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些天中,他並未凝練法則之力,而是將一切的時間都花費在了修鍊上,如今看來,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至於法則之力,等晉級天仙中期再凝練也不遲。

以他如今的修為境界,只能支撐著他施展出七條左右的大道法則力量,超出這個數目之後,戰力並不會發生任何變化。

這就是修為限制。

陳汐站起身子,看了看遠處的第二分身,發現那一堆的仙材,還差一半才能徹底祭煉完畢,不由搖了搖頭。

當然,他也很清楚,那些畢竟都是仙材,罕見無比,想要徹底祭煉也非一朝一夕能夠辦到的。

「罷了,先前往武皇域磨礪修為,待返回時,再衝擊天仙中期之境,只要晉級,就藉助晉級之勢,一舉將劍籙品質重新祭煉一遍!」

略一思索,陳汐打定注意,便離開了星辰世界。

……

武皇域。

第二次抵達此地時,陳汐已是駕輕就熟,徑直朝遠處的煉武擂台飛馳而去。

這裡和現實世界不同,但卻奇妙無比,神魂進入其中歷練,和真身在此沒什麼區別,待神輝回歸現實世界后,會將所有感悟和經驗帶給肉身,共同蛻變。

最為重要的是,武皇域中的煉武擂台,直接和浮光仙壁相連,影響著青雲仙榜上名次的變化。

對陳汐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畢竟,他要進入道皇學院,首先要躋身青雲總榜前一千名了。

「快看看,是不是那傢伙?」

「應該不錯,十天前,就是他和梁冰大小姐一起前來的。」

「哦,哼哼,等了這麼久,這敢得罪殷鳳兒小姐的傢伙可總算來了。」

和上一次抵達時一樣,這一片擂台遍布的區域中分佈著形形色色的身影,皆都是南梁青雲榜上的強者。

而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陳汐甫一抵達,就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同,耳畔更傳來一陣竊竊私語聲,其中幾個強者看向他的目光中,竟隱隱透著一絲不善。

陳汐神色不動,並沒有多少擔心,自顧自朝前行去,一邊走,一邊打量著沿途所見的煉武擂台。

這是第一層的煉武擂台,其上大都是天仙初境的強者在交鋒,略一觀摩,陳汐就搖了搖頭,以他現在的眼光看去,這等級別的戰鬥實在是沒多大意思,就好比一頭老虎看到一群狼在對決一般,完全提不起半點興趣。

就是參與其中,也起不到任何的磨礪作用。

沒有再耽擱,陳汐身影一縱,便直接朝懸浮於空的第二層煉武擂台掠去,似是渾然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正有不少強者綴了上來。

第二層煉武擂台比第一層要少許多,但依舊人影幢幢,頗為熱鬧,到處爆發著激烈的角逐。

令陳汐訝然的是,這第二層中,不止有天仙中期的強者,還不乏像他一樣天仙初期的強者同樣在此。

想一想,他就釋然了,既然自己可以跨境界斬殺玄仙強者,自然也有人可以越級去挑戰其他強者,更何況,這些可都是南梁仙洲中青雲榜上的佼佼者,必然步伐天資絕艷,戰力驚人之輩。

並且,武皇域也沒有規定不允許低境界強者挑戰高境界強者。

不過很快,陳汐就又搖了搖頭,這第二層的煉武擂台,依舊不適合他,下一刻,他便徑直朝第三層煉武擂台上飛馳而去。

「嗯?這傢伙這是要怎樣?難道是故意帶著我們到處瞎轉悠?」

遠處那些緊緊跟隨陳汐後方的一群身影中,一名黃衫青年臉色一沉,冷冷道。

「肯定是這樣,這傢伙才天仙初境,哪敢跑去第三層挑戰其上的高手?肯定是發現了咱們,故意在附近兜圈呢!」有人惡狠狠說道。

「這可有些麻煩了,這小子若不登上擂台,咱們該如何替殷鳳兒小姐報仇雪恥?」有人皺眉不已。

這的確很麻煩,武皇域的規則擺在那裡,他們哪怕在現實中再狂,也不敢在這裡冒然尋釁找事了。

「快看,那小子又走了!」就在他們議論之際,一人突然發現,陳汐的身影居然離開了第三層,朝第四層飛馳而去。

這一下眾人臉色都有些難看,那小子簡直太卑鄙了,這他媽簡直是拿他們當狗遛了啊,若如此下去,被其他強者注意到,哪還不丟死人?

