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蛇頭的眼睛閃動著光芒,一股陰沉的能量波動隨之蕩漾開來,攪動著整個大殿內陰風四起,更有那不知何處來的如鬼呼嘯。

一時間,使得這本就陰沉的大殿,一下子有如鬼王居所一般。

下一刻,在這變得有如鬼王居所的大殿中,一道八種不同語調混合的奇怪聲音響起。

「今川秀次,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應不到第三天王的存在了?」

「我主息怒!我主息怒啊!小的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今川秀次以頭搶地,渾身顫抖的連連喊道,語氣中帶著無盡的驚慌與恐懼。

「上上次的第一天王消失,你說你不知道,因為他是消失在卧虎藏龍的華國,畢竟不管怎麼說,好歹還能感應到力量的存在。

雖然無法具體的定位,也無法將這股屬於本尊的力量召回,但本尊還是選擇了原諒你了!」

隨著這股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陰沉沉恐怖的大殿中,如鬼的呼嘯聲變得更加凌厲。

「上一次,你派了第二天王去協助華國的那人,說是可以擾亂華國內部,從而使原本緊盯本尊的那些人無暇他顧,方便本尊脫困而出!

可才幾天,第二天王居然消失了,徹徹底底的消失了,就連本尊都感應不到她的存在!」

在如鬼呼嘯聲變得尖銳的同時,殿中奇怪聲音的語調也顯得憤怒起來。

「更可惡的是,原本還能感應到的第一天王力量,也隨之徹底的消失在本尊的感應當中!

結果你還是告訴本尊,你不知道!看在當初你感應到本尊,並堅定的追隨本尊,是本尊此次醒來唯一的主祭,本尊又一次原諒了你!可現在呢!」

說到後面,那奇怪聲音的語調已經有如咆哮,帶動著整個大殿狂風激蕩。

若不是今川秀這次是近乎五體投地的趴在地上,說不得都得被著激蕩的狂風捲起,直接摔出大殿外去。

「現在呢!你又一次去了華國,說是要彌補計劃的不足,同時尋找第二天王的蹤跡!可第二天王沒找到,你點醒的第三天王也消失了!

這次,連帶著擁有鬼影之力的另一個人,跟著一起徹徹底底的消失了!結果你依舊是說你不知道!那本尊問你,你什麼都不知道,本尊要你何用?」

憤怒的咆哮聲起,大殿正中迅速地亮起光芒,凝聚成一根巨大長鞭,狠狠地抽在了今川秀次的身上。

「啪……啪……啪啪……」

一時間,大殿內儘是噼里啪啦的抽擊聲,有如無數人在鼓掌一般。

這個時候,今川秀次依舊以五體投地的形式跪在地上,任由那巨大光鞭抽在身上,將身上衣服盡皆抽得破碎淋漓,露出早已滲出血珠的血紅後背。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今川秀次臉上雖然有且扭曲,但他的眼神卻顯得詭異,那痛苦中卻明顯露出幾分享受神情,口中更是有著壓抑不住的快意呻-吟。

這傢伙竟是個受虐狂!

片刻后,也不知道是懲罰夠了,還是抽得累了,空中不斷揮舞的巨大光鞭化作光點散去。

在光鞭散去之後,今川秀次臉上露出了意猶未盡的遺憾神情,誰知他連忙收起這個神情,恢復到之前的惶恐與不安,繼續以頭搶地,沉聲喊道:「謝我主隆恩!小的有一事想稟報!」

「說!」

大殿內,激蕩著那股奇怪的聲音。

今川秀次急忙恭敬的回道:「是!回稟我主,雖然小的尚不知道三位天王為什麼會突然消失,但小的根據第三天王和擁有鬼影之力的人消失的情況,小的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推測!」

「什麼推測?」

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

「回稟我主,恐怕三位天王的消失跟一個人有關!」

「什麼人?居然有這麼強的能耐,能將屬於本尊的力量奪去不說,還讓本尊再也不曾感應到!」

奇怪的聲音變得凌厲起來,只是在凌厲當中卻明顯有些奇怪。

「這人叫葉天!竹中至幛尚未被點醒為第一天王的時候,曾機緣巧合的與這個叫葉天的人交過手。

後來,竹中至幛成為天王后,我便派他前往華國,去那人取得聯繫!結果竹中至幛在做完這事後,私下找上了那個葉天挑釁!

卻不知道他早已經被華國的帝國特警盯上,結果在他附身於他的哥哥竹中至映與葉天交手的過程中,被帝國特警的人以封印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當初本尊雖感應到力量的存在,卻即無法定位也無法召回了,原來是被華國的人封印了!」

奇怪的聲音語氣顯得輕鬆了起來。

聽到這話,今川秀次不禁鬆了口氣,又連忙說道:「至於之後為什麼他們的力量會徹底的消失,小的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但之前通過華國那人得到的消息,第二天王徹底消失的時候,那個叫葉天的人也正好參與了那件事!」

「我之所以將鬼影之力和第三天王之力賜給那兩人,正是因為我想要測試之前的想法,才特意這麼做的!再將力量去給他們的同時,我通過神魂的控制強制命令他們去追殺葉天!

原以為就算那個葉天真的有手段能夠讓使他們消失,我也能夠及時的將力量召回來!可沒想到才過去短短几天,他們也跟著一起消失了,而且消失得如此突然,根本沒有任何一丁點的預兆!」

說到這裡,今川秀次停了一下,用力的磕著頭,語帶懺悔的喊道:「小的有罪!若是小的不那麼自信,就不會是這事再次發生,還請我主降罪!」

只是這次今川秀次的話音落下很久,都不見那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

過了很久,就在今川秀次磕頭磕得頭暈腦脹,幾乎快要當場暈厥的時候,那股奇怪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好了!你不用磕頭了,這事就暫且揭過,本尊姑且再原諒你這回!不過你要記住,從今天開始不許再派人去往華國了,知道了嗎!」

今川秀次晃了晃暈沉沉的大腦,連忙抬起頭來,望著供奉台上的雕像,驚訝地大喊道:「啊!那三位天王他們……」

只是不懂今川秀次說完,那奇怪的聲音已經有些氣急敗壞了大喝起來。 「本尊做事,還要你來管嗎?」

「小的不敢!」今川秀次臉色一白,連忙以頭搶地,急切的喊道。

奇怪的聲音冷哼一聲,語氣再次恢復平緩的徐徐而起。

「哼!在這段時間內,華國那邊的事情就不用去管,你儘快將第四至第八天王喚醒,以配合東扶桑的計劃安排!

記住,這次一定要做好萬足的準備,別再給本尊弄出了什麼妖蛾子,不然就休怪本尊無情了!」

「是!小的必定全力以赴,再也不敢有任何輕慢!」今川秀次連忙驚惶地喊道。

「那樣最好!本尊回去了,如果有什麼事情,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本尊!」

奇怪的聲音落下之後,原本大殿內激蕩的狂風和的鬼般的呼嘯漸漸的停歇,似乎就和之前突然得出現一般,也消失得無比突然。

原本的鬼王居所的大殿,再次恢復了之前的陰沉沉模樣。

過了片刻,今川秀次這才緩緩地從地上站起,絲毫不去管身上已經破碎不堪的衣服,與背上那層層疊疊滲著血珠的傷痕。

此時,今川秀次臉上哪裡還有什麼惶恐不安,轉而換上了不屑和輕蔑,深深的看了一眼蛇眼已經沒有光芒,再次恢復成死物石頭的雕像,冷聲道:「替你喚醒所有天王,然後找到那純陰之女,好讓你得以重新降臨此世,你當我傻嗎?」

話音落下,今川秀次轉身向著大殿外走去。

「哼!你真當我是你的僕人了嗎?當真可笑!你不過是我擁有無上力量的踏腳石而已!等著吧!如今你已經失去了三個天王的力量,能干涉此世的能力更低了,到時就算我喚醒所有的天王並找到了純凈之女,你都不一定能夠降世呢!」

「呵呵……更不用說,等我完成了所有布置,就是我奪取你所有力量,將你的一切都盡皆化為我有的時刻!

到時我就會親自結果了葉天,讓織田信子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強者,才是能給予她一切的至愛!」

風中,傳來了今川秀次的聲音。

陰沉的大殿內,似有微弱光芒在閃。

與此同時,在了解了完成全新演化的幻境世界的一切,葉天已經帶著七個陣靈再次進入到這全身的幻鏡世界,體驗著整個幻陣經歷全新變化后,更加真實的所有感官。

感受著這真實世界近乎無二的一切,葉天不得不感嘆世界真奇妙,幻陣居然能在這種種機緣巧合之下,演化出這般真實的虛假。

若不是他喜歡這個控制者,若不是他之前經歷了幻陣的一切演化,怕他根本就察覺不出這真實的一切,竟然不過是陣法演化出來的虛假。

如今,在得到吳小莉和席錦州的力量,並將之與幻境世界結合后。

整個幻境世界第一次擁有生老病死的自然轉化流程,也因為席錦州力量的奇詭怪異,使得幻境世界內的所有人和動植物擁有了極為接近自然的所有反應變化,不再像之前那般獃滯與固定。

如此一來,之前受制於陣奴數量,而不得不控制被困者活動區域的限制,也自然而然的隨之解除。

之前那些被幻陣調來調去,用於增強已被困者接觸的人或動物反應的陣奴,也不再需要這樣子了。

反過來,原本被幻陣強力約束的陣奴也得一定得解放,可以在幻境世界中隨意的活動。

要知道這些陣奴原先可都是死在天地棋局中的入陣者,最終被天地棋局所轉化成陣奴,雖然因為時間的迅速流逝,他們生前的所有記憶已經被天地棋局吸收,並轉化成一個個或困陣或迷陣的存在。

可它們依舊保留著生前的智慧,之前因為幻陣本身能力有限,只能通過這些陣好來增加自身的演算能力,所以便只好強制約束這些陣奴。

現在得到了吳小莉和席錦州,特別是已經將化身蟲巢的席錦州,更直接將席錦州當作了人形生物電腦使用,很大程度上增強了幻陣本身的演算能力,從而可以釋放那些原本作為演算硬體的陣奴,更好地發揮它們的能力。

當然了,陣奴們的隨意活動並不是沒有目的的,它們需要隨時關注幻境世界的任何變化,以便在崩勁世界出現微小問題的時候,迅速的修補這些微小問題。

也就是說,這些陣奴被幻陣當作幻境世界中的GM,用於消除幻境世界因為擴張的太大,可能會出現的各種小BUG!

終究,這還不是真實的世界,只是一個類似於承載不知那個時候的未來虛擬世界啊!

無奈的搖搖頭,葉天感嘆了一下,當下放任七個陣靈肆意遊玩,調動的幻陣的力量,身形轉換到了奇怪女孩。

或者說得確切點,是鬼天王紫羽川子的被困之處。

此時的鬼天王紫羽川子已經基本上沒有可能掙脫幻陣的控制,和吳小莉與席錦州唯一的區別,就差沒有完成最後的完全吸收。

不過,隨著幻陣完成了全新的變化,或者說是徹底的進化,距離幻陣完全控制紫羽川子,並將之如同吳小莉與席錦州一般,吸收轉化作幻境世界一部分的時機已經不遠。

只要沒有葉天的干涉,再過個十幾天的時間,這一步就會自然而然的完成,到時幻境世界也許會多了一番新變化。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現在葉天已經開始干涉幻陣運轉,使得幻陣在加速對紫羽川子控制的同時,無法將紫羽川子是那轉化為幻境世界的一部分。

葉天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他發現自紫羽川子身上洐生出的光線,已經完全和他在這之前於幻境世界留下的幻像相融合。

而葉天當初之所以會幻出這個幻像,便是為了假裝成大蛇的化身,從而好套出當時還不知道具體身份的紫羽川子的信息。

只可惜當初的幻陣能力有限,再加上紫羽川子才被控制不久,葉天突然進入幻陣,幻化的又是對紫羽川子頗為重要的大蛇化身,差點就是紫羽川子掙脫了幻陣的控制。

在那之後,葉天便再也沒有接近紫羽川子,而是任由幻陣對其加強控制,並將其設定出來的大蛇化身幻像進一步豐滿,加深與紫羽川子之間的關聯。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現在紫羽川子已經基本上被幻陣完全控制,紫羽川子與大蛇化身幻像之間關聯開始建立。

之前那條自紫羽川子身上投射出,原本是投向虛空不知何處,卻被幻陣直接截斷的奇異光線,轉頭投到了大蛇化身幻像之上。

之前葉天並不知道,這自紫羽川子身上投射而出奇異光線究竟是怎麼回事,又究竟投向何處、投向給誰?

可現在在幻陣控制了吳小莉和席錦州后,同樣從他們身上發現被幻陣截斷的奇異光線,葉天自然而然的知道了這奇異光線怎麼回事?

既然同樣都是大蛇的手下,也同樣投射出這樣的奇異功效,那奇異光線的終點自然便是他們那所謂的神,也就那個大蛇了。

顯然,這些奇異光線便是這些人在得到所謂的邪神賜法后,利於賜法的邪神控制的手段了!

通過這樣的手段,那些所謂的邪神就可以輕易地控制得到賜法的人,能夠輕鬆的給予他們賞罰,更能夠隨時將賜予出去的力量連帶那人的魂魄一起收回了。

明白了這一點后,葉天只能感嘆這所謂的邪神賜法看著雖然好看,似乎輕易地便可以得到常人所不能得到力量。

可天底下當真不會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得到往往需要付出,和需要前期努力奮鬥的付出,經過辛辛苦苦修鍊才可能擁有力量的武道不同。

邪神賜法直接就可以得到力量的方式,顯然更容易迷惑大眾,讓人看不透這美麗誘人的開頭之後,其實是可怕而致命的陷阱。

只等著那些人越陷越深,直到再也無法自拔,最終連帶著自己的性命一起,作為得到之後所要付出的代價。

此時,葉天身處在一座扶桑風格的小城,正看著紫羽川子在神社之外,與一眾信徒自然的進行著交流。

看著這數以百計的信徒,雖然沒有了陣奴的依附,但所有人的反應依然無比自然,一點也看不出是幻陣演化出來的虛假人物。

站在遠處,葉天不得不發出感嘆,對於重新演化的幻境感到無比滿意。

有了這些能夠自主作出自然反應的虛假人物,這幻境世界中那近乎真實的虛假,當真更加讓人無法辨別了。

在看了一會後,葉天並沒有上去與紫羽川子交流,而是再次調動幻陣的力量,繼續加強對紫羽川子的壓制,這才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因為葉天知道現在還不到時機,還不能冒然與紫羽川子進行交流,不然恐怕只會讓其驚覺。

只有等到幻陣將紫羽川子完全控制,使得其心神完全寄託於那個大蛇化身幻像,葉天才會融合於大蛇化身幻象之上,從而完全接過幻陣對紫羽川子的控制權。 這時候,葉天再次來到之前被困住了狼人所在地,和精緻的扶桑風格不同,這裡充斥著粗礦的西牛賀州北部風格,讓人有種置身於古代之中的感覺。

相對於紫羽川子,這個狼人自身的實力更強,導致其的精神意志也要來得更加的強大,對幻陣的抵抗能力也就更強。

到目前為止,幻陣依舊無法對狼人的心志進行干擾,只能繼續以迷惑為主要手段,一步步的消磨狼人的強大心志。

不過好在,這狼人變身的時候,腦子難免有點二,雖然擁有強大力量,但因為腦子的問題也無法看穿幻陣。

而沒有變身的時候,雖然腦子沒有問題,可本身又沒有多少的力量了,就算察覺到有什麼異常,也無法進行相對的驗證。

再加上狼人一心一意的以為,這裡是那所謂神之力量所在地,所以就算髮覺到幻陣中有些許異常,也只是歸類於神之力量的展現,根本不會去想到這居然是一處幻陣。

在確認了狼人的情況后,葉天知道幻陣短時間之內並不能對其產生影響,想要控制他所需要的時間也不短,當下也就不再去管他了。

心念一轉,葉天身形突然出現在了一處黑暗之地,這是完成全新演化的幻境世界的下半部分,也是能夠進行生老病死,類似輪迴的原因所在。

雖然此處暗無天日,沒有一絲一毫的光亮,但身為幻陣的控制者,葉天依舊可以毫無阻礙地看清這個地方的所有一切。

只是就如葉天在幻境世界之外的渾沌所看到的一般,這處幻境世界下半部分的黑暗廣闊而單調,彷彿是一處死亡絕靜的荒蕪之地。

可以說,除了最中心那一團有吳小莉的身體化作的陰影光團,正不斷的吐納或生出無數的小點外,便再也看不見任何其他事物。

走近吳小麗的身體化作的陰影光團,大致的看了一下后,葉天正想要就此離開的時候。

突然神情一變,急切閉上雙眼的感應著。

過了片刻,葉天睜開雙眼,雙眸中帶著疑惑與驚駭的看著陰影光團,遲疑地自言自語道:「這東西裡面……好像在孕育著什麼……奇怪?

我調動幻陣的全身力量,也只是知道這裡面正孕育著什麼,卻根本不知道那究竟是怎麼來的?在這幻陣中,居然有不為幻陣所知的東西?」

呢喃自語著,葉天神情一變,心念迅速轉動,轉眼便離開幻境世界,出現在了正繞著幻境世界不斷做圓周運動的蟲巢席錦州邊上,調動著幻陣的力量感應著化作蟲巢的席錦州其中的所有變化。

發佈回覆