「兀那小子,給我站住!」有人已按捺不住大喝出聲。

可惜,在他們的視野中,陳汐卻像置若罔聞,自顧自在第四層中逡巡,雙手負背,一拍悠然自得的模樣。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令黃衫青年等人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故意的,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再看刑天,他已經把雄霸天下逼到了死角,雄霸天下沒有在後退的地方,刑天看到這裏,一個閃身出現在他的身後,背刺!

-510!

兩擊秒殺,就是這麼簡單的問題。

雄霸天下慢慢的倒在了地上,刑天從他的眼角看出了一絲陰狠,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刑天的頭上也閃出一抹紅色,很簡單,殺人了,紅名了。他蹲下撿起雄霸天下掉落的一個法杖。

剛站起身來,刑天準備離開,由於剛剛刑天和雄霸天下的一場大戰,所以圍在周圍的玩家都不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路,雖然他們的眼睛裏都有一絲貪婪,但更多的是畏懼!

剛剛要出了包圍圈時,刑天突然就聽到了一個系統消息……

系統:玩家“雄霸天下”發佈消息:現,誓天家族發佈通緝令,賣刑天一條命,獎金幣1000,憑擊殺視頻領取!

系統:玩家“雄霸天下”發佈消息:現,誓天家族發佈通緝令,賣刑天一條命,獎金幣1000,憑擊殺視頻領取!

系統:玩家“雄霸天下”發佈消息:現,誓天家族發佈通緝令,賣刑天一條命,獎金幣1000,憑擊殺視頻領取!

一連三遍的消息把刑天推上了風口浪尖,在刑天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就已經做出了反應,一個陰影舞步閃出人羣,向着外面跑去。

頓時,周圍了玩家咆哮了,一個個的眼裏都紛紛冒出了貪婪,更多的人拿起了武器準備尋找刑天。

但是,他們會神時,刑天早已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快看,在哪裏,跟我衝啊!”這時,一個玩家突然大聲喊道。

衆人的眼睛都朝那個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一個黑影正在玩命的狂奔。

“衝啊,爲了金幣!”金幣的誘惑果然是巨大的,成功的把衆人的精神從刑天的厲害轉移到了金幣的身上。

這時,刑天那是有苦說不出啊,他已經想到誓天家族的人不會那麼容易的吧裝備交給他,但是沒想到他們這麼不要臉,光明正大的追殺!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想那麼多了,刑天現在能做的就是逃跑了,不過跑的方向也是有研究的,正是西方,沙漠那邊。

刑天對你那邊熟悉,他要反擊,給人追得和狗似的不反擊那不是丟人麼,再怎麼說,一個人打不贏不是還有劉彥他們麼。

有後臺,不怕!想到這裏,刑天的眼神變得尖銳起來。

漸漸的,刑天以超人的速度快過了一大羣人,不過還是有幾個人跟了上來,幾乎都是盜賊職業的人,但是刑天仔細一看還有一個戰士。

仔細一看長相,原來是先前在爭奪寵物的那個蒼狼傭兵團的團長。刑天眼睛一凝,露出一抹殺意。

就在這時,刑天的終於到了紅鱗劇毒蛇的那個沙漠,他心裏想到:“就是這裏了,你們準備好死了嗎?嘿嘿!”

一進入沙漠,刑天如魚得水般遊蕩在各處,後面的那些人也沒有多想就跟着進了沙漠,不過她們剛進不久就已經失去了刑天的身影,已經不把刑天當作盜賊的玩家終於想起,刑天還是一個盜賊!

想到這裏,衆人的心就緊緊的提了起來,也不敢在光明正大的進行追